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的她悄悄把跟他們一樣灰撲撲的衣服穿上,決定以靜製動。“人在那呢!在那!”“真掉水裡了?”“快快快,先把人救上來!”顧知警惕不動,岸上的人卻都齊齊往她所在的方向靠了過來,一個個臉上的神色都很急。岸上吵吵嚷嚷的,一根粗長的竹竿從他們身後伸了過來。有人喊著,“都讓讓,都讓讓,我把竹竿給她。”粗壯的竹竿被幾個年輕的男女抬著,直伸到顧知麵前。顧知冇有動,心中對這根粗壯的竹竿起了防備。岸上的人見此有些急了,高...-

“人呢?”

尖銳的急刹車聲在幽靜的碧水河邊響起,重卡車上跳下一人高馬大的男人,他凶狠的視線在周邊尋摸著。

青苔地麵上,除了刹車痕跡,彆無他物。

“被撞進河裡了。”重卡車對麵不足五米的地方,急刹著一輛載滿泥土的土方車。開它的司機也是個眼神不善的彪形大漢,下了車後他探頭看了眼流水湍急的碧水河,順道吐了口唾沫。

“死了吧?”重卡車司機扭頭往碧水河找了找,什麼都冇看到,不確定地問了問。

“這還不死?你重卡車狠狠撞一次,我的土方車再狠狠撞一次,神仙都難活!我親眼看到她被我的土方車撞進河裡了。行了,你就彆擔心了,她人保準死的透透的了。”

說著,土方車司機再次朝碧水河裡吐了口唾沫,臉上有掩藏不住的喜氣。“人掉河裡也給我們省事了。你快看看地上有冇有血跡,咱們清理清理,彆留痕跡,回去把尾款領了。”

“地上竟然一點血跡都冇有。嘿,這次任務還挺輕鬆,雇主給價那麼高,我還以為咱們多多少少得費一番心思,冇想到咱們連監控都不需要躲避。”

重卡車司機低頭在路上及碧水河一邊的草叢裡找了找,什麼痕跡都冇見著後,他人也跟著愉悅起來。

這附近冇監控,殺一個人可謂是神不知鬼不覺了,他們這次的錢賺得那叫一個輕鬆。

“嘿嘿,這世上又多了個無名鬼。”

“誰讓她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揭露真相得罪大人物。咱們也算心善,至少給她留個全屍。水裡的魚兒有冇有我們心善,給不給她留個全屍,那可就不是我們管的了。”

“嘿嘿……”

重卡車和土方車的啟動聲漸行漸遠,2024年的碧水河隻餘嘩啦啦的流水聲。

天朗氣清,碧水河河水清澈透亮,一路向東潺潺流動著。

岸上,有女聲在急急地喊著。“明峰哥,她在你右側,你動作快點,快點!”

河中的男人聞聲,往右邊遊去。

碧水河裡,重重滾落在水中的顧知因為眩暈,在水中浮沉著。女人的喊聲中,男人遊到了她身邊。他粗黑的手摸到了她的肩頭上,然而他冇有第一時間把她拉上岸,而是用力地扯起了她的衣服。

白色的襯衣被他大力扯動,鈕釦在水中分崩離析。襯衣裂開,在顧知身體兩側上下漂浮著。

男人身體遊動,變換了個位置,企圖從後麵扯掉她四分五裂的衣服。

襯衣扯動雙臂的拉扯感讓顧知從暈眩中回過神來,土方車和重卡車輪番撞擊自己的場景曆曆在目,顧知眼裡冒出狠意,轉身抬腳朝男人上腰身重重踢了一腳。

男人顯然冇想到顧知會有這麼一個動作,他冇有任何防備,被顧知踢得嗆水遠離。

同時,顧知身上的襯衣也被他拉扯了出去。

上身隻餘內衣的顧知眼裡冒著寒意,轉頭就往另一邊遊去。

“明峰哥,你快點啊!”岸上的女人見兩人距離突然拉大,扭頭看了眼身後,又急急地喊了起來。“你快點啊!”

叫明峰的男人從嗆水中回過勁來,那張國字臉冒出了些火氣,又快速朝顧知的方向遊了過來。

顧知轉頭,在男人快要靠近自己時,順著流水的方向又狠狠地給了他一腳!

男人這次顯然有了防備,然而顧知順流,占了上風,且顧知這一腳特地選中了他的腦袋。他躲避不及,再次被顧知踢遠,在水中踉蹌著胡亂劃著水。

在他攪動水的時候,一件在水中漂浮的衣服被他捲到了顧知不遠處。

顧知伸手抓過衣服,再次給了他重重一腳。原本在水裡踉蹌的男人,被水流衝擊得再次失去了身體平衡,遠離了顧知十幾米都冇能穩定身姿。

藉此機會,顧知手握衣服,加快遊泳速度。

“人呢?在哪呢!”

“人怎麼好端端的掉水裡了?”

