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貳粥 作品

第1章 我要退婚不嫁了!

    

這麼多層,誰看得到。」寧嫵張了張唇想說點什麼,卻被男人壓住脖子倒在他懷裡,仰著頭被迫接吻,裙子下的動作實在是下流。她抖著身子,身嬌體軟又哭了。江祁聿心裡那股子破壞慾,佔有慾壓都壓不住,隻想儘情地摧殘懷裡這隻漂亮的洋娃娃。「上麵哭下麵流,水這麼多。」寧嫵去拿紙巾塞到他手裡:「衣服弄臟了等會怎麼見人。」江祁聿盯著她可憐的樣子,掐著她腰的手改去揉她的大白兔:「自己眼淚不擦?」寧嫵情願他揉上麵,起碼確實是...-

「嗚嗚,不要…不要這樣!」

豪華大床上。

一個長相精緻漂亮的女人做了噩夢,然後就被外麵嚇人的電閃雷鳴給驚醒。

寧嫵幾乎崩潰得淚流滿麵,把半個枕頭都哭濕了。

一個月了,每天晚上她都會夢到莫名其妙的夢,還是不間斷持續性的夢境。

一開始還好,她做夢發現自己如願以償嫁給了一直暗戀的祁聿哥哥,婚後還算相敬如賓還懷孕了,開心得不行。

因為本來他們還有一個月就要結婚了。

可是現在,她隻想逃婚,她一點都不想嫁給他了。

夢裡,她發現自己是這個世界的惡毒女配,也是江祁聿這個男主早死的炮灰前妻。

江祁聿不愛自己,卻冇有違背婚約娶自己為妻,本以為兩個人能過上恩愛美滿的幸福日子。

可是祁聿哥哥在外麵偶然遇到了一個女大學生,長得清純漂亮不說,還特別的冰雪聰明,年紀輕輕就什麼都會,特別的有魅力。

然後他們就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了情愫,而她寧嫵因為嫉妒怨恨就各種針對那個女學生,卻又弄巧成拙加深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最後,她就算是用肚子裡的孩子逼迫,也拉不回變心的江祁聿,可憐自己因為難產死了。

而孩子後麵卻一口一個叫著別人為母親,但又冇得到善待,才三歲就早夭了。

對於冇經歷什麼風浪的大小姐來說,這個夢簡直是徹頭徹尾的噩夢,她不知道真的假的,卻無比害怕。

而明天還要去江家。

「對…嗚嗚!明天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麵拒婚!我纔不要難產死,我纔不要被辜負!」

「江祁聿你這個大騙子,不喜歡我就不喜歡我,還玩弄我的感情,我絕對不要嫁給你!」

寧蕪傷心欲絕,心裡把對方罵了百八十遍。

最後哭累了才又睡著。

濕漉漉的睫毛上掛著晶瑩剔透的淚珠,整張精緻的臉不施粉黛就已經是絕色佳人。

輕蹙的雙眉緊緊鎖在一起,似乎還逃不過噩夢的侵襲。

第二天,寧蕪頂著一雙熊貓眼起床。

眼睛也有些紅腫。

準備去江家之前,寧夫人帶著女兒去了二樓的衣帽間,整層樓都是女兒的漂亮衣服,首飾,包包,高跟鞋,親自給女兒挑選晚禮服。

「崽崽,過來媽咪這裡,怎麼像冇睡好的樣子?」

寧夫人擔心地看著她,自己的女兒長得地上無天上有地,美若天仙,讓人憐惜寵愛,從小就美到大。

而她也就一個兒子一個女兒,最疼的還是寶貝女兒。

寧蕪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估計會被當成精神病。

主要是江祁聿這個人名聲鵲起,就是長輩們最喜歡的那類男人,不僅年紀輕輕就事業有成了,還人品道德極高尚,還是她親哥哥的崇拜對象。

可是,夢裡的結局,因為自己的作死,導致家裡被牽連,後麵寧家雖然冇破產卻也走了下坡路,一天不如一天。

父母都生病了,哥哥揹負著巨大的負債在整個圈子裡頭都抬不起來。

「媽咪…我…冇事,昨天下午打雷,我害怕。」

寧蕪抱住溫柔的媽媽,咬著下嘴唇情緒強行控製住,不能讓媽媽擔心。

.𝑐𝑜𝑚

寧夫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的小阿嫵什麼時候開始怕打雷下雨了,冇事,等你哥找幾個裝修公司幫你重新做一下隔音。」

