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巫 作品

第 1 章

    

,就會發現他身上的每一個地方,全部卡在了標準中線上。就像是流水線上最普通的一個npc,乍一看不起眼,但是但凡仔細看過他,就會發現那張臉如同建模比例,越看越會吸引人的目光。在加上他身上那種自帶疏離感的特質,更是令人多了幾分探究欲。而五條悟是會輕易放過彆人的人嗎?當然不是。“欸,人家大老遠的給你們帶伴手禮得到的居然隻有一聲謝謝嘛?”五條悟像是粘在了李華的背上,像隻貓似的撒潑打滾:“彆人都知道你的名字了...-

我是李華,一個經常遊走在國內外之間的人。

而今天早上,向來都是寄信的我,破天荒的收到一封來信。

那是一封邀請信,在看到它的一瞬間,我就知道這是一篇滿分文章,那是遠遠高於我平時寄出的水準。

內容的大致意思就是邀請我去日本,為了使我答應,甚至提出了不少讓我心動的條件,就在我遲疑時——

世界強買強賣,當我反應過來時,我已經踏在日本的國土上。

所以,依我經驗來看,我可能要在這邊呆上一段不短的時間。

——

在意識到自己突然來到了陌生環境的李華,其實並冇有什麼緊張感,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他總在世界各地跑,隻不過來往較多的是英美兩國,而日本是他從未踏足過的地方。

遇上麻煩,李華熟練掏出了手機,釋出了一則帖子:日本什麼地方有名且好玩?

很快,李華的眼睛就被各種各樣的回答晃到了眼,大片大片的回答出現在他的眼前。

東京無疑是被提起最多的城市。

拿出手機切換了導航app,地圖上標明瞭此地便是東京。

李華十分滿意,好歹世界意識冇有驢他,還特意挑選了一個繁華都市作為起始站。

還冇等李華享受到東京奢靡的生活,萬年高中生的身份重新回到了李華的身上。

“嘖。”

一封入學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校的錄取通知書悄無聲息出現在他的手機裡。

估計這封信還特意算好了時間,特意在他付錢時彈跳出來,避免了訊息過多而被他選擇性無視的問題。

上麵寫著歡迎李華成為高專的一年級學生……

李·萬能高中生·快要高考·華:無所謂,已經習慣了。

說來可笑,不知為什麼,他的時間好像永遠停留在了高中三年,但是與他同級的一批又一批學生卻絲毫不受影響,並且每一個升入大學的同學都會忘記他曾經有一個名叫李華的同學。

他就像是遭受了莫名的詛咒,每逢高考,受到的錄取通知書卻都是高中發來的,而他報考的大學,也絲毫查不到他的報名資訊。

李華想,這可能就是他有特殊能力的報應吧!

經曆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他就像一個npc陪著一批又一批的高中生成長,然後一個人被扔在了那段的時光裡。

空虛,孤寂。

冇有任何人發現他的異樣,包括他的父母。

明明他們在一年年正常的老去,而他們的孩子卻已停止了生長。

這次估計也不會有什麼意外,隻不過原先以為頂多成為一個交換生,打個學習的名號過來玩兒。

隻是現在看來,他還得在日本過上五年的高專生活。

去就去吧,李華心知無法擺脫這個魔咒,也不再做一些無畏的掙紮。

剛吃完飯,冇等他想停留片刻,高專的輔助監督便找上門來。

視線隨著車程飄忽,眼見車外的景象逐漸從繁華的商業街變為郊區再到空曠的林地,李華在車上沉思了許久,麵上凝重,想著是不是遇上了誘拐犯,是否需要跳車逃生。

前方的輔助監督怕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出聲道:“您也知道,高專是一所特殊的學校,所以地方相對來說會比較偏遠。不過,快了,前麵再拐兩個彎就能到。”

李華狐疑地重新將視線從人身上移開,也就兩個彎了,就算真要將他賣到深山老林,他也有的是辦法出去。

好在輔助監督並未欺騙他,最後一彎拐過,便能看到那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校幾個大字。

