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浪革 作品

第12章 千皮毒瘴幡

    

動作又是一頓,可羅明卻是熟視無睹,給自己到了一杯酒,一口飲下,也不求這少年回答,接著說道:“近些年來,裕華國邊境戰事連連,周遭百姓生靈塗炭,朝堂上又有奸佞妖妃作祟,蘇公子何不考慮去那京城之中,以自身本領報效朝廷呢?哎,不過是我多嘴了,思來想去,當個乞丐在這天下也是快活,不用擔心這兒那兒的,有口酒肉便能灑脫成仙,真是羨煞羅某。”……轉眼,月亮都將沉到那西山背後,蘇鴻才從義勇武館的牌匾下走出。他看著即...-

武蘭聽到血不求所言,還頗為自豪地挺了挺胸脯,彷彿是接受了天大的“讚賞”。“大師~臣妾做的都是微薄小事,不值一提。而且,想想那黑獅將軍所言,丟了一塊皮子卻又立馬有一人補上,可見大師你煉出這法寶也是天命難違啊~”血不求聽到“天命”二字笑得更甚。多年前的奇遇讓自己獲得了魔修功法——【血魔妖法】,便是一路至此,事事順心.這不是順了天命還能是什?“哈哈哈,不過武蘭,我也知道你心中所急。待後天,那支昭烈國的千人精銳小隊過了陰山隘口,入這皇城甕中。我便可以用這千人血肉,加上戰亂中積累的九千,以【萬軀淬根法】同【蘇家秘法】相結合,給你鑄造那【假雷靈根】,助你踏上修仙之途!哈哈哈哈……哦,等等,差點又忘了,先待我佈置一道血魂禁製把這地下室封住。”說罷,血不求雙手結印,紅光顯現,隨後一甩,那紅光落地便化成一個玄妙光罩,將地下室的入口完全遮擋。“好了,這下咱們走吧。”此刻隱藏於榕樹上的蘇鴻已經是睚眥欲裂,青筋暴起。不過若是貿然出手,哪怕是擊殺這二人,也不能為蘇家上下、為無辜百姓,討得那應讓世人皆知的真相。“後天,陰山隘口,千人精銳,看來我隻能先去那兒了。”......陰山雖為裕華國和昭烈國交界地帶,但是地勢險峻、終年積雪、易守難攻,所以此處駐兵並不算多。“是誰!呃啊......”隻是瞬間,隘口處以及隱藏於山上的一眾裕華國守軍,便被不知何時摸至其身後的昭烈國白衣精銳給抹了脖子。“司將軍,隘口處所有敵軍全被殲滅!”“好!都隊長,此次刺殺那瘋王劉玄的行動,全得仰仗你獻上的《陰山布軍圖》啊!咦?是我眼花了嗎?那隘口之後怎還有一人?似乎還是個叫花子?”此刻,蘇鴻全身散發出灰色微光,竟是感覺不到寒冷。麵對前方那一千精銳,他一夫當關,神色堅毅。“各位昭烈國的精銳,聽小乞兒一句勸,莫再往前。皇城之中已經設了埋伏,你們此去無異於自投羅網!”“哈哈哈哈哈!”迴應蘇鴻的隻有此起彼伏的譏笑之聲。“聽本將命令,把這少年給我活捉了。等會讓他看清楚,那些城內守衛是怎與我們應外合,衝殺上金鑾寶殿的!”“得令!”雖然是雪地之中,但這些精銳通通是鍛體境以上修為,動作絲毫不受影響,瞬間便有三四人向蘇鴻撲了去。“額啊!”一人一拳,行雲流水。隻是一瞬,這些襲來的白衣士兵便哀嚎著倒在蘇鴻腳下。“不好,此人是高手,一起上!”“一群蠢貨。”蘇鴻冷哼一聲,雙眼鎖定那發號施令的司將軍,全速衝去。而餘下他人,卻是被蘇鴻破袍上顯現的綠色玄光給擋了下來,不能近身。轉眼,那司將軍的脖頸便被蘇鴻握於手中。不過令他奇怪的是,麵前這少年似乎並不打算取走自己性命。“諸位,你們將軍生死,此刻隻在我一念之間,還不聽我所言,立馬退去!”“哈哈哈哈!”“死到臨頭還在笑?”聽到司將軍的笑聲,蘇鴻頓生不解。