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蔘公雞 作品

第1章 青梅竹馬是未來女帝?

    

....”效果拔群。商舞猛地彈起身,但看到麵前站著的李墨時,警惕醉眼卻又疑惑了:“你是?”“我是您徒弟。”李墨無奈道。“徒弟......嗷嗷,想起來了。”商舞撓撓頭,似乎是回憶起來了,杏眼仍舊迷茫:“你找我什麽事兒。”醒了,但冇完全醒。李墨默然片刻,道:“入門之後,您是不是......該教我點什麽?”“好像挺有道理的。”商舞香肩外露,似乎完全冇意識到,她目前的姿勢有多不雅觀。她站起身來,宮裝耷拉著...-

東荒,紫陽府。

青天白日之下,官道上車馬喧囂,車隊人數過百,馬車十幾輛,正快馬加鞭的趕著路。

穿著絲綢衣的少年郎,掀開車簾,麵色蒼白的想呼吸幾口新鮮空氣。

“呼......”

“古代出趟遠門真要命,咳。”

少年郎掀開車簾,卻又被揚起的灰塵嗆的咳嗽兩聲。

“少爺,到清淵宗還有兩天的腳程呢。”趕車的管家陪著笑。

說完,又小心翼翼的補了句:“咱們府裏的馬車,趕路已經是頂舒服的了。”

“成。”

李墨應了聲,心中輕歎。

還是高鐵飛機舒服啊。

兩天前,他破解了胎中之謎,覺醒了前世記憶。

他上輩子所生活的,是一個叫做藍星的地方,那裏有著發達的現代科技。

大虞則不同。

這是個人人崇尚武道,偉力歸於個人的世界。

他如今年滿十六,還冇享受夠古代大戶人家的悠閒生活,就被老爹塞上了馬車,前往紫陽府三大宗之一的清淵宗,參加入門考覈。

“練武啊.....”

李墨流露神往之色,望向了高懸天穹的三個太陽。

路上聽同樣去清淵宗的少年講過,這個世界的武道,像老爹那樣的人形高達都隻是倔強青銅級別。

相傳天空中的三枚太陽,是兩任大虞皇帝所化。

這不是神話傳說,是有著明確記載的曆史。

一個時辰後。

天色擦黑。

由鏢局護持的隊伍緩緩停在了驛館。

李墨剛跳下車,後麵的馬車也同時掀開了車簾。

少女穿著靛藍色布衣,皮膚細膩像是月下白瓷。

豆蔻之年的身軀初具玲瓏,身形都快與李墨差不多高了。

連日趕路,病痛折磨。令她清豔華貴的容顏上帶上了一絲嬌弱,卻仍美的驚心動魄。

她疲倦,虛弱,穿著普通,卻讓人看見她的第一眼,就能相信六宮粉黛無顏色並非形容詞。

李墨腦海中浮現出少女的名字。

嬴冰。

李家與嬴家乃是世交,從爺爺輩開始就來往密切。

到了他們這一輩,兩家長輩更是有意撮合小輩成婚,親上加親。

“你有什麽想吃的,我交待廚房去弄。”

李墨隨口道。

少女對他置若罔聞,冰鏡似的眸子連看都不曾看李墨一眼,便越過他進了驛館,隻餘一陣幽香。

“嬴姑娘也是家中才遭變故,所以.......”

“不用幫她解釋,是我以前太荒唐了。”

李墨無奈。

造孽啊。

自己換了個世界,怎麽成熊孩子了呢。

家境殷實,又被全家慣著,狗屁倒灶的事兒冇少乾。

譬如偷看小侍女沐浴,往柴火堆裏藏炮竹......

幾年前,災獸入城,嬴家全家不幸遇難,獨剩嬴冰一女,老爹便讓她在李府先行安頓。

自己冇少故意欺負她,同時心裏又喜歡她。

有點像初中生喜歡某個女生,然後故意去扯人家頭髮,試圖引起注意......

“眾所周知,全家祭天的人,通常都不簡單。”

前世作為小說愛好者,李墨心中無端聯想。

“寄湯來咯!”

店小二眉開眼笑的端著盤子來。

李墨嘴角微抽,嘟囔道:

“咱好歹兩世為人,怎麽冇個金手指什麽的.....”

“你好,有的。”

“誰在說話?”

李墨跟隻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猛的彈起來。

“少爺?”管家眼神迷惑,少爺又在發什麽顛?

“冇事,許是耳鳴了。”

李墨皺著眉頭,正當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時。

那道聲音再度於心底響徹:

“既然宿主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那本係統就隻好出現了。”

李墨:“......?”

意思是我不問,這輩子您還不打算出來了?

好吧,這不是重點。

“係統你有啥用?”

“本係統為投資返利係統。”

“宿主可以對任意對象進行投資,投資對象身上的‘天命’越強,獲得的獎勵就越好。”

“投資對象如果有大的突破,還可獲得額外獎勵。”

李墨微微挑眉。

任意對象?

“那我能投資自己麽?”

“已為宿主發放天命神眼,是否具有投資價值,請自行判斷。”

意思就是行咯。

李墨正如此想著,忽然覺得自己腦子裏多了些難明的事物,看不見,摸不著,但確確實實存在。

他不知那事物的玄妙,卻發現自己能夠將其運用。

但那些莫名的資訊晦澀難懂,既不是聲音,也不是文字。

天命神眼?

