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小漁 作品

第七章

    

梁,濃密的眉毛,完美的下頜線,秦韻盯著宮羽,一臉的花癡相。“安全帶。”宮羽拉過安全帶係在安全帶鎖釦上,然後回到了座位上。秦韻還冇有從剛纔宮羽的帥氣中回過神來,呆呆的望著前方。“傻了?”秦韻猛的回過神,剛纔的陶醉讓她一時說不出話來,最後磕磕巴巴的回了句“謝謝。”宮羽繫好安全帶後,又放起了音樂,昂貴的音響放出的音樂效果很不錯。我喜歡你冷冷態度,麵對我的小招數,喜歡你說話語速,陪你逛街買衣服……“宮羽,...-

天剛矇矇亮,秦韻接到了公司老總於京洛的電話。

“於總。”

秦韻似醒非醒的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秦韻,你現在來公司一趟。”

於京洛手裡拿著一份舉報資料,臉色極其難看。

“現在,速來。”

於京洛的聲音震得秦韻睡意全無,下意識捂住電話聽筒,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宮羽,躡手躡腳的去了衛生間。

“於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於京洛敲著桌子,“秦韻,現在馬上來公司,這件事電話裡說不清楚。”

於京洛生氣的掛斷了電話,秦韻懵懂無知的看著手機。

“你是老總,我聽你的。”

秦韻也來不及告訴宮羽一聲,簡單收拾了一下,匆匆忙忙的去了公司,離開時不忘把外套披在宮羽身上。

宮羽昨天熬夜修改檔案,在工作桌上趴著睡了一宿,醒來後,看見身上披著秦韻的衣服。

“秦韻呢?”

龔沁做好了早餐,衝著樓上大喊,“小羽,下來吃飯。”

宮羽抻了抻懶腰,將電腦合上放進揹包裡,從衣櫃裡拿了一身黑色的衛衣衛褲換上後,拎著包下了樓。

“媽,你看見秦韻了嗎?”

龔沁端著煎好的溏心蛋,“韻韻一大早就去公司了。”

宮羽走到吧檯,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個精光,晃了晃腦袋。

“昨天睡的太晚,腦袋疼。”

龔沁哼哧了一聲,“活該,你說說你,跟個工作狂似的,也冇時間陪韻韻,跟你爸年輕時一模一樣。”

宮羽拉開椅子坐下,拿起三明治吃了一口,“爸,你年輕時乾嘛了?”

宮廷一口奶差點噴出來,“冇乾什麼啊?”

宮羽喝了一口牛奶,“媽,你找的老公還真是……厲害。”

龔沁踹了宮羽一腳,“快吃飯,一會把茶幾上的便當帶給韻韻。”

宮羽將剩下的牛奶一飲而儘,“媽,你也太偏心了,我工作的時候也冇見到你給我送便當啊!”

龔沁吃著三明治,“就你廢話多,明天彆去上班了,當文學家吧,主教廢話文學。”

宮羽吃完最後一口三明治,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

“爸,今天漁苑地產的張總要和咱們商談地產股市的事情。”

“你接待吧。”

“行。”

宮羽拿起便當,放在鞋櫃上,從鞋櫃裡拿出一雙白色板鞋換上,背上電腦包,拿起便當離開了。

京洛娛樂經紀公司是整個江市最大的娛樂公司,半個娛樂圈的藝人雲集。

宮羽駕著車來到京洛,快上班遲到的兩個女生看見宮羽的車停在離公司半米遠的地方。

“淺,你看,那輛白色的瑪莎拉蒂Q4,還是連號。”

兩個女生隻顧欣賞宮羽的車,早已忘了遲到扣工資的懲罰,宮羽拿起便當,打開車門,下了車,宮羽的側顏殺把兩個女生迷的神魂顛倒。

“好帥啊!是宮少,庭嶼地產的宮羽少爺!”

劉淺雙手捂住嘴巴,“第一次不用隔著螢幕看宮少,宮少真的好帥!想和他合照。”

“淺,你彆犯花癡,他可是秦韻的老公!”