“這位大俠,看看你身後的這幫昭烈國精銳,哪怕是主將被擒,也是毫不慌亂!傳我口令,剩下所有人跟隨都隊長指揮,今日定要殺了那狗皇帝劉玄!”“是!”在蘇鴻驚訝的眼神中,這些士兵居然真的棄主將於不顧。他們無人回首,直沖沖往那山下城門狂奔而去。過了不多久,當隘口處徒留這二人後,司將軍突然感覺壓力一輕。雖然不知為何,但看這叫花子模樣的神秘高手不再阻攔自己,他便魚躍而起,馬不停蹄地往前方大部隊趕去。“哎,這難道是天命嗎?”......天公不作美,今日的裕華國京城之上烏雲密佈,其間隱隱有紫色雷電翻湧。天生異象,或將有大事發生。城牆守軍遠遠便見到了自那陰山而來的白衣部隊,居然真如早已約好一般,將城門開啟。在司將軍帶領下,這一千精銳化成一條咆哮白龍,一路暢通無阻,帶有破竹之勢,衝殺入皇城大門內。“昭烈國的諸位,怎來的晚了些,可是讓朕好等啊!”司將軍抬頭望去,金鑾寶殿前,九級台階上,有一身穿九龍金絲袍,頭戴垂珠太平冠的大腹便便男子。此人正是裕華國皇帝——劉玄。而在劉玄的身後,還站著一男一女。那女子花容月貌,玲瓏浮凸,身穿金鳳赤紅袍,青絲間插一牡丹髮簪,這便是劉玄寵妃——武蘭。最後那名老丈,麵容枯槁,穿一件玄色官服,身形瘦弱,卻背著一碩大畫筒,頭頂不見帽子,隻讓黑髮隨風飄揚。不用說,此人就是那夜在蘇府的魔修,也就是當朝宰相——血不求。司將軍的眼睛緊盯著那道金色身影,連呼吸都粗重不少,便氣運丹田,振臂一呼:“殺劉玄者,封萬戶侯!”“殺!!!”在場除了那都隊長,其他人皆似瘋了一般,抽出刀劍,順階而上,誓要將這一國之君的項上人頭收入囊中。“陛下,且退後看好,微臣這舉世無雙的法寶,今日便要大顯神威啦!【千皮毒瘴幡】,起!”隨著血不求的一聲喊,一麵被黑氣覆蓋的漆黑幡旗,便是從他背後的畫筒中騰空而起,遇風則長,瞬間拔高至五丈有餘。這由一千塊人皮煉製而成的法寶真是頗為詭異,其上還不停傳出淒慘哀嚎。魔音入耳,雖然還未正式發功,但那台階之下的許多實力不濟者,已經開始捂住耳朵,神色痛苦。“這,這是什妖物?”司將軍此刻再也冇了方纔的勇猛,哪怕是經曆了無數戰爭,也從未見過如此讓人毛骨悚然的詭異場麵。然而一切纔剛剛開始,隨著血不求雙手飛速結印,無數由毒瘴凝聚而成的骷髏頭骨,便從幡旗中邪笑著結隊飛出,朝著這些昭烈國精銳衝去。“額啊啊啊!這都是什怪物!”“走,走開!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為什我的刀砍不到它們?為什!”隻要蹭到那黑色骷髏,這些凡人的全身骨肉便頃刻化為膿血,從乾癟皮膚的七竅處淌出,再逆流飛向半空,聚成一顆血珠。整整一千人的部隊,在這狂魔亂舞中,堪堪過了半柱香的功夫,便隻剩下一地的白衣、血珠、皮子。以及那位止不住顫抖的都隊長。“陛下,不知微臣這法寶的力量,您可還滿意?”

-這將軍的手腕,不願鬆開。“殺……了……我……”蕭楚的嘴中含糊不清,但這三個字卻還是太過紮耳,紮的蘇鴻心疼,疼的他把手縮了回去。“謝……謝……”見麵前少年緩緩轉身,黑獅將軍和蕭楚皆是解脫,微微“哢嚓”一聲,後續也不用多語。正當背過身的蘇鴻慢慢有所平靜,但是麵前那黑幕後逐漸顯現的身影,卻是又惹得他身子顫抖。“棄濁大師,你……?”……一段時間後,蘇鴻、黑獅將軍、棄濁大師以及一塊皮子,圍在一燒的正烈的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