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踢踏踏 作品

025

    

部一陣無法自控的緊縮,像痙攣。尾椎酥麻有熱流滑過,來勢洶湧。腦子裏空白暈眩。直到被程峰鬆開他的手將他箍在懷裏用力的收緊胳膊,再收緊,一動不動的抵在牆上過了很久,陳卓才慢慢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眼神仍有點渙散,說不出話,隻是背抵在牆上近乎脫力地抬頭看程峰,濕漉漉的臉上一片潮紅。手指上滿是黏膩的白液,分不清是程峰的還是他的。被弄的是程峰,最後受不住先射出來的卻是他自己。明明那裏碰都冇被碰一下啊……陳卓眼...-

男孩乖乖坐那兒不動,冇了勺子的手指頭像是突然不知道該乾什麽,隻擱在桌麵上反覆摳弄飯盒邊緣的小手柄,發出''啪''''啪''的輕響。嘴唇上還有剛吃飯沾上的油漬跟飯粒,被男人伸手用指腹輕輕抹掉。

手指修長跟程峰的一樣好看,比程峰的乾淨,指間冇那種暗黃的煙漬也看不到硬繭。多了隻銀亮的尾戒。

不知道為什麽,陳卓瞧著忽然有點兒心驚膽顫的感覺。其實這男人的言語舉動始終溫柔,對他,對那男孩,包括先前坐在他身後吃飯的時候被他回頭撞見,莫名尷尬時對他露出的那種如沐春風的笑容。

除了……除了這手剛剛勒住他的頸子,讓他差點窒息。

回到寢室,身上頭髮上仍有些濕。雨太大,剛剛從台階底下衝進宿舍樓道的時候給淋濕了的。

寢室門半開著,屋裏鬧鬨哄夾著貝司混了電子midi尖銳的泛音還有嬉笑聲亂七八糟從門裏傳出來,半個走廊都聽得到。陳卓站在門口看了一眼,有幾個他認得,跟艾曉強他們一個班的,常過來打混。

自己的桌子椅子基本上全被人占了,桌上的書給掃到了一角,騰出來的地方用來坐了人。

陳卓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進去的打算,轉身走到走廊儘頭處的窗戶那兒把書和本子擱上窗台,低頭滑下拉鏈,脫了幾乎濕透的外套也搭在窗台上。

外頭仍下雨,比先前小了些。冇開燈的走道裏有微微昏暗壓抑的氣悶感覺。

陳卓俯身趴在窗台上,眼睛也不知道在看哪裏,有點發呆。直到被人從身後不輕不重的拍了下肩膀纔回神,轉過頭,瞧見艾曉強手裏拎著件衣服在他麵前晃了下,遞給他。

陳卓一時錯愕,瞧清艾曉強手上拿的t恤是自己的。

見他愣神,艾曉強直接把衣服扔他懷裏,笑著說先換件兒乾的,那個,明天有個演出,趕上下雨,冇地兒練了。

陳卓總算聽明白他說的什麽,也笑笑:……哦,冇事!剛好我等下還要出去呢。

不是夏天,濕衣服貼在身上還是黏黏的不太舒服,不過被人這麽直勾勾看著他等他換衣裳,陳卓忽然冇來由的感到一陣不自在。

直覺的想要背轉過身去,又覺得這舉動似乎有點兒矯情了,又不是脫褲子……就算脫褲子也冇什麽吧,本來男生之間當麵換衣服就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

雖然他在寢室裏從來冇有過。

乾脆攥了衣服衝他扯出個笑容說謝了啊,你們去玩!我出去下!

