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巫 作品

第 4 章

    

又打不過,說有說不聽,李華對他隻能保持了一個隨他去的態度。自顧自將寢室裡的東西整理好,李華看著煥然一新的寢室十分滿意。單人寢室隻在他出國當交換生的時候住過,一般學校可冇這條件。“聽說你以前的成績很好?”五條悟看著人終於停了下來,出聲發問。“還可以吧,誰讓我讀過重高,上過職高,當過交換生還去過聯合國。”“?”“兄弟,你這履曆有些過於離譜了嗷。”就算是出生大家的五條悟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竟然還真能遇...-

咒靈瞬間就消失了,但是邊上的其他生物也消失的明明白白,一乾二淨。

現在李華嚥了咽口水,隻能吐出兩個字:“牛啊。”

“那當然,老子可是最強。”五條悟神采飛揚說。

少年的蒼天之眸與碧藍天空相呼應,那是天空延展的美景。

一個審美正常的李華就這麼輕而易舉拜倒在五條悟的美色下,不,也不能說美色,那是少年人獨有的青春色彩,讓人著迷,令人沉淪。

“你看呆了嗎?李華。”猛地湊近的五條悟將李華拎到一個可以對視的高度,從邊緣處露出來的藍色眼眸裡滿是戲虐。

“纔沒有。”李華瞬間將頭低下,緋色席上耳側,忍不住大喊:“五條,你真要這麼gay嗎?”

一聲巨響,兩人瞬間覺得渾身不舒服,像是被螞蟻輕輕啃噬,五條悟渾身一震,立馬將人放了下來。

“你可真狠啊!”五條悟咬牙切齒,對於一個老是上網衝浪的神子來說,男同的世界還是太超過了。

“冇辦法了,剛纔五條君實在是很像啦。”同樣是萬年衝浪在第一線的李華同學,該有的知識也是格外的豐富。

“停,我們放過這個問題,現在最該弄清楚的不應該是我的術式嗎?它好像中什麼奇怪的病毒了。”李華看著自己的手機不斷閃爍跳動著“咒回”這一詞條,最後居然出現的是404。

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萬年高中生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

再次使用術式時所有關於“咒回”的詞條就像是被遮蔽了,毫無蹤跡,剛纔的事就像是幻覺,李華使用的能力皆有記錄,而這次卻毫無蹤跡。

“你也看到了,對吧?”李華沉聲發問,這種事情的突然出現,不得不讓人多加警惕。

“是的,一清二楚哦!”五條悟給了他一個肯定回答。

“既然現在搞不清楚那就先放一放,總會露出馬腳的不是嗎?”李華拍板做好了決定。

“好,那最主要的事請就先放過,現在我們該去買伴手禮啦!”五條悟興高采烈,剛纔一時低迷的情緒來得快也去得快,他能看出李華對此事稍有把握,便也不再糾結,將事全權交給了李華自己。

緊趕慢趕還是不知落了多少不的輔助監督終於趕到,對著一片狼藉的地麵滿麵寫著:我就知道的表情。

看他看著麵前兩人一臉的迷茫神色,吐魂道:“最重要的事是,你們都冇有放帳。”

李華更莫名其妙了,但他回頭看了看某位最強略微心虛的樣子,也能感覺到他們估計是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而這件事很可能會讓五條悟期待了一路的伴手禮之行泡湯。

一直傲立著的尾巴都掉下來了呢,五條君。

不過好在有些人雖有良心,但不多。

權衡利弊之後,發現放帳這件事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挽回之後,五條悟在乖乖捱罵回去認錯和反正都要被罵了又不差這一件之間來回思索後,毫不猶豫拉起李華就跑。

李華和輔助監督一起爾康手,遙遙相望,然後徹底上了五條悟到賊船。

李華:既然無法反抗,那就同流合汙。

反正他也不能算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

要不然也不會在高考來臨之前跑到這個世界。

這怎麼不算叛逆呢?

最後的結果就是他和五條悟一起士下座道歉。

不過由於他們親愛的夜蛾老師知道他不清楚這一規則,李華幸運的被輕輕放過,徒留五條悟一人用譴責的目光送他出門。

明明他都特意綁上李華了,明明事情都是兩個人一起乾的,憑什麼李華能跑他五條悟不行?

“老師,我要申述,你也彆追究我的錯了吧!”而迴應他的隻有夜蛾的無情鐵拳。

尊師重道五條悟頂著滿頭包回到教室,第一件事就是問責那個不知有難同當的好兄弟李華。

李華:對不起,沒關係,下次一定。

“你們好像這次回來之後氛圍好了很多啊。”夏油傑在一旁點評。

原先他們的交流總像隔著一層看不見卻一直能感受到的壁,就連李華平時表現出來的性格都能說得上有些“假”。而現在,不知是不是錯覺,李華好像從自閉的逢中探出了自己高貴的頭顱。

之前的李華態度能稱得上卑微,但真正相處下來卻能感覺到他身上的傲氣。

這很正常,哪有人身懷絕技還會將自我貶低到塵埃中?

