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貳粥 作品

第89章 禁止劇情泄露

    

敘這人睚眥必報你完了。」林葭意十分不服:「怎麼不是一家人,我算起來也是他妹妹。」寧嫵:「啊?」林司敘冷笑:「你是瘋了嗎,跟我攀親嫌自己活得太安生了?」𝓼𝓽𝓸.𝓬𝓸𝓶林葭意無語地看著他:「你不認識我,總該認識我爺爺吧,林傲天。」林司敘臉色變了,打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你是他孫女。」「如假包換,不過是外孫女。」林葭意挺胸抬頭,很驕傲。「嘖,還以為他們這一支血脈早就絕種了,冇想到還有個外孫女。」林司敘一...-

寧嫵趕緊拿了濕紙巾給她。

「寶貝,我化妝了,精心化了一個小時的。」李葭意仰著頭壓製住內心的感情。

寧嫵抱歉地看著她,默默把濕紙巾換成了乾紙巾:「那你打算怎麼辦?」

「你要救你哥,我要救我哥,告訴他們真相試試?」

李葭意平復好情緒就建議說。

寧嫵之前還害怕把這種事告訴別人會有什麼後果,或者別人不信,更或者她說了別人像是冇聽到一樣。

現在看來,好像冇什麼問題。

「那就去找我哥攤牌。」

兩人一拍即合,寧嫵讓司機掉頭換個目的地。

半個小時後。

他們來到一家科技公司樓下的咖啡館裡。

寧嫵讓冷顏去把寧闕抓過來。

冇想到最後來的還有亦步亦趨的蘇韻。

冷顏無奈地看著夫人:「你哥哥非要帶人過來,不然就跟我鬨。」

幼稚。

寧嫵冇怪她,但立馬就對自家親哥怒吼:「寧闕我都說了讓你離這個女人遠點,你怎麼就不聽呢!」

「我會害你還是怎麼的?」

寧闕滿臉陰沉不耐煩:「寧嫵你不懂,再說了你說的那些我都可以接受,蘇韻不是你說的那樣,她也很可憐!」

「你也是女人怎麼就不能理解一下她的不容易。」

寧嫵火冒三丈這個一葉障目的笨蛋哥哥:「我不懂,我告訴你冇有女人更懂女人,而且人跟人之間都是區別,就因為我們都是女人,我就非要理解她?」

「隻要她離開你,我可以幫她離婚要孩子的撫養權,讓她遠走高飛。」

誰知道那看著可憐兮兮的蘇韻更是害怕地躲到了寧闕身後。

彷彿她們是豺狼虎豹一樣。

李葭意無語:「寧闕,其實…」

嗯?

她本來要說出真相,卻發現自己突然啞巴了。

寧嫵冇注意到她的問題,也打算說出真相的時候,發現自己也啞巴了。

她心裡一驚,立馬拿出手機想要打字,發現怎麼都打不出來。

寫在紙上也是。

寧闕看著她們突然被按了靜音鍵一樣:「你們到底想說什麼?」

寧嫵蹙眉臉色難看疑惑不解地跟李葭意麪麵相覷。

兩個人都露出複雜憤怒的表情,這怎麼回事?

寧嫵明白了,真相還是不能說出來。

可是…為什麼可以說給李葭意聽?

她想不明白,卻也放棄了要告訴寧闕的想法。

然後她可以說話了。

「我想說,你真是一點都不瞭解你妹妹。」

她給冷顏使了一個眼色。

冷顏收到後,立馬對寧闕出手,把人弄暈。

然後蘇韻被像丟破爛一樣丟出去。

寧嫵扶著肚子走出去看著哭成淚人的女人:「我這麼做隻是想救我哥,你要是真的愛他就離他遠點,這天底下男人這麼多,你去禍害別人吧。」

「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太過分了,我跟寧闕是真愛,你根本不懂我們的感情,他不會一直被你看管起來的。」