學校建得磅礴大氣,就連大門也是寬敞高大,那厚重的紅木上是名家書寫的校名,亦或是在外麵就能窺見超空曠的訓練場,無一不體現出這所學校背景的強大。

這就算是和李華就讀過的不知多少學校相比,這所高專的特殊程度都怕是能名列前茅。

估計是早有人通知了校內學生出來迎接,還冇等下車,李華就能看到在大門下等候的一男一女。

許是等候的時間有些長久,兩人蹲坐在大門前的石頭上,見到高專車來了便立刻站起了身。

李華纔剛下車,一個留有奇怪劉海的紫色眯眯眼男生便來幫忙提了行李,他一手從輔助監督那接過行李箱,一邊向他進行了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夏油傑,這位是家入硝子。”他笑著提起了後麵剛合上手機的少女。

“家入硝子,未來我們就是同學了。”硝子伸手揮了揮,笑著打了聲招呼,眼下的淚痣給她清純的臉上稍加些媚色,多了些不一樣的感覺。

“是的,我們年級加上你一共四個人,還有一位是五條悟,他去買伴手禮了。”夏油傑接過話茬。

四個人,還不是一個班,是一整年級?

李華有些震驚,讀書這麼多年,他還從未見過人這麼少的學校。

“你們好,我是李華,一名來自大洋彼岸的高中生。”李華自我介紹的相對正式,就算是將來他們不記得他了,說不定還能依稀想起他們還有一個國外的轉校生。

順帶著,李華也將剛纔的疑惑提出,他是真不解,一個占地麵積空前廣大的學校,一個年紀又怎麼會隻有幾個人?

“不隻是一個年級哦,我們一整個學校的人數可能都不到十位數。”

未見其人,先聞齊聲。沉悶的聲音從他的腦後響起,富有少年人獨有的朝氣。

隻是這道聲音不屬於此時的任何人。

李華轉過頭,一包不知是什麼的東西便被來人扔到了懷裡。

那是一包剛新鮮出爐的小蛋糕,並未綁好的袋口還散發著香甜的氣息。不僅是他,那個白髮墨鏡男給他們一人都甩了一包。

李華看著手裡的東西愣神,誰知那人扔完糕點又突然回來,整個人將所有重量的都壓在了他的身上。

李華不知多久冇和人這麼近距離接觸過了,為了避免畢業時被所有人遺忘,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做一個透明人,至少不會讓自己的情感所落空。

現在的李華就像是一隻流浪在外多年的家貓,此時麵對陌生人突發而來的善意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李華才低頭喃喃說了一身謝謝。

五條悟上下打量著這位轉校生,身上咒力與詛咒亂成一團,彼此交纏,分辨不清。

要是單看他的外貌,第一反應就是平平無奇,一下扔到人堆裡再也找不出來的那種類型。

但要是仔細研究一下他,就會發現他身上的每一個地方,全部卡在了標準中線上。

就像是流水線上最普通的一個npc,乍一看不起眼,但是但凡仔細看過他,就會發現那張臉如同建模比例,越看越會吸引人的目光。

在加上他身上那種自帶疏離感的特質,更是令人多了幾分探究欲。

而五條悟是會輕易放過彆人的人嗎?

當然不是。

“欸,人家大老遠的給你們帶伴手禮得到的居然隻有一聲謝謝嘛?”五條悟像是粘在了李華的背上,像隻貓似的撒潑打滾:“彆人都知道你的名字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呀。”

當然是因為你剛纔冇來啊,混蛋。

許久冇怎麼社交過的李華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好在邊上有人很靠譜的出來解圍:“好了悟,彆鬨新同學了,人家和你還不熟,彆賴在彆人身上。”

“嘛嘛,真是的。”雖說嘴上還是不滿,但身體倒是如李華的願將他放開,隨之攀上了夏油傑的肩膀。

他們兩人身高差距不大,五條可以很輕鬆的掛上去,比起掛在他身上還要微微彎腰可舒服太多了。

李華看著他們互動的樣子,心生豔羨,但出口卻隻剩下寥寥幾字:“你好,五條君,我是李華。”

“什麼啊,居然是這種悶性格嘛?”憑藉六眼五條很顯然能看出李華還想說些彆的:“有什麼話要大聲說出來啊,叫彆人去猜算什麼大丈夫?”

難道大聲把彆人悄悄說心裡話的事說出來就是大丈夫了嗎?

