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天譴

    

一塊,你且接好。”說罷,這赤腳仙真從衣角處扯下一塊,隻往蘇鴻的破爛衣服上一拍,那塊青綠色獸皮補丁,竟真如印上去一般,自然而然的成為了蘇鴻破爛袍子的一部分。隱約之間,還能看見一龜甲圖騰浮現其上“誒,真神了!你這老乞丐是怎會這多神奇的伎倆!不過,我更想要你領口那塊紅色的……”“咳,那塊是吞天赤麟的皮……你現在還年輕,來日方長,就自己去尋吧……現在趕忙跑快點,再晚了軒轅府上可冇東西要了。”……一古樸恢宏...-

見到武蘭居然落得此等結局,蘇鴻不禁唸到:“好一個狗咬狗。”“哈哈哈,叫花子,膽量倒是不小!”血不求吸收完那血珠中的靈力後,修為從煉氣境後期升至圓滿,氣勢暴漲,不由得開心大笑。“不過,現在不知道你還能不能擋得住我的【千皮毒瘴幡】?哇呀呀呀呀!”隨著血不求的一陣怪叫,他氣海中的紅色靈力立馬如潮水般注入那麵黑幡之中。一千團黑氣,竟是圍繞一點,旋轉起來,捲起一陣黑色風暴。也不多時,隨著這些黑氣的凝聚,一副三丈高的凶惡骷髏將軍是逐漸顯現。他身著冒著幽藍火光的盔甲,舉著刻有血紅紋路的大刀,一步一個黑色腳印,向麵前的小乞丐走去。“不好!”隻是一刀,蘇鴻身上的綠光便快要消失,而這骷髏將軍雖然看起來笨重,動作卻是十分敏捷,見一擊不成,立馬補上一腳,把蘇鴻給踹飛了出去。雖然綠光在徹底消散前幫蘇鴻擋下了所有的力量,但這骷髏將軍全身皆為毒氣鑄成。方纔一腳,除了千鈞的力道,還有毒氣飛出,侵入了蘇鴻體內。這毒氣頗為奇怪,居然是專攻識海,使得蘇鴻頭痛難耐、冷汗淋漓,隻能將全身力量調動著去苦苦抵抗這股劇毒。“我,難道要死於此地嗎?”疼痛之烈,甚至讓蘇鴻出現了幻覺。從記憶深處的童年生活開始,一張張光景飛速的在他麵前劃過。蘇鴻童年時期,家門不幸,便成為乞丐,流浪於世。可哪怕再苦,他也從不偷搶、從不欺騙,僅僅隻靠他人施捨,依然是活了下來。而幫助自己苟活下來的,正是無私奉獻的凡人。是他們的善意,構成了蘇鴻的一飲一啄。他們,絕不是什下界的螻蟻!思緒至此,蘇鴻忘卻疼痛,心中的戰意化作熊熊烈焰,一聲怒吼直衝雲霄,向蒼天傳達他絕不屈服的意誌!此刻,在他冇有注意的衣角,那塊化為破袍補丁的紫色獸皮,似乎是感受到了蘇鴻想要戰鬥到底的**,不再沉寂。淡淡的紫光之下,猛然浮現出一傲世無雙的大鵬圖騰!“轟隆!”皇城之上,那些被喻為毀滅,被修仙者視為劫難的紫色天雷,彷彿是受到了某種召喚,再也不能被烏雲阻攔,它們團聚在一起,將沿途的空氣都擊碎,向著蘇鴻直衝而下。看著麵前雷電,蘇鴻雖是不解,但他依然挺直身板,無懼無畏,任其傾瀉。“媽的,這小子究竟做了什,才練氣期怎引來如此可怕的天地異象!”在血不求驚駭的目光中,天空之上,連續不斷地落下來九道雷霆,劈的他是心驚肉跳、雙腿發軟。金鑾殿前,由於這天雷的轟擊,石板碎裂,火花四濺,燒出一片黑的焦土。在這焦土的正中心,快被電至焦糊的蘇鴻躺在地上,氣若遊絲,奄奄一息。“哈哈哈哈!小子,你看到了嗎?我就說我所做一切,皆是【順天而為】!你敢攔我,才遭此天譴。你知道嗎?下界就是這樣一個荒唐的地方,天道殘缺,靈氣枯竭。在上界,鍛體境就根本就不能稱之為境界。什鍛體境?孩童在孃胎中受到母體滋養才叫做鍛體,他們生下來最少都是煉氣境的修為!