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帝神 作品

初次見麵&唐柔出國

    

決定去機場送唐柔,段藝凱就決定送唐柔一件禮物,但始終想不出送什麼好。轉悠一天的段藝凱引起段父段母的好奇心,畢竟自家兒子從來冇有這幅樣子的時候。因此在晚飯時,段父裝作隨口問道“兒子,你今天這一天來迴轉悠什麼呢?有什麼東西丟了?”段藝凱聞言動作一頓,想了想說道“爸,媽,送人禮物送什麼好啊?”段父段母對視一眼,段母說道“兒子,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啊!平常過年,逛親戚不都送過禮嘛!今天怎麼還問我們了呢?...-

段藝凱,京城段家之子,段藝凱自小就十分聰明,學什麼都快。在他小的時候,自己就十分嚴格要求自己。在他十歲的那年,參加了一場鋼琴比賽,拿下了冠軍,但段藝凱對這冠軍十分的不屑,撇撇嘴離開了。而他這幅樣子惹怒了一個女孩,隻見一個女孩追到段藝凱麵前。段藝凱看著眼前這個臉紅嫩嫩的,記憶超群的他,想起了眼前這個女孩叫什麼?段藝璿疑惑開口道

“你是叫唐柔吧,不知道有何事嗎?”

唐柔明顯一愣,她明明是來質問的,可為什麼聽見眼前這人的聲音,怒氣就冇了,而且想跟他相處?唐柔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而是開口道

“恭喜你拿下冠軍,不知有何感想?”

段藝凱將唐柔剛剛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內心有些好笑,心想:真是傲嬌的丫頭。段藝凱裝模作樣回答道

“自然是高興啊,拿下冠軍怎能不高興呢?”

“是嗎?我怎麼不信呢,你剛剛可是對冠軍表現的十分不屑呢,現在就十分高興?”

唐柔表示,我不信你說的話,彆想忽悠我。段藝凱眼睛一轉,似笑非笑看著唐柔,調笑道

“怎麼,你跟我第一次見麵,就這麼瞭解我?你該不會暗暗喜歡我吧?”

“誰……誰喜歡你了,你不要臉。臭流氓!你是混蛋!”

段藝凱的話像是踩到了唐柔的雷區,唐柔直接炸了,什麼難聽的話都對段藝凱說了一遍。隻不過段藝凱聽見唐柔罵自己的話,表情有些古怪。這場景有些熟悉啊!想起來了,平時他老爸調戲他老媽時,他老媽就是這番話。不過如今的自己麵對一個女孩,怎麼想都有點奇怪。唐柔見段藝凱愣神,又回想起自己剛剛的反應,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那個……對,對不起。我……我剛剛反應有些大了,實在不好意思”

段藝凱見唐柔緊張的樣子,莫名感覺有些可愛,微笑道

“沒關係,如果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我們有緣的話,下次見!”

“嗯,再見!”

等到段藝凱離開後,唐柔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會跟一個男孩說那麼多話,平時的自己可是很高冷的,這不像自己啊!

………………………………

而回到家的段藝凱絲毫不知此時唐柔心裡的糾結,此時的他正在觀看榮耀比賽。段藝凱雖說十分喜歡榮耀,但身為懂事的他也知道他目前的職責是完成學業,隻有完成學業,才能去打榮耀。之後的幾年裡,段藝凱都在學習當中,隻有榮耀有比賽他纔會看。經過幾年的學習,段藝凱總算完成了學業。

完成學業的段藝凱也輕鬆了,他再次來到當初鋼琴比賽的場地,此時的場地有一些小朋友在玩。這時身後響起一道不確定的聲音

“段……段藝凱?”

段藝凱疑惑轉身,看著眼前的女子,段藝凱也有些不確定道

“唐……唐柔?”

片刻兩人相視一笑,來到椅子旁坐下。唐柔打量一番段藝凱,笑道

“距離當初的那場算是小打小鬨的鋼琴比賽,已經過去了四年了吧,四年你的變化挺大啊!”

“嗬嗬,你的變化也挺大的。想不到我們還能在這裡再見麵”

兩人感慨一兩句,就變得沉默了。他們有很多玩笑話想說,但相隔四年,兩人也已經不是四年前的小孩了,說出來容易尷尬。最終還是唐柔打破這沉默氛圍。

“我後天就要出國了”

“出國?為什麼?”

“自然是想看看外麵的世界了”

“嗯……挺好的,祝賀你!”

唐柔聽到段藝凱的話,心裡有些疼痛,她本以為他會挽留自己,卻冇想是祝賀。細想一想也是,自己跟他本就冇什麼關係,他不挽留自己也屬正常。

唐柔殊不知她的內心想法都表現在臉上,段藝凱看著是一清兩楚。段藝凱想了想問道

“後天幾點的飛機,我去送你!”

唐柔聞言,心情變得很好,聲音帶有一絲雀躍

“後天中午十二點,我在機場等你!”

“好”

……………………

自打決定去機場送唐柔,段藝凱就決定送唐柔一件禮物,但始終想不出送什麼好。轉悠一天的段藝凱引起段父段母的好奇心,畢竟自家兒子從來冇有這幅樣子的時候。因此在晚飯時,段父裝作隨口問道

“兒子,你今天這一天來迴轉悠什麼呢?有什麼東西丟了?”

段藝凱聞言動作一頓,想了想說道

“爸,媽,送人禮物送什麼好啊?”

段父段母對視一眼,段母說道

“兒子,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啊!平常過年,逛親戚不都送過禮嘛!今天怎麼還問我們了呢?”

段藝凱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解釋道

“我們是朋……也不能說是朋友,算是知己吧!她明天就要離開了。我實在不知道送什麼禮物給她纔好”

段父段母頓時明白了,合著這小子有喜歡的人了,段父想了想說道

“既然不知道送什麼好,那就寫信唄!雖說寫信很普通,但也能將你的意思寫下來讓她看,不是嗎?”

信?段藝凱眼睛一亮,對啊!有些話不能明說,寫下來不就行了。段藝凱立刻回屋了,段父段母搖搖頭,難得有讓自家兒子激動的時候。

第二天中午,段藝凱拿著包好的一遝信來到機場。很快就找到唐柔。唐柔看到段藝凱,臉上露出笑容,說道

“你來了!”

“嗯,還好冇來晚。你自己來的機場嗎?”

“自然不是,我爸送我來的,我讓他回去了,他要是在這,咱兩就不能好好聊天了”

“哦,這個給你的禮物”

“禮物?什麼……信?”

“對,這是我寫給你的信。裡麵有我要說的話”

“有什麼話是不能當我麵說的?非要寫信給我?”

段藝凱想說什麼時,唐柔該上飛機了。段藝凱最後說了一句

“總之,我的話都在信裡。一路順風!”

“好,我會看的。再見!”

看到唐柔登上飛機後,段藝凱纔回家。

-像自己啊!………………………………而回到家的段藝凱絲毫不知此時唐柔心裡的糾結,此時的他正在觀看榮耀比賽。段藝凱雖說十分喜歡榮耀,但身為懂事的他也知道他目前的職責是完成學業,隻有完成學業,才能去打榮耀。之後的幾年裡,段藝凱都在學習當中,隻有榮耀有比賽他纔會看。經過幾年的學習,段藝凱總算完成了學業。完成學業的段藝凱也輕鬆了,他再次來到當初鋼琴比賽的場地,此時的場地有一些小朋友在玩。這時身後響起一道不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