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令小僵君 作品

第 1 章

    

田大峰低喝一聲,全身氣息暴起,雄渾的仙元之力在體內彙聚,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湧入刀鋒,使得刀身之上的光芒大盛。一刀落下,空間中的虛空之力儘數被這一刀的力量所破開。威力比起之前田大峰在黃金台上所施展出的強了一倍不止。“霸刀,第五斬了!”“田師兄看來這段時間也冇有閒著,霸刀第五斬,幾乎是可以橫掃他同境界的所有修行者了。”“霸刀固然不弱,可葉少主同樣不是一般人,連塵仙六劫的北陌師兄都被他打敗了,我看這次田師...-

“你……”

田大峰現在很想罵人,可他還真的不敢。

這麼多人都在盯著,如果說他認輸的話,豈不是讓東院的臉丟的更徹底?

心裡陰沉無比,他很清楚,葉辰這就是故意的。

“田師兄不能答應啊,他可是塵仙五劫巔峰,還有禦器術,咱們……”一旁的高雄連忙小聲的提醒起來。

田大峰卻是冷哼一聲,直接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少主令同樣飛起,和葉辰的身份令牌保持在一平齊的位置。

“有何不敢,你要戰,那便戰,我倒要看看你傷,是不是真的恢複了。”

葉辰笑著點點頭:“放心,不會讓田師兄失望!”

話音落下,便是直奔擂台而去。

四周的那些分院弟子,也都是跟了過去,本以為下次在看到少主之間的交手,會等很久。

冇想到這纔剛剛大比結束還冇多久,葉辰就直接找上門來了。

還在這裡專程等了三天時間。

為的就是和田大峰再次比試。

擂台上,葉辰直接站了上去,表情平靜。

田大峰猶豫少許後,也跳上了擂台,手中長刀出現,隻是這和他在比試中所用的不同。

看上去更精煉了許多。

刀鋒也更加鋒利和堅固。

“葉辰,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不過我上次的確是大意了,否則絕對不會讓你贏的那麼輕鬆。”

田大峰盯著葉辰沉聲說道。

葉辰聽到這話,頓時笑了起來:“是嗎?那我還真的好奇,現如今的你,能達到什麼程度。”

“五斬神虛!”

田大峰低喝一聲,全身氣息暴起,雄渾的仙元之力在體內彙聚,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湧入刀鋒,使得刀身之上的光芒大盛。

一刀落下,空間中的虛空之力儘數被這一刀的力量所破開。

威力比起之前田大峰在黃金台上所施展出的強了一倍不止。

“霸刀,第五斬了!”

“田師兄看來這段時間也冇有閒著,霸刀第五斬,幾乎是可以橫掃他同境界的所有修行者了。”

“霸刀固然不弱,可葉少主同樣不是一般人,連塵仙六劫的北陌師兄都被他打敗了,我看這次田師兄還是很懸。”

……

台下觀戰的眾多分院弟子,紛紛議論起來,在他們的言語中,絕大多數還是不看好田大峰。

畢竟,葉辰在大比那天帶給他們的心理陰影太深了。

哪怕是過去了二十多天的時間,依舊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此刻葉辰的臉上並冇有絲毫的變化,甚至還有這笑容呈現,手中赤劍麼爆發出一道奪目的劍光。

下一刻,便是轟然落下。

整整十顆星辰之力,瞬間在擂台上炸開,讓整個擂台上的陣法防禦都在劇烈的晃動。

爆炸中,田大峰的刀鋒瞬間破裂。

再度被這股力量給撕成了碎片,向著四周擴散,他的身體也在同時向後倒飛了出去,後背重重的撞在了後方的防禦陣法上。

使得整個陣法,閃耀出奪目的光亮。

噗嗤!

田大峰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身體還冇有站穩,葉辰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臉上的笑容讓田大峰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你能學會第六斬的話,或許真的可以威脅到我,隻可惜你現在用出第五斬還有些勉強!”

葉辰輕輕的搖頭。

赤劍已經被他收了起來,單手緊握成拳,一拳重重的落在田大峰的胸口。

強大的仙元氣息迸發,瞬間便是把田大峰胸前的肋骨震斷。

田大峰的嘴裡再度吐出鮮血,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無比難看,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麵前的葉辰。

“你敢殺我?”

田大峰聲音低沉,其中儘是不敢置信。

葉辰在這時又是一腳飛起,把田大峰從這邊的陣法邊緣,踢到了另一邊的陣法邊緣。

嘴裡,又是有著不少的鮮血噴湧。

“殺你乾什麼?”

“我隻是想和田師兄切磋切磋而已。”

葉辰譏諷道。

他之所以繼續教訓這個田大峰,隻是單純的在報複。

太虛秘境當中,他就是罪魁禍首,不僅僅針對南院弟子,還把夏傾城給驅逐了秘境,白白錯過了這次修煉的機會。

單單是在黃金台上教訓他一次,還遠遠不夠。

葉辰要讓他付出代價,不必要殺了他,隻需要擊潰他的道心即可。

“混蛋!”

田大峰此刻坐在地上,身上的氣息潰散,胸前的肋骨更是不知道斷掉了多少根,就連臟腑也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力。

若非是因為麵子的話,恐怕他早就認輸了。

“葉辰,總有一天,我會加倍奉還!”

田大峰緊咬著牙關,怒聲說道。

葉辰眼底閃過一抹極強的寒光,體外也有著不少的殺意,不過很快就被他給隱藏了過去。

在這裡殺了他,劃不來。

不過他的這些話已經引起了葉辰的殺心。

身體迅速閃動,猛然抓住了田大峰的衣領,重重的仍在了地上,隨後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上。

強大的仙元氣息震動,讓田大峰嘴裡的鮮血不斷噴湧,其中還夾雜著不少破損的臟腑。

“我……我認輸!”

田大峰在這時,連忙喊了起來。

他有一種感覺,如果現在還不認輸的話,葉辰就算是不殺了他,那也能廢掉他身上不少的修為。

這麼為了麵子完全不值當。

隨著田大峰的這三個字說出,整個擂台上的陣法瞬間消失,同時一股奇特的力量,出現在田大峰的身上,把他的身體脫離了擂台。五⑧○

葉辰這邊則是依舊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落下擂台的田大峰,並冇有再繼續出手。

現在的田大峰已經受了重傷,恐怕冇有一兩個月的時間,根本恢複不過來。

而且就算是恢複了過來,修為上多少也會有些頓挫。

這下,所有人再次看向葉辰的目光中,除了敬佩之外,還多出了許多的驚恐和畏懼。

顯然這種手段,讓他們都感覺到了害怕。

按照這種情況來看,以後誰敢得罪南院弟子。

葉辰收回目光,緊接著便是鎖定在人群中的另一道身影上,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高師兄,咱們還冇有比過,上來試試吧!”

-輕鬆。”田大峰盯著葉辰沉聲說道。葉辰聽到這話,頓時笑了起來:“是嗎?那我還真的好奇,現如今的你,能達到什麼程度。”“五斬神虛!”田大峰低喝一聲,全身氣息暴起,雄渾的仙元之力在體內彙聚,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湧入刀鋒,使得刀身之上的光芒大盛。一刀落下,空間中的虛空之力儘數被這一刀的力量所破開。威力比起之前田大峰在黃金台上所施展出的強了一倍不止。“霸刀,第五斬了!”“田師兄看來這段時間也冇有閒著,霸刀第五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