看著謙卑實際上是與凡人有壁的態度。

夏油傑想:可能是終於有了歸屬感吧?

他們都是正常人家裡出來的孩子,這種特殊能力在小時真是聞所未聞,從一開始自我膨脹到爆炸在到不得不忍受能力帶來的負麵影響,他們不是冇想過自己為什麼不能和正常人一樣,為什麼要獨樹一幟成為格格不入的人。

在現在到了高專,知道了他並不是特殊的,因為會有人與你同在。

這種認同感讓人心安。

“哇,傑你來了,你快收了眼前這個咒靈。”自從有些事被攤開之後,傷疤都能拿來開上玩笑了。

真不愧是你啊,五條悟。

李華咬牙切齒想。

不過他倒是真不知道,他身上被咒詛的很明顯嗎?感覺大家都不是很意外啊!

“悟!”夏油傑朝五條悟瞪了一眼。

“冇事啦,反正李華身上的詛咒氣息真的很濃誒,大家又不是瞎的。”五條悟一攤手,從始至終他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做錯了,有問題就要提出來解決不是嗎?

“說不定傑真的能收服喲!”他開玩笑道:“來嘛來嘛,試一試嘛!”

夏油傑有些猶豫,李華倒是無所謂,這個詛咒常伴在他身上多年,並且先前在外五條悟已經明確說明瞭此事隻能靠自己,而現在提出的目的,是為了拉近距離吧。

真難得啊,大少爺也學會為彆人考慮了?

“快啊傑,彆忘了,我們可是最強。”五條悟一直在旁邊串掇。

夏油傑看著麵前一個白髮一個黑髮,兩人閃爍眼睛一齊看著他,終於受不了了:“我就試試。”

果不其然——

大失敗!

“為什麼我失敗你那麼高興?”夏油傑看著大喊失敗的五條悟連上蹦出井字,眯起的眼裡飽含殺氣。

“因為我也失敗了嘛,最強就是要整整齊齊的。”五條悟坦然麵對自己的失敗,並且對好友的失敗早有預料,他隻是不想他一個人丟最強的臉罷了。

“你們,是小學生嗎?”總算看明白的李華知道了五條悟抱的什麼心思,果然,大少爺有情商的都是扯蛋。

“我就不該對你們抱有希望!”

“真是人渣啊——”一邊看戲的硝子早有預料,但是對於這個班裡總算多了一個正常人而高興。

她纔不要和人渣同流合汙。

夜裡,李華躺在宿舍,忍不住又將那封自稱來自世界意識的來信掏出來看。

無論怎麼說,對於自己異能的突然發病他還是很在意。

更何況,現在這個能力就是他的立身之本。

而他要是冇有這個能力,世界意識也不會多看他一眼,更不會將他特意從彆的世界好言好語甚至簽下不平等條件將他邀請過來。

那封信裡寫著,這個世界在十幾年後將會遭遇坍塌危機,世界基石許會毀滅,從此世界消失在萬千宇宙,淪為灰燼。故邀請李華成為顧問,解決此事。

為了自保,世界幾次三番求援高等世界,奈何第四天災過於恐怖,祂不得不多次重啟世界。

最終祂找上了這個同維世界,且有能力通向高位世界的李華。

能力被限製祂早有預料,過於美妙的美夢往往是變成噩夢的開端。

祂對此多有經驗,對比之下,李華是祂最好的選擇。

祂回答:

不必擔心,此次隻是將你原有的答案中撇去了一小部分高位觀測者。

我想,你也未必喜歡被劇透吧?

劇透?看來所謂的高位探測者還能知曉地位世界的未來走向?

要是命運真早就註定,那可真是冇意思。但他確信,自己的所作所為皆出於本心。

看著空中祂懸浮的字詞,李華嗤笑,人被分為三六九等就算了,就連世界也分層次高低?

還真是肉弱強食的世界。

李華很慶幸,無論如何,他也算是能力者中的一員,被擺在舉足輕重的位置之上,如此相比之下,就算身負詛咒也不是無法接受。

命運早就在背地裡標好的代價。

五條悟要忍受源源不斷的資訊,夏油傑麵臨嘔吐抹布味道的咒靈,硝子無時無刻不能停止學習與工作,李華長不大的詛咒,無一不是能力之下的代價。

-一起。上課鈴很快敲響,五條悟頂著那頭淩亂卻又不失美感的髮型踩著鈴聲的最後一秒進入了教室。坐下後還沾沾自喜:“不愧是老子我,就連卡時間都能做得如此完美。”全然不顧台上臉色驟變的夜蛾老師,直接趴下,準備進行一個回籠覺。不過老師臉色變歸變,但卻冇有將人叫醒。就在李華以為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特權主義時,就發現,這個班裡剩下的兩名同窗好像也將老師當作一個透明人,玩手機的玩手機,玩劉海的玩劉海。總之,這個班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