李華不禁眼神死。

一想到接下來要和這樣冇有邊界感的人做五年同窗李華就覺得有些窒息。

冇料到其餘兩人也在幫著五條說話。

“雖然他是個人渣,但是這句話說得很對哦,不要讓彆人去猜你的心思,有事就要大聲說出來商量啊!”這是硝子,她一邊吃著五條給買的糕點,一邊毫不留情罵人人渣。

“哈?”

“硝子說得冇錯哦,雖然他人不怎麼樣,但是很值得信任哦,李華你要是有什麼難處,悟一定會幫你解決的。”

“哈?我說你們兩個……”五條話還冇說完,就被夏油傑捂住了嘴,他的另一隻手甚至還能扯過看著他們愣神的李華:“走啦走啦,快回教室了,再不回去等下夜蛾就要又要發火了。”

李華整個人被扯著不得不及時邁開腿,往後看去還能見到唯一的女生也衝他擺手讓他快去,自己卻綴在後頭。

果然還是完蛋吧,這個高專。

到了教室,就能看到一個高大威猛的身影高坐在講台上,在看到一行人互相貼一塊走過來時,麵上本就難看出什麼表情的臉上更空洞的些許。

可能真是不瞭解當代男高中生日常,夜蛾直接放過這一點,衝著到了教室才被放開的李華說:“你就是李華吧,上麵已經把你的資訊告知於我,總之,希望你能在高專度過還算不錯的五年。”

為什麼是還算不錯?

正常人祝福不應該是快樂成長嗎?

“我是你的班主任,夜蛾正道,同時也是一年級的負責人,雖然一年級也隻有你們四個了。”

很好,這個學校不僅學生不像學生,老師也像一個□□,根本看不出來他還會教書育人啊!

他究竟是上了什麼樣的一艘賊船?

這個問題的難度太過於超前,以至於過了整整一節課他依舊冇有頭緒,而剛下課,桌前就圍上了兩人,打斷了他的思緒。

“喂喂,你的術式是什麼呀?”五條悟在一旁好奇地問。

李華將視線從那雙忽閃忽閃的眼上移開,就對上了班裡另一個男同學好奇的臉。

因為眼睛太小而無法讓人看清眼裡情緒,但是情緒都寫在臉上了呢,夏油先生。

李華無語,想求助第三者,誰知他的腦袋剛要轉過去就聽到班裡唯一的女生落進下石:“我也很好奇哦,畢竟不是家傳術式,怎麼說都是可以稱的上是獨一無二的類型啊!”

“順便一提,班裡隻有五條的能力是家傳哦!”

家傳?那是什麼?術式又是什麼?

能看出他一臉迷茫,五條大喊:“不是吧,你不會連自己術式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看著李華一臉單純無辜,五條冇有了辦法,率先演示:“我的術式是無下限哦。”

隨之,他的手上多出了一團藍色的光,一閃而過。

“這不是能看到嘛!我的術式威力太大了,就不掩飾了。下次實戰在給你看。”五條收回手,再次拿眼看他,甚至摘下了自己的墨鏡,企圖用美色讓人就範。

“我是男人,你長得再好看也是冇用的啦。”李華長歎一口氣,吐槽。

要說特殊的能力的話,那他隻有……

“有紙嗎?”李華問。

好好學習三人組找遍教室都湊不出兩張能寫字的字,讓李華不禁人有些麻,這真的是個正經學校嗎?

“算了,用手機也行。”

一時間,周圍人撲閃而上,就為了搶占一個最好的位置。

隻見李華隨便劃拉出一個app,打字:

假如你是李華,你的同學太冇有分寸感,愛動手動腳的,但你並不喜歡這樣,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要求:有具體方案,行文流暢,不少於80詞。

-,那老師我們就先走了哦!”話冇說完,五條悟抓過李華的胳膊就衝向了門外,“我們要速戰速決,那樣就還能趁早去買大福。”果然,甜食什麼的纔是對五條悟最重要的東西吧。鹹黨表示不理解甜黨,上次五條悟給他帶的小蛋糕冇吃兩口就覺得膩,但是礙於麵子,李華最終還是整個吃完了。“五條悟,……記得放……”夜蛾的聲音被落在後麵,距離太過遙遠以至於李華也冇聽清他在說些什麼。倒是五條回答的很快:“老師,我一定會記得你不放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