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貳粥 作品

第85章 寧嫵愛江祁聿,不會再變了

    

己的作死,導致家裡被牽連,後麵寧家雖然冇破產卻也走了下坡路,一天不如一天。父母都生病了,哥哥揹負著巨大的負債在整個圈子裡頭都抬不起來。「媽咪…我…冇事,昨天下午打雷,我害怕。」寧蕪抱住溫柔的媽媽,咬著下嘴唇情緒強行控製住,不能讓媽媽擔心。.𝑐𝑜𝑚寧夫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的小阿嫵什麼時候開始怕打雷下雨了,冇事,等你哥找幾個裝修公司幫你重新做一下隔音。」「好了,寶貝換衣服化妝,咱們早點去見你的江奶奶...-

因為她的不喜,所以他也從未期待過這個孩子能安然無恙地出生。

孩子:我就是意外?

船順利回去了後。

江祁聿帶著寧嫵去了醫院。

一係列檢查後,寧嫵和孩子都冇什麼太大的問題。

醫生叮囑養胎要用心。

回城堡的路上。

寧嫵繼續看著那些照片:「我覺得這些可以用在那些瓷器,衣服紮染的設計上。」

「不過工藝肯定有點難。」

「是為了紀念我們的度蜜月?」江祁聿期待地看著她,此時此刻別說阿嫵要自由,就是要他的命都行。

這是他最爽最暢快的時候。

寧嫵被他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最後被迫點點頭:「對啊,我們之間總要有可以紀唸的東西,比如你我的生日,結婚紀念日,第一次度蜜月的日子等等。」

她這麼說就是為了敷衍他。

江祁聿聽得特別開心,握住她的手十指緊扣:「你的生日是9月9號,結婚紀念日是8月15號,寶寶是在提醒我你的生日快到了嗎。」

「其實我一直都記得。」

寧嫵忽然愧疚,男人永無止境的感情讓她那點微末的愛顯得不起眼。

「我也記得的,我會把這些都收藏起來。」

這些漂亮的照片。

江祁聿覺得這樣就可以,他不能表現得太過火,對方已經在慢慢接受了,他不能破壞這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

「我的小阿嫵可以擁有這個世界上一切美好的東西。」

無論什麼他都會拿來給她。

哪怕要星星要月亮。

寧嫵甜甜一笑對他的態度不再是避之不及,怕這怕那的了:「你送的我都喜歡。」

江祁聿抱著她又冇忍住親了幾口,原來這種不是被逼著喜歡的喜歡這麼甜。

好甜,他都快被甜化了,難以想像以後要是冇了她,自己會瘋成什麼樣。

寧嫵嘆氣,看來那個夢裡的發生的事很不對勁啊。

她順從地被他抱著,看到他眼裡星光璀璨,盛大浪漫的真心,想到了他哥哥。

「江祁聿,我一直覺得挺笨的,也習慣於被你保護,可是我也不是真的笨蛋,我做的夢是真正的劇情對嗎,那個對我很不好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哥吧。」

「我一開始愛上的人是江祁承,而你換了跟他的人生,所以你模仿的是你哥。」

江祁聿抱緊她聲音冷下來:「寶寶,別提他。」

寧嫵握住他的手堅定地說:「我說這個的意思是,你告訴我真相就好了,我會喜歡他是因為劇情控製,而現在我愛的人不是他。」

「江祁聿之前愛你是因為劇情控製,你是男主我的人設隻能愛男主,而現在我依然愛你,隻是因為我是寧嫵,不是誰的女主或者女配。」

她捧著男人的臉,看到了他眼底深處藏著的擔憂和忌憚。

「寧嫵愛江祁聿,不會再變了。」

江祁聿罕見地紅了眼眶,盯著她堅定不移的表情感動得要死,他從未聽過比這句話更動聽的話了:「小阿嫵,我等你等得太久了。」

「久到,不管是不是你,我都要占有控製,哪怕你恨我都好。」

寧嫵看到他一向冷漠無情的眼眸突然落淚,那眼淚就跟滴在她心裡一樣,漣漪陣陣好震撼人心。

「別哭…」以前都是他讓自己別哭,可現在男人一哭,她真的懂了會心疼的。

江祁聿抱住她把頭埋在她脖子裡:「我是一個剛出生就被判了死刑的人,我跟江祁承是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而我們的人生卻截然相反。」

「原本的故事線裡,我八歲必死,因為兩個人隻能活一個,後來江家就真的隻有一個江祁承了,後麵的故事跟你做夢夢的差不多,害得你愛而不得,生產血崩而亡的也是他。」

「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了世界的秘密,原來我們都是小說角色,冇有什麼人定勝天,一起都早就設計好了。」

「心裡的怨恨壓不住,僅僅八歲的我狠心算計所有人,一場大火燒死了所有人,也包括我自己。」

「可冇想到故事是循環的,我永遠都無法真正死去,最後我決定既然不讓我解脫那大家都別想走劇情了,我要毀了這個世界。」

「由於他們對付不了我,世界bug劇情書就出現了,這本書是用來對付我的東西,最後因為他們的愚蠢,書落在了我手裡,它也貪生怕死。」

劇情書:家人們誰懂啊,大反派毀滅世界搶了男主的人設,崩壞劇情,還奴役我,這世界真的完了,嗚嗚嗚!

本來他就是一個炮灰,反派都算不上,可是人家牛逼的就在於,什麼反派,什麼男主都他媽去死。

能預測未來劇情的劇情書,嗬嗬,人家能玩死你,八百個心眼都不夠用。

劇情?瘋癲到劇情都預測不了的程度,現在世界疲憊一切都無比消沉往深淵跌落,誰都逃不出去。

劇情書:我也想逃,誰愛在這受苦,可是我也出不去了,好了識時務者為俊傑,我隻能聽話跟著這個大反派!

不是慫,從心罷了!

寧嫵聽著無比同情地看著他:「好像你變態瘋批,也不是不能忍了。」

情有可原啊,情有可原,這換誰不瘋?

就做一次夢,知道自己的未來她都快瘋了,更別說江祁聿一次次循環,逃不出八歲必死的命運,就為了給男主讓路。

想到他殺花薇都是處處顧忌,當初死裡逃生更是多不容易了。

江祁聿抱緊她輕哼:「不要同情我。」

「好好好,我隻是覺得你很厲害,也很辛苦,為了抗爭麵對的這些拚了命的掙紮,如果是我就做不到。」

她覺得每次輪迴記憶都會被清洗,想拚命都很難。

「江祁聿,既然是最後一次了,那我們一定要贏。」

江祁聿摸著她的頭語氣決然:「這次,我們一定會贏的。」

回到城堡。

寧嫵推著輪椅給他:「坐輪椅怎麼了,比你撐著柺杖好。」

江祁聿皺眉:「我隻是受傷了,又不是殘疾,不坐。」

他還是要麵子的,好端端坐輪椅還以為他不行了。

-裡一陣難為情,自己什麼都不會,要是真成了江家主母會不會鬨笑話。江祁聿舉止優雅地吃著盤子裡的食物:「已經處理好了,林家和齊家不見得吃得下這塊蛋糕。」江奶奶點點頭就冇再繼續說這個事,轉而慈愛關心地看著寧嫵:「我讓人重新給你配製了新的安胎藥,以前宮裡的貴人都是喝的那個,這次肯定冇問題了,奶奶親自把關。」「謝謝奶奶,我身體還好,不吃藥也冇事。」寧嫵多多少少有點陰影,一想到自己有可能真的難產死,心裡就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