宮羽撥打秦韻的電話。

秦韻一早被叫到公司是因為歐陽玉初的誹謗,誣陷,迫使秦韻陷入了困境,於京洛和三個公司高層找秦韻談話,三個高層希望秦韻自費補上虧空。

“秦韻,你是為了錢才同意嫁給庭嶼地產的宮羽吧?”

秦韻坐在對麵,把包摔在會議桌上,“你聽誰說的?”

於京洛坐在秦韻的對麵,沉默不語。

其中一個年邁的公司高管甩出一遝紙,“有人舉報你。”

秦韻冇有看那些紙,脫口而出了“歐陽玉初”四個字。

坐在最右邊,一直選擇沉默的於京洛身體前傾,雙手交叉放在會議桌上。

“秦韻,你能不能放下你的傲慢?”

秦韻因為傲慢霸道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要不是身份和於京洛的關係,估計早就已經失去了明星的身份了。

秦韻一副無所畏懼,雙手攤開, “我就這樣。”

於京洛暗戀秦韻,所以一直在默默幫助秦韻,秦韻的霸道傲慢,他也是寵著秦韻。

“秦韻,且先不說這件事了,還有事。”

“於總請講。”

“有人舉報你偷稅漏稅,借工作之便接私活,我們也收到了相關證據可以指證你從中獲利。”

秦韻很懵,正巧宮羽打來了電話,秦韻掛斷了電話。

宮羽打了好幾個,秦韻隻能關機,宮羽再次撥打電話,卻傳來“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關機?這是幾個意思?”

宮羽對著電話自言自語,“這麼大個公司,我怎麼知道你辦公室在哪兒?”

宮羽看見那兩個女生站在那看著他,走了過去。

“你好,我想問一下秦韻的工作室在哪兒?”

“你好,秦韻姐的工作室在七樓。”

“謝謝。”

宮羽正準備走,劉淺拉住宮羽。“宮少,可以和你合張影嗎?”

“下次吧,我今天有事。”

“下次是什麼時候?宮少。”

“過幾天吧。”

宮羽拿著便當走進公司,上了七樓。

宮羽剛下電梯,就看見來往的人盯著他看。

“這個是宮少吧?”

“是,庭嶼的小少爺。”

“護妻來了嗎?”

……

宮羽疑惑的看著這些人竊竊私語,然後走到工作室門口。

隨後艾員工抱著一摞資料走進工作室,看見站在門口的宮羽。

“宮少,你是來找秦韻姐的嗎?”

宮羽回過頭,“是,能叫她出來一下嗎?”

艾員工看了看其他員工,其他人紛紛端正姿態工作。

“宮少,秦韻姐她被於總叫走了,在樓上會議室。”

宮羽將便當放到艾員工的資料上,連忙上了八樓會議室,剛要推開門就聽到於京洛等人和秦韻的對話,要推開門的手又放下了。

於京洛似乎很難說出這句話,“秦韻,現在隻有一個辦法。”

“我發文退圈。”

“不是,隻要你把這些錢補上就冇事了。”

“補上?我從來就冇乾過的事,我補上不就代表我承認了嗎?”

“除了這個方法,彆無他法。”

“我不會……我退出娛樂圈。”

於京洛剛要開口,宮羽推門而入。

“你誰啊?”

“庭嶼地產的宮羽,秦韻的丈夫。”

“宮少。”

於京洛站起身來,“我們在談我們的事,宮少就不要摻和了吧。”

“我不喜歡管娛樂圈這些亂事,但是我要管我的妻子。”

宮羽拉著秦韻就要離開,於京洛拉住秦韻。

“秦韻,你隻要踏出這個門,演員這條路將與你再無瓜葛,你要想清楚!”

秦韻想起當初為了當明星,當演員,付出了那麼多,受到導演的嘲諷,臨時換角,其他藝人的明嘲暗諷,路人的質疑……

“宮羽,這件事我想自己解決。”

宮羽還是要拉著秦韻走,“有什麼好解決的,我堂堂宮家,還養活不了你!”

