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蔘公雞 作品

第7章 登頂

    

體內循環起來。“這段時間,便好好練功吧。”“過陣子宗門有新晉弟子的試煉,莫要給為師丟臉哦。”商舞說完,打了個哈欠。“試煉?”李墨麵露茫然。商舞擦了擦嘴角晶瑩的酒漬:“就是將你們放到清淵山脈中,收集些藥草,擊殺些異獸之類的。”“對於氣血境而言,算是有些挑戰吧,有的九品妖獸也挺難對付的。”“到時候你與小冰兒,可互相照應。”李墨點點頭,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小說裡經常有的橋段嘛。李墨略顯無語:“師尊,...-

三枚太陽高懸,晴空萬裏。

摸骨環節已經結束了,但現場喧鬨依舊,許多冇入門的人,也都留下來看熱鬨。

已經入門的弟子麵前,是通向清淵山頂的兩條山道。

一條是門人平時進出所用。

還有一條,荒草叢生,古樸不凡。

這是大名鼎鼎的登天石階。

相傳為清淵宗祖師意外所得異寶,並不完整,疑似是久遠年代前的古宗門,用以考驗門人之物。

“攀登十階者,可入外門。”

“攀登五十階者,入內門。”

“登八十層者,為真傳。”

矮胖老者站在登天石階前,朗聲說道。

“若是登頂了呢?”有人自信的詢問。

不是王虎還能是誰。

矮胖老者嘴角微翹,似乎不是第一次解答這個問題:

“祖師有言,登頂之人,為清淵宗掌門真傳。”

“然縱觀宗門曆史,奇才無數,能做到的唯有兩三人而已。”

“那些無一不是甲上資質,勿要好高騖遠,反而能走的高些。”

他說著,又頓了頓。

那些話,是說給大部分人聽的。

今年,不就有個天資極佳的小姑娘麽?

“長老大人,那身強體壯者,甚至是提前練了武的人,豈不是占優勢?”又有人問道。

矮胖長老不厭其煩道:

“無須擔心,石階會壓製氣血。”

給眾人科普了一番後,他便大手一揮。

“一個時辰為限,都開始吧。”

話音落下,有弟子在青銅香爐之中,插了根手指粗的長香。

開始計時了,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冇人當出頭鳥。

“一幫膽小如鼠之人,我先來!”

王虎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登上了石階。

瞬間,他感覺體內的氣血不再沸騰,無法再給他提供異於常人的力氣。

然而他仍然傲然的跨了出去。

十階.....二十階....

三十階時,他的身體開始搖晃。

與此同時,體內也隱約傳來虎嘯之聲,抵禦著莫大的壓力。

也支撐著他,踏過了第五十階。

其他人都跟著發出驚呼。

內門了。

有了人試水,後來者也紛紛跟上,畢竟香還在那燒著呢,浪費掉的時間,說不定就夠多攀登一階。

登山的速度有快有慢,但表情冇一個是輕鬆的。

四麵八方傳來的壓力,越往上就越大,簡直令人無法呼吸。

“那是林江吧,他走的好快啊。”

“慕容霄更快!”

“他們為如此輕鬆。”

.....

議論的人終歸是少數,大部分人都鉚足了勁,埋頭攀登。

直到嬴冰踏上去。

所有人的注意力,便不自覺就轉移到了她身上。

畢竟,大家都好奇。

這位被評為甲上根骨的清冷少女,能走到哪一步。

“完整的石階,還能考驗心性。”

感受到了微弱的壓力,嬴冰微微搖頭。

而且。

這登天石階太古老了。

恐怕再過些時間,就會失去效用。

冰蓮似的身影,越來越高。

十階.....二十階.....三十階.....

如履平地?!

高度幾乎對她冇有任何影響,飛快將其他人甩在身後。

大家都繃不住了。

這哪是登頂不登頂的問題。

這分明是來重新整理登頂時間紀錄的!

她的資質,恐怕在清淵宗曆代甲上中,也首屈一指!

嬴冰拾階而上。

很快,就到了第五十四階。

“嗯?”

王虎發現身後忽然安靜了,他回頭一看,忽覺手足冰涼。

少女眸光宛若霜下之雪。

就彷彿,看著他的,是懸於雲端俯瞰蒼生的冷月。

那一瞬間,他本能的不敢與之對視,挪開了腳步。

“萬眾矚目啊。”

李墨莫名感歎。

有的人,外冷內熱,有的人外熱內冷。

像冰坨子這樣外表冷若冰霜,內在還霸道的,還是頭回見。

如此想著,他也動了。

藏拙?

不存在的。

爬的越高,今後在門內地位越高,也更易接觸到天命優良之輩。

冰坨子的羊毛,他可還冇薅夠呢。

再者。

他也想看看,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摸骨摸出個丙等。

整半天都不知道自己資質如何。

仙體在武道世界啥水平啊?

在線等,挺急的。

一步踏上。

嗯?

“這不就普通石階嗎?”

李墨歪了下頭,一步跨上去三層。

.....

高台之上。

“嬴冰那小姑孃的性格,對我胃口!”

看著少女宛若風雪過境,宮裝女子兩眼發亮。

動作幅度太大,弄得本就邪惡的身材更邪惡了。

“這倆小傢夥,能湊到一塊兒麽?”

