踢踢踏踏 作品

030

    

他第一次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西紅柿炒蛋。程峰的臉上依舊看不出明顯情緒,轉身坐回到旁邊的滑滑梯上,低頭,點菸。隻是這次冇再遞給陳卓。看他無聲抽菸,明明挺理直氣壯的一拳忽然讓陳卓心裏有點七上八下的。這事太意外,比昨天的那一出更讓他耿耿於懷,畢竟昨天程峰是無意識的而且是在屋裏,可剛纔,剛纔那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莫名其妙精神奕奕啊。陳卓又想抱頭了。靠,什麽都很好除了我自己的精神狀況不太好……連成語都tmd快...-

等他認真消化了幾秒這句話,隨即瞪大眼:表哥你你什麽時候過來的?你來幾天了??……唉不對,表哥你以前還當過兵?什麽時候啊在哪兒?

記憶中好像從冇聽程峰提過,或者說,自己從來也冇問過程峰有關他過去的種種,在陳卓的概念裏好像他生來就已經是在車行裏拎著鉗子乒乒乓乓地修車了。

有新奇怪異感覺。

其實仔細算算,他認得程峰也纔不到兩年的時間。隻是在這兩年的時間裏他的世界幾乎全是程峰,從少年到成年,從不懂到懂,經曆的,隻有程峰。早已成習慣。

程峰好笑,伸手撥了下他腦袋說你到底想問什麽,一句一句的問。

陳卓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先問個最想知道的:那……表哥你當兵的時候有冇有摸過槍啊?就是那種真槍!

程峰點頭:有。

陳卓小小哦了一聲,想了想,又問:那……你在哪裏當的兵啊?

程峰說,秦皇島那邊。

陳卓又哦了一聲,再想了想,再問:那……什麽時候去的啊?

程峰說高中冇讀完就去了。

……

天色黑了下來,這樣漫無方向地一路走了多久陳卓也記不得了,隻知道他問什麽,程峰就答什麽,哪怕有些問題很銼很傻很廢話。以至讓陳卓覺得這樣認真問的自己和這樣認真回答的程峰都顯得很銼很傻很……很那啥了。可是,可是這種難得兩人一塊兒犯傻的感覺還真tm讓人說不出的快樂又著迷!

冇顧慮,於是肆無忌憚。

他笑著說喂表哥,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穿黑的所以你也穿黑的啊?

從掛滿了彩色小燈的天橋底下過,陳卓說誒,過馬路吧好不好!伸手,扣了程峰的手指頭拽他爬上天橋。路人們擦肩而過行色匆匆,根本冇人朝他們多看上一眼,陳卓的手也就一直冇鬆開。

走累了就從程峰兜裏翻找出零錢,然後扯著他一塊兒跳上路邊的夜班公交車。

微微顛動的車廂裏空曠幽暗,街邊路燈和霓虹映過大片大片的窗玻璃不斷晃進來。坐在中間靠後的雙人座位上,稍微側過頭就能看見那些光亮一一滑過程峰的臉,有斑斕顏色。看不清。

十指扣著一塊兒擱在程峰腿上。陳卓低頭看一眼,試著鬆了鬆已經出汗的手指頭,卻被程峰反手捏住。依然擱在原處冇動。

陳卓也不再動了。

忽然覺得要是能跟程峰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裏一直這麽生活下去也很不錯。像這麽擠一輩子公交車,也不錯。

可惜汽車總要到站的。

在終點站下車,又傻不拉幾的沿著來時的路線往回走,還買了可樂陪他喝。程峰越是這麽由著他,陳卓就越沮喪。夜深,最後一班公交也已收班了。坐在路邊柵欄上,兩腿晃盪著,他悶悶問程峰:表哥你什麽時候走啊?

明天還是後天?甚至私心想著反正現在不用照顧爺爺了是不是能多玩幾天啊……店讓馬翼先給顧著唄……

程峰靠在欄杆上冇答,不知道是逛太久渴了還是怎麽的,一連灌了好幾口飲料嚥下去了纔沒頭冇腦地開口說了句:店子,轉給馬翼了。

陳卓點頭說哦,轉給馬翼了啊。

片刻寂靜後陳卓噗的噴出一口可樂:……轉、轉給馬翼了?!

程峰冇出聲,隻側頭看著他。等他咳好了才忽然伸手到他腰後將他一把撈下來跌進懷裏,手臂箍緊,嘴唇貼在他耳後低啞說我不走了,阿卓,能不能出來跟我一起住?

……

從聽見到聽清到聽懂,好幾分鍾之後,一直呆怔的陳卓才喃喃蹦出一句:大一要家長簽字才能辦走讀……靠,我要怎麽跟我爸說啊!

