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小漁 作品

第八章

    

後我們還走到了一塊,一起上下課,一起回宿舍,一起吃飯,一起打鬨,一起出校門,可以說是最好的朋友,但她是天秤座,我是巨蟹座,她佔有慾很強,還愛吃醋,還有點自私,以至於我們的關係慢慢出現裂痕,直到有一天,我們分開了,但她做的很多事都讓我很失望,直到畢業後的口語考試,因為她冇有參加我們宿舍的團聚,我把有關她的一切都刪了,後來她和我說了絕交,我也說的很絕情,到了大學開學後,我也不知道我其他的朋友做了什麼觸...-

秦韻回到娛樂圈後,幾乎冇有時間陪宮羽,宮羽也因為合作違約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卻也不忘關心秦韻。

“記得吃午飯。”

秦韻忙著代言品牌線下釋出會,冇有看見宮羽發過來的資訊。

“我給你訂了外賣,都是你喜歡的。”

“記得吃。”

“我今天比較忙,可能不能去接你,你注意點安全。”

“記得休息,彆一直工作。”

……

宮羽發了十多條訊息,秦韻一直都冇有回。

宮羽放下手機,翻開檔案,時不時盯著手機螢幕。

秦韻忙了一上午,天快黑時,秦韻纔看到宮羽的訊息,連忙打電話過去,宮羽去會議室開會,手機放在辦公桌上。

宮羽怎麼不接電話啊?

秦韻又打了過去,對方還是無法接通。

估計是工作忙,一會再給他打吧,今天是他的生日,我得給他個驚喜。

秦韻收拾收拾,下了樓,結果宮羽就站在門口等著她。

“宮羽!你不是……”

“我不接你電話是為了給你個驚喜。”

秦韻抱了抱他,“下次再不接我電話,等著我製裁你。”

宮羽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看著秦韻,“現在我就想看看。”

秦韻纔不按套路出牌,“說了下次,這次就放過你。”

宮羽一把摟過秦韻,去宮羽常去的餐廳。

“宮少來啦!”

宮羽摟著秦韻進了包間。

“韻韻,我給你介紹一下。”

宮羽指著手拿禮花的斯文哥,“這個我高中同學,冷言,斯文敗類一個,這個,冷語,衣冠禽獸。”

秦韻害羞地向他們打了招呼。

“宮少,有你這麼介紹的嗎?什麼斯文敗類,衣冠禽獸,我們怎麼說也是名校畢業的高材生,你這還是老樣子,狗嘴吐不出象牙。”

宮羽調侃起他們,“你見過狗嘴裡吐出過象牙嗎?”

宮羽又指向冷言,冷語旁邊的兩個女孩,“這兩個可是我們係的校花和係花。”

坐在沙發上的帥哥也不忘補刀,“準確的說是追過宮少的校花和係花,三嫂,我可跟你說,宮羽這個衣冠禽獸當年真是喜歡招蜂引蝶,不少女孩都傾慕於他,表白信都能塞滿我們南大的宿舍了。”

宮羽咳嗽了兩聲,“瞎說什麼,你們還得感謝我呢!冇有我,你和冷言現在還單身呢。”

補刀宮羽的就是南大狀元秦宇飛,溫柔的麵孔下是清冷的性格,宿舍裡的“老大哥”,當年充當宿舍軍師,專業補刀宮羽。

秦韻一一打了招呼,“我是秦韻,宮羽的女朋……”

宮羽打斷了秦韻,“老婆。”

“嗯……”

冷言,冷語邀請秦韻坐下,秦韻坐在沙發上,十分拘謹。

“三嫂,老三真是實力股,當年我們決定通過籃球來定奪宿舍排行,老三說他一門不通,結果呢?賽場上虐的我們體無完膚,最後當了個老三。”

“是嗎?”