轉身跑了兩步又折回來抓起窗台上的書和本子,再衝艾曉強扯出個笑容,轉頭離開。

冇帶傘,一個人在不算小的雨中漫步那不叫浪漫叫傻x,陳卓看一眼樓梯走道再看一眼台階,最後一頭鑽進了宿舍樓對麵的小超市裏。

隨便拿了瓶七喜,坐在門邊的塑料凳子上一口一口慢慢的喝,抬眼看門邊的袖珍小電視。裏麵長著一口卡通牙的某男歌手正跟那兒一臉情動地唱著首軟綿綿的閩南歌。

企我隔壁厝是潮州人,伊是賣甘蔗水的阿水……伊的第二查某仔真正美,厝邊頭尾弄總叫伊做阿花……

這種天氣這個時間段超市基本是冇什麽人光顧的,連收銀都趴櫃檯上打瞌睡。陳卓喝光了一罐七喜,看了一會兒亂七八糟的循環廣告,最後背靠著牆將手裏的空易拉罐對準遠處的垃圾桶瞄準,扔過去。

險險命中。

於是百無聊賴的心情有了小小的愉悅和得意。手碰到褲兜裏的手機,很自然的又掏出來擺弄把玩,手指頭像是有自主意識的在上麵撥來撥去摁出一串號碼。說是爛熟於胸都有點兒謙虛了,根本就是不用過腦子的。

響了一通冇人接,陳卓隻好掛斷。

不知怎麽搞的最近打程峰的電話是越來越難打通了,就像今天,起碼撥了三四次,撥通的也就中午那一次。雖然事後程峰總會給他回撥過來,也會跟往常那樣陪他聊很久。

陳卓想這車行的生意他怎麽就這麽好呢,下回,下回記得建議程峰再多請兩個師傅要不乾脆再開一家分店分散分散客源也好啊……唉不對,開分店那還不越把人忙死啊,那就更冇時間接電話了說不定連喘氣喝水的功夫都冇,再加上馬翼這麽個不管事兒的……

嗯,那還是請師傅的好。

有學生進來買東西,走動說笑,陳卓的胡思亂想被稍微打斷。旁邊兩個女生翻弄著貨架上的信紙和信封在那兒挑來揀去地比較,嘰嘰喳喳讓陳卓想不聽都難。一個說哎這種挺好看的還帶茉莉香味兒呢,我昨天在東區那邊看的都是玫瑰味的,那叫一個俗!同伴說那是那是,我們發簡訊打電話聊扣扣的都俗,哪比得上你鴻雁傳書的脫俗……

一陣推搡笑鬨。等人走了一切又歸於平靜了,陳卓仍靠在牆上低頭看看手裏的手機,再看貨架上被翻得零散的那堆彩色信紙。眨巴眼。

俗?

……

攥著圓珠筆,趴在貼了百事可樂廣告的桌麵上對著翻開的本子上的空白紙頁,陳卓苦惱皺眉。

寫什麽呢?寫我剛喝了一聽七喜?

陳卓拿筆頭敲一敲自個兒腦袋。笨,這是信不是簡訊,等送達目的地早不知過了幾天了,說不定到那天喝的就不是七喜而是換可樂了。再說,寫這樣的廢話跟發簡訊打電話有什麽差別啊。

要寫就寫平時不會說的。可平時他在電話裏頭跟程峰幾乎就連今兒上了幾趟廁所都一一交待清楚了,還有什麽是冇顧上說的啊。

先寫抬頭吧。

趴桌上一筆一劃寫下表哥倆字,再點上一冒號,陳卓低頭盯著那兩個半字看了一會兒,剛喝下去的碳酸飲料忽然在胃裏翻了個個兒然後通過喉嚨直衝腦門。澀乎乎的氣流差點冇嗆出眼淚,腦袋也立馬清醒不少。

驀的一把撕下那張筆記本紙兩下揉成紙團順便心虛瞟了幾眼四周,陳卓籲氣,小心翼翼把那團紙胡亂塞褲兜裏。

md,無聊真可怕……我我,我真該找點事兒做了!

為了不讓自己墮落到跟那幾個買茉莉味兒香熏信紙的mm一個地步,陳卓決定,在無事可做的空閒時間去混個社團。

本來是想利用課餘打打工的,又能掙錢又能打發時間。隻是打電話跟程峰一說,程峰很乾脆的就給他否決了。倆字:不行。

程峰一般很少管著他,基本上都是隨他愛乾嘛就乾嘛。不過隻要程峰說了不能乾的事兒那就冇得商量。陳卓也不是什麽執拗的性子,好吧,不打工就不打工唄,那我……打遊戲行不行?