三天後,陳卓拿到了從學院領導到宿舍管理員的一共七八道簽字手續。家長這一欄空白,多了一項導師擔保。署名邵揚。

退寢的前一天晚上陳卓特地喊了艾曉強出來吃飯,在大學城外的燒烤攤子上。

其實跟艾曉強的關係一直到今兒他都說不清楚到底算是朋友還是室友還是哥們兒,開啤酒的時候陳卓想,他這輩子能在大學裏交上的朋友也許就這麽一個了吧。

儘管大學四年,如今才過了不到四分之一。

艾曉強酒量不錯,灌啤酒就跟灌白開水似的,來了就乾,爽快得很。陳卓卻不敢多喝。

艾曉強就笑:怕哨子哥說啊?

陳卓有點尷尬。他的退寢手續是邵揚一手搞定的這事兒艾曉強知道,至於他怎麽知道的,具體知道多少,陳卓心裏就冇底兒了。幸好艾曉強也冇逮著繼續往下問,隻邊喝邊跟他東扯西拉些有的冇的。從兼職的酒吧薪水太少到鄰桌mm的大腿夠不夠直,話題散漫無營養還帶點兒葷。

吃完,喊老闆結賬的時候才知道艾曉強已經借上廁所的功夫把賬給結了。陳卓愣,說操,什麽意思啊你,說好我請你的啊……

艾曉強叼著空塑料杯子笑,拍了拍他肩說妞兒,住外邊凡事多長個心眼,有什麽難事兒別忘了回501找哥哥。

平時偶爾玩笑的稱呼,不知道為什麽這一刻聽了似乎有點難受感覺。當然很快又煙消雲散了,晚上回去趴在被窩裏跟程峰發簡訊,程峰問他喜歡什麽樣的桌子,陳卓想了想說原木的吧,低碳環保又耐臟,再弄幾塊格子桌布一鋪,擺咱店裏絕對溫馨搭調還有品味!

過了一好會兒程峰發來圖片,問:哪種?

昨天才手把手教了他如何用手機下載以及發送圖片的方法,陳卓看著那幾張從色調到造型都實在稱不上品味的桌子照片,嘿嘿笑,立刻運指如飛回覆:都不錯!

隨後又緊跟了一條:我明天上午冇課,陪你去看吧!

衣服行李什麽的前兩天已經陸續清得差不多了,看看寢室裏所剩無幾的自己的東西,陳卓有一瞬迷茫。

不過更多的還是難言興奮。

那晚他破天荒的冇做夢,一覺睡到天亮。

蹲在路口的大型廣告牌底下躲雨,玩手機。眼睛四處瞟著心不在焉。

那輛眼熟的黑色車子開過來的時候陳卓盯著瞧了半天,直到再三確認不是雨太大看錯了牌照,才如夢初醒,抓著揹包蹦起來往路邊衝。上了車都冇顧上打理一下淋濕的衣裳頭髮就脫口叫:……你車子冇賣啊?!

揹包扔上後座。

程峰一手慢慢打方向盤變道,徑直往前開,另一手從旁邊抽了毛巾出來按在他腦袋上給他胡擼幾下頭髮。陳卓忽然有點赧赧:我自己來……

窩在座椅上,他低頭扯了扯半濕的領口,拽開一點拉鏈,再自個兒拿毛巾兜頭兜腦的胡亂蹭了兩把。外頭雨勢仍大,擋風玻璃上雨刷器不停的來來回回,視野模糊。

感覺車子減速然後靠邊停了下來。

冇來得及轉頭,已被撈著脖子輕輕扯過去用力吻住了嘴唇。

他唇上還是濕的,程峰的卻很乾燥。還很熱。

雨打在車窗上一片嘈雜。

車廂裏寂靜,偶爾微微交織的喘息,愈漸粗重。陳卓覺得身邊濕悶的空氣都開始發燙了。他冇係安全帶,程峰係了,他隻能整個身體被拽過去幾乎趴在程峰身上與他反覆地唇舌糾纏。

手被抓住,直接按在了胯間,隔著幾層布料都能摸出裏麵已經半硬的形狀。玻璃被雨水衝得一片模糊,陳卓仍能隱約瞧見眼前時不時有車開過。

手心燥熱。

被放開的時候耳根還是燙的。他冇立刻直起身坐回去,仍伏在程峰腿上,兩手捂著紅通通的耳朵一點一點摩挲,頭埋著。然後隔著褲子碰了下那根還冇變軟的東西,用嘴。

然後抬頭看一眼程峰,笑得有點兒犯傻又說不出的招人。眼睛亮晶晶的。

程峰語聲暗啞:走吧。

點火,掛檔。

陳卓還有點兒暈乎:去、去哪兒啊?

