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4040AW 作品

二、見意

    

為“他們的失蹤是正常的”。而五位舍友為柳錢塘留下的唯一直接資訊,隻有五號床前兩天發來的簡訊。“小心守門人。”根據之前的失蹤案例總結,最早清晨六點,最晚下午六點,所有人都是在這個時間段內消失,而現在,是下午4:41。還有些時間,柳錢塘拿出規則書覆盤檢視;慌亂也好悲傷也好,此刻都不如做好準備活下去重要。這款桌遊以“超自然調查”與“東方神明”為主題,背景同樣是現代,隻不過存在著名為“認知災變”的超自然現...-

【劇情簡介:你是初次來到臨安市,準備在此生活一段時間的外來人員;近日,你暫居的良山區發生了命案,流言四起,明麵上雖被定性為惡性連環殺人案,但坊間傳言,此中另有玄機……】【災變類型:高危掠食者】【災變等級:丙】【劇情主線任務:存活至第五天】【祝您好運】再睜眼,眼前是一間陌生的出租屋,麵積不大,目測**平米左右,分為了“廚房”“臥室”“廁所”三個部分,柳錢塘現在就站在臥室門口,麵前是一條直通房門的狹小過道,陽光從背後的窗戶湧入,照在左手邊的木製衣櫃上。“……臨安市?”相比於眼前的環境,劇情的地點更讓他意外,柳錢塘是去外地上的大學,而他的老家就是臨安;他下意識摸向口袋,結果隻掏出來一部老年機,摁下開屏鍵,上邊顯示著“2004年7月1號,11:30”。柳錢塘又快步走到窗邊,頂著太陽往外觀望,但這房間四層樓高,視野有限,讓他冇有看到什熟悉的建築。“隻能之後再看了,不管怎說,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主場作戰吧。”柳錢塘向來比較樂觀,拉上窗簾後坐在床上,用意念喚出了玩家麵板。【姓名:柳錢塘】【當前理智:80/90】【當前體征:良好】【所屬仙神:十方洞明仙尊觀火】【隨身道具:無】【仙神賜物:無】【武勢:無】【術法:觀火】【神通:無】【賜福:未知賜福仙尊骨血,十方洞明見意】【您有新的賜福補正未選取】柳錢塘順勢點開“所屬仙神”介麵。【所屬仙神:十方洞明仙尊】【信仰十方洞明仙尊將為你帶來無物不察、既有皆知的能力;你將獲得五感與第六感外的第七個無形感官“見意”。】【該感官可與六感中的某一感任意重疊,強化其能力,甚至能夠對不可視之物進行感知,但單次使用不可超過三十秒,再次使用的間隔至少為上一次使用時間的兩倍,否則將導致每五秒一點的理智值損失。】【仙尊座下分有觀火、通心兩大分支;觀火者可得觀火術法,使“見意”對自身所有感知與推演能力大幅強化,通心者可得通心術法,反其道而行之,使“見意”遮蔽五感,使某一感官對指定目標的感知力極致強化。】【您的可選賜福補正如下:】【健步如飛:增加自身敏捷,為通用賜福】【愈烈:使用見意時,見意的強化效果將隨持續時間不斷增長,時間超限後導致的理智消耗亦然。】【監管:使見意能夠複製自身某一感官的功能,並將其留存在指定地點,留存期間無法使用見意,但可接收來自見意的感知資訊,可隨時收回。】柳錢塘略微斟酌,選擇了“監管”,便捷的資訊收集手段,相當於自帶竊聽器 監控攝像,劇情介紹說命案情況並不明朗,那正是剛需資訊收集的時候。【賜福選取成功】關閉介麵,柳錢塘呼了口氣,臨近正午,房間很有些悶熱,他順勢起身打開衣櫃,看看邊是有些可換洗的衣物,還是單純的擺設。拉開櫃門,樟腦丸的味道混合著木屑味撲入鼻腔,映入眼簾的是一排冇什特色的短袖襯衫與長褲其平均水平大概略強於校服,衣褲下襬著一摞男性貼身衣物,以及一把槍。“?”一瞬間,柳錢塘腦子閃過了星辰大海。“難道連環命案的凶手是我,真相是我把他們突突了?”“見意”與雙眼疊加,無形的光芒在眼中流轉,槍上的一些細節展現在眼前。“有指紋,但僅限於槍把,冇有任何臟汙,僅是落了些灰塵,且槍身並不陳舊,也就是說,這東西冇有實際使用過,且剛到手冇多少時日。”“那目的是什呢?自保?自保到需要冒險用槍的地步……”至於這槍是真是假,柳錢塘也不必開槍鑒定,他上手掂量了一下,隨即打開麵板,看向隨身物品一欄。【隨身物品:民用氣動手槍】又檢查了下彈匣,滿彈,二十發,但房間冇有第二個彈匣;解除見意融合,柳錢塘將槍放下,走出臥室。臥室旁是廚房,柳錢塘推開過道與廚房間的推拉門,向內看了一圈,帶著些油汙但整體還算整潔的牆麵,擺放著幾瓶調料的灶台,放在灶台上的炒菜鍋,一覽無餘。廁所更簡潔,花灑,蹲廁,兩瓶放在洗漱台上的洗髮水和沐浴露,還有一麵鏡子,與鏡中倒映的清秀麵孔對視了一下,柳錢塘退了出來,關上了廁所的推拉門。返回臥室將打開保險的氣槍帶上,又摸了幾張紙幣,柳錢塘決定出門去找份報紙,也許關於命案的報道就有一些有效資訊,可惜出租屋冇有電視,不然也不用費這個功夫,他不敢確保可能存在的致命因素會以什方式出現,但調查不能不進行,隻能儘量做好防備。出了門,外邊就是裸露的水泥樓梯,在陽光下格外棱角分明,柳錢塘下樓,腳步聲迴盪在樓梯間,顯得莫名寂靜。頂著太陽出了小區,門口就是報刊亭,柳錢塘一口氣要了最近一週的報紙,正等著老闆收拾的時候,馬路對麵一個身影卻讓他感到有些不對。見意發動,對方身上挎著的單肩包此刻在視野中清晰可見,那個款式並非這個年代發行,至少也得等到十五六年後;柳錢塘若有所思,回頭接過老闆的報紙,付了錢,轉身走回小區,同時發動“監管”,讓見意複製了視覺,留在小區門口,繼續觀察對方的動向。擁有雙重視野的感覺倒是奇妙,不過並不影響柳錢塘的行動和閱讀,他打開最早的“6月26號”報紙,報頭的標題映入眼簾。“連環命案受害者再增一人。”很簡短的標題,柳錢塘剛要繼續瀏覽,見意的視覺中,那個站在馬路邊上的身影開始行動了起來。

-的報道就有一些有效資訊,可惜出租屋冇有電視,不然也不用費這個功夫,他不敢確保可能存在的致命因素會以什方式出現,但調查不能不進行,隻能儘量做好防備。出了門,外邊就是裸露的水泥樓梯,在陽光下格外棱角分明,柳錢塘下樓,腳步聲迴盪在樓梯間,顯得莫名寂靜。頂著太陽出了小區,門口就是報刊亭,柳錢塘一口氣要了最近一週的報紙,正等著老闆收拾的時候,馬路對麵一個身影卻讓他感到有些不對。見意發動,對方身上挎著的單肩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