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 作品

前言

    

誠對於自己老師的作風問題,石田雨龍這個“老師”的稱呼一出,讓千手誠莫名地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當即糾正道。“不用叫我老師,我隻是傳授你一點小技巧罷了。”實際年紀勉強算是個少年的石田雨龍,有些天真地問道。“那我該稱呼什麽?”“就繼續稱呼‘叔叔’就好了。”千手誠不以為然地應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其中,關於傳統滅卻師的戰鬥即是對靈子的攝取與使用這個概念,我就不複述了,想必石田老爺子也應該告訴過你了,對吧?...-

除非……涅繭利拆解自己一部分魂魄融入那些科技產物之中,讓那些科技產物在定義上也成為“涅繭利”這個“名”的一部分。

否則,在這個秘密冇有被涅繭利知曉之前,無論涅繭利進行什麽針對性研究,對千手誠而言都冇有實質性的意義。

就在千手誠思索之間,花店之中卻是來了一位讓千手誠有些意外的客人。

石田雨龍!

並且,石田雨龍似乎並非是來買花,徑直就擺脫了斯諾帕斯,直奔著正在品茶賞花的千手誠而來。

“黑……黑崎叔叔……”

石田雨龍恭敬地彎腰問好了起來。

千手誠示意石田雨龍坐下之餘,溫和地詢問道。“有事?”

看起來無比秀氣的石田雨龍一咬牙,直接伏身向著千手誠請求道。“有一個不情之請,請黑崎叔叔務必答應。”

千手誠的動作一頓,看著石田雨龍如此莊重地模樣,放下了茶杯,問道。

“是什麽請求?難道是龍弦出事了嗎?還是你的母親……”

“不,跟他們無關!”

石田雨龍抬起頭,認真地注視著千手誠,開口說道。

“我這幾個月以來,一直都在思考黑崎叔叔所說的一切,研究如何……”

似乎是過於激動的原因,讓本來樣貌都頗為秀氣的石田雨龍臉龐似乎更加蒼白了起來,眼眶更是隱隱有著一層黑色,整個人似乎在幾個月間都透支了一般。

“隻是,辦不到的,我……辦不到像黑崎叔叔那樣,我不行!”

石田雨龍撐著自己身體的雙手不自覺地緊握成拳,眼眶卻是不自覺地紅了起來,似乎是對於自身的無力而感到憤怒又絕望無奈。

就在這時,石田雨龍驟然感覺自己的肩膀多了一隻溫暖的手掌,千手誠那溫柔的聲音隨之響起。

“人尚年少,何必急著否定自己呢?有些事情就算先天不足,努力鍛鍊說不準會有所改變也不一定。”

那宛如春風一般的聲音,無疑是讓身處於寒冬時分也不斷修煉了一個多月的石田雨龍,內心萌生了滿滿的溫暖。

與無情嚴苛且一直否定自己的父親石田龍弦相比,眼前的千手誠讓石田雨龍罕有地生出了父愛的感覺。

事實上,石田雨龍也不知道自己怎麽遊蕩遊蕩著就走到了黑崎花店門口,然後頭腦一熱就走了進來……

足足數個月!

自從在數月之前,石田雨龍親眼見證了千手誠所展示出來碾壓大虛以及傳聞之中的隊長級別死神後,石田雨龍就深切地認識了自己的弱小與不足。

無論是出於對滅卻師力量的嚮往,亦或者是為了保護爺爺石田宗弦與其他家人,石田雨龍這幾個月幾乎是瘋狂地修煉著。

隻是,讓石田雨龍深受打擊的是,自己似乎根本觸碰不到千手誠所展示出來的力量層次。

更快、更多、更猛……

這些,石田雨龍根本就做不到,唯一讓石田雨龍越發明白的……則是自己的弱小。

太弱了!

以為被爺爺所承認是一位合格的滅卻師,就自認為足夠了……

何等的嘲諷,又是何等的可笑?

這不過是爺爺安慰自己,鼓勵自己罷了!

這一刻,在千手誠的眼中,石田雨龍就恍若是剛剛從溫室之中走了出來,但遭到了暴風雪猛烈的打擊,一下子就焉了大半的小趴菜似的。

對於石田雨龍的來意,千手誠也已經猜測到了大半。

旋即,千手誠溫柔地開口說道。

“雨龍,你或許可以嚐試跟你的父親溝通一下,你的父親或許冇有告訴過你,但是他也是個相當強大的滅卻師。”

石田雨龍抬起頭看著千手誠,問道。“他……比黑崎叔叔更強嗎?”

“這個……”

千手誠猶豫了片刻,還是帶著幾分謙遜地說道。“可能我會稍微強一點點。”

頓時,石田雨龍的眼睛彷彿煥發了光芒,說道。

“黑崎叔叔,請你教我,無論是什麽我都能乾!我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滅卻師!!!”

看著麵前氣色蒼白又秀氣的石田雨龍,千手誠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你……什麽都能乾?!”

“冇錯!”石田雨龍堅定無比地答道。

“那好吧……”

千手誠站了起來,拿起掛在了一旁的白色大衣往著身上一披,然後則是帶著石田雨龍與涅音無離開了花店,朝著荒無人煙的郊外樹林而去。

雪,似乎越下越密了……

這也讓郊外樹林添了一分不同以往的意境與風景。

“雨龍,首先我需要告知你一點,或許我是半途才接受黑崎家族的滅卻師傳承的原因,所以我的思維與傳統的滅卻師會存在差異,修煉……也是如此。”

千手誠溫柔的語氣多了幾分嚴肅地開口說道。

“是,老師。”石田雨龍認真地應道。

或許因為千手誠對於自己老師的作風問題,石田雨龍這個“老師”的稱呼一出,讓千手誠莫名地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當即糾正道。

“不用叫我老師,我隻是傳授你一點小技巧罷了。”

實際年紀勉強算是個少年的石田雨龍,有些天真地問道。“那我該稱呼什麽?”

“就繼續稱呼‘叔叔’就好了。”

千手誠不以為然地應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

“其中,關於傳統滅卻師的戰鬥即是對靈子的攝取與使用這個概念,我就不複述了,想必石田老爺子也應該告訴過你了,對吧?”

“是。”石田雨龍。

“那麽,你又是否清楚純血滅卻師與混血滅卻師之間的才能差異具體是在哪裏?”

不等石田雨龍思考,千手誠就直接說道。

“除了靜血裝之類純血滅卻師才能使用的戰鬥技巧,最大的區別就在於攝取靈子的量,這個量往往就是通俗概念中滅卻師的才能差異。”

“也是正是因此,或許龍弦纔會認為你不適合成為滅卻師,因為就算你攝取的靈子使用得無比精細且華麗,但攝取的量已經限製了真正的上限……”

聽到這裏,石田雨龍的臉色幾乎是肉眼可見地黯然了下去。

“不過……”

(本章完)

頂點小說網首發-口打下點點陽光。她好奇的站起身子,卻一個不穩又滑倒在花叢中,再次起身咳了幾下把濃鬱的花粉咳出,點點微光打在前方,一條由紫色石磚搭建的浮現。少女靜靜的走了過去,這條路並不長,不過十米左右,儘頭是一扇大門,其上雕刻著奇特的符文。不知為何,一切好像很熟悉,好比多年前就曾來過這一樣……“推開…推開…推開…”心中聲音越發嘈雜響亮,她卻是停下來了手,直覺告訴她,門後是無儘的危險。少女靜靜矗立了一會,還是把手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