蘇韻不願意離開,死活都要跟寧闕在一起。

寧嫵懶得管她,帶上人坐著車迅速離開。

江祁聿確實家大業大,這邊也有一個豪華莊園。

𝓈𝓉ℴ.𝒸ℴ𝓂

她讓冷顏把寧闕關到冇窗的雜物間,門口讓人守著。

大晚上的。

寧嫵累得直不起腰,坐在沙發上休息。

「你說,為什麼不可以說出去啊?」

李葭意一股氣憋在心口,這不能說出真相,怎麼救他們。

寧嫵想到江祁聿給自己說的世界規則:「我們覺醒要麼是意外要麼是預謀,而每覺醒一個角色對世界構架來說都是一次猛烈的攻擊。」

「如果所有的角色都不按劇情走了,世界會迅速毀滅。」

李葭意難以置信地看著她:「按照劇情來,所以之前你老公有時候行為怪異,明明花薇心思不簡單卻留著她,就是為了維持劇情。」

寧嫵心裡忽然有什麼照亮了一下,明白了什麼:「對啊,我們救人也許不用跟劇情反著來,順著來也行的。」

「隻要讓她們露出馬腳,讓我哥他們看清這個人的本性,就好了。」

李葭意癱坐在沙發上:「如果是劇情控製,恐怕很難看清別人。」

在他們眼裡對方有八百層濾鏡。

寧嫵腦子亂糟糟的,這已經是她腦力的極限了:「我累了,等江祁聿回來再說吧。」

原本的劇情她確實是知道,隻是一開始她以為哥哥知道這個女人早就結婚,還有孩子,蘇韻是騙他的,是蓄謀已久,可他依舊不管不顧相信那個女人。

突破口…到底在誰身上。

「睡吧,今天確實挺晚了。」

李葭意也是心梗得很,這事就是死衚衕了,說不出真相又做不了什麼事。

寧嫵懶得上床了,就在沙發上睡。

後半夜她忽然驚醒,睜開眼睛看清把自己抱起來的男人。

「老公~」

他回來了,安心了。

江祁聿披星戴月回來,身上風塵仆仆,涼氣很重,所以一抱她,她就醒了。

「怎麼在這睡,你這麼大肚子了也不小心點,我不在就不好好照顧自己了。」

男人一邊說手掌一邊落在她屁股上,打了兩巴掌。

寧嫵滿臉通紅,她都多大的人了。

「你別打!」

「再說了,這沙發這麼大,我睡著的時候用抱枕墊著肚子的!」

江祁聿看她言之鑿鑿的樣子,眉目一沉語氣嚴肅:「你還有理了。」

「我好睏。」寧嫵又閉上眼睛,抱著他的脖子裝死。

回到房間,江祁聿把她放在床上,拿了一些枕頭過來給她墊肚子:「困就睡吧,我去洗澡。」

寧嫵迷迷糊糊地嗯了兩聲,困得不行。

江祁聿洗完澡後出來,掀開被子睡到了女人身邊,伸手把人抱到懷裡:「晚安寶寶。」

寧嫵陷入身後的溫暖懷抱,一整夜都睡得格外舒服。

天亮後,她被男人抱起來洗漱。

「這麼早,再睡會兒…不要起床!」寧嫵掙紮著,眼淚汪汪地看著床。

「這都快11點了,起來吃東西,恩恩都醒了,你還不知道醒。」江祁聿是縱容慣著她,可有些事真的說一不二。

「吃完再睡。」

寧嫵嘴邊遞來一杯水,她含了一口吐掉,嘴裡又被送來自動牙刷。

「為什麼孩子叫淮恩?」她好奇地問。

-祁聿十分溫柔平靜地答應:「好,我當然相信寶寶了。」寧嫵苦著臉回去,甚至看都冇看季琛一眼就上了車吩咐司機趕緊回家。季琛話都到嘴邊了,被這麼冷落臉色也有些冷,眼睜睜地看著她離開。男人煩躁的一腳踹了下旁邊的花壇:「江祁聿你真他媽囂張。」「我一定會把寧嫵搶回來的。」隨行的秘書過來說:「少爺,林司敘說今晚玉春樓不見不散。」季琛這才一臉陰沉地上了車。…回到了自己家。寧嫵才覺得身心放鬆。結果看到穿著睡衣剛睡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