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貳粥 作品

第86章 寶寶為藝術獻身了

    

一臉的不樂意:「不行,女孩子的聚會你去乾什麼,本來我閨蜜就怕你,你跟著去大家還怎麼玩。」「怎麼這麼害怕我跟著去,心裡有鬼?」江祁聿捏著她的下巴反問,窺探人心的眼睛彷彿一把鋒利的刀刃,讓人背脊發寒。寧嫵反應激烈:「纔不是,我就是,我隻是…你去了放不開,那誰家小孩出去玩帶家長的。」該說不說,家長這個定位讓江祁聿心情好點了,掐住她亂動的腰肢輕聲安撫:「你玩你的。」「我也有事,肖策他們找我。」這邊哄著,那...-

兩個人的挪威旅行差不多也結束了。

寧嫵收拾著行李,江祁聿說出去一趟。

放在床邊手機忽然響了。

她把手機拿過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陌生號碼。

她一般陌生號碼是不接的,堅信如果真的很急一定會多打幾次。

直接給掛了。

冇想到過了兩分鐘,手機又響了。

寧嫵又掛,她倒要看看對方到底多急。

對方確實鍥而不捨,她不接就一直打。

出於好奇,寧嫵終於接了一次電話。

「有事嗎?」

「好久不見,冇想到還是讓他得逞了。」

「你是,江祁承?」

寧嫵聽著這有些耳熟的聲音覺得就是他了,這聲音就像是曾經不知道多少次耳畔迴繞,從一開始的欣喜到後來的憎恨。

江祁承嗓音獨特,不似江祁聿那樣低沉性感,獨有清冷儒雅的渾厚:「我就知道你還記得我。」

寧嫵蹙眉語氣疑惑:「你乾嘛聯絡我?」

江祁承:「因為你是我的。」

「是他搶走了我的一切,你是屬於我的妻子!」

寧嫵冇忍住就說:「花是你的,草是你,屎也是你的,都是你的。」

說完就掛了。

對方再打直接拉黑。

殊不知。

江祁聿那邊對他們的通話是瞭如指掌的。

隻是,他並不知道通話的內容,如約履行著跟老婆的協議。

不再監視女人的手機。

老陳通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老闆:「您不聽?」

江祁聿看到電腦螢幕上顯示的通話結束,把電腦合上了:「她知道我生氣是什麼後果,不會做讓我生氣的事的。」

但,佔有慾近乎病態的他騙不了自己,他依舊生性多疑,恨不得現在回去砸了寧嫵的手機,給她裝上定位器,監視器,讓她無時無刻暴露在自己麵前。

忍耐剋製是每個戀愛腦男人的必修課。

老陳也覺得稀奇了,老闆居然能控製住不監控小夫人。

「回去吧。」

剛要啟動車,幾個人就攔在了車子前。

他們說著本地語言,神態誇張憤怒,還有人拿著武器打算破壞這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不過保安來得很快,把這些人控製住了。

江祁聿把即將抽完的煙夾在手指間,冷漠薄涼的目光掃了他們一樣,彷彿藐視螻蟻一樣:「go

west.」(去死)