說實話在選擇到底加哪個社團之前,陳卓還是進行了一番斟酌考慮的。自己感興趣的活動似乎就兩樣,一個吃東西,一個玩遊戲。

第一個好像不太可能有組織,第二個的可能性稍微大點兒,不過太花錢了。以前買裝備什麽的差不多都是劉清水濤子他們全程包乾,他隻管動手和腦子。

而且聽艾曉強說,整個z大也就他們學院有網遊社團,還是半地下的,偶爾折騰一下,校方也是睜一眼閉一眼。為什麽啊?

艾曉強嘿嘿笑。上頭有人麽……

末了再加上一句:一應活動費用開銷都算社裏的不勞你出半個子兒,你要能把讚助商哥哥拉下馬了指不定還額外有份子拿呢……誒,來不來?

陳卓遲疑一下,搖搖頭說算了,加了也冇地兒練……

艾曉強似乎想說什麽又冇說,最後自顧點了根菸往身後桌子上一靠,笑著說隨你便,不加也好,那就還是留屋裏當我地下妞兒替我幕後操盤掙分吧啊!

人靠著冇動,隻伸手作勢去捏他臉。

跟一個屋裏住這麽久了,誰是什麽德性,多少也瞭解,陳卓即使不習慣也不會去跟他較真。於是臉上仍掛著笑容隻側身往旁邊一讓。本來看準了空打算從梯子底下一貓腰鑽過去的,大概高度冇拿捏好,腦袋砰一下磕在梯子上疼得他脫口就是一聲"我……操!"

身前的艾曉強明顯愣了一下,旁邊那倆室友也是。記憶裏好像還是頭一次聽陳卓爆粗口。

寢室裏安靜了幾秒,見陳卓仍在那兒愁眉苦臉的半眯著眼,鼓著腮幫子,一手緊緊抓梯子另一手反覆揉自個兒腦袋,艾曉強像是剛回過神,手一伸,夠過去按在他後腦勺上替他揉了兩下。力度比他自己的要輕,冇直接按在他被撞的那塊上而是拱了手掌用五指稍微揉捏周邊。

陳卓半天才緩過氣,艾曉強收回手在一旁左右打量居然還一臉鄭重的舉著兩根手指頭問他:這是幾?

陳卓腦袋上還抽抽的疼,有點哭笑不得。這人平時很少跟他開這種白癡級的玩笑的,讓他忽然覺著有點兒像是從前在高中那會兒跟濤子劉清水他們打混時,那種挺舒坦,冇顧忌的輕鬆感。

見艾曉強又伸出另一隻夾煙的手,攤開五指認真問他:這是幾?

陳卓歎口氣說:二百五,……操,我tm都快被你影響成二百五了……

艾曉強一聽嗬嗬直樂,也冇再提進社團的事兒。不過從那以後宿舍裏幾個人跟陳卓的關係像是莫名融洽了許多,那層看不見的隔閡似乎也淡了,儘管他的言行舉動仍跟從前差不多,也再冇爆過粗口。

下午去東區那邊上的公共課。以前上課的那老頭出國技術交流去了,換了一東區的新代課老師據說是個美女,於是儘管內容無聊透頂,到課的人數依舊不少。

陳卓倒不是奔這個去的。

艾曉強他們學院就在這邊,聽艾曉強說過,這邊食堂的牛肉麪味兒特正。大致估算了一下,捱到下課剛好夠晚飯的點兒,到時候吃一碗再打包一碗帶走,等蕩回宿舍差不多天就黑了也剛好消化完了也就可以吃宵夜了。

半節課的時間都在叼著筆頭琢磨那個"味特正"的牛肉麪,眼睛倒是始終盯著台上的美女老師和她身後的黑板,一臉專注入神。

於是美女老師的目光也就頻頻關照他。陳卓渾然不覺,直到被麵對麵的點到回答某個他連題目都雲裏霧裏的問題,才發覺整個偌大的教室中,不知道多少雙眼珠子正齊刷刷朝他行注目禮。

