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定會保護我的。”888:【嘿,你個小丫頭片子,還挺聰明的,冇有經過鍛鍊和訓練的情況下,竟然有這樣的應變,難道本係統運氣還好了一回,隨便在江上撞到一個聰明人。】原本打算苟且偷生,苟延殘喘地靠時間來慢慢恢複的係統忍不住期待起來,小丫頭還小,等她慢慢長大,這直播還真的能做起來。對於直播係統而言,宿主是賬號有關注,宿主的直播有觀眾,有點讚評論,有曝光,就能產生能量。直播效果和宿主的關係很大,宿主會整活,...-

薑真儀伯爵府出生,當時遠嫁南方,從首善之地京城離開,跟著謝希孟的老爹謝瑎四處為官,每每寫信回京,都會被京城兄弟姐妹們回信回禮的同情憐惜和隱隱約約的高高在上惹惱,尤其謝薑兩人成婚多年,膝下隻有一女,更是給人低人一等的感覺。

即便謝瑎仕途順利,一直升官,也改變不了這些偏見,對此,薑真儀驕傲的就是謝希孟這個女兒天資聰穎,打小體貼孝順了。

謝希孟好奇地問:“娘,表姐表妹們是什麼樣子的,她們會喜歡和我玩嗎?”

直播係統888再次體會到了宿主是一個未成年幼崽壞處,她的注意力太容易被分散了,前一刻還在和係統溝通翻譯的事情,後一刻就忘記了直播係統的存在,說起了京城的事情。

直播係統888:【宿主,這會兒直播間數據正好,有上萬人在看你直播間,你可以試著和直播間觀眾互動一下,係統通過對21世紀直播間數據分析得知,良好的互動有利於提高直播間觀眾的黏度。】

謝希孟小臉上眉頭緊緊皺起,“娘,係統說有上萬人在看我,我不要係統。”

薑真儀心裡咯噔一下,和盧媽媽薑嬤嬤對視一眼,感覺這船艙涼颼颼的,恐慌的情緒逐漸升起。

好半晌,薑真儀纔打起精神來,輕聲哄道:“希希和孃親一起出去好不好,我們一起去外麵去。”

謝希孟乖巧點頭答應,跟著孃親往外走去,船上陽光明媚,清晨的陽光照射在水麵上泛起波瀾,格外美好。

薑真儀小心翼翼地把女兒推在日頭下,心裡不住唸佛,薑嬤嬤和盧媽媽兩人則是去找船伕打聽起這江上是哪位神仙庇護,如何避邪驅邪。

藍星

直播間的人來來去去,李初丹酷愛追劇,把謝希孟的直播間當古裝懸疑網劇來追,就連上班的時候都捨不得放棄,選擇把頭髮放下來,戴上藍牙耳機,開始了愉快的工作中摸魚。

唯愛謝希孟還有幾個被她忽悠來的買股追星族則是轉發分享直播間到群裡,群裡議論紛紛。

慕容容:‘是大女主,劇的名稱就是女主的名字,目前女主謝希孟還是萌萌崽,演技出眾,作品製作精良,都是實景拍攝。’

‘劇組很講究,拍攝行船戲都是真船,背景的船也都是老式木船。’

傷心太平洋:‘這是哪家公司製作的,我在網上找了,找不到資訊,也冇到上麵備案,這保密資訊做得也太好了。’

晚晚:‘應該是短劇,現在的電視劇和網劇都要備案的,短劇監管不嚴,而且劇裡有係統,又是古代元素,小女主還能看直播間評論,之後一定會加入互動的,這種天馬行空的想象,大膽的拍法,一定是短劇。’

纖弱:‘不像是短劇啊,這劇從昨天直播到今天了,短劇的時間冇有這麼長。’

星星:‘現在的短劇拍得越來越長,或許謝希孟是想來一個大的。’

唯愛謝希孟:‘快去看直播間,大場麵,冇有威亞的武打動作,實在太精彩了。’

為了方便謝希孟和丫鬟們在甲板上活動,護衛和船伕們都在船艙裡麵,當幾艘小船圍過來的時候,船上的人都冇注意到異常。

直到幾條小船緊緊地圍住謝家的船,倒爬抓鉤掛上大船,有人順著鉤子爬上來,丫鬟仆婦們尖叫聲響起。

“快來人啊!快來人啊!有水匪。”

直播係統888:【叮,保護罩開啟,宿主,你不要害怕,係統會保護你的。】

香茅抱起謝希孟往船艙裡麵跑,“小姐,聽話,不要叫,不要發出聲音來,有護衛在呢,護衛會保護小姐的。”

聽到丫鬟們的喊叫,船艙下麵的護衛和船伕們都提著武器跑了出來。

護衛隊長薑武提刀擋在謝希孟的麵前,“香葉,你們趕緊帶小姐進去躲著,不要在外麵。”

“兄弟們,來者不善,都打起精神來,要是恍惚了,隻怕要留在這江底了。”

聽到外麵的動靜,薑真儀嚇一跳,“嬤嬤,怎麼了,外麵發生什麼事了,我聽到丫鬟們喊有水匪,希兒還在外麵,我要去看看。”

薑嬤嬤嚇得趕緊阻攔:“小姐,我去看,我去把小姐接過來。”

薑真儀:“我要出去,護衛和船伕們現在都忙亂得緊,我要出去穩定軍心。”

香茅香葉拉著謝希孟和薑真儀在船艙走廊遇到,“香葉,香茅,你們保護好小姐,希希,你乖乖地,在船艙躲起來。”

謝希孟:“娘,我要陪著你,我不怕。”

薑真儀:“希希聽話,去房間待著,香葉香茅,盧媽媽,你們保護好小姐。”

薑真儀出一把劍,直接往外麵走去,外麵已經廝殺開了,護衛船伕和水匪交織在一起。

而在藍星的直播間的彈幕評論區直接停滯,看到的人直接驚叫起來。

“怎麼回事,這是辦公室呢?”

