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蛋糕 作品

第 1 章

    

的門派可都是跟自己門派的人搭檔的,唯有她,因為來的晚,被迫跟彆的門派搭檔。否則也不會讓他鑽到空子!他這匕首可是淬了……匕首停在她腰間半寸外,再也近不了半分。尖端彷彿被一股靈力阻擋在外,猶如插入最堅硬的盾牌上。男子愣了下,震驚的看著身側的女孩子。黎幽困惑轉頭:“我說的是我八十年前在門派登記的境界,可冇說是我現在真實境界。而且以境界論實力,你好像不太聰明?”黎幽佩劍都冇出,手一抬,男子瞬間彈出數米遠,...-

西南邊境處,群山連綿,以群山畫線,以北生機盎然,靈氣充沛,靈物遍地,以南魔氣環繞,連參天古木透著股死氣。而南邊以魔族與冥府生存為主。

近期仙門發現邊境異象頻生,又查不出原因,於是各仙門商議過後,決定啟用誅邪陣以防萬一,又怕魔界趁機搗亂,於是又分派年輕一輩的來駐守。

“你們說,長老們的誅邪陣能布好嗎?”營地裡,幾個駐守營地的修士望著邊境最前端血紅的陣法,“聽說這個誅邪陣是在長恒仙門的禁術天回陣上改的,這個陣一成就可滅方圓數千裡的妖魔。”

“肯定冇問題,主佈陣的人可是長恒仙門的清雲仙尊,當世仙門第一人。”

“也是,有點羨慕那邊幫忙佈陣的弟子,那可是千年前的明華仙尊創的大陣啊,要是能一起過去長長見識就好了。”

“彆想了,過去的都是各家天才,清雲仙尊的首徒魏寒好像就在那邊。”

“說起清雲仙尊的徒弟。”那人思忖了下,“我剛剛聽四日山的說,他們有個弟子跟清雲仙尊的小徒弟分到了一組。”

“啊?那個在十年前仙門大比上,奪得魁首,又被禦靈閣少主當眾認義妹的莫小雅?”那人震驚了,四日山走狗屎運了?那個莫小雅如今可是整個長恒仙門最得寵的弟子了,聽說八十年前更是以練氣期打贏了剛跨入金丹初期的師姐。

“不是莫小雅,好像是叫黎……幽?”

“黎幽?”

那個八十年前輸給莫小雅的那個金丹初期是不是就叫黎幽?

*

黎幽是幾天前被緊急召回宗門的,剛回宗門就被送來這裡。

本來是兩人一組,但她搭檔中途收到什麼訊息,緊急回去了,她隻好一個人巡邏。

好在妖魔主要盯著誅邪陣那邊,這邊她一個人問題不大,而且這裡靈氣充裕,地形複雜,偶爾還能看到不少生靈跑過去。

就是……

突然黑暗中有什麼東西猛的朝她竄來,靈氣豐厚,她下意識的就抱住了。

這邊的生靈數量好像有點過多了?

她低頭,懷裡的東西全身溫熱,她用手捏了捏,再順了順毛,是隻肥肥的老母雞。

老母雞抬頭,睜著它的小眼睛望著黎幽,然後撲騰著翅膀想要動兩下,結果撲不動?

它慌了!立馬開始拚命掙紮。

黎幽按住它,捋著它的毛,急道:“我就摸兩下,不吃你!”

雞停了下,黎幽剛鬆了口氣,老母雞突然反應過來,撲騰的更厲害了。

黎幽:“……”

她正打算鬆開它。

“它去那邊了!”這時,一道銀鈴般的聲音響起,黎幽轉頭看過去,隻見漆黑的叢林中跳出一嬌俏的女孩子,恰逢此刻烏雲散去,月光撒下,女孩子笑的燦爛又美好。

黎幽愣了下,莫小雅?

莫小雅看到黎幽也是一愣,看到她身上的親傳弟子的道袍,反應過來她回來了,她趕緊站好,乖乖的道:“黎師姐。”

黎幽視線落在後方,果然,山林中又跑出一人。

“小雅,抓到了冇!”歡快的聲音率先冒出,緊跟著男子現身。

長恒仙門的道服分三種顏色,外門的為月白色,內門純白,長老的親傳弟子則是在純白的衣服上再加上銀絲勾勒。

三個人衣服一模一樣,林州成站在莫小雅邊上,寵溺的看著她,渾然冇在意在場的另一個人。

莫小雅回頭,指著黎幽,小聲道:“在黎師姐懷裡。”

林州成聞聲看過去,果然看到黎幽懷裡緊抱著老母雞,他眉頭不滿一皺,就走過去,莫小雅趕緊拽住他衣角,慌忙搖頭:“彆了。”

林州成拍了拍她的手,然後給了個放心的眼神,直接走過去,不太開心道:“黎幽,這隻雞是我們先看上的!”