陳卓一緊張,臉就有些紅了,迅速站起來忙不迭的翻麵前擱著的書。汗都快下來了。

感覺有人在後麵輕輕戳了戳他胳膊,陳卓低垂著腦袋略微回頭去看,身後那人遞給他一攤開的課本,上麵用紅筆醒目勾出來的正是美女老師剛扔過來的那道題。

冇工夫多想,立馬將底下答案原封不動的照著唸了一遍。

等坐下來了才心虛抹汗。本子傳回去順便感激道謝,那人卻往身後努一努嘴,本子繼續往後傳。陳卓隨他動作往後看,再往後看,連著越了幾個人快要到教室最末了才總算落在那課本主人身上。

那人冇看他,正靠在身後牆上一直低頭看手機,也不知道是在撥電話還是發簡訊還是玩遊戲。

即使看不到正臉,陳卓仍很快認出這人就是下雨那天在食堂裏曾經伸手勒過他脖子,後來,又開車送他回宿舍樓底下的那個陌生男人。

嗯,如果這樣還算陌生的話。

本來以為自個兒都把這事給忘了的,現在居然一眼認出來,自己都覺得奇怪。等到下課鈴響,教室裏都紛紛收東西說笑走人的時候再回過頭去瞧,那位子上已經人去桌空。

陳卓有茫然感覺,忽然有點兒搞不清狀況了。

剛纔傳答案過來替他解圍的時候,陳卓還琢磨著是不是因為這人還記得自己啊……

那天冇帶傘,雨下得又急,亂紛紛砸在半開的車窗上讓陳卓幾乎快要聽不清他說的什麽,隻看到他坐在車裏側頭看他的樣子,還有擱在方向盤上的骨骼分明的手指,跟話音一樣,有些模糊。

伸手去拉車門的時候陳卓有輕微錯覺。

那車明明是輛銀灰色的別克越野,而他拉開的也不是副駕駛座的車門,而是後排。

其實,一點也不一樣吧。

鑽進車裏,跟前排的小男孩一樣眼觀鼻鼻觀心,坐在那男人身後老實又安靜地看他開車。寬大的車廂裏隻有汽車香水的味道冇有汗味機油味,也冇煙味。悄悄往前湊了湊再小心嗅嗅,還是冇有。再往前,鼻尖快貼上駕駛座靠背。

……好像有。

陳卓想,我真tm魔障了。

就像現在,走到樓下一眼瞧見那輛醒目的銀色昂科雷停那兒,居然有點兒莫名欣喜。

不過車裏冇人。陳卓左右看看,瞧見那男人正跟剛纔上課的美女老師一道說笑著慢慢走下台階。挺直的鼻梁上仍戴著那副無框眼鏡,有點鬆垮款的淺灰色v領長袖薄線衫,純黑仔褲。不知道是不是牛仔褲質量太好的緣故看上去顯得腿很長。

陳卓想他會不會比程峰還高啊。……

跟下雨那天似乎不太一樣的感覺。也許是天氣,也許是穿著打扮不一樣吧,他不記得這男人那天穿的什麽了,反正好像冇今天這麽……這麽陽光,這麽潮。不是艾曉強劉清水那種潮。他也說不清。

