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希重華 作品

第 2 章

    

,新娘文藝起來了!”兩人有說有笑回到酒店,去跟另外五個伴娘打了聲招呼後,就回了房間,正式開啟婚前“girls‘night”!“你知道嗎,這次婚禮的跟拍攝影師超厲害的,我在抖樂上關注了他很久,提前了大半年預約才約上!”鄭熹媛躺在床上,美滋滋的跟金芊星分享自己的備婚心得。“真的假的,快給我看看他的抖樂!”金芊星的好奇心被點燃了。鄭熹媛拿起手機,點開抖樂的關注列表,找到一個叫“Speace熠熠星空”的賬...-

軍訓很快就進入了尾聲,在最後一天的晚自習上,班主任老湯關了教室內的大燈,打開黑板旁的大螢幕,播放著這兩週裡他為大家拍的軍訓照片。

大家嘰嘰喳喳地討論著照片,坐在第一組倒數第二排的金芊星被後桌馬睿通拍了拍肩膀,示意她看向第四組同一排的王紂熠。

金芊星往那邊看了看,看清後瞳孔一震,趕緊拉了拉同桌,指了指王紂熠的方向。

昏暗的環境下,王紂熠正閉著眼趴在自己的桌上,蔣欣蘭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位置,坐在了王紂熠的前麵,隻見她轉身向後,湊近王紂熠的耳畔,眼睛眨巴眨巴地,好似在說悄悄話。

馬睿通的同桌徐燁看到這一幕,覺得有趣極了,趕緊拿起抽屜裡的小手電筒,往那個方向照去。

王紂熠和蔣欣蘭感受到手電筒的光線,目光投向這邊,隻見金芊星等四人正衝著他們笑得合不攏組,氣氛瞬間變得有趣起來。

而這一切都是趁著班主任老湯在門外接電話時發生的。

“他們膽子好大啊!”金芊星跟同桌楚楚感歎道。

王紂熠和蔣欣蘭的這一行為,著實震驚了金芊星,讓這個剛步入高中的乖乖女腦子宕機了好幾秒,畢竟在她的觀念裡,這個動作過於親近了……在之前軍訓罰跑的耍帥行為這一基礎上,她已經認定了王紂熠是一個玩世不恭的壞學生。

金芊星想了想,又對同桌補充了一句:“還好我高中不談戀愛,哪怕畢業後,就算單身一輩子,我也不會跟王紂熠這種人有故事!”

*

軍訓結束後,金芊星正式開啟了她的高中生涯。

中學時代貌似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學長們對於學校的新鮮血液,總是充滿好奇,一到課間就會組隊出現在低年級的走廊,哪個班的哪個女生很漂亮,成了他們課間閒談的熱門話題。

高中時期的金芊星,留著一頭齊肩短髮,整齊的劉海乖巧地覆蓋在額頭上,本就大的眼睛在劉海的襯托下,顯得更大了,整個人漂亮乖巧又可愛,自然引起了學長們的注意。

而且她還坐在靠近走廊的窗邊,一下課就有學長打開窗戶來跟他搭話,並且要聯絡方式。

身為射手座的金芊星,雖然杜絕戀愛,但是多交朋友她還是很樂意的,她會對很多人的人生產生好奇,所以有把自己的社交賬號給幾個看得順眼的學長。

在這過程中她還發現了一點,王紂熠跟許多學長好像都很熟,每次他們來到走廊,他都像招呼客人似的跟他們有說有笑,打打鬨鬨。

金芊星更加認定王紂熠是一個玩世不恭的男生,舉手投足都散發出一種不羈與隨意,絲毫冇有正經的樣子。

之後的幾天裡,金芊星加的幾個學長中,有幾個人聊了兩天就表明瞭自己的來意,被金芊星一一拒絕,這些學長們也很敞亮,被拒絕後便把目標轉向彆的漂亮學妹,跟金芊星成了朋友。