「好了,寶貝換衣服化妝,咱們早點去見你的江奶奶。」

今天是江老夫人七十大壽,江家辦得很隆重。

江家也會宣佈,江寧兩家聯姻。

而聯姻的源頭是,兩個月前因為意外,寧嫵把江祁聿給睡了。

冇錯,是寧嫵霸王硬上弓睡的大名鼎鼎祁爺。

那晚過後,寧嫵清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跪在還冇睡醒的男人身邊懺悔,那虔誠的模樣跟哭喪一樣。

而後,江寧兩家就知道了。

江老夫人就直接說,正好你們從小一起長大,差不了多少歲,就結婚吧。

而江祁聿自始至終的態度就是,隨便。

甚至那晚過後,他們就冇見過麵了。

現在,寧嫵經過一個月的噩夢洗禮,她隻想好好活著,把江祁聿這個渣男踹開。

嗚嗚嗚,太痛苦了,遠離男人纔是最正確的。

寧嫵想通後支支吾吾地看著媽咪把精心挑選的裙子拿過來:「媽咪,我…我要是不嫁了,會怎麼樣?」

「什麼?」媽咪開了音樂,所以冇太聽清。

寧嫵害怕被罵,低著頭乖乖拿著裙子去換衣服。

出來後,寧夫人滿意地看著她:「不會是我女兒,京城最耀眼的明珠,真好看。」

把女兒拉到自己懷裡,捏了捏她的臉:「還好我之前拚了命也要把你生下來,有了女兒就是不一樣。」

「媽咪!」寧嫵緊緊地抱著她,這一次,我一定不要重蹈覆轍。

我們家也一定不會完蛋的!

要完蛋也是他江祁聿完蛋,她要想辦法幫哥哥在京城站穩腳跟。

「好了好了,這麼大了,馬上就要嫁人了,還不穩重點。」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嘿嘿。」寧嫵現在是開心的,可更重要的是以後都要開心。

之後,他們一家人去了江家參加壽宴。

江家是京城的頂級豪門,所以壽宴排場也很大,他們過去的時候,寧嫵就被老夫人叫過去了,跟她一起坐。

「奶奶!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寧嫵乖乖地送上壽禮,聲音清甜地說。

旁邊的女人冷哼:「真是夠殷勤的,嫁給祁爺你是高興了,儘用下三爛的手段。」

寧嫵聽到了,別人冇聽到,畢竟兩個人坐得很近。

她立馬不客氣地回頭懟道:「那又如何,你用了還冇用呢,羨慕吧嫉妒吧,你要是想嫁給他,你求我,我讓給你啊。」

這語氣,這態度,真是囂張,真是不屑,真是氣死人了。

「你…」女人臉色被氣成豬肝色。

江老夫人在氣氛最熱鬨的時候,就要宣佈自己的孫子和寧嫵的婚約。

寧嫵拉住老夫人內心激起無限的勇氣,堅定說:「奶奶,我不想嫁給江祁聿了。」

「阿嫵你…怎麼了,是不是那臭小子欺負你?」老夫人看情況不對,直皺眉。

這時,最後一個人也來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門口。

-。「老闆,這人怎麼解決?」江祁聿把花薇的包拿起來,看了看裡麵的東西,並冇有找到劇情書。「她身邊的人都查過了?」老陳摸了摸鼻子,聲音嘶啞,嗓子壞了一樣:「都查了,金秘書帶人都快給她家祖宗墳頭挖了一遍了,冇找到您要的東西。」「兩個小時後會中途停下,你帶著她下飛機偽造機毀人亡的現場,等她醒了偷偷跟著她,一旦發現了她的不對勁立馬把人帶過來。」江祁聿是出來玩的,但別人隻能是被玩死的份。老陳點點頭表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