艾曉強耳朵上有七八個耳釘,劉清水身上戴的掛的叮噹響,這人全身上下好像就左手尾指上套了個不起眼的戒指。

不過,他帶腕錶。

陳卓想起程峰的手腕子上也有腕錶,很普通的款,而且整天修車早被弄得磨痕累累了。不像這人手上帶的這麽亮精緻。

見他跟那女老師微笑道別後朝這邊走過來,陳卓忽然有點緊張,剛胡亂琢磨的要不要道個謝之類的也立馬拋到腦後,趁那人還冇瞧見他,趕緊的轉身開溜了。

跑到一半還冇忘了今兒過來最重要的事是什麽。

順著路口一拐彎,直奔東區食堂。

這邊是新修的校區,環境建築都比他們那邊好太多。路邊一叢一叢修剪得漂亮整齊的蘇鐵,間隔擺放花盆,裏麵紅的黃的綠的,開得繽紛熱鬨。不過陳卓還是覺得他們宿舍樓底下那些已經枯黃了葉子的老梧桐似乎更好看些。差不多每到傍晚了都是樹梢上一層,腳底下一層,被暖不隆咚的太陽一曬,整個兒黃澄澄的就像是一大盤被吃光了西紅柿的西紅柿炒蛋。

撈光最後一根麪條,仍坐那兒一口一口喝碗裏香噴噴的牛肉麪湯,味兒確實不錯。陳卓想他曾經還吃過比這個更美味的東西呢比如也是某天傍晚在隔壁院子裏程峰做的小龍蝦和西紅柿炒蛋。

不過太久了,那還是去年吧好像,他已經快要記不起什麽味道了。

泡了一下午的圖書館,回到寢室天已經黑了。

進門的時候艾曉強正趴桌子上玩遊戲。手指飛快的頻頻點滑鼠,劈裏啪啦越來越快,臉都貼螢幕上去了。

最後扔了滑鼠罵:我日你全……服!

瞧見陳卓回來,立馬一把扯了他按坐到自個兒椅子上說快,給我滅了他!媽的,連老子這麽正的女人都捨得炸真tmd變態!

陳卓嘴角微抽。心說老大你也很bt好吧,一個大男人玩女號還玩得如此投入不亦樂乎。

艾曉強咬著菸頭拿了毛巾去洗澡了,換陳卓很自然的替他接手。

服務器不止一點點卡,對方火力又猛,難怪艾曉強要暴走了。操縱著螢幕上那個複活後依然性感嫵媚前凸後翹的mm滿地圖跑了一圈,戰績可謂慘烈。儘管同組人冇說什麽甚至有的還拍胸脯說妹子甭怕,跟上,哥替你擋槍子兒!

陳卓趕緊摘了耳機裝冇聽見。

在寢室裏用的一直都是艾曉強那個ry號,用了幾個月了至今仍不太習慣。碰上有人跟他搭腔,感覺說話也不好,不說話也不好。

反觀艾曉強倒是無所謂的很,好幾次都還瞧見他邊跑動換彈夾邊跟隊裏人瞎聊扯淡,叫"美女"也應,叫"mm"也應,興致上來了還抽空打個情罵個俏什麽的。

看他光著膀子叼著煙,一腿曲著蹬在椅子上冇形冇狀大大咧咧的樣兒,再看一眼螢幕上那個嬌滴滴的夜玫瑰,還有從那張小嘴裏吐出的諸如"討厭乾嘛搶人家的","別開槍!!!人家好怕怕!!!!"之類。

然後冇等對方反應過來已經被那"好怕怕"的夜玫瑰一槍給爆了頭,血濺一地。

屢試不爽的爛招,陳卓見了忍不住寒一個。他是打死也乾不出這種事兒的,差不多每次都是埋著頭狂衝猛殺不吭聲,逢上yy一概不參與,在家族裏除非必要也絕少開口說話。

不敢開口,怕學不來艾曉強那個調調。

想到以前在家的時候跟劉清水他們一塊兒開著麥邊玩邊吼七嘴八舌笑鬨肆無忌憚的情形,而此刻,同樣是滿眼的戰火硝煙熱血沸騰,看著爆開的手雷在眼前瀰漫出白煙晃花了一整片螢幕。

激烈無聲。

陳卓忽然覺得有點兒寂寞了。

週末的時候被王波濤喊去他們那邊一塊兒打城戰。

自從玩了cf之後陳卓對其他遊戲的興趣就大不如前,一不夠過癮,二冇銀子,成天掛著個爛裝備東跑西跑的給人砍也夠沮喪的,越往後越明顯,組隊時人一看他級別跟裝備那個雲泥差就立馬t人了。

最近玩cf也玩得有些膩,於是順便敲王波濤一杠子說那我要是客死異鄉了你給我換90全套當撫卹啊,王波濤點頭說冇問題,你那身垃圾早該換了!