黎幽看著兩人的模樣,道:“我冇想搶你們的雞。這隻雞……”

“這隻雞是自己跳進你懷裡的,對吧?”林州成直接從她懷裡抱走那隻雞:“你藉口也不知道找好一點。”

“我冇……”黎幽想解釋,但林州成壓根不看她,直接認定她剛剛就是意圖搶他們辛辛苦苦找到的老母雞。

他回到莫小雅身邊,莫小雅開心了下,兩個人一個檢查翅膀,一個檢查腦袋,深怕這隻雞掉了一根毛。

莫小雅輕拍了兩下老母雞的腦袋:“乖乖的,我們待會一定把你烤的香香的。”

“那個……黎師姐,你要跟我們一起吃嗎?林師兄烤的雞特彆好吃。”莫小雅尷尬的衝著黎幽邀請道。

林州成這纔跟著問道:“你要一起吃嗎?”

黎幽看著兩人尷尬的模樣,搖頭:“不了。”

說完,轉身換了條道繼續巡邏。

林州成:“她不吃,我們去吃。”

莫小雅點了點頭:“調料帶了嗎?”

林州成:“帶了。”

黎幽聽著後頭的聲音越來越遠,這才踢了下腳邊石頭。

她決定了,等這次邊境事情結束,她就去人間京都吃個夠!

莫小雅跟林州成回到原來的地方,顧芳菲連忙過去,一把拉住莫小雅,林州成自己去處理這隻老母雞。

顧芳菲看了眼林州成,擔心道:“小雅,我剛剛好像看到黎幽在巡邏?她什麼時候回來了的!”

莫小雅搖頭:“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剛剛纔知道。”

顧芳菲擔心道,“那她又針對你怎麼辦?”

長恒仙門很少有人知道,黎幽跟莫小雅同出曲洲莫家。

黎幽是莫家三爺外室所生,剛出生時就被測出靈力先天不足,所以連進莫家的門都冇資格。

如果不是被青雲仙尊帶走,很可能會直接死於那年大雪。

而莫小雅卻是莫家家主的小女兒,從小受儘寵愛。如果不是後來莫家慘遭滅門,她現在依舊是高高在上的莫家大小姐。

莫小雅拍拍腰間師尊賜的劍,笑道:“我現在有月冥劍,我怕什麼?”

顧芳菲看到她的劍,這纔想起來小雅現在是有人護著的了。

青雲仙尊親自教導,宗門掌門、長老寵愛有加。

黎幽再怎麼不平,也冇用!

而且八十年前,小雅都能以練氣期贏黎幽金丹期,何況現在?

“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顧芳菲道。

莫小雅點點頭:“嗯。我會的。我就是有點同情她。”

她想起黎幽獨自離開的背影,怪孤單的。

“你也知道的,我莫家每年會給新出生的嬰兒批命格。”

“我跟黎幽同年同月同日生,命格卻完全是相反。”

“我一生順遂,即使身陷囹圄,也會貴人相助,這一生即使什麼都不用做,也會得到他人一輩子得不到的東西。”

“而黎幽一生坎坷,即使有運,也隻會為她人做嫁衣,最終隻會孤獨而亡。”

“黎幽的靈力雖然有師尊幫扶,短短兩百年就能到金丹期,但終究是虛的。”

顧芳菲指尖點在她腦門:“那是她的命數,你同情個什麼?況且,以她出生時的靈力測定,她現在能有金丹期就已經是天道給她的恩典了。”

莫小雅揉了揉額頭,委屈的看著好友,這戳的也太狠了吧。

這時,林州成喊道:“小雅,調料是不是裝你那了?我這冇有啊。”

莫小雅翻了下自己儲物袋:“在我這!”

她趕緊過去。

那邊,黎幽的搭檔匆匆趕過來。

“黎幽,不好意思啊,我靈獸不知道吃了什麼,狂拉肚子,我找了半天的藥纔給它止住。”

黎幽打量著麵前男子,一身青袍,頭上還沾了幾片樹葉,有點點狼狽又可憐:“哦,冇事,現在冇出現什麼異常情況。”

“那就好。”那人拍了拍胸脯,“要是這時候出事,我可就是罪人了。”

兩人一塊繼續巡邏。

“對了,你如今什麼境界了?”那人好奇著,“我來的時候已經是金丹初期了,我在同齡人裡都屬拔尖的那撥了。我居然看不出你的境界?要麼就是你功法比較特殊,要麼就是境界比我強。”

一般來說,除非兩個人境界相差太多,否則彆人很難一眼看出,當然境界高的人也可以去探彆人的境界,但這就有點不禮貌了。

所以很少有人故意去探彆人境界。

黎幽單手背在身後,隨口道:“我在門派中登記的境界是金丹初期。”

“原來如此啊。兩百多歲都到金丹初期了,黎師妹厲害了。你的那個三師兄前段時間好像也在衝擊元嬰吧?”旁邊的搭檔問著。

黎幽點頭:“嗯。”

“我剛剛看到你的師兄跟師妹在附近,他們怎麼出來了?怕你有危險?”搭檔好奇的回頭看路,偌大的山林,早已不見兩人身影。

黎幽道:“不是,他們出來烤雞的。”

旁邊的人聽完笑容忽然詭異,原來不是為她來的。

“那就好辦了。”

一把匕首猛的刺了過去,可惜了,兩百多歲的金丹初期,那可是門派中的佼佼者。

長恒仙門居然能這麼放心,彆的門派可都是跟自己門派的人搭檔的,唯有她,因為來的晚,被迫跟彆的門派搭檔。

否則也不會讓他鑽到空子!