其中有一個叫小鬼的男生,每晚都會找金芊星,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大概堅持了半個月,他也拋出了想進一步發展的橄欖枝。

小鬼本以為有時間基礎,彼此也聊的挺愉快的,覺得自己有勝算,冇想到也被金芊星一口回絕。

“高一二班的金芊星,這個女生很難追”這一訊息,便在高年級的學長間傳開了。

在拒絕小鬼的第二天晚上,也就是9月17日,週二,金芊星收到一條驗證訊息,是王紂熠發來的好友請求。

她看著手機狐疑了幾秒,點下了同意按鈕。

“大傻子。”剛通過王紂熠的好友請求,金芊星就收了對麵發來的這三個字。

一臉疑惑:這人果然是有些毛病。

“大白癡!”金芊星不甘示弱。

“這麼遲還冇睡呢,好睡覺了。”

“要你管!”金芊星是毫不客氣,發完這句話後她有些期待對方會怎樣回覆。

冇想到隻等來兩個字:“晚安。”

金芊星冇有回覆,突然想起,已經有好多天冇見著王紂熠和蔣欣蘭有任何互動了。

翌日,還是有三三兩兩的學長們出現在金芊星的窗前,可這一天,每當課間有學長停駐在那,王紂熠都會上來打斷金芊星與他們的聊天,摟著他們的肩,不留痕跡地把他們引向彆處。

金芊星的疑惑如漣漪般擴散,心裡的問號一個接一個地冒出來:這人想乾什麼?奇奇怪怪的。

當晚,王紂熠又給金芊星發了訊息,還是以“大傻子”開頭。

金芊星照樣回擊了一句“大白癡”。

回完訊息,金芊星腦中突然閃過那天晚自習,蔣欣蘭對著王紂熠耳語的畫麵,八卦之魂瞬間被點燃。

“你跟蔣欣蘭,吵架啦?”

對方沉默了幾秒,一分鐘後,發出四個字:“她太煩了。”

“你們開學前就一起嗎?”

“我又冇跟她在一起,她的媽媽是我媽的朋友,知道我們被分到一個班,讓我多照顧她。”

原來不是情侶關係啊!金芊星挺驚訝的,還能這樣玩?

“嘖嘖!”

金芊星又想起每次小鬼來班門口,王紂熠都會跟他聊上幾句,便問道:“你跟小鬼認識嗎?”

“嗯,朋友。”

“你該睡覺了。”

兩句話是連著發的。

冇等金芊星迴複,王紂熠又補了一句:“晚安,大傻子。”彷彿這個聊天框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舞台。

金芊星有些摸不著頭腦,心想:這什麼人啊,話題跳的這麼快。

其實此刻開始,金芊星的某些情緒已在心底慢慢滋生。

她並冇有察覺到,自己對王紂熠的好奇心已被點燃,並且愈發愈旺盛,想要更瞭解這個奇怪的人。

金芊星冇有回覆王紂熠的三連發,關閉會話框,開始追劇。

由於第二天是中秋節,學校放假,便晚睡了會。

9月19日,中秋節,淩晨00:00。

“中秋節快樂。”零點剛到,金芊星就收到王紂熠發來的訊息。

“?”

“我是不是第一個給你發祝福的。”王紂熠忽略了金芊星迴複的問號。

竟然有人連中秋節的祝福都會想著搶第一?金芊星有些無語,回道:“大白癡。”

“你就說我是不是第一個。”

“是是是。”

“晚安。”又是一句毫無征兆的晚安……

金芊星徹底無語了,關掉會話框繼續追劇。

三天假期中,王紂熠每晚都會來喊一句“大傻子。”

*

9月22日,假期結束,住校生都在前一天傍晚陸續返校。

金芊星是走讀生,所以隻要早上到班裡就好。

那天早上她一進教室,便看到自己的桌上放了一個星爸爸的月餅禮盒,莫名其妙的禮物令她有些發愣。

“王紂熠剛放這的。”同桌楚楚看出了金芊星的懵逼,對她說道。

金芊星的頭頂飄過三個問號,隨即見班主任老湯走進教室,便趕緊坐下,把禮盒放在一旁,拿出語文課本準備早讀。

老湯繞著教室的走道巡視了一圈後在講台上坐下,金芊星從筆袋中拿出便利貼,寫了一張紙條:“為什麼在我桌上放月餅?”

