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地前往參加。華伶在世時,我也曾經去過。這麽一想,今天就是那個煙火大會的日子。若是問我是否想去,其實我並冇有這個想法。或者該說我不太想去,我受不了人多的地方。於是我打開電郵的檔案,輸入『抱歉,我就不去了』。接下來,隻要按下一「發送」就好……但我的手指就是動不了。有兩個因素讓我猶豫了。首先,從花城傳送的郵件文字來看,她寫著『塔野同學要去嗎?』,而不是『塔野同學也要去嗎?』,從冇有『也』字可以看出花城的...-

我想要寫好的小說。

我說的「好的小說」,並不是那種可以永遠留存在人的心中、完全改變人的價值觀、受到很多人的好評而名留青史的小說;而是打開書閱讀後,可以讓讀者拋開對現實的不安、後悔、嫉妒、焦躁等負麵情感,將讀者拉入故事中,那樣具有重力的小說。我認為讓讀者沉迷於故事中,一直到最後一頁,抬頭才驚覺過了好幾個小時,這般能引起浦島效應的小說,纔是最棒的好小說。

儘管我的體質完全不接受酒精,不過夜深人靜時,我就像喝醉了酒似地,腦中不斷重複這樣的想法。

如果我的出道作《通往夏天的隧道,再見的出口》,對讀者們而言是有重力的小說,身為作者將會感到無上的喜悅。

本作能夠付梓,都要歸功於眾多人士的協助。

責任編輯濱田大人。對於初出茅廬的我,十分感謝您總是給予精確的建議。您對待作品真摯的態度,最是令我感到高興。

擔任插畫的kukka老師。第一次看到封麵畫時,由於實在太過優秀,令我驚歎不已。

同時我心裏也產生「啊啊,我絕對不能白費這麽好的畫」的想法,促使睾緊神經寫作。

客座審查員的淺井うボ老師。您閱讀原稿之際所展現的閱讀深度,讓我得以窺見職業的境界。為了不辱您在書腰上的推薦文,我今後也會持續精進。

大姊,感謝您聽我說許多話。在出道之前,我都找不到人可以商量創作的事呢……祝福您健康平安。

然後是立誌成為作家時的我。撐過充滿後悔與焦躁的日子,你的努力如今成為這本書了。儘管多少繞了些遠路或經曆失敗,你至今所做的事也絕不會白費,感謝你冇有放棄。

另外,除了在這個場合提到名字的人士,我也要向所有參與本書製作的人們致上深深的感謝。

那麽,再會了。

二o一九年某日八目迷

-—』等三十分鍾了。『您撥打的電——』我從床上站起身。不會吧?騙人的吧?我的腦中深處湧出不好的想象,胸口猛然一緊,頓時感到呼吸困難。我急忙打電話給川崎。『喂,你好。』「川崎?我想問你一件事,你知道塔野同學家在哪裏嗎?」『咦?這我知道啊,怎麽了嗎?』「抱歉,現在立刻告訴我。」『知、知道了。呃,我把住址用電郵寄給你,你用電郵確認吧。』「謝謝。」我掛斷電話。電郵馬上就傳送過來,信上寫著塔野同學家的地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