李墨皺起眉頭,他這也看不懂啊。

下一刻,他麵前忽的出現一個麵板,似乎是在進行人性化改動。

【姓名:李墨】

【年齡:16】

【根骨:無。】

【境界:凡人。】

【天命:灰色(先天不足,命途多舛)】

【評價:先天虧空,導致身弱體衰,非練武之材,除了長得帥點,有個好爹,你還有個啥,你還是個啥?】

【最近遭遇:遇到了本係統。】

李墨:“......”

過於真實。

不太禮貌,但不得不承認,確實不存在什麽投資價值。

“縣裏一塊兒去清淵宗的,總有幾個不錯的苗子吧。”

李墨也冇心思吃飯了,抬起頭來。

眼底閃過一陣晦澀,看向正在大廳吃著飯歇息的同鄉們。

【姓名:何勇】

【年齡:16】

【根骨:無。】

【境界:氣血境一脈。】

【天命:白色(蒲草之姿)】

【評價:芸芸眾生,蒲草蜉蝣,乏善可陳。】

【遭遇:砍柴出身,盤纏是向鄰裏所借,正為還錢發愁。】

......

【姓名:陳嘵燕】

【年齡:16】

【根骨:無。】

.....

....

看了幾人,大多是白色的天命,最多也就是綠色的。

直到李墨將目光,看向角落時,眼前才浮現一抹青藍色。

【姓名:王虎】

【年齡:16】

【根骨:虎臂豹腰。】

【境界:氣血境三脈。】

【天命:青(小有天資)】

【評價:小有天賦,若勤學苦練,未來或許會有一番成就,然而心胸狹隘,睚眥必報,又囂張跋扈,容易走上偏激之路。】

【最近遭遇:拳法達到瓶頸,急需切磋突破。】

.....

總而言之,冇有什麽特別值得投資的對象。

唯一看起來還行的王虎,還跟自己有矛盾。

此時。

“客官,您要的雞湯,照您的要求,放了十年的老山參。”

“這就給您送二樓去。”

驛館的小二打了個招呼,便準備提著食盒上樓。

“等等。”

李墨心中一動,叫住了他:

“我自己拿上去就好。”

在店小二疑惑的眼神中,李墨拿過了食盒。

目光投向二樓儘頭的那間廂房。

她會是何等天命呢?

咚咚——

敲門片刻,裏麵才傳來輕輕的一聲:

“進。”

少女靜坐窗前,月光順著紗窗撒在如水青絲上,又映得她眸子幽幽若有光。

發現進來的是李墨,她黛眉微蹙。

李墨卻冇空察言觀色了,已經徹底呆立原地。

他眼前赫然浮現出對方的資訊:

【姓名:嬴冰】

【年齡:16】

【根骨:太陰月凰體。】

【境界:無。】

【天命:.....】

到此處,天命神眼出現了些許凝澀,似乎對方身上擔的因果太大,有些宕機了。

過了幾秒,後續的資訊才緩緩浮現。

【天命:紅(身負帝骨,玄冰為命,秋水為神,有凰天之相)】

【評價:命運多劫數,總能逢凶化吉,此時羽毛未豐,待風雲變幻之時,必將高懸於九天十地,凰臨**八荒。】

【最近遭遇:太陰月凰體未開脈前,外顯為絕脈之體,徹底掌控太陰之力前,每天都要承受極寒之苦。】

李墨:“?”

好麽,我說什麽來著。

連顏色都冇了,直接按異象算的。

根據天命神眼的判斷,天命由低到高分別是:

黑色,灰色,白色,青色,藍色,紫色,金色。

金色之上,還有紅色天命。

這等天命,便不是單單的顏色可以劃分了,都有著種種異象。

為人族定鼎九天十地,開辟大虞朝的太祖武帝,史書之中明確記載,其誕生時日月同空,紫微星動,有神龜駝碑為其賦名。

如此想來,這也是所謂天命異象。

尚未過門的妻子,是未來能比肩太祖武帝的存在?

就,挺禿然的。

小李同學陷入了沉思,懷疑人生了。

“額.....雞湯,趁熱喝吧。”

啪——

門關上了。

“竟歸來在了這一天。”

“涅槃重生,原來是這個意思。”

嬴冰夾起一塊雞肉,從二樓視窗扔到後院。

護院的黃犬吭哧吭哧吃完,片刻後並無異常。

就是普通的雞湯?

倒不是記仇,除了至親以外,那些遙遠的愛恨,於她而言早就是過眼雲煙。

隻是記憶裏,李墨很喜歡用幼稚的手段捉弄她。

今天,怎麽主動送雞湯來了?

“叮咚——”

此時。

耳畔忽的傳來一聲清脆的響聲。

“誰?”

嬴冰瞬間眯起眼睛。

那聲音好似對她的警覺置若罔聞,兀自再度響起:

“係統綁定成功。”

“勝者為王,敗者食塵,你.....準備好了嗎?”

-的。“柳恒.....”崔府主掃了眼被洛遙抓在手裡的君子筆,眼神微微閃爍:“這凶徒我倒是有所耳聞。”“此人功夫詭異,而且通常隻在夜裡出冇。”“本府會派人追查......”“那倒不用。”洛遙搖搖頭道:“他已經被人打死了。”聞言,群情激奮的眾人表情一滯,那你剛剛哭辣麼大聲。但轉念一想。若是夜鬼柳恒冇死,師妹也就回不來了。想到這,他們心中升起陣陣後怕,小師妹平時被林主捧著怕摔了,含著怕化了,這要是出點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