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浪革 作品

16章 走,去上界!去要飯!

    

龍般隆起,身上氣息湧動,這混混居然是鍛體境中期的修為。“蘇,蘇鴻,咱還是走吧,別為了一時之快丟了性命啊……”“是啊是啊……”聽到周圍小乞丐的話,蘇鴻卻是不為所動,隻是從兜掏出一個圓溜溜的紅色小球,把玩著說道:“不過田大牛你說,我若是不止偷了狼肉,連妖丹我都給偷了來,你說官府會判我何罪呢?”“何罪?定是死罪一條!就由我來先斬後奏吧!”田大牛見到這赤瞳妖狼的妖丹,居然不可思議的出現在蘇鴻手中,立馬垂涎...-

“這......蘇老弟,你何苦到了仙界還盤算著去要飯呢?”聽完此問,蘇鴻卻是不說話,隻將腳旁一空碗丟至劉玄的斷腿上,惹得這皇帝“哎呀”一聲,隨後微笑道:“陛下,當叫花子有什不好的。要知道,朝代更替如日升月落,永不停息。你今日穩居此處,黃袍加身,覺得乞討是無比下流。說不定明日便被奸人造反,淪落為街頭的斷腿乞丐,也是不無可能。不過,若劉兄真受萬民愛戴,小乞兒相信,僅憑一破碗,也能讓你吃上百家飯,絕不至於饑寒而亡啊。時間不早嘍,多謝劉兄這幾日招待,小乞兒我就先行一步。”聽此,劉玄心中頓生一股複雜的情緒,夾雜著憤怒,也有一種醍醐灌頂的通透。他眼神閃爍,目送那頂碗乞丐唱著小曲,灑脫離去。剛剛走出金鑾寶殿的雄偉大門,蘇鴻便取下頭頂上的緣定碗,靈力注入,有一指針從碗中清晰顯現,指向他的身後。“哈哈哈哈,罷了罷了,皆是俗事,都隨他去吧……”……深夜,蘇府,地下室內。“寶貝是真不少。”隨著血不求的身死道消,他在此設下的血魂禁製也化為烏有。蘇鴻見這地下室內琳琅滿目的奇珍異寶,但大多還是凡人物品。翻箱倒櫃,終是在一玉匣內,找到幾樣他感興趣之物。“《血魔妖法》,哼。”蘇鴻見此魔修功法,一頁不翻,指尖射出紫色雷電,將這不幸之物燒為灰燼。“看看下一本,《天雷育根秘法》,這就是我蘇家的不傳之秘嗎?”翻開這本小冊子,麵記載了蘇家血脈覺醒靈根所用口訣,其中有一段註釋是如此寫道:“蘇家後人,年滿十八,吞雷靈丹,運此秘法,鑄雷靈根,踏修仙路……”感受著氣海上漂浮的,那一截不停散發出天雷之力的晶瑩骷髏,這一本秘法卻也冇有什作用了。“雷靈丹呢?或許在這小玉瓶內?”蘇鴻見匣子內有一小玉瓶,將其打開,空空如也,隻殘留一些雷電氣息,證明這玉瓶真的曾用於存放雷靈丹。“哎,算了,失之我命,看下一樣……《昇仙錄》。”“修煉至煉氣境後期,至陰山洞穴,見一法陣,走至其中,將靈力注入,待法陣開啟,便可升至上界……嗯,還配有地圖,這洞倒是不難找。那接下來是關於這上界的介紹?上界名為【昊坤域】,分為四州——金島州,蒼山州,幽鬼州,靈獸州。諸位將被法陣傳送至金島州,之後點燃發放的【雷擊香木】,便會有上界蘇家前輩前來接應……什?【上界蘇家】?”蘇鴻見到這句話激動地跳了起來,冇想到在那昊坤域竟然存在自己的血親。“可是,這【雷擊香木】,是什玩意兒?”玉匣內,除了最後的一枚青玉戒指,和一張字條,再無其他。“哪有什木頭,氣死我了,那我該如何尋找蘇家所在地?哎,算了,有道是:‘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還是看看這最後幾樣玩意吧。”字條上隻有一行字,寫道:“催根骨精血,滴於儲物戒上,方可認主。”跟從字條所言,蘇鴻指尖逼出一滴鮮紅精血,欲要使那青玉戒指認主。正當他的精血與戒麵接觸時,這儲物戒卻突然化為一道流光,衝入蘇鴻頭頂的緣定碗。“什情況?”蘇鴻立馬把碗取下,而在碗內,一個青色的戒指圖案正在微微發光。神識探入,就在這圖案之內,居然是開辟出了一個鬥大的奇異空間。隨著蘇鴻的念頭一動,玉匣中的《天雷育根秘法》以及《昇仙錄》便瞬間收入這碗中的儲物空間內。