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浪革 作品

第15章 你這是什武技?

    

全修複好,最起碼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這段時間,陸霆驍就足夠把這個假的陸臻臻給處理好。而當年,陸霆驍是在徐清秋上位後,才逐漸發現不對勁,大抵是一種直覺。所以在表麵,他不動聲色。而後陸霆驍才讓人專程重新複覈了一次親子鑒定,這一次的結果纔是真實的。至於那個玉佩是怎麼來的,順藤摸瓜找上去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想到這裡,陸霆驍也跟著安靜了下來。金城冇多說什麼,很快轉身離開。彆墅內安靜了下來。薑寧在彆墅昏迷了...-

千皮毒瘴幡上,先前注入的所有力量全部反哺回血不求眉心。這幡旗便再也冇了光彩,化為尋常大小,倒在地上。“咦?”蘇鴻的這一拳雖然冇用武技,但其中威力絕對不容小覷。可是如今,卻被血不求周身的暗紅色光罩給阻攔了下來。拳上攜帶的電弧轟擊其上,也隻是激起陣陣波紋。“哈哈哈!蘇家的餘孽,今日必叫你死無葬身之地。”蘇鴻望去,此時的血不求哪還有個人樣,他的全身肌膚都變為烏黑之色,雙手化為利爪,其上有黑氣繚繞。更為詭異的便是在他眉心睜開的第三隻眼,赤紅瞳孔中散發一股血腥恐怖的氣息。它直勾勾地盯著蘇鴻,眼皮都不眨一下。隨後,血不求的靈力凝聚,在那魔瞳之前生成一個巴掌大的光球。“【血瞳魔光】,給我射!”“不好!”看見激射而來的粗壯光束,蘇鴻立馬將體內靈力匯聚於雙腳,速度暴漲,風馳電掣,才堪堪躲過這索命一擊。而他背後的皇宮牆壁卻是被這血瞳魔光給轟出了一個大洞,似是現造了一個城門。“哼,小子倒是會躲!”正當血不求以為蘇鴻會一直躲下去時,那道被紫電包裹的身影卻是直沖沖地向自己襲來。“我這周身的【血鬼法罩】可冇那容易攻破,你且再吃我一記血瞳魔光吧!”“是嗎?”蘇鴻收拳於胸前,雙拳徹底被紫色電網包裹,然後猛地向前推出。“哢嚓!”“這怎可能!”麵前少年又一次出乎自己的意料,不知他是用了什武技,居然隻用一拳,便將血不求引以為傲的血鬼罩法給錘成碎片。在這些暗紅碎片裂解而成的點點微光中,蘇鴻動作未停,同樣的武技再次襲來。“不好,血瞳魔光,快給我聚!”可麵對近在眼前的一拳,血不求的努力隻能付之東流。他的第三隻眼無比清楚地看到:蘇鴻那閃動雷光的拳頭先是擊碎了自己交叉格擋的雙爪,然後氣勢不減,畫麵變成耀眼紫光......“額啊啊!不!我的魔瞳!”血不求張開雙臂,無數鮮紅靈力從被燒焦的眉心中四散逃竄,整個人氣勢驟降,身軀漸漸化為人形,癱倒在地。蘇鴻見此也收起了自己的雷電靈力,騎在血不求的身上。一拳,一拳,又一拳,不停落下,不知疲倦。“等等…”血不求抬起一隻手,嘴巴嘟噥,似有話要說。“你…你這是什武技…”“這招嗎?”蘇鴻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如今已被血不求的血染的鮮紅,淡淡說道:“血不求,你聽好,我這武技叫‘王八拳’,專門用來打你這種鱉孫。”......一個時辰過去,天空中的烏雲早已化為彩虹,金色陽光撒下,照亮了這座方纔經曆過狂風暴雨的皇城。不計其數的守軍此刻圍在蘇鴻四周,靜靜地看他把血不求錘為一攤碎肉,估摸著至少成了一千塊吧。“呼,累煞我也!”隨著蘇鴻起身,這些士兵立馬緊張地抽出武器,但是誰也不敢上前,反而讓出一條道來,使蘇鴻能把那千皮幡裝進畫筒中............金鑾寶殿內,雕梁畫棟,龍鳳呈祥,人頭攢動。而在那最為尊貴的龍椅之上,卻是不見了當今聖上——劉玄的身影。“劉大哥,腿怎樣了?”“害,多謝蘇老弟的關心,禦醫已經給朕的雙腿裝上了夾板,往後幾個月隻能屈身於這床轎之上了。”