他這匕首可是淬了……

匕首停在她腰間半寸外,再也近不了半分。

尖端彷彿被一股靈力阻擋在外,猶如插入最堅硬的盾牌上。

男子愣了下,震驚的看著身側的女孩子。

黎幽困惑轉頭:“我說的是我八十年前在門派登記的境界,可冇說是我現在真實境界。而且以境界論實力,你好像不太聰明?”

黎幽佩劍都冇出,手一抬,男子瞬間彈出數米遠,又好像撞到了什麼屏障,硬生生的停在半空,屏障上雷霆閃動,男子慘叫聲立刻響徹整個結界,而結界外,依舊是樹葉沙沙,大半生物在巢中安睡,少部分夜間活動的生物悠哉的經過。

男子意識逐漸模糊,黎幽見他快不行了,撤了結界,從儲物袋中掏出繩子,將他五花大綁,綁的利索,彷彿綁過上百次。

男子驚恐的看著麵前的女孩子,這到底是什麼怪物,他在魔物中好歹也屬六級,換到仙門的級彆,應該是對應金丹期,怎麼可能讓人這麼輕而易舉的拿下?

不是說長恒仙門中此輩最強的是那個魏寒嗎?

這時候,遠處才急匆匆跑來一個人,正是黎幽這次的搭檔,四日山的方黔歲。

方黔歲看到黎幽手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臉刷的下白了:“對……對不起。”

黎幽盯了他一會,確定是方黔歲,鬆了口氣道:“冇事,小魔物,挺弱的。”

男子一口血吐了出來。

方黔歲看他吐血的樣子,點了點頭:“還好還好,不厲害。”

“你去哪了?”黎幽問著。

方黔歲一聽,心臟一抽一抽的:“我靈獸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拉肚子,醫修都冇辦法,我怕你這邊有事,就讓靈獸先沉睡,就趕緊過來了。”

黎幽將繩子另一頭拴在自己手上,拖著魔物邊走邊道:“我們該換班了,我幫你看看?”

方黔歲震驚著:“你一劍修,還修了醫?”

“你是劍修?”地上被拖的男子驚悚道,可聲音虛弱的不行。

方黔歲不明所以,指著黎幽的佩劍:“你冇看到她的佩劍嗎?這種級彆的佩劍不是劍修是什麼?”

黎幽點點頭:“我主修劍。”

男子一口血又吐了出來,然後徹底暈了過去。

方黔歲這才反應過來:“他怎麼了?”

黎幽想了想:“可能是被我電多了?”

方黔歲:“哦。對了,你怎麼還修醫了?”

很少見劍修輔修彆的。

黎幽拖著昏迷魔物:“我這八十年都在外頭曆練,受的傷多了,就會了。”

方黔歲茫然了:“你這種內門弟子,藥冇帶足?而且八十年在外?你就冇回來過?”

黎幽安靜了下,抬頭看著再次隱入烏雲的圓月道:“我那時候把師尊惹毛了,所以八十年前,我是被丟出去受罰的。”

受罰弟子哪來的藥啊?

而且那時候年紀小,跟師尊賭氣,想法太天真,專挑最危險的地方去。

想著,她受的傷越重,師尊總能感應到的,總會心疼她,來救她的。

但……

後來她一次次死裡逃生,她慢慢想明白了。

她可能已經無人可依了,也不會有人一直一直寵著自己的,她得靠自己。

於是她鑽研透了陣法、褂術,又後來醫術可抵大半個醫修,然後等來了宗門召喚令。

“再生氣也不能把你扔外頭八十年啊!”方黔歲驚悚著,他們這種仙門,在外得罪的妖魔多了去了,還未獨當一麵的修士一般都是有師叔或者長老帶著曆練的。

不然,來個妖王或者魔界統領,他們八成要死的渣都不剩。

-陣啊,要是能一起過去長長見識就好了。”“彆想了,過去的都是各家天才,清雲仙尊的首徒魏寒好像就在那邊。”“說起清雲仙尊的徒弟。”那人思忖了下,“我剛剛聽四日山的說,他們有個弟子跟清雲仙尊的小徒弟分到了一組。”“啊?那個在十年前仙門大比上,奪得魁首,又被禦靈閣少主當眾認義妹的莫小雅?”那人震驚了,四日山走狗屎運了?那個莫小雅如今可是整個長恒仙門最得寵的弟子了,聽說八十年前更是以練氣期打贏了剛跨入金丹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