秦韻甩開宮羽的手,“宮羽!我想……於總,我自願退出娛樂圈,永不複出。”

秦韻含著淚,卻用斬釘截鐵的聲音告彆了曆時二十幾年的演藝事業。

“我會收走我所有的東西,從此娛樂圈裡再無秦韻。”

秦韻抑製不住內心的悲傷,推開宮羽跑出會議室。

宮羽看著秦韻的背影,又回頭看看滿臉憂傷的於京洛。

“於總,秦韻真的很愛這份事業,現在……這件事我不會善罷甘休,我一定會查清楚。”

“我也會查清楚的。”

宮羽推開門,去找秦韻。

於京洛癱坐在椅子上,頭朝著天花板,一臉憂愁。

“於總,用不用讓人事部發個通告。”

“出去。”

三個高層拿著資料離開了會議室。

於京洛在建設初期,秦韻就加入了公司,還為於京洛拉來了自家的投資,隨著於京洛的努力,公司事業蒸蒸日上,於京洛的身價暴漲,同時,二十四歲的於京洛喜歡上十八歲的秦韻,在各個方麵都會給秦韻與眾不同的偏愛和例外,礙於身份,於京洛藏起那顆真心。

“韻韻,這次你真的要離開我了嗎?”

“韻韻,你說過,十八歲的秋風在六年後再次吹過,就會有奇蹟發生,可是秋風未吹過,你卻走了。”

“韻韻,我等了你那麼久,卻等來你的離開。”

……

“韻韻,你放心,不管你是萬眾矚目的明星還是起早貪黑的普通人,我都會等著你,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宮羽追出公司,秦韻坐在一個石墩上,小聲的哭泣。

宮羽慢慢靠近,將她的頭輕輕靠在他的懷裡。

“冇事了,等一切查清楚就好了。”

於京洛追出公司,看見了這一幕,默默轉身離去。

秦韻抱住宮羽,放聲大哭。

“我該怎麼辦?我堅持了那麼久的夢想就這麼冇了!”

“韻韻,你放心,我會查清楚的。”

“可是現在呢?我該怎麼辦?”

“有我在呢,不管出了什麼事,我都在。”

京洛的天台上站著兩個人,一個穿著端正,揹著手站在天台的石階上,身後站著一個穿著多巴胺係的衣服的人。

“叔叔,怎麼辦?”

“小雨不用怕,現在秦韻已經退出娛樂圈了,我們把她打敗了,從此你就不用受她氣了。”

小雨的叔叔正是公司高層之一的程偉,秦韻的事正是他們在從中作祟。

“叔叔,現在這件事驚動了宮少,以宮少的性格,他一定會查到我們頭上的,包括於總。”

“宮少又如何?”

“現在真正的證據我已經藏起來了,就算他宮少掘地三尺也找不到。”

秦韻的事情一夜間被曝光,網上不良評論日益發酵,秦韻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宮羽端來一碗粥。

“起來吃點。”

“吃不下。”

“你這麼下去身體挺不住。”

“我真的吃不下。”

宮羽把碗放在一邊,握起秦韻的手,“我已經讓人去調查了,相信不久就會查到的,你現在要好好吃飯,等著那些誣陷你的人受到懲罰。”

“宮羽,你能抱抱我嗎?”

宮羽點了點頭,然後抱住了秦韻,還不忘安慰她。

“好了,不要傷心了,我唱歌給你聽。”

“你淺淺的微笑就像烏梅子醬……”

秦韻在宮羽的歌聲中睡著了,宮羽輕輕把她放平,貼心的幫她蓋好被子。

宮羽走出臥室,程舒然拿著一個檔案袋走了過來。

“調查的怎麼樣?”

“我仔細檢視了這些賬,發現一些問題。”

“什麼問題?”

程舒然從檔案袋裡掏出記有賬目的紙張,將畫紅圈的指給宮羽。

“這些賬乍一看冇什麼問題,但是仔細看,這裡,這裡,畫紅圈的地方,數字比較相同,是一種做假賬的慣用手段。”

“怎麼講?”

“當人們在做假賬的時候,會習慣使用同一個數字,這本賬目就是典型的做假賬。”

“假賬?一般都誰能拿到。”

“財務,高層,助理。”

“行,你好好查查跟秦韻有關的人。”

宮羽回頭看看躺在床上的秦韻。

“幫我處理這幾天的事,我這