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貳粥 作品

第88章 劇情之外,他說愛我永遠

    

人在偷看他們一樣:「江祁聿,你放開我!」她開始推他,自己的這件裙子是露背的,胸前很容易就扯開,有些害怕他要亂來。嗚嗚嗚,這男人看著正人君子怎麼突然衣冠禽獸上了!江祁聿另外一隻手掌在她光滑的後背上撫摸,親吻著她的脖子耳鬢廝磨,曖昧至極。「江寧兩家話都放出去了,你說你不嫁了,哥哥以後還怎麼在京城混?」「想甩我?」「我們小阿嫵真是膽大妄為,冇喝酒怎麼說起了醉話?」寧嫵被親得身嬌體軟,化成水一樣被男人緊緊...-

寧嫵這幾個月除了江祁聿就很少見外人了,他把自己限製於他的世界裡,霸道的控製著一切。

「你等等,不用出去,留在這陪著我吧。」

現在睡醒了,冇了江祁聿陪著她玩好無聊的。

冷顏聞言就又坐了回去:「夫人,你害怕嗎?」

印象裡老闆無時無刻陪著自己的妻子,像是夫人離不開他一樣。

寧嫵搖搖頭又點點頭就說:「就是我一個人好無聊,當然也有一點害怕。」

冷顏穿著很潮流的衣服,頭髮染成了那種五顏六色的彷彿彩虹,卻又不難看,挺有個性的,但她的性格又不是那種酷酷的,反而挺可愛活潑。

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夫人,要不我給你說說我們當殺手的故事吧。」

「額,不行,這個太血腥暴力了。」

「好啊好啊,冇關係你跟我說說,我承受能力非同一般的!」

寧嫵想到江祁聿偷偷摸摸乾的一些事,她要是害怕這些恐怕早就離江祁聿遠遠的了。

冷顏原本就是話癆,性格外向,做殺手跟著老陳混了後,整個人都要自閉了。

現在冇人管著,她有些放飛自己了。

「我跟你說夫人,之前我被派出去執行一個任務,那環境那條件我都懷疑我不是去殺人的,是被殺的,我尋思我這幾年為了公司的未來也是兢兢業業,老闆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寧嫵認真思考絕對地說:「不會,江祁聿不可能這點錢都出不起,真要滅口你現在就不會跟我坐在一起了。」

冷顏跟著點頭又繼續說:「那個破地方跟沙漠一樣,我的定位器也壞了,追蹤目標是真的能跑幾千公裡到處飛,要不是我後背有大老闆支援,真就玩不過這種有錢人,最後我迷茫地在那裡找了好幾天,都快放棄的時候。」

「我終於找到了目標人物,然後通過我專業的刺殺,對方死得不能再死,我千辛萬苦帶回了任務目標。」

「公司的福利挺好的,可惜我們殺手勤勤懇懇卻冇有優待,什麼獎金,什麼匯報表揚,什麼假期,每天風裡來雨裡去,夫人你看看我的皮膚都差了。」

她是在講故事嗎,不不不,一個聰明的打工人應該學會在老闆娘麵前好好表現,體現出自己勤勞辛苦,任勞任怨的精神。

最重要的目標是:加工資,有假期,嘿嘿。

寧嫵後知後覺,被她逗笑了:「你這麼辛苦啊,等這次江祁聿回來,我讓他給你加薪給假期。」

「哦嗚~夫人萬歲!」冷顏開心得不行,如果加工資還得找老闆娘。

她以後就是老闆娘狗!

「還有還有,上上次任務…」

「知道了,你也要保險。」

「還有一年前那次,夫人你都不知道…」

「他這麼帥的嗎,下次記得給我拍照。」

「夫人那就留下證據了。」

「也是…」

兩個人聊著聊著,時間很快過去。

飛機到達義大利。

離開寒冷的挪威,自己的氣候真的是天差地別。

下飛機的時候,寧嫵特意換了一身秋裝,不會像在挪威一樣冷得要穿特別厚。

冷顏護送著夫人出機場。

「寶貝!看這裡!」

聽到聲音。

寧嫵往接機的人群裡看,意外地看到了李葭意。

她步伐快了一些趕緊走過去:「你來這麼早?」

知道集美也在冇反應這麼快就到了。

冷顏把行李都放到了停在外麵的豪車上。

李葭意跟她勾肩搭背,姿勢親密多了:「你不是讓我找你哥,你猜我為什麼這麼快在這。」

「你哥是真能躲啊,而且他老巢也在這。」

「另外那個女人也在。」

她指的是被寧闕護著的蘇韻。

兩個人上了車。

司機是本地人,不過會說中文。

「晚上好,夫人。」

寧嫵點點頭,隨即跟李葭意說:「江祁聿半路下的飛機,我不知道他去乾什麼了。」

「你們突然出現在這是巧合還是?」

李葭意拿出自己的調查日記本給她看:「應該不是巧合,正好你跟你哥在一起,你自己跟他說,那個蘇韻不願意跟沈家那誰離婚,現在正在想辦法。」

「你哥也真是冤種,都這種情況了還要愛的深情。」

腦子跟門夾了一樣,或者被水淹了。

寧嫵微微嘆氣:「不是誰都跟我和江祁聿一樣自由。」

因為每個角色身上都有一根無形的線,提著他們彷彿木偶。

李葭意本來就是偵探,直覺敏銳一點很正常:「你老實說,是不是知道什麼,我總覺得你跟你老公都很怪。」

「特別是,你像是提前知道很多事一樣,而你老公更是全域性最無所畏懼的人,什麼都不怕,你們像是跟別人不在同一個世界。」

寧嫵看著閨蜜,想到小時候她們一起玩的時候,她說『阿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這輩子不離不棄。』

「這事可能聽著很天方夜譚,但是你相信我。」

於是她把整個世界是一本小說的事說了出來,包括他們現在麵臨的問題,以及這次所有劇情結束後,所有人都會被抹殺。

就像是有人把整本書給燒了,所有的人物不存在了。

因為有他們存在過的痕跡都在小說裡,而小說冇了,他們也就死了。

真正意義上的死亡。

李葭意看著她目光無比清醒:「人生老病死都會死的,我不害怕死亡我是害怕死亡之前我們什麼都做不了。」

「這麼說,花薇是女主,所以所有人都喜歡她,李司敘是她的舔狗,最後下場悽慘,跟你哥一樣。」

「我想救他。」

她這句話無比堅定。

哪怕現在他們的關係,李司敘看都不看她一眼。

寧嫵不解地問:「為什麼你這麼喜歡他?」

兩個人在一起不說多瞭解,她從未看出好姐妹愛別人。

甚至愛到這種為了對方不顧一切的程度。

「因為在劇情之外,他早就承諾過我,會愛我永遠。」李葭意說出了這句話,突然就淚流滿麵了。

「阿嫵,你不知道我一直以為我多了一段記憶,我以為我是做夢,這麼多年小心翼翼地求證,我都快瘋了。」

-我更有錢了,江祁聿的錢都是我的,你之前不是說需要錢創業,我給你投資。」李葭意看她冇心冇肺的樣子,確實是真開心又有些猶豫:「寶貝,你真的愛江祁聿嗎?」寧嫵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項鍊就說:「無論是處於什麼情況,無論發生了什麼,我想我都是真的愛他。」「誰會給不愛的人生孩子,跟他結婚?」李葭意欲言又止,內心十分糾結。「怎麼了?」寧嫵跟著江祁聿這麼久了,怎麼都學會了察言觀色。李葭意還是選擇了坦誠:「季琛跟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