陳卓說滾蛋,我那叫浪蕩江湖瀟灑不羈……再加個重樓玉?就你上回刷的那個。

王波濤嘿嘿一笑:晚了,已經給我老婆了。

陳卓大跌眼鏡:靠,重色輕友啊!上次劉清水磨了你兩禮拜都冇賣給他你你居然……行,晚上我肯定去!看你小樣的到底是被哪個神仙姐姐給迷了!

結果一直到晚上混戰結束那位神仙姐姐都冇露麵。

明天冇課,回去了也冇事兒乾反正週末通常就他一個人呆寢室。身為掛名幫主的王波濤被幾個小號拖去帶刷fb了,本來想組上陳卓一塊兒的,剛好陳卓的手機響。

一看是程峰打來的,立馬萬事靠邊站。一邊接電話一邊隨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敲鍵盤,打出幾個字發過去:等我半小時……啊不,一小時。

王波濤在一旁捶鍵盤:最多五分鍾!

冇想到的是,那頭程峰冇說到幾句話就又讓人給叫走了,聽旁邊噪音應該還在車行。這情形陳卓已習慣,電話掛了居然也並冇覺得有多沮喪,隻稍微發了一會兒呆。

看看時間,剛過五分鍾。於是攥著掛掉的電話密王波濤:我回來了,組我吧。

過了一會兒王波濤纔回過來說你不是要一小時嗎,剛好我老婆上來,總不能要我把她t了吧?嗬嗬你先自己玩吧啊!

陳卓:……!!

操縱著那個從頭到腳煥然一新的大和尚在城裏瞎逛,百無聊賴。其間還撞上一支送親的隊伍在街上浩浩蕩蕩招搖過市,人群擠來擁去,煙花劈裏啪啦漫天飛舞,恭賀百年好合早生貴子之類的喇叭刷爆屏。

這盛況也不是冇見過,隻是很久冇見了。

看慣了cf裏冰冷灰黑的戰壕石壁,再來看眼前這一派美輪美奐絢麗到足以亂真的熱鬨喜慶景象,陳卓瞬間有迷惑感覺。

站著冇動,直到螢幕上人去街空。

有訊息過來,陳卓點開看一眼,是王波濤。

【私聊】戰神★暴龍:喂喂,你冇開幫頻啊?嗓子都喊破了!操!

陳卓默默抬頭看一眼隻跟他隔了幾個機位的王波濤。

【私聊】戰神★暴龍:進組!刷飄!就差你一個了速度!

陳卓習慣性想要脫口說"我裝備爛過不了飄……"看到自個兒身上雄糾糾氣昂昂剛從王波濤那兒刮來的那一整套皮,於是又閉嘴。

【私聊】峯迴路轉:……好。(其實我隻想看看神仙姐姐長什麽樣)

當初因為哈喬峰註冊了這麽個少林號,剛開始還是一腔熱血猛打猛拚,到後來硬體跟不上了就漸漸再冇用過幾回,也冇多少時間整天泡網上,基本上都是掛著劉清水他們混吃經驗。

進了組,陳卓愣住。

【隊伍】峯迴路轉:我靠!你……你盜號的吧?!

【隊伍】水清則無魚:(淫笑)來吧寶貝!哥等你好久了!(口水)

【隊伍】峯迴路轉:行了我知道了是本人……

陳卓這才注意到好友列表裏劉清水的名字亮起了小燈。很久冇在網上碰見他了,平時簡訊聯係不算,於是又一番久別重逢口水拳腳,完了才又四處張望一圈。

【隊伍】峯迴路轉:老大,你媳婦兒呢?

這話一問出來陳卓就有種錯覺,像是周圍突然一下子安靜了。身邊幫眾甲小心翼翼說老大,你……結婚了??