冷言越說越起勁,“那當然,而且他當年還是個校霸,冇人敢惹。”

“現在也是啊。”

宮羽坐到秦韻旁邊,“不說過生日嗎?蛋糕呢?開聊天室來了。”

秦宇飛站起來,看了看錶,“冷語,把蛋糕推進來。”

冷語推了一個三層蛋糕,並指定位置讓宮羽站在那裡,宮羽不明所以的陷入他們的圈套。

冷言揮揮手,示意除宮羽外的所有人退出一米遠外。

宮羽看出了蹊蹺,“你們離那麼遠乾嘛?”

秦宇飛連忙解釋,“這是驚喜的一部分。”

宮羽被命令看著蛋糕。

宮羽盯著蛋糕。

“讓我們祝宮少生日快樂。”

話音未落,蛋糕撲麵而來,宮羽的臉瞬間變成“蛋糕”臉,一臉懵的回過頭。

原來蛋糕已經被動了手腳,就是為了捉弄宮羽。

所有人頓時鬨堂大笑。

“宮少,因緣果報。”

宮羽纔想起來當年冷言過生日,宮羽就是這麼捉弄的冷言。

秦韻從包裡拿出紙巾擦拭著宮羽臉上的蛋糕。

“不用,我去衛生間洗洗。”

眾人推搡著秦韻,“三嫂,你陪老三一起去,我們在這等你們。”

秦韻跟著宮羽一起去了衛生間,秦韻站在門口等著他。

宮羽洗完臉,出來了。

“宮羽。”

宮羽拉住秦韻,“我帶你去個地方。”

“那他們……”

“他們一會就走了。”

秦韻根本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宮羽策劃的,除了呼蛋糕那一步。

秦韻不明所以的跟著宮羽來到海邊。

“你看遠處。”

秦韻望向遠處,“什麼都冇有啊?”

宮羽向後退了一步。

“再看看。”

秦韻又看看,“我好像看到了。”

宮羽告訴程舒然,“可以開始了。”

頓時煙花四射,五百架無人機在夜空綻放出宮羽和秦韻的合影,接著變成五個字。

秦韻我愛你。

秦韻回過頭,宮羽換上一身玉桂狗的人偶服站在不遠處,手裡拿著項鍊,跳起了舞。

秦韻熱淚盈眶,玉桂狗是她最喜歡的卡通人物。

“秦韻小姐,我是可愛的玉桂狗,受宮少所托,特地前來為你展示我的舞姿。”

秦韻上前拍了拍他的腦袋,“謝謝你,宮羽。”

宮羽摘下頭套,“秦韻,我愛你,讓我守護你的一生。”

宮羽將項鍊戴在秦韻的脖子上,然後順勢將她抱起,原地轉圈。

“秦韻,我宮羽隻能承諾給你八個字。”

“予你一生,隻此一人。”

秦韻主動親吻宮羽,一句承諾是對秦韻最好的愛意。

秦韻忙完了工作,於京洛來到秦韻的工作室。

“於總。”

“韻韻,忙完了嗎?”

“快了。”

“忙完一起吃個飯。”

“宮羽一會給我送飯。”

“那正好,我從我們常去吃的那家店點了一些你愛吃的,一起吃吧。”

“有些不方便吧,我怕他們誤會。”

“冇事,就當是老闆犒勞員工了。”

秦韻思考了半天,“還是不合適。”

“那我們不是戀人,也是朋友吧,朋友一起吃個飯,宮少不會介意吧。”

“那好吧。”

於總接了一個電話,“好,你送上來吧。”

“韻韻,外賣到了,收拾收拾。”

於京洛將外賣放在辦公桌上,招呼秦韻過來。

秦韻給宮羽發了微信。

“現在在忙嗎?”

“嗯,今天我不去找你了。”

“嗯。”

秦韻放下手機,走到辦公桌那裡,看著桌上的飯菜,聞了聞。

“好香,確實是我愛吃的那家。”

“知道你喜歡吃他家的菜,這個,還有這個,都是你喜歡吃的,而且我囑咐過了,不加香菜和蔥。”

秦韻坐在座位上,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於京洛坐在一邊看著秦韻,看著秦韻吃的嘴角都是,抽出一張紙巾擦拭秦韻的嘴巴。

“你說說你,一個大明星,有點吃相行不行?”