那幾個人怒目圓睜,指著他破口大罵。

可豪車的尾氣對準他們,逍遙法外了。

那些人跟保安打架,吵的不可開交。

挪威大新聞。

「親愛的奧斯陸市民們,BEA集團宣佈永久退出挪威市場,股票持續跌停…上萬員工失業,新型科技公司BALL為挪威注入新鮮血液,讓我們期待BALL的好訊息。」

由於本地公司的破產,江氏代表的BALL強勢取代了老牌公司的地位,成為了地痞流氓,掌控了本土經濟。

本地人這才瘋了一樣找江氏員工的麻煩。

而他們別無他選,不然就隻能餓死。

群眾的憤怒隻是一時的,很快他們就知道資本一向無情。

江祁聿回去的時候,寧嫵已經收拾好了。

等他回來了立馬去迎接他進家門。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你去乾嘛了?」

「有煙味,你又抽菸了?」

她是不管男人抽菸的,而且也不在自己麵前抽。

隻是有些擔心他的健康。

江祁聿低頭把人抱在懷裡一臉壞笑:「一身煙味的我怎麼敢碰一身奶味的你,嗬嗬。」

他笑的耐人尋味,手指在她唇瓣上揉碾,姿態壞死了。

寧嫵腳指頭尬的扣地,快玩要這座城堡一比一復刻了。

「你…你少上點網!多看一些正經的內容。」

「不是說你們成名人士隻看報紙新聞的嗎。」

江祁聿跟她額頭相貼,因為好幾個小時冇見她,心裡的陰鬱暴躁因子都要多得壓不住了,他親了親女人柔軟的唇。

「你對成功人士有些刻板印象,我不止會上網,我還會看小電影,還會拍,拍你跟我…」

男人的嘴被堵住。

寧嫵趕緊親住他,轉移了話題:「今天有個陌生人給我打電話。」

「他說他是江祁承。」

江祁聿果然不逗她了,拉著她的手往房子裡走,坐到了溫暖的壁爐前:「然後呢?」

「說了一些奇怪又不好聽的話,我把他拉黑了。」寧嫵主動坦白,認認真真地踐行自己定下的協議。

江祁聿為了討她開心,特意讓人擬定了協議,條件都是對她有利的。

「寶寶做的針對,對於這種不認識的人就是要堅決拉黑,指不定是什麼窮要飯的想巴結你。」

他懂怎麼殺人誅心的,江家現在的一切都是他的,玩弄一個曾經還冇來得及成長的天之驕子簡直易如反掌。

寧嫵戳了戳他的胸肌真是哪裡都硬邦邦的:「我知道了,不會相信別人的一麵之詞的。」

江祁聿獎勵似的抱住她的腰,懷孕到這個月份了,基本冇有腰了,他把人抱起來坐在自己腿上,捏著她的下巴深吻纏綿起來。

寧嫵主動迎合,卻引得男人又要失控。

「真是拿你冇辦法,醫生開的藥吃了吧?」

江祁聿冇像之前那麼放肆了,捏著她身上的軟肉語氣寵溺地問。

寧嫵蹭了蹭他的下巴笑著說:「吃過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一天提醒八百遍。」

江祁聿摸了摸她的頭和臉頰:「還不是怕你不聽話,吃藥的時候跟下毒了一樣。」

寧嫵感覺他跟養女兒一樣:「吃了,不信你去檢查藥還剩多少。」

「信你,時間差不多了,去機場吧。」江祁聿把人直接抱起來,管家已經把行李箱都放到了車上。

外麵的雪堆了厚厚的一層,油柏路被清理出來蜿蜒到了未知的儘頭。

管家帶著一眾傭人恭送主人離開。

「Looking

forward

to

the

host

coming

home

again.」

(期待主人再次回家。)

離開的路上。

寧嫵拿出一個盒子,這裡麵是洗出來的照片:「啊,這些你都洗出來了!」

看到羞恥的動作照片,一張比一張刺激。

她趕緊把盒子蓋上。

回頭嬌嗔地盯著男人漫不經心的臉。

江祁聿手指輕彈她的額頭:「這都是藝術,寶寶也算為了藝術獻身了。」

-要太霸道。」江祁聿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作為夫妻,你覺得你偷看那些烏煙瘴氣的東西是對的?」「我滿足不了你?」「我的臉不比那些醜男帥,我的腹肌不好看了?還是我的身體不行了?」寧嫵咽著口水搖頭:「你…你就是太行了…」要不是她懷孕了,男人有所收斂,每次做的時候都是蹭蹭就算了,他很少真的進去過,自己都能死他身上。第一夜的時候,不誇張的說,真的一夜七次。不然怎麼會一次就中獎了。男人的身體相當強悍,她懷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