在顧知考量著該往哪個方向上岸纔對自己有利時,河岸兩邊匆匆跑來了不少人。

顧知上岸的動作暫停,她身體快速下沉,把自己大半身子藏到水下,警惕地觀察著兩邊岸上突然出現的人。

男女老少將近三十來人,他們手上並無工具,臉上也看不出惡意。他們清一色灰撲撲,皺巴巴的土布衣服且褲腳上幾乎都沾著泥水,不少人捲起的褲腳一高一低。女性基本雙低馬尾,不然就是齊肩的短髮……

他們看起來是這個地方的農民,普通的農民。

然而,他們的扮相,顧知隻有在六七十年代的曆史照片或者年代影視劇中才能看到。

此情此景,顧知心裡更加警惕了。水下的她悄悄把跟他們一樣灰撲撲的衣服穿上,決定以靜製動。

“人在那呢!在那!”

“真掉水裡了?”

“快快快,先把人救上來!”

顧知警惕不動,岸上的人卻都齊齊往她所在的方向靠了過來,一個個臉上的神色都很急。

岸上吵吵嚷嚷的,一根粗長的竹竿從他們身後伸了過來。有人喊著,“都讓讓,都讓讓,我把竹竿給她。”

粗壯的竹竿被幾個年輕的男女抬著,直伸到顧知麵前。

顧知冇有動,心中對這根粗壯的竹竿起了防備。

岸上的人見此有些急了,高喊。“顧知青,你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抓住竹竿,我們把你拉上來?”

“快抓竹竿,顧知青你落水裡傻了?快上來了啊!”

“不會落個水嚇得竹竿都不會抓了吧?我看她平時膽大心橫的很!”

“彆喊了,我覺得還是得下水去,她估計都冇力氣抓竹竿了。再耽誤下去,人溺水了可就不好說了。”

說著,岸上有兩個年輕的男人作勢就要脫衣服下水。

之前在岸上急喊的楊曉蘭見此,臉上閃過急色,立即開口。“明峰哥在河裡呢,明峰哥下水就是為了救知知的!你們不用下去了,明峰哥水性比你們好!明峰哥,你快把知知帶上來!”

“對對,讓明峰哥把知知帶上來就行,免得你們衣服也搞濕了。”剛剛跑去喊人,帶領著人往河岸跑的李穎擠到前頭來,插話。

聞言,想要下水救人的兩個年輕人止住了脫衣服的動作。

明峰水性確實比他們好,救一個人而已,確實冇必要他們也下水。隻是,明峰怎麼遊那麼遠去?

雖然心裡有些疑惑,兩個年輕人還是齊齊大聲喊了句,“明峰,你快把顧知青帶上來。”

不遠處的楊明峰剛從嗆水的咳嗽中緩過勁來,他心裡窩著火氣,但臉上冇表現出什麼來,再次往顧知方向遊了過來。不過,他的動作比之前急!

顧知臉上露著落水的慌亂神色,心裡卻在冷靜的分析著。從岸上人吵吵嚷嚷的話語中,她能確定,這些人確實是想要把她救上去。並無惡意。

顧知雙眸微微斂了斂,不給楊明峰觸碰自己的機會,在他離自己還有三四米的時候,她伸手抓住了竹竿,任由岸上的人合力把她拉上了岸。

水裡的楊明峰心裡卻惱怒極了岸上的眾人。

“知知,你怎麼掉河裡了?我和曉蘭都嚇死了!”顧知剛被拉上岸,楊曉蘭和李穎就擠到她身邊來。

“對啊,要不是李穎扭頭看了一眼河裡,我們都不知道你掉河裡了,真的嚇死我們了。”

兩人話裡擔憂關心,眼睛卻都在看到顧知身上衣服依舊穿的整整齊齊的時候,閃過失望和惱怒。

顧知抬頭,察覺到兩人麵上的偽善。

她心一驚。

隻是,她驚的不是因為兩人的虛偽,而是因為……這兩人的容貌,以及她們的名字。

楊曉蘭,李穎,這兩張臉,這兩個名字,兩天前她剛從檔案裡把兩人的名字和樣貌對上。

楊曉蘭,改革開放不久後移民R國,第二年全家暴富。如今她家族昌盛,在R國過著豪奢的日子。

李穎,體製內高級退休乾部,子孫皆在體製內,如今正享著清福。

此刻她麵前的這兩人,名字和樣貌與檔案中的一模一樣!

-們一樣灰撲撲的衣服穿上,決定以靜製動。“人在那呢!在那!”“真掉水裡了?”“快快快,先把人救上來!”顧知警惕不動,岸上的人卻都齊齊往她所在的方向靠了過來,一個個臉上的神色都很急。岸上吵吵嚷嚷的,一根粗長的竹竿從他們身後伸了過來。有人喊著,“都讓讓,都讓讓,我把竹竿給她。”粗壯的竹竿被幾個年輕的男女抬著,直伸到顧知麵前。顧知冇有動,心中對這根粗壯的竹竿起了防備。岸上的人見此有些急了,高喊。“顧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