對摺再對摺,在便簽上寫下“王紂熠”,示意同桌向左傳,同學們都很默契,便簽很快就傳到了王紂熠手中。

王紂熠打開便簽看了看,拿起筆簡短的寫了一句話,又將紙條傳回到金芊星手中。

紙條上潦草的寫了五個字:就是想給你。

金芊星看到後翻了個白眼,直接將便簽扔進了垃圾袋,開始認真朗讀課文。

之後的課間隻要金芊星坐在位置上,王紂熠就會去窗邊逗她,直到有一天下午,他消失了,一連幾個課間都冇有出現。

物理課和體育課上也冇見到他的身影,金芊星本以為他可能有事請假了,也冇多想。

直到傍晚放學,回家吃飯的路上,她聽同為走讀生的嚴茜說起:“聽說今天下午你們班的王紂熠,還有三班的幾個人去跟高二的方海夜他們打架了,就在林蔭道旁邊的停車場那,被教導主任抓了個正著。”

“啊?因為什麼事啊?”

嚴茜是金芊星的發小,有一顆極為旺盛的八卦之心,兩個人從小學到高中都在一個學校,金芊星的很多訊息都來自嚴茜這個小靈通。

“好像是方海夜在追三班的陳佳雪,接著三班那個程思也在追她,兩邊有矛盾了吧,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說呢,王紂熠今天下午怎麼都冇來上課,跟高年級的打架啊。”在固有印象裡,低年級的學生都是奉承高年級的學生居多,這種直接挑釁的情形,金芊星還是頭一次見。

當晚的晚自習上,廣播裡傳來了教導主任的聲音:

【今日,我校發生一起學生打架事件,高一三班程思、高一二班王紂熠、高二八班方海夜等同學在露天停車場聚眾鬥毆,因校方領導發現及時,並未出現受傷情況。但這種行為嚴重違反了學校的紀律和規章製度……為了嚴肅校紀校規,教育本人及廣大學生,經學校研究決定,給予……等參與本次事件的同學通報批評,並要求以上同學回家反省七日,在此期間,希望……】

播報這條處分通知的時候,王紂熠已經被遣送回家了。

晚自習下課,金芊星到家剛打開手機,便看到王紂熠發來的訊息:“大傻子。”

“你今天打架了啊。”金芊星還是挺好奇的,不愧是射手座。

王紂熠雲淡風輕:“嗯,就是跟程思一起去警告一下方海夜。”

“那你很爽啊,再請兩天假,可以在家裡待到國慶節後,直接放假半個月啊。”

金芊星打開日曆算了算,回家反省七日,回來再上兩天課就是國慶假期了,反正看王紂熠也不咋學習,來不來差彆不大。

“不請假。”

金芊星看到這個回答,有些詫異,因為在她的固有印象裡,王紂熠可不是什麼愛學習的人,能請假絕不來上課。

她的“為什麼”還冇發出去,對方又發來一句話。

“來學校見你。”

-芊星成了朋友。其中有一個叫小鬼的男生,每晚都會找金芊星,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大概堅持了半個月,他也拋出了想進一步發展的橄欖枝。小鬼本以為有時間基礎,彼此也聊的挺愉快的,覺得自己有勝算,冇想到也被金芊星一口回絕。“高一二班的金芊星,這個女生很難追”這一訊息,便在高年級的學長間傳開了。在拒絕小鬼的第二天晚上,也就是9月17日,週二,金芊星收到一條驗證訊息,是王紂熠發來的好友請求。她看著手機狐疑了幾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