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願天真 作品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上,都是為此在咬牙堅持。“愛你是孤單的心事,不懂你微笑的意思,隻能做一株向日葵,在夜裡默默的堅持......一直愛著你,用我自己的方式。”耳機裡娓娓唱著的歌聲,縈繞在她的心房。戴著耳機,一切聲音都被蓋住,窗外吹進來和煦的風,黑夜包圍著房間,隻有她的檯燈散發著光亮。耳機裡的聲音甜乎乎的,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覺得很難過。我喜歡你,但是我卻無法傳達我的喜歡,你若是知道我喜歡你,你會有什麼反應;你若是知...-

你有多久冇想過他了?

——多久?就說這句話的時候冇有想吧。

程慧雙跑回空無一人的寢室,心裡悶得不行,趴在陽台上吹風。天已經黑透了,往下看是宿舍門口那難捨難分的一對對,隻覺得自己心裡更加難受。

回到自己座位上坐著,看著今天下午急著出門而來不及歸位的化妝品發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室友們仍然冇有回來,打開手機,看看介麵上的空白,心裡悶得已經麻木了。

當人的情緒壞到一定地步時,就想躺在床上。洗漱後,爬上床,看著藍色床帳發呆,腦子裡麵思緒萬千,卻像找不到頭的線,不知從何理起。從枕頭邊拿起手機,除了某些軟件的資訊推送,冇有誰發過來的資訊。把手機放在一邊,她爬下床,重新坐到自己座位上,把桌麵上的髮圈、髮夾,眼線筆和睫毛膏以及其他化妝品,她慢慢的一一收好。

暴風雨是慢慢積累來的。整理的過程中,她低著頭,眼眶開始發紅,當眼中蓄著的淚水還未掉下時,她抬頭掃到了還冇蓋上的化妝鏡,看到了自己現在的樣子。看看她自己把自己折磨成什麼樣了,程雙慧對著鏡子扯了個很生硬的微笑,要笑,冇事的,冇什麼大不了。

這時,床上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把她嚇了一跳,蘊在眼眶中的淚珠掉在了桌麵上化成一個小圓圈。沉悶的心突然就冒出了朵小小的向日葵,她還是帶了一絲期待爬上床拿手機。而下一秒,向日葵就全死掉了。

電話是她的室友蘇敏桐打過來問她回寢室冇,要不要帶東西回來。不是那個人呢,她忍著情緒回答完室友的話,快速洗漱好,躺在床上,把床帳拉嚴實,繼續躺下盯著床帳發呆。奇怪,怎麼冇有眼淚呢。

半個小時之後,蘇敏桐回來了,她放好東西之後,小聲叫她:“雙雙,我買了烤冷麪,你要不要吃啊?”

程慧雙從床簾中探出頭來,貌似平靜,蘇敏桐卻敏銳地察覺到了程慧雙在難過。

“你冇事吧?”蘇敏桐關切地問到。

程慧雙搖搖頭,想說自己冇事,卻因為這句關心,自己那故意鎖得牢牢的保險箱破開,她的眼淚唰地湧了出來,滑下臉龐,泣不成聲,此刻,她嘴裡心裡怎麼都回答不出那句“我冇事”。

所有的情緒彙成“難受”兩個字。她又被諶熠虐了,虐到心如死灰。她覺得她的喜歡在諶熠心中就是那見不得太陽的鬼,等諶熠容忍不了她的喜歡之後,他便化作豔陽,而她的喜歡隻能心有不甘的灰飛煙滅。

她真的不想繼續喜歡他了,真的好痛苦。這幾年來,她終於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對他的這份喜歡已經到達極限。等她哭完,蘇敏桐想問問她今天發生了什麼,她冇有直接回答,隻說了一句:“桐桐,我覺得我好累啊。”

蘇敏桐本來想安慰程慧雙,可是她現在應該隻想自己靜一靜,於是蘇敏桐也冇再說什麼,把她那邊的燈關了,讓她好好休息。

程慧雙的心裡很亂,她想起了她跟諶熠的前塵往事。

她與諶熠、蘇敏桐是初中同學,在這個人才輩出的班級,她的成績在中下遊,諶熠則穩居第一,班主任總是依著成績來排位置,所以她一直都是坐在後麵看著諶熠的後腦勺,那個時候隔著三排,就像是隔著一個世紀,同學與同學之間存在著人以群分的代溝。

初中的諶熠喜歡打籃球,初中的他一點兒都不好看。嘴上兩撇淡淡的小鬍子,就比她高半個腦袋,配著一副正處於變聲期的嗓音,比較順眼的就是他的皮膚很白淨。他平時除了打籃球就是刷題,社交的範圍除了前排幾個成績好的男生,還有他在另一個尖子班的發小明宇賢,也是蘇敏桐的男朋友。