李初丹冷汗直冒,蒼白著臉,小心翼翼地坐下,“冇事兒,冇事兒。”

【啊!】

【啊!】

【什麼鬼!】

【大尺度,這是平台能放出來的嗎】

被嚇到的不隻是李初丹,還有直播間上萬觀眾,一時之間,不少人往短視頻平台的客服處投訴。

而此時,平台稽覈部,技術部,客服部還有相關管理層都慌亂極了。

緊急臨時辦公室裡麵,幾個部門的相關負責人和領導都在辦公室坐鎮,方便處理這事。

林李:“怎麼回事兒,為什麼這種內容能放出來,稽覈是乾什麼吃的,上下眼睛都瞎了嗎,馬賽克都冇有一個。”

稽覈組組長袁榮:“這種尺度的都不用進入人工稽覈,前麵AI稽覈就會剔除,況且我們後續兩輪人工稽覈。”

“而且現在這賬號不能限流,在新觀眾的助推下,已經登上榜單前排了,現在熱度還在不停地發散。”

技術部員工:“我們正在查,這直播間昨天下午出現的,已經掛了一夜了,奇怪的是我們在後台查詢不到這賬號的簽約資訊,隻有一個名字。”

林李拉過電腦,點開謝希孟的後台,上麵隻有簡單的一行字,“大勝朝謝希孟。”

林李:“是不是什麼黑客之類的,隱藏了資訊。”

技術組組長穆臣一臉沉重:“我們平台的技術級彆乃是當今世界一流的,要是隨便一個黑客就能入侵,那我們也不用混了,直接回家種地算了。”

林李:“那你們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這賬號還下不了,這血腥廝殺場麵都還在放,現在都已經上了熱搜了,那些博主都在蹭熱度,不出半小時,一定會擴散到其他平台。”

客服部小組長著急地跑來詢問:“領導,怎麼辦,現在各種投訴都擠進來,我們需要趕緊給出一個解釋,不然客服部門會癱瘓的。”

林李:“技術部趕緊想辦法把賬號刪除,刪除不了,先想辦法遮蔽,不能讓新的人搜尋到。”

“客服部先用員工工作失誤來解釋,不要說臨時工,給出一個領導層,最重要的是不能讓人意識到我們完美的技術出問題,不能控製賬號。”

“把其他視頻和直播的熱度推上去,分散熱度,想辦法聯絡幾個明星,該官宣的官宣,該放料的放料。”

“對平台內蹭熱度的嚴厲打擊,尤其是錄屏截圖的,不能讓他們的圖片出現,作妖的賬號有一個就夠了。”

“是”“是”“是”

平台工作者的抓狂觀眾不得而知,不少人都害怕,但是更多的膽大的,都進入謝希孟直播間,觀看,錄屏,分享,圖片釋出出去,就發文字,或者發其他平台。

直播係統888:【宿主,直播間熱度好高,你快出去,原來二十一世紀的觀眾也和星際的一樣,喜歡戰爭場麵,宿主多直播一下,觀看量多的話可以兌換很多寶貝,吃的喝的玩的,應有儘有,宿主加油。】

謝希孟小心翼翼地問:“我想保護我娘,”

直播係統888:【宿主可兌換一小時防護罩,可免疫基礎物理傷害。】

香葉:“小姐,等你長大了再保護夫人,你現在乖乖地躲起來,等護衛們把壞人趕走之後咱們再出去。”

謝希孟:“香葉姐姐,我不是在和你說話。”

直播係統888:【除開宿主之外,其他人都聽不到係統的聲音,宿主若是想和係統說話,宿主可把想法在腦海裡麵念出,這樣係統就知道宿主要說什麼了。】

謝希孟:“係統哥哥,你幫忙我保護我娘,還有盧媽媽,香葉,香茅還有船上的其他人。”

直播係統888:【宿主,積分不夠,需要更多的直播觀看量,宿主可以到外麵直播,根據係統統計,宿主直播外麵的鬥爭獲得的熱度最高。】

-唯愛磕CP:【姐妹,你悠著點,養成係付出太多,情感投入太多,跑不掉,而且童星很危險,不少童星的家長都不靠譜,好多都是拿孩子當搖錢樹。】唯愛謝希孟:【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希希一定能出頭的,她直播一會兒收穫了幾千關注,很快就能成長起來,最重要的是她是真的演技好,而且還聰明。】白白黑黑:【希望這次你追的妹妹能堅持的時間長一點吧!】唯愛謝希孟:【一定可以,我這就剪直播片段安利去,吸引更多的同好。】這個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