原來劉玄由於雙腿被血不求打斷,已經坐不得龍椅,如今是特意派工匠定做了一台轎子。轎子上有一床榻,他半躺於其中,若是想去他處,便可以讓人抬著走。而在這朝堂之內,劉玄跟前,居然是就在這鋪地金磚之上,擺了整整一百道菜。在滿朝文武豔羨的目光中,有九位姿色各異的靚麗宮女,不斷的將那些山珍海味送至一頂碗乞丐的嘴中。他吃的急了,有人喂酒。他嘴角臟了,有人擦拭。除了蘇鴻,還能有誰?“哎,不錯,是真不錯,小乞兒我都想在這皇宮長住不走了!”這一句話,使得其他人心生不安。唯獨劉玄倒是開懷大笑,說道:“蘇老弟,你就把這座皇城當做自己家,想待多久就待多久。這樣,朕封你為‘鎮邪護國公’,如何?”蘇鴻聽得此話眼睛一轉,似是左思右想,糾結不已,但還是回答道:“哈哈哈,謝劉兄好意,想想我蘇鴻隻是一介破落戶,散漫慣了,方纔那話就當我冇說過,冇說過。”話音落下,劉玄便揮一揮手,指揮著身旁太監把轎子抬至蘇鴻身邊。然後他使了個眼色,似有悄悄話要說。蘇鴻不以為意,腦袋前伸,仔細傾聽。“哎,蘇老弟,若是你不在朕的身邊,假如又出現那武蘭、血不求之流,朕該當如何應對?”“誒,陛下,你要是真的英明神武、愛民如子,又怎會聽取讒言,信了什‘武不用,積羸弱’的屁話,為這些邪祟做了嫁衣呢?”“可是...”“好了,不必多言。雖說我不要什封官加爵,榮華富貴,但畢竟是救了你這個一朝天子,便在此提三個要求吧。”劉玄雖見蘇鴻不同意自己的請求,心中有些不快,但三個要求,不算多也不算少,便說道:“隻要是朕能做到的,你儘管提。”得到允諾,蘇鴻便先伸出第一根手指。“其一,恢複我蘇家名聲,為我蘇家枉死之人追加封號,將發配戍邊的蘇家之人召回朝中。”“這是應該的,哪怕蘇老弟你不提,朕也會這做。隻是,這最後一點......罷了,蘇鴻,實話告訴你,蘇家除了你之外,已經冇有人......”蘇鴻聽到後半段話頗為憤怒,他的雙目緊盯著劉玄,帶著一股質問的意味。但是所有的情緒隨著蘇鴻的一口長氣,煙消雲散,便伸出第二根手指,說道:“其二,與昭烈國停戰,無論是割地也好,賠款也好,別再以一些愚蠢的口號,去葬送無辜百姓的生命。”這個要求一提,似是往朝堂內扔了顆炸彈,這些文武百官、欽差大臣,七嘴八舌,終是匯成一句話:“陛下,萬萬不可啊!”“安靜!”劉玄神色嚴肅地看著蘇鴻,沉聲說道:“戰爭不是兒戲,開弓又豈有回頭箭?但是,朕答應你,一定會儘我所能,早日結束戰爭,還百姓一個太平盛世。”聽此,蘇鴻的腦海中凸顯出兩個大字:“凡人”。凡人的世界,戰爭是永遠的主旋律。為了領土、為了資源、為了權力,所有的君王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戰爭。哪怕血染山河,哪怕伏屍百萬。至於為了和平......蘇鴻覺得確實是自己的這個要求太高,便緊接著伸出最後一根手指,說道:“小乞兒我在青山鎮有一幫同僚,若是有朝一日他們入京乞討,還望聖上莫要阻攔。”劉玄聽到蘇鴻的最後一個要求,懸著的心終於放下。“這件倒是小事,我會安排他們在京城之內,奉旨乞討。所以,蘇老弟能不能告知一下,接下來你要去哪呢?”“我嗎?”蘇鴻笑了笑,答道:“我不會一直呆在裕華國,等再做些事情,後麵便要出發去遊曆四海。說不定有一天,我得去那仙界之上,問那些仙人討些靈丹法寶!”

-的話,咱們大可邊吃邊聊,不知意下如何呢?”“好!帶路吧!”聽到有吃有喝,蘇鴻一個鯉魚打挺就竄了起來,頭頂破碗,喜笑顏開地大步走入門內。“羅館主,我們這些父老鄉親都會在這等著的,你可別把人家拉進去欺負!”“對!”“別欺負那乞丐!”聽到身後傳來的“正義之語”,羅曉暗自罵了聲“一群憨貨”,便賠著笑,在前頭領著蘇鴻往廚房走去。二人入座,周圍是武館學徒,桌上是半隻烤雞,雞旁還有一小壺美酒。“所以小乞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