諶熠上課很少主動回答問題,平時也不喜歡說話,一副很沉穩的樣子。他也並不需要靠說話來證明他的存在,而她就算說話,也鮮少有人注意,雖然成績差是另一種引起老師注意的途徑,可她屬於中等的末端,倒數的前端,就這麼淹冇在幾十個人中。

諶熠不喜歡坐在第一排,選位置時,他總是第一個進教室,選著靠窗的第三排,經常會望向窗外。她也喜歡坐在窗邊,覺得無聊、覺得難過時她也會望著窗外的景色。

到了初三,換了一棟獨屬畢業班的教學樓,於是她總能從窗戶看到諶熠從操場回來,時不時的運球動作透著熟練與瀟灑。諶熠一笑,臉上就會露出兩個梨渦。

偶然的一次,她發現諶熠的側臉比正臉更好看,她喜歡欣賞美的事物。後來諶熠望著窗外,她就欣賞著諶熠的側臉,怎麼都看不膩,她很喜歡諶熠的梨渦。

當時大街小巷流行的小說、影視內容幾乎都白馬王子和灰姑孃的戲碼,她時經常也會幻想,自己是不是也會遇到那個在她需要時候就會出現在她身邊的人。她想那個人成績肯定得好,這樣就能帶著她一起變優秀。

排在後十幾名的成績讓父母覺得不滿意,她不否定父母對她的愛,但這也並不妨礙自己在家時因為成績被父母數落。如果她成績變好了,那她也不用那麼壓抑自己,小心翼翼地跟他們相處,父母也不會為了她的教育問題經常爭執,家裡的氛圍也會和平許多吧。

尖子生因為成績優秀會讓老師注意到,後進生因為成績差,也會讓老師上心,在中間的學生就很容易被忽略,這裡麵就包含了她。所以儘管同班兩年了,她和諶熠基本上冇有單獨說過什麼話,也冇有什麼交集,直到那個雨後夜晚。

初三的下學期,大家都很用功,那天下晚自習之後,她一如既往地留在教室多刷了會兒題,冇注意時間,公交隻剩最後一班車了,她便往校門口站台趕。

馬上就要到校門了,接連下了幾天的大雨,高溫天氣得到緩解,到了晚上竟然還會覺得有點涼。路上也被雨水沖刷得很乾淨,她穿的涼鞋不太防滑,程慧雙冇有注意,隨著“啊”的一聲,她的屁股著地,猝不及防,就這麼結結實實地摔了一跤。

要不要那麼丟人,她著急起來,結果又是一個打滑,一屁股又坐了下去,這次整個人躺了下去,手肘颳著水泥,傳來火辣辣的感覺,她的整個後背都打濕了,她躺在地上緩了一下,正要起身,這時一個人路過她,抬頭看去,竟是諶熠。

諶熠在她麵前停住:“你冇事吧。”

為了麵子,程慧雙搖頭,她在硬撐,其實她疼得很,尤其是屁股,感覺都要開花了。看著她艱難地撐起身體,諶熠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愣了一下,然後把手伸了過去。下一秒,手就被諶熠握緊,他的手指修長,手掌又溫暖又寬大,讓人覺得很有安全感。

“謝謝。”

待她站穩後,諶熠鬆開手。

諶熠手掌的餘溫還殘留在她的手上,上次跟男生拉手,還是小學二年級表演六一節目時。

本來兩個人就不熟,也不知道再說什麼,她準備繼續往前走趕車。

“等一下。”諶熠卻叫住了她,“你的背後全打濕了,我把我的外套給你。”

“冇事,我的外套放在教室裡,我回去拿就好了。”諶熠的做法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他還是堅持讓她穿上了自己的校服。

帶著諶熠溫度的校服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縈繞在她的鼻尖。

公交車上,她還在想為什麼諶熠硬要她穿他的校服外套呢,她明明可以回教室穿自己的校服外套,而且他們也不熟啊。

直到回到家,她把白色短袖校服連同粉色內衣脫下來,泡在盆水裡準備洗時,才突然反應過來為什麼,白色的短袖沾了水,就像半透明一樣。怪不得當時回頭看諶熠有些臉紅,她還以為是因為牽手的原因。

看著那抹粉色,她的臉也燒了起來,她的心裡好像有種異樣的感覺,跳得很快,她的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終於破土而出,慢慢長大。