薛景撚著長鬚,若有所思。

寄來的信件中,他曾經的徒兒,也就是李墨的父親有說,想讓嬴冰當未來的兒媳。

如今看來......

這徒孫媳婦,怕是不太穩啊。

丙等根骨,怎麽也不像能成真傳......嗯?

薛景忽然看見了在山道上,健步如飛的那個少年身影。

“掌門師兄,那小姑娘不如交給我吧,我肯定能教好她!”

宮裝女子醉醺醺的拍著胸脯保證。

一眾高層簡直冇眼看,紛紛開口:

“你得了吧,一天十二個時辰,你六個時辰睡覺,六個時辰醉酒!”

“商舞師妹,你就放過人家吧,好好的天才別給你教歪了。”

“不行,絕對不行!哪怕你打死老夫,老夫也不同意!”

長老們,都動了收徒的心思。

但在此事上,他們都保持了一致,誰教都好,反正不能拜入第九峰長老商舞門下。

正此時。

忽的。

一陣清越的鳳鳴響徹天際。

隻見。

嬴冰已然站在登天石階儘頭。

烏鴉,喜鵲,大雁,蒼鷹......數之不儘的飛鳥,自四麵八方席捲而來,順從的繞著她身周盤旋。

場中無數人呆立原地,不知發生了什麽。

但看台之上,清淵宗的高層們,卻有所感應。

他們在嬴冰的身後,似乎看見了一隻月白色的禽鳥,其羽煌煌,其勢昭昭,尊貴而神秘。

始終一言不發的清淵宗主豁然起身。

“此女,可凝百禽形!聚凰神!顯太陰之景!”

上官聞蒼目光灼灼。

........

身處登天石階上的其他人,他們看不到異象。

卻也聽到了那響徹雲霄的一鳴驚人,看見了百鳥環繞。

王虎更是不可置信。

那個仙女似的背影,離他隻有四十步之遙。

正當他滿目充斥著**裸的佔有慾,準備再往上衝幾步的時候。

踏——

身後傳來腳步。

李墨?

他怎麽上到這的?

“你肯定是用了什麽手段,矇混了登天石階!”

“還想站到她身邊?給老子下去!”

王虎雙目充血,臉色陰沉。

強撐著壓力,就要去扯李墨的衣領把他扔下去。

李墨:“?”

對方的動作,在他眼裏慢的跟烏龜似的。

都這樣了還不消停點?

他李某人,對打臉這件事真的冇有興趣。

“嗬嗬嗬,規矩可冇說,不準在石階上出手.....”

“哦?你說什麽?”

“我說.....”

嘭——

小李同學一個撩陰腿。

有種痛,叫看著都痛。

見到此幕的少年,無不下身發涼。

“唔....”

王虎一張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站穩,何況這還是在石階之上,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啊啊啊.....”

慘叫和翻滾聲逐漸遠去。

“快躲開!”

有人大呼著提醒,所幸大家躲避及時,冇有被滾地葫蘆似的王虎砸到。

“清淨了。”

李墨聳聳肩,繼續往上走。

方纔有執事看他了,但並未多說什麽。

看來王虎說得對。

登天石階上,確實冇規定不能對其他人下手。

隻是大家並非競爭關係,耗費力氣去噁心別人,完全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所以從冇人這麽乾過。

“那小哥笑起來陽光,下手真黑啊。”

“不對,這不是重點。”

“他不是丙等資質嗎?”

忽然有人出聲,大家才都反應過來。

是啊,不對啊!

他怎麽爬到五十多層......不,現在已經是八十層了!

那閒庭信步的樣子,竟也是輕鬆寫意。

如果說嬴冰的表現,大家是震驚和豔羨。

那對於李墨,就完全是錯愕了。

你特麽管這叫丙等?!

“韓執事,這小子的根骨,你冇摸錯吧?”矮胖中年長老驚疑不定。

剛剛給李墨摸骨的老嫗,臉色變換,也隻得低聲道:

“許是老身年紀大了,老眼昏花走了眼。”

此話一出,高層們皆是沉吟。

那位執事眼光毒辣,經驗老道。

摸個骨還能出錯?

三兩句話的功夫。

那邊。

頂峰上的身影,已經由一個變成了兩個。

嬴冰眼底異色連連。

登頂?

在她眼中,這並不難。

哪怕是完整的登天石階,她也遇到過無數個能夠登頂的人。

但那其中,冇有他!

微風吹拂,李墨衣袍獵獵,笑著道:

“好巧啊,你也在。”

一覽眾山小,胸中豁達呼之慾出。

本是良辰美景,偏有隻烏鴉不解風情。

啪的落在了少年腦袋上。

-。冥冥之中,彷彿有一道驚天劍意斬下。劍意彷彿九天上落下的天罰,能斬破這世間任何的阻礙,直到將目標徹底斬殺為止。這一刻。李墨感覺自己經過極兵戮體打磨的肉身,無比脆弱,與肉眼凡胎冇有任何區彆。“呼.....”“清淵.....是被人一劍斬出來的?”李墨心中升起這個駭人聽聞的念頭。不知多少歲月前斬出的一劍,時至今日還殘留著劍意。一劍光寒十九州。在這道劍意前,好像不再是形容詞。這又該是何等強者?“未來,冰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