“在你麵前不需要。”

宮羽本想給秦韻一個驚喜,特地繞遠去了她喜歡的那家飯店,打包了幾個她愛吃的菜來到她公司,看見秦韻和於京洛有說有笑的樣子,給她撥通了電話。

秦韻放下筷子,接通了電話。

“宮羽。”

“韻韻,你中午吃什麼?”

“我一會忙完吃點麪包,喝點牛奶就行。”

宮羽看著秦韻,“韻韻,你真的在忙工作嗎?”

秦韻,隻要你說實話,我就會原諒你。

秦韻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於京洛。

“是,我正在忙。”

宮羽放下電話,推開門,惡狠狠的看著於京洛,秦韻看見站在門口的宮羽。

“宮……宮羽,你怎麼來了?”

宮羽走到秦韻麵前,指著於京洛。

“我為什麼不能來?怎麼?我來影響你們兩個了。”

於京洛見情形不對,連忙站起來解釋。

“宮羽,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韻韻就是普通朋友。”

“我冇讓你說話!”

宮羽拉住秦韻,“普通朋友?那為什麼還要騙我在工作,還是說我不通情達理,我的妻子和朋友吃飯,我不允許,會介意。”

“不是,宮羽,你聽我解釋。”

“不用解釋了,我給過你機會了。”

宮羽一把甩開秦韻,秦韻崴了腳,於京洛連忙扶住秦韻。

“我們分手吧,明天八點,我在民政局等你。”

“我不要。”

秦韻哭了。

“於總,我宮少拿得起放得下,秦韻我還給你。”

宮羽把打包的餐食扔在地上,轉身離去。

宮羽回到家,把秦韻的東西收拾好放進行李箱,扔在了外麵。

聲音驚動了宮父宮母。

“小羽,你怎麼把韻韻的東西都扔了?”

“爸媽,我要和秦韻離婚。”

宮父宮母很驚訝,“怎麼了?好好的怎麼要離婚?”

“跟你們說不清楚,她秦韻不配做我們宮家的兒媳婦,更不配做我的妻子!”

宮羽又拿出和秦韻的合照,撕碎扔在垃圾桶裡。

秦韻,從今以後,我們在無任何關係。

秦韻匆匆回到家,看見扔在門口的行李箱。

“宮羽,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秦韻敲了敲門。

“宮羽,你出來!”

宮羽打開門,“你來乾什麼,東西明天我讓人送到你家,我不想見到你。”

宮羽要關門,秦韻把住門。

“宮羽,你說過要和我永遠在一起,你送我的這條項鍊是永遠的英文。”

宮羽伸出手,“現在我收回。”

秦韻退後,“你真的不要我了?”

秦韻快哭了。

“彆等我動手。”

秦韻將項鍊摘下放在宮羽手上。

“還有戒指。”

“宮羽,不要離婚好不好?”

“摘下來!”

秦韻哭著摘下戒指,放在他手裡。

宮羽關上了門。

秦韻蹲在地上哭,宮羽站在門後,聽著秦韻的哭聲,最後還是走了。

-著秦韻。宮羽,你傷害了韻韻,卻不管不顧,我不會,我不會讓她再傷心難過。鄭哲抱著檔案走了過來,“於總。”“鄭哲。”鄭哲看著秦韻,搖了搖頭,“宮少是有點絕情了,但眾人皆知,宮少最恨欺騙過他的人。”“人人敬稱宮羽為宮少,卻不知道他這個人深情下卻是傷人的絕情。”鄭哲和於京洛站在門外,看著秦韻。“有必要找宮羽談談了。”鄭哲點了點頭。“鄭哲,你幫我調查一下宮羽的行程。”“好。”於京洛查到宮羽去了M國,訂了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