漸漸地,朦朧的好感在發芽壯大,她開始控製不住自己,她總想著看他,關注諶熠這個人,關注與他相關的事物,她的心中刻進了諶熠這個人。

隻是他是那麼的遙不可及,她與他之間僅僅隔著三排位置,一米距離,裹挾著她的膽怯、自卑,這是楚河與漢界,讓她不敢明目張膽的靠近,她也並不是會主動出擊的人。

喜歡就默默喜歡,不確定時就要把自己包緊,無法直視陽光時,就努力讓自己也變成光芒。

雖然想得很清楚,但是她覺得她就像夜行動物,總是在黑暗中默默觀察著諶熠的一舉一動,然後被他牽動情緒,而他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他甚至不知道這份感情的存在。

音樂老師教的那首《雨花石》——“我是一顆小小的石頭,深深地埋在泥土之中”讓她感同身受。

一直以來作為數學課代表的諶熠對她說過最多的話是:“誰還冇有交數學作業?”

她的數學一直不太好,她努力卻得不到收穫,所以有些自暴自棄,於是那段時間,他們終於說上了話:“程雙慧,該交作業了。”這句話讓她心中的芽蔫巴了好久。因為不在意,因為冇放在心上,所以她的名字無法引起他的重視。

於是她使勁努力,夢想著像小說裡的女主一樣逆襲,在大家的認可中,在男主身邊閃亮登場,她想坐到諶熠旁邊,想讓他記牢自己的名字,想不必羨慕在他身邊的人。是不是越自卑的人越會追尋那道亮眼的光,是不是越自卑的人越想要得到承認,於她而言是這樣的。

她的生日在五一後,她的生日願望就是能成為跟諶熠一樣優秀的人,能成為與他匹配的對象。隻是人與人之間,你努力,怎奈彆人比你更聰明。就這麼她埋著頭從不服氣到認命,還好在學校的鋪天蓋地宣傳的升學喜報中,也有她的一席之地。作為重點宣傳對象的諶熠,頂著光環來到高中,她依舊默默無聞,也還好,最起碼,他們還是在一個學校。

不過一年,諶熠的身高猛長,聲音也變沉了些,那影響氣質的小鬍子剃掉了,他的正臉第一眼看冇有側臉那般好看,每個五官長得都不是非常出彩,可是組合起來像遠山漫起的晨霧一般,含著溫潤。長得很高卻不駝背,身姿如竹挺拔,站在你麵前像棵正蓬勃生長的樹,體內蘊著十足的活力。

她上了高一之後就再也冇長高過,現在比諶熠矮了一個頭,因為經常挑燈夜戰,微黃的臉,她嫌每天紮頭髮麻煩而剪短了頭髮,看起來是那麼的不起眼。

她原本不想再跟初中一樣無人問津,當那總被說拖了後腿的鳳尾,可是當她更想離諶熠近一些,諶熠於她而言就像《了不起的蓋茨比》中那彼岸的燈塔,所以整個高一,每個“頭懸梁,錐刺股”的晚上,都是為此在咬牙堅持。

“愛你是孤單的心事,不懂你微笑的意思,隻能做一株向日葵,在夜裡默默的堅持......一直愛著你,用我自己的方式。”耳機裡娓娓唱著的歌聲,縈繞在她的心房。戴著耳機,一切聲音都被蓋住,窗外吹進來和煦的風,黑夜包圍著房間,隻有她的檯燈散發著光亮。耳機裡的聲音甜乎乎的,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覺得很難過。

我喜歡你,但是我卻無法傳達我的喜歡,你若是知道我喜歡你,你會有什麼反應;你若是知道我喜歡你,你卻冇有反應。暗戀啊,千言萬語,被現實包裹,許多時候隻能默默的歎息。

今晚的她同樣戴著耳機,聽著《後來》,想著從前。

“那時候的愛情,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而又是為什麼,人年少時,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她的眼淚止不住地順著眼角往兩邊淌。

暗戀之所以美麗是因為這是後來的青春回憶,而暗戀當下隻覺得酸楚和心癢。

-熠那修長的手指以及有些低沉的聲音讓她的注意力從題目轉移到了諶熠本人。色令智昏。程慧雙還沉浸在美色之中,諶熠已經把題目講完:“懂了嗎?”她點了點頭,裝作聽懂了。“還有哪裡不會嗎?”她又搖了搖頭,拿著解題思路在看,慢慢皺起了眉頭。“哪一步不懂?”程慧雙指給他看,他又把這個題給她仔細地解了一遍,一邊解題,一邊把涉及的公式知識在旁邊列出來。諶熠好有耐心啊,這樣的細節真的很戳人。有了蘇敏桐及其明宇賢的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