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赤瞳妖狼

    

拿出那鎏金缽盂,說道:“方纔老叫花子我不是答應你了嗎?要挑一禮品給你,你瞧瞧,這是什?”說罷,一小團烏黑的藥泥卻是從缽盂中飛出,落在福蓋的掌心之上。“這是?不會是你從身上搓下來的灰泥吧?冇想到前輩你還有這種愛好。嘔……你!”蘇鴻正張嘴說著話呢,那福蓋卻是把那團黑泥團於指尖,朝著蘇鴻的嘴中彈了出去,然後又唸了段晦澀難懂的法咒,一道耀眼金光憑空出現,將還在錯愕之中的蘇鴻包裹起來,向那林間的漆黑裂縫處飛...-

有著那團神秘金光的保護,蘇鴻倒是有驚無險地重回來時的群山之間。而那道漆黑裂縫也隨著他的落地,如傷口般漸漸癒合。“誒呦,誒呦,怎全身上下都這燙啊,那老頭的灰泥難道已經到了有毒的地步了嗎?我還這年輕,可不能被一塊灰泥給毒死啊!”此時的蘇鴻皮膚赤紅,方纔吃下的那些妖獸內龐大的靈力,由於冇有了福蓋的幫助,正在奇經八脈內狂暴肆虐。而那顆“冥息鍛體丸”,此刻也因這股靈力的勾動揮發藥力。在其作用下,那些如無頭蒼蠅般的能量竟是逐漸變得有條不紊,如水渠中的涓涓細流,溫和地滋養蘇鴻的根骨,將雜質都沖刷而去。“好舒服啊,等等,這是!”在蘇鴻的驚訝聲中,一片小有規模的稀薄氣海,卻是在那靈力的澆灌下孕育而出,這表明他已經從廢人踏入鍛體境。鍛體境後期,可是一般武館館主的實力了。但是當他體內的氣息上升至鍛體境圓滿後,一切卻還未停止,隻感覺下腹部發出一聲悶響,那氣海便是掀起驚濤駭浪,擴大了五倍有餘,其間靈氣也變得凝實了些,蘇鴻竟是直接踏足練氣期!究竟何時能停?那獸肉中蘊含的靈力真是不可鬥量,使得蘇鴻的修為提升如滔滔江水般,一發不可收拾。等至他體內,那道隔開築基期與練氣期的桎梏開始微微鬆動時,突然,天空之上如漩渦般聚起一團黑烏雲,天道的無儘壓力瞬間傾瀉而下,直接將蘇鴻體內的靈力全部驅散,化為自然之中。那團小小灰泥中所蘊含的藥力此刻卻是仍剩諸多,隻融作絲絲藥液,在蘇鴻的全身各處潛伏了起來。隨著體內氣息恢複平靜,蘇鴻不由得伸了個懶腰,轉眼時光,他便從殘缺根骨,突破至煉氣境圓滿!在四域之外的凡人下界,築基為天道所不許,這已經是能修煉到的最強境界了。“等等,我的寶貝碗呢?哎呦,我的吃飯傢夥啊……哦,原來在這。”明月的清輝灑下,給那藏於草叢中的破碗勾出了亮眼的銀邊,蘇鴻立馬跑去,將那碗給急忙拾了起來。就在那破碗被蘇鴻觸碰到的瞬間,兩個玄黑大字卻是神奇地從那碗唇之上顯現:“緣定”。而隨著蘇鴻心中念出這二字,一連串的金色符號從碗中冒出,鑽入他的識海內,形成了一本金光熠熠的法書,赫然有五個大字凸顯其上:《四海福祿訣》。帶著一些驚喜與迫不及待,蘇鴻便在識海中翻閱起此書來。隻是除了第一頁的基礎心法——《灑脫經》外,後續的內容卻是一片空白,怎樣也無法領悟。“等不及了,反正也不知道啥時候能習得下一本心法,就在此地先把這《灑脫經》給修煉了吧。”思緒至此,蘇鴻按照這心法所言,運氣於經絡間,造化於根骨上。不一會,這頗為簡易的《灑脫經》便被他初步掌握了。正當他欣喜若狂,覺得自己是修煉奇才時,那《四海福祿訣》上逐漸顯現的第二頁,其中一段卻是讓他差點吐出血來:“習得此經者,可絕對地隱匿修為。不過,築基期後,將不能生出丹火,無法煉丹煉器,且體內將不會生、也不可得五行靈根,終生無法修煉五行仙術。若是擁有了緣定靈器,認汝為主的法寶將會被靈器吞噬,化為靈器養分。”“這,這是什坑爹功法,好處居然隻有讓別人看不穿自己的修為?還有憑什我的破碗居然成了靈器,這碗給它天大的養分又有何用啊?”沮喪之間,那第三頁上的內容也緩緩顯現,隻是記錄著兩個招式:“尋凶探吉”、“伏虎王八拳”。“這都什爛招,四海福祿聽起來已是一點殺氣冇有,這王八拳又是給誰練的?反正我蘇鴻是絕對不練……”正在思考間,蘇鴻身後的樹叢中卻是傳來一聲凶狠的嚎叫。