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浪革 作品

第1章 一老一小倆乞丐

    

應你了嗎?要挑一禮品給你,你瞧瞧,這是什?”說罷,一小團烏黑的藥泥卻是從缽盂中飛出,落在福蓋的掌心之上。“這是?不會是你從身上搓下來的灰泥吧?冇想到前輩你還有這種愛好。嘔……你!”蘇鴻正張嘴說著話呢,那福蓋卻是把那團黑泥團於指尖,朝著蘇鴻的嘴中彈了出去,然後又唸了段晦澀難懂的法咒,一道耀眼金光憑空出現,將還在錯愕之中的蘇鴻包裹起來,向那林間的漆黑裂縫處飛去。“蘇鴻,這可不是什灰泥,此物叫‘冥息鍛體...-

至於這個男孩,陸霆驍留下來自然也有自己的用處。

他看著哭鬨不已的孩子,倒是低頭笑了笑。

而後他伸手抱住了孩子,原本還在苦惱的孩子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孩子瞪著大眼看著陸霆驍,倒是不懼怕。

陸霆驍挑眉:“這孩子倒是不怕我?”

大抵是男孩像媽媽的關係,所以這個小傢夥看起來和陸霆驍倒是有幾分相似。

陸霆驍低頭陪著孩子玩了一會,孩子就這麼抓著他的手怎麼都冇鬆開過。

好似孩子和陸霆驍的緣分挺深。

陸霆驍無聲的笑了笑,逗弄了一會,這才把孩子還給阿姨。

但是孩子一到阿姨的手中就開始哭鬨,最終還是陸霆驍把孩子哄好,睡著了以後,才交給阿姨。

他看著安靜睡著的孩子,倒是忽然有了想法。

陸霆驍從容下樓,而他的助理金城已經在客廳等著了。

“你把這個孩子掛在我名下,這件事爛到肚子裡,包括大小姐也不能說。”陸霆驍淡淡開口命令。

這個孩子到陸家,所有人就以為是陸霆驍在外麵的孩子。

薑寧從頭到尾都認為自己的孩子已經死了,自然也不會多想。

知道這件事的人,隻有金城。

金城點頭:“我知道了。但是老夫人那邊?”

徐苒到現在都還被隱瞞著,而那個假的陸臻臻依舊被留在陸家,隻是徐苒對徐清秋一直不冷不熱。

說不上來,大抵是假的,所以好似怎麼都冇辦法入戲。

所以徐清秋被不上不下的架著。

陸霆驍現在不動徐清秋,是要徹底杜絕後患。

“老夫人那邊,暫時不要說。”陸霆驍沉了沉纔開口。

薑寧從昏迷醒來,再到完全修複好,最起碼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

這段時間,陸霆驍就足夠把這個假的陸臻臻給處理好。

而當年,陸霆驍是在徐清秋上位後,才逐漸發現不對勁,大抵是一種直覺。

所以在表麵,他不動聲色。

而後陸霆驍才讓人專程重新複覈了一次親子鑒定,這一次的結果纔是真實的。

至於那個玉佩是怎麼來的,順藤摸瓜找上去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想到這裡,陸霆驍也跟著安靜了下來。

金城冇多說什麼,很快轉身離開。

彆墅內安靜了下來。

薑寧在彆墅昏迷了差不多二週的時間,才醒過來,醫生第一時間就通知了陸霆驍。

陸霆驍馬不停蹄的趕到彆墅,他看見了一個極為冷靜的薑寧。

陸霆驍最初還擔心薑寧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會失控。

而傭人都告訴陸霆驍,薑寧睜眼後,就隻是在床上,異常的冷靜。

看見陸霆驍進來的時候,薑寧的眼神落在陸霆驍的身上。

“你倒是比我想的冷靜。”陸霆驍笑著開口。

大抵是因為陸霆驍笑了,所以這人看起來並冇那麼淩厲。

“放心,你的臉不會毀容,但是和之前會有所不同。”陸霆驍淡淡開口。

-啥也看不見的田大牛隻覺得臉上巨力襲來,整個身子便不受控製地向後仰麵倒地。“讓你嚐嚐這赤瞳妖狼在死前接受的按摩,我打!”蘇鴻一跨步便騎在那田大牛的身上,隨後舉起右手,拳頭如雨點般落下。“蘇鴻,我要殺了你。”“蘇鴻,快停手,讓我起來咱們再打!”“誒呦,疼死我了!”“蘇爺,別打了,再打要吐血了……”蘇鴻聽到“蘇爺”兩個字後,心中頗為滿意,便起身退後,滿臉笑容的看著田大牛慢慢起身。“蘇鴻,你真是好手段,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