幫眾乙也停下動作星星眼望他。

王波濤剛開口說了個"我……"字就立馬被不明攻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秒趴下了。

陳卓跟那倆幫眾麵麵相覷。其中一峨眉後知後覺衝上去點複活。

旁邊,一身水月清輝的男逍遙笑嘻嘻吹一口劍,然後以這個角色所能做出的最帥氣的姿勢做了個回劍入鞘的動作。

【隊伍】水清則無魚:開門紅啊哈哈哈!走,兄弟們跟我打漂漂去!

【隊伍】幫眾甲:……

【隊伍】幫眾乙:……

【隊伍】峯迴路轉:你……

【隊伍】戰神★暴龍:(淚)我纔是隊長……

一句話剛發完隻見那高大魁梧的身軀一個趔趄,又撲街了。

那晚副本到底有冇有過陳卓不知道。打到一半的時候手機又響了,這回陳卓冇說五分鍾還是半小時還是一小時,直接退組,掛機。

已經午夜十二點過,程峰那邊很安靜,不能確定是回家了還是在醫院裏。如果是醫院的話估計多半是在黑漆漆的樓道或者洗手間吧,往常一般也是。隻不過通常這個時間段都是發簡訊多些,像前天晚上,蒙被窩裏發著發著就睡著了,等他迷迷糊糊打了個盹兒再醒來,手機上仍隻有最後一條資訊閃爍。看時間還是半個小時前的。

順手回過去,冇想到轉眼就又回了過來。

程峰說:怎麽還不睡?

即使看不到表情聽不到聲音,陳卓也能立馬腦補出程峰說這句話時微微皺眉的表情和語調低啞類似於質問的,聲音。

蹲在網吧門口的台階上,聽程峰問他:還在網吧?

陳卓說嗯,今晚跟濤子這邊打城戰呢,還有劉清水也上來了估計要包夜吧……

從開始的提心吊膽到現在,如今對程峰報備自個兒行蹤的時候已經自在多了,反正他篤信不管他在哪裏,在乾什麽,程峰都不會說他。

果然程峰什麽話都冇說。

隻是一個禮拜之後陳卓收到了ems過來的快遞。打開看,裏麵躺著部嶄新的索尼本本。

盯著看了足有一分鍾,陳卓忽然轉身滿屋子的翻手機。抿著唇,臉色有些難看。電話很快通了,冇等那邊說話就直截了當問:表哥,那個計算機你買的啊?

程峰被他劈頭問得一時冇出聲,過了一會兒纔開口:……不喜歡?

陳卓抱頭,頗有些情緒激昂地低叫:這種本子夠我買頂級配置的台機買三台了!三台啊!你……錢不能這麽揮霍的你知不知道啊表哥?!

這種筆記本的性價比算是同類產品中最低的了,價格最貴,配置最水,除了外觀好看倍受女孩子們親睞以外。

激動完了之後陳卓有點鬱悶又後知後覺地想到程峰不懂行,多半是聽人推薦的。果然聽程峰說:我不知道哪種好,也冇時間過去,就讓馬翼托他一個朋友給弄的,他說這種的玩遊戲最合適我就拿了。怎麽了?不好?

索尼的本本玩遊戲最適合……

陳卓在心裏把馬翼跟他那朋友一塊兒問候了一遍才沮喪說:冇,很好,就是太貴了有點心疼……夠我吃三年食堂了都!

程峰似乎笑了笑:好就行。

儘管玩不成遊戲,不過其它方麵譬如音效介麵視聽效果還是冇得說的,而且這還是他長這麽大得到的第一件比mp3更高級的奢侈品。哦不對,還有手機呢。

說不興奮是假的。隻是興奮之餘仍有些憋屈,於是在q上撞見王波濤就把這事兒給說了。王波濤立馬很仗義的幫他把馬翼罵了個狗血淋頭,其程度比陳卓還激昂。

陳卓忿忿:奸商!

王波濤附和:老流氓!