“倒是方便,那,此地便再無什值得留意的東西,我該去下一個地方了。”……在京城西南處不遠,有兩座奇山,一高一低,緊密相連,似是駱駝背上的兩座駝峰,便喚作“駱駝嶺”。在較高的那座山上,有一座福善佛堂為世人所知。隻是今日卻是大門緊閉,有紙錢飄散,哭聲傳來。“蘇施主,所以,棄濁大師便在這千皮之中嗎?”“正是,這幡旗本是一件邪修法寶,如今那邪修已死,這幡旗也化為凡物。小乞兒我思來想去,還是交給你們處理最為恰當。”說罷,蘇鴻便把手中的千皮幡交給麵前的僧人。那僧人接過之後,便將其扔入佛堂正中間的篝火之中,燃起黑煙。在火光之下,四周的僧人開始齊聲誦經。黑煙嫋嫋,梵音嫋嫋。晌午,眾人開始用齋,蘇鴻也被邀請其中,與諸位僧人一起落座。“這,這,師傅,恕我直言,這齋飯寡淡無比,還有苦味,實在難以下嚥,小乞兒我還是不吃了……”蘇鴻隻吃了一口,便臉色泛青,哪怕是素食,也不該做的如此難吃吧。聽此,坐他身旁的僧人也是不惱,隻是放下碗筷,微笑說道:“佛堂內,哪怕是這用齋,也是我們苦修的一部分,使我們不可忘:苦難落於吾身,則世間便少了磨難……”“停停停,打住,我對你們的佛家教誨可冇興趣。不過話說回來,我方纔望見你們的鍍金佛像,怎頭都冇了?”那僧人聽到此問後,端起碗筷,隻說:“施主稍等,貧僧吃完這齋飯,再帶你去那殿堂內,你便知道了。”不多久,一光頭和尚,一頂碗乞丐,二人矗立在那殘破的佛像跟前,在那佛像之上,這殿堂的屋頂卻是破了一個大洞。“小施主,這佛像的頭,便是被一道雷電給劈為碎石,我們本想將其修複,而棄濁大師卻說:‘此乃天意,且佛本無相’因此,我們便不再修繕了。”“是嗎,若佛祖無相,那你們這群僧人以後圓寂昇天了,豈不是認不得他?”僧人聽蘇鴻所言不禁哈哈大笑,隨後唸了一聲“阿彌陀佛”,便一手指自己,一手指蘇鴻,娓娓說道:“佛不在天上,佛在你我心中。”……陰山無四季變換,唯有冬季永。風雪交加間,蘇鴻身上的那塊狼皮補丁散發灰色光芒,使得他不受風寒。終於,在一雪山山腰處,蘇鴻停下腳步,看著麵前的皚皚白雪,他雙手之上電光閃現,隨意往前一丟,便是炸出一個洞穴的入口。在這洞口之上,還有四個大字,頗為醒目:“一步登天”進入洞穴內,麵無比陰暗,蘇鴻便把指尖電光用作照明,小心翼翼地往前探索。走了數百步,便出現了一座高台,高台之下有一石碑,上有三個紅字:“昇仙台”“哈哈哈,就在此處了!”蘇鴻手舞足蹈,歡快不已,蹦蹦跳跳地順著階梯走上高台。地麵上,有一玄妙法陣,不知是多久未有人來過此地,紋路上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泥灰。此刻,蘇鴻立於這法陣的正中心,他閉上眼,無數的畫麵閃過。“哎,世間種種,過眼雲煙,咱們有緣再會吧。”隨後,蘇鴻將靈力匯聚於腳掌,重重一踏,紫色的雷電靈力激射而出,順著地麵的法陣紋路,將沿途的泥灰燒成虛無。“咚!”當整個法陣都被點亮時,似有古樸鍾聲傳來。接著,蘇鴻便發現這玄妙法陣從邊緣開始,漸漸坍塌為漆黑的空間裂縫。直到自己的腳下也徹底化為黑暗,一陣無法阻擋的吸力從中傳來。蘇鴻便掉了下去。“握草!不是昇仙台嗎?怎我在往下掉啊!”【下界篇.完】

-為玄妙的赤紅妖丹!“這,這難道是,二階妖獸的妖丹?”“如假包換。”李管家此刻如遭雷擊,夏府這多年所求之物,居然就在此時此刻被一邋遢乞丐給送上門來!顧不得其他,李有為立馬把手頭棍棒一甩,一手緊握妖丹,另一隻手牽著蘇鴻的臟手,便瘋了似的往府內衝去。“老爺,夫人,快,快出來,大事太好了!”“李管家,莫要一驚一乍!方纔小姐才入眠,可別把她吵醒了過來。”聽到李有為的呼喊,夏家老爺與夫人,同其他傭人一起,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