正當這叫聲還在林間迴盪時,一隻半人高的灰色紅眼妖狼卻是氣勢洶洶地朝著蘇鴻襲來。“赤瞳妖狼!二階妖獸!我的媽,這可是練氣期的武者才能對付的存在!”見到這凶狠妖狼出現,蘇鴻不假思索,立馬雙腿化成流星,撒丫子跑起來。可是這赤瞳妖狼本就以速度見長,蘇鴻哪怕是再長出兩條腿,也跑不過這天生四條腿的畜牲,隻感覺背後一涼,一記利爪襲來。“完了……咦?冇完!”在蘇鴻驚喜的目光中,赤瞳妖狼的那道利爪,居然是被自己這破爛袍子上泛出的玄妙綠光給擋住,正是赤腳仙賜予的那塊青綠色獸皮的力量。見這妖狼的無數次爪擊都化為徒勞,蘇鴻不禁挺直腰板,滿臉奸笑,挑釁的朝著那妖狼勾了勾手。“你過來啊!”這妖狼似乎是聽得懂人話,更是卯足了勁,整個身軀都撞了上來。“等等,我蘇鴻如今已是煉氣圓滿境界,怕這頭畜牲乾甚?”後知後覺的蘇鴻臉上瞬間掛上了不懷好意的壞笑。而那赤瞳妖狼又撞了幾次之後,估計是知道自己破不了這綠光的防禦,便想要溜之大吉。蘇鴻豈能放過它,立馬縱身一躍,騎到那狼背上,一手抓著狼皮,另一隻手不知疲倦地奮力擊打它的頭顱。如此往複,竟打的那妖狼慘叫連連,等其皮開肉綻後,不一會便生機全無。回想之前,鎮子上的流浪狗都可以欺負自己一頭,如今,連這二階的妖獸都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蘇鴻不禁是喜笑顏開。他也冇有忘記那個神秘的老叫花子,雖怕是再無機會於這天地間會麵,可還是對著那道漆黑裂縫出現過的地方,磕了三個響頭,以答謝福蓋對自己的再造之恩。“不過,這隻赤瞳妖狼該怎處理呢?肉就吃了吧,我這肚子還餓的很呢,皮的話剝下來披著,晚上拿來禦寒。”說乾就乾,蘇鴻立馬俯身找了塊較為銳利的石塊,將那狼皮順著頭頂的傷口用力劃開,再雙手抓住那開口使勁一扯,一塊完整的灰色狼皮居然是被蘇鴻輕鬆取下。“嗯,看起來真是保暖,披上試試。”說罷,蘇鴻便將那狼皮抖了一抖,等淋漓的血肉被甩乾後,再將這狼皮披在身上,可又是瞬間,異變發生,那灰色狼皮居然消失不見,化成一塊補丁繡在自己的破袍子上。隱約之間,還可看見一狼頭圖騰於表麵浮現。“誒?估摸著又是那老叫花子搞的鬼。”看著自己破袍上這兩塊小小補丁,又想到福蓋那萬獸無量袍,蘇鴻心中的羨慕與渴望愈發強烈。“不過以後全靠打獵取皮來縫補這袍子也太危險了,還是找些富貴人家去要些。誒,這小畜牲居然也有妖丹?”正當蘇鴻在給這妖狼開膛破肚時,一顆圓溜溜的赤紅小球卻是從那傷口處滑了出來,雖隻是二階妖獸的妖丹,但其表麵上還是能看到玄妙的靈刻獸紋,發出淡淡金光。把那妖丹收入掌內,蘇鴻立馬感覺到一絲絲清涼之氣從中溢位,在下界,這妖丹可是一味上品藥材。“就賣給鎮上藥鋪吧,肯定得值不少錢!”想到錢,蘇鴻兩眼放光,歡天喜地的把這赤色小球揣入兜內,那最後,就剩下被處理好的妖狼軀體了。蘇鴻熟練的生起火,烤的天都快亮了,這狼肉才斷了生,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了,明明在那婚宴上還能胡吃海塞,現在卻是吃了隻狼腿便滿腹豐盈。看著自己再也吃不下的狼肉,感受著香噴噴的撲麵熱氣,蘇鴻卻是突然想到了什,便扛上這烤全狼,往山下走去。

-望見不少顧客在把酒言歡。“乾什的?”見到麵前的小叫花子,兩位士兵立馬將手中長戟交叉,必是不可能把要飯的放進去。蘇鴻也是明白其中道理,便掏出碎銀,在兩人麵前晃了晃,長戟歸位,他便順著路走進去。“誒,這位……這位客官,想吃點什?”“烤雞是吃膩了,來盤烤鴨,一壺好酒。”“好,咱們酒樓得先掏錢後上菜,客官一共是二十兩銀子。”“什?二十兩,怕不是黑店,想搶錢啊?”“害,此言差矣,客官,這裕華國正逢戰事,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