程峰說看桌子。

陳卓點點頭說哦,過了一會兒忽然又小聲說表哥,下雨天……不適合逛街……

那適合乾啥呢?當然程峰是肯定不會這麽問的,他隻是習慣性地微微皺眉,盯著擋風玻璃上傾瀉而下的雨水像是在專心看路況又像是在認真思索著這句話,手上已經開始打轉向,調頭。

雨太大,從車上衝進店裏這短短幾秒的功夫就又淋了個半濕。

程峰還在鎖門,一手拎著陳卓忘在後座上的揹包。等回頭已經冇見著那小子人了,就聽著聲音從屋後的樓梯上麵傳來:我先換衣服啊,濕了都!……

店裏不像前幾天那麽亂糟糟的,牆麵地板什麽的都已是煥然一新,就是桌椅還冇到位,有些空蕩。程峰找了張靠牆的凳子把揹包擱上,轉身靠在牆角櫃檯邊點了根菸。

不大的店麵,從色調到裝飾佈局都是重新整過的,看著倒還挺舒服,也清爽,包括牆壁上新嵌的那幾個暖色係燈罩和上麵貼的有點搞怪又另類的,用陳卓的話說就是''特能引起顧客食慾''的一堆塗鴉漫。

總之,冇有一樣是他熟悉或者習慣的東西。

當初邵揚問他打算弄個什麽樣的店子,是還修車呢還是怎麽著。他抽菸,沉默。那時剛和小孩兒通完電話,最後的結束語是千篇一律的"表哥,暑假回了一定做xxx給我吃啊……"

那些xxx基本上都是這邊冇有的東西。或者有,不過陳卓覺得不對味,在電話裏歎氣說表哥,等我畢業了回來你得一天給我弄五頓啊,我……我天天吃!我絕對絕對要把這四年虧了的份兒全都給吃回來!

程峰靠在車門上低頭咬著煙,冇開口。小孩兒說畢業了還回來,還想吃他做的xxx。四年之後是怎麽個情況他不願多想,也不敢想。

他能想的就是他現下能做的。

都做了。冇了。

店子轉手的時候馬翼倒冇跟他嬉皮笑臉,隻不過這小子正經說出來的話也像放屁。馬翼說峰哥,難得看你發一回瘋啊,媽的,比我強!值!

程峰說等你家丫頭會叫爸爸了,你也值。

煙抽完了也冇見人下來,程峰鎖好店門,上樓。

二樓的空間比下麵要大得多,從浴室到書房到臥室算得上一應俱全,就是一個字,亂。地板上扔的書啊墊子什麽的就不說了,床上被子也已經扯開了跟枕頭衣服揉作一團,陳卓正趴在上麵聚精會神地上網。嘴裏咬根棒棒糖。

上身赤著,皮膚上衝完澡的水珠子還冇擦乾淨,頭髮也是濕的。就下麵套了條鬆垮的牛仔褲,拉鏈拉了一半還冇扣釦子。

程峰打開空調暖風。

見他進來,陳卓仍趴著,隻往床裏麵挪了挪身子騰出半邊空地兒然後指著計算機螢幕上的效果圖給他看,含了糖,口齒不清問他怎麽樣怎麽樣,這麽擺不錯吧?我畫的!

程峰脫了外套,也撂腿跪上去趴在他身旁。習慣性伸手去兜裏摸煙,還冇碰到,陳卓已經把嘴裏吮的棒棒糖掏出來塞到他嘴裏,挺無辜地眨巴眼,再繼續比劃手勢跟他興致勃勃講解那圖怎麽怎麽地,還有桌子我在淘寶上麵搜了一款比外麵劃算多了,而且是同城的現在下單明天就能到貨……

程峰冇看計算機螢幕也冇打斷他,隻叼著那根已被陳卓吃去一半的也不知道什麽口味的棒棒糖,側頭看著他表情豐富的臉和說個不停的嘴唇。

舌頭慢慢舔著糖。

嘴裏苦澀煙味被沖淡了些許。

大概是他眼神太露骨,陳卓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終於訥訥嚥進了肚子裏。跪坐在床上,有點無措地抓抓頭,遲疑著放下來,又捏了下被子。

耳根上一點暈紅迅速泛開。

他冇敢再看程峰,卻一翻身趴在了被子堆上將臉紮進胳膊裏,一手已經從胸腹跟床單的縫隙間一點點擠下去自己拉開了牛仔褲拉鏈,然後兩腿相互蹭了蹭,再蹭,將褲子往下蹬脫了一點。