不過天道殘缺也好,也好!不然我要煉出這千皮毒瘴幡,不知得遭受多少冥冥之中的困難險阻?現在,我會從裕華國開始,煉萬人,煉十萬人,煉百萬人!就用這些凡人之血,來洗刷我通向無上境界的逆天之路吧!哈哈哈哈……”“閉嘴...吵死了...”“啊?你!”血不求瞪大了雙眼,他是如此的不可置信,九道天雷之下冇有當場斃命已算此子命大,怎還能像這樣起身說起話來。……方纔,天雷被那神秘獸皮所引,確實是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蘇鴻的身上。但是隻有千分之一的力量進入他的體內,其餘皆石沉大海般被那紫皮吸收一空。而本因在體內肆虐的天雷之力,卻是受到了冥息鍛體丸殘餘藥力的影響,在淬鍊了蘇鴻的根骨之後,再通過奇經八脈,將這股偉力引向氣海。氣海之上,電閃雷鳴,天雷的每一擊都是尋常練氣期所無法承受的。可是在蘇鴻體內,閃電落下,卻是隻激起浪花,便消失不見。如此往複循環,一截晶瑩剔透的脊骨連帶著頭顱,從氣海之下幽幽浮起,它忽明忽暗,吸收天雷,使這霸道力量成為自身的一部分。當所有的天雷之力被吸收殆儘後,那骷髏頭骨似乎是等待了太久太久,它張開大嘴開始狂笑,口中還不斷噴射出紫色雷電,掀起驚濤駭浪。正如蘇鴻父母所言:“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根骨罷了,等鴻兒你長到十八歲,便是乘風翱翔之時!”蘇家血脈相傳的【雷靈根】,此刻,陰差陽錯,卻又如命中註定一般,在蘇鴻體內深處,徹底覺醒。……血不求看著麵前還在冒煙的少年,震驚之餘也未忘記攻擊,連忙指揮自己引以為傲的骷髏大將軍,揮舞著大刀向前劈去。“你擋住我了。”語畢,蘇鴻的雙眼被從中激盪而出的紫色雷電所覆蓋。他輕輕吸氣,隨便一吐,一顆由雷屬性靈力凝聚而成的摧璀璨光球便直直飛出,轟擊在來襲的碩大砍刀上。瞬間,光球炸裂為蛛絲般的細密雷電,似乎是天克這陰邪之物。隻一擊,這具三丈高的凶惡骷髏便是哀嚎著散了架,崩潰消散於天地之間。“不!不!不!不!不!這絕不可能!居然是雷靈根!你居然身負蘇家血脈!”蘇鴻一步步向血不求走去,腳掌的每一次落地,都摩擦出耀眼的電火花,“呲啦”作響。“你說你是【順天而為】,但是我的拳頭似乎不怎讚同。”突然,蘇鴻開始疾速飛馳,拖拽出紫色電光。拳頭之上,電弧環繞,直直朝著血不求的胸口打去。“可惡,為什偏偏是雷屬性,難不成真是天要滅我?不!我今日哪怕拚儘所有,也決不能葬身此地!【血魔妖法——三眼厲鬼身】!啊啊啊!嗷!”

-獸紋,發出淡淡金光。把那妖丹收入掌內,蘇鴻立馬感覺到一絲絲清涼之氣從中溢位,在下界,這妖丹可是一味上品藥材。“就賣給鎮上藥鋪吧,肯定得值不少錢!”想到錢,蘇鴻兩眼放光,歡天喜地的把這赤色小球揣入兜內,那最後,就剩下被處理好的妖狼軀體了。蘇鴻熟練的生起火,烤的天都快亮了,這狼肉才斷了生,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了,明明在那婚宴上還能胡吃海塞,現在卻是吃了隻狼腿便滿腹豐盈。看著自己再也吃不下的狼肉,感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