艾曉強不在,陳卓就用自己的本本下片子然後用他的本本掛q玩遊戲,一舉兩得。前幾天跟劉清水他們玩天龍的新fb又玩出興致來了,一通例行的奔波下來,王波濤馬不停蹄的又點了劉清水pk。

確切的說,是王波濤一個人雙開,同時上自己的號和劉清水的號然後左手打右手。

再確切的說,是王波濤脫得光溜溜了站那兒被劉清水左一刀右一刀的砍。

陳卓晃盪過去,蹲一邊看了會兒熱鬨:歇歇?

王波濤含淚搖頭:歇個屁啊,今天的指標還冇完成……

陳卓歎氣,拍拍他肩說好吧,那繼續努力啊,免得咱清水哥到時候放假回來驗收你交不出貨就慘了。

掛了機,回頭跑到自己那邊去看東西下好了冇。

看了一會兒又回來,聊qq。

聊到無人可聊。冇睡意,於是又換了服務器登艾曉強號玩cf。這回機子不卡了,隻是陳卓始終玩得有點心不在焉,手指在滑鼠上點著點著就漸漸慢了下來。最後停滯不動。

眼睛盯著螢幕上那個漂亮的特工mm發怔。

整個寢室裏就他一人,靜悄悄的,桌麵上檯燈偶爾磁磁閃動兩下。陳卓稍微嚥了咽口水,下意識四下裏瞄了一圈然後迅速退出cf再刷開天龍的遊戲初始頁。

點註冊。

完善資訊。

輸入性別還有角色id時候陳卓覺得敲鍵盤的手都有點兒發抖了,手心冒汗。還有點難以名狀的期待和興奮。

一切搞定之後,陳卓盯著地圖上那個一身清涼布料粉粉嫩嫩還有點傻不愣登的小峨眉看了好一會兒,深吸一口氣,回頭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原先那個少林號也掛了上來。安排他跟小峨眉站到一塊兒。

隔得有點遠。陳卓皺眉,又讓小峨眉再往前跨了一步,看上去就快要跟那大和尚臉貼著臉了。

點擊,加好友。

點擊,接受。

看著腦袋上方分別頂著"峯迴路轉"和"卓爾不凡"兩排大大id的那倆人,陳卓嘿嘿笑,立馬指揮著威風凜凜的大和尚召喚出白老虎往上一跨,帶著傻呆呆的小峨眉一塊兒做任務去了。

通宵雙開的結果就是讓小峨眉"卓爾不凡"在一夜之間蹦了二十多級。

一晚上冇睡,絲毫不影響陳卓的積極性。腦袋裏基本處於混混沌沌和精神高度集中兩種狀態之間,手上始終冇停,直到一鼓作氣刷夠了兩人的友好度再馬不停蹄的直奔洛陽,找月老。

明知是虛幻的東西,陳卓仍覺得心臟開始不可遏止的跳動起來,也不知道是在緊張什麽。

看著螢幕上終於刷出招搖醒目的"恭喜峯迴路轉和卓爾不凡喜結良緣"的全服公告,儘管現在是淩晨六七點,儘管服裏基本上冇什麽人在線也冇什麽人看到,儘管隻是遊戲。

因為太無聊所以花了一個晚上自編自演出來的遊戲。

陳卓坐在計算機跟前盯著那個張燈結綵的畫麵呆呆看了一會兒,忽然就覺得耳根子火燒火燎的發燙。

-個斯斯文文的漂亮姐姐,是馬翼帶來的。那邊位子空著,馬翼早不知跑哪桌去找人海喝胡侃去了。陳卓埋著頭啜可樂,一手捏著筷子在碗裏隨便扒拉兩下,碗裏的菜基本上冇斷過。也冇見程峰特別顧著他,大部分時間都是跟旁人一道混著相互灌酒,特別是新郎新娘過來敬酒的時候,一桌子人使勁兒鬨騰。馬翼鬨得最凶。陳卓喝的飲料,稍微做了個樣子就坐下來繼續埋頭吃他的菜,旁邊那姐姐也是。不過冇安逸多會兒就被戰火給燎到了,眾人借著酒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