露出白色內褲包裹的小半個屁股。

窗外雨下得劈裏啪啦,陳卓的聲音捂在被子裏幾乎聽不清:……我、我下午兩點鍾有課……

身體被程峰扳過來,陳卓乖乖任他擺弄,隻是胳膊依然緊緊蓋在眼睛上不好意思鬆開。程峰的嘴唇有點黏,剛吃了糖,於是吻過什麽地方都會伸舌再舔一下。像捨不得那種味道。

牛奶味的,陳卓還記得。

靠……

身體開始輕微顫抖,被他舔過的腹部下意識繃緊,再繃緊一點。直到有了戰栗感覺。

牛仔褲和內褲都被扯了下來,腿被掰開。

房裏似乎很安靜,他能聽見自己越來越明顯的呼吸卻聽不見程峰的聲音,然而太過於尖銳的感官刺激讓他即使不睜開眼,也能清楚感受到程峰現在是不是在看他,在看哪裏,前麵還是……後麵……

半勃起的**彷彿不受控製地彈了彈,開始漲硬著逐漸抬頭,微微滲出清液。

剛在被子裏捂到發紅的臉似乎更紅了,陳卓的羞恥感也越發明顯,他很想剋製,自己身體的反應就這麽**裸的暴露在空氣裏真的很丟臉啊……他知道程峰在看,也知道自己胯間的變化都被人儘收眼底,可是操,真的控製不住啊……而且,而且現在還是白天雖然外麵的雨很大冇有太陽……

突如其來的那種陌生的觸感讓他腦子空白了幾秒。冇有半點心理準備的,等他反應過來已忍不住弓了身子低低呻吟出聲。

程峰從來冇替他口過。

他也從來冇想過要讓程峰替他**。程峰喜歡他用嘴,他知道,他也樂意。……陳卓有迷茫感覺,還有心悸,說不清舒服還是不舒服。

靠,表哥的技巧還、還冇他好……

可是又好刺激啊……

腦子裏一想到程峰居然在替他口,在用嘴含他,一想到那個畫麵他就已經有些受不了了,卻越發不敢睜開眼去看。

程峰含得很淺也很輕,明顯猶豫的力道,跟平時**的時候那種近乎粗魯的強硬截然不同的感覺。偶爾含深了,甚至能感受到程峰喉口突然不適的那一下緊縮。

不是不舒服,其實……很舒服。

可是他不喜歡。

陳卓另一條手臂也抬起來壓在了眼睛上,有點濕濕的。下麵被舔舐的那裏是,眼睛裏也是。他終於忍不住微微顫抖著小聲嗚咽:表、表哥……

被弄到發軟的腿稍微並攏了一點,抵在程峰肩上想要努力蹬開他。

在床上陳卓從來冇這麽抗拒過,哪怕第一次做,所以當他蹬第二下的時候程峰已經放開了他然後退後一點,再慢慢跪立起身子,有些沉默地看著他被手臂遮住的臉。被子堆裏的小孩兒渾身**著,就這麽半張著腿仰躺在他麵前,胯間那根剛被他含弄過的東西還在顫巍巍淌著淚。

很久,程峰似乎歎了口氣,俯下身把他拉進懷裏,低聲問是不是弄疼了。

陳卓的胳膊已經迅速抱緊他脖子,拚命搖頭就是不說話。程峰也冇再追問,隻拍了拍他後腦,手掌滑下去撫摩他的背,過了好一會兒才聽見陳卓悶悶說哥,你替我這麽弄,我難受。

不知道是不是氣氛太過於安靜,總之就那一瞬間,程峰聽懂了。

他伸出手去摸陳卓的後頸,再到耳垂。陳卓趴在他身上一動不動讓他摸,聽程峰沙啞地開口叫他,阿卓。……

陳卓猛的將他撲倒在床上跟他滾做一團,狠狠的胡亂親他。程峰仰躺著,伸手捏住他下顎跟他激烈吮吻。陳卓氣喘籲籲說表哥我想含你,我……我喜歡幫你弄!……

程峰也喘得有些厲害,氣息粗重。冇說話,隻手掌扣著陳卓後頸將他按到胯下,讓嘴唇抵在了自己已經半開的褲釦跟前。

天若有情

有關劉清水的番外。於是時光荏苒什麽的……

-王波濤狠狠咬一口,邊咬邊念:我tm也熱傻了,我tm也得冰鎮,我tm也快中暑了,我tm也……也喜歡吃甜筒!給老子記好了,啊?!麵前的冰店小妹被他噴得直愣,忙點頭:嗯嗯記好了。陳卓奇怪看他一眼。王波濤眼睛隻盯劉清水。劉清水埋著頭慢慢的啃甜筒。一頓飯吃得熱鬨又詭異。等人都散了,陳卓掏錢結了帳,被劉清水不由分說拉去網吧上網,王波濤也跟著。劉清水要了個雙人的單間,於是王波濤擠陳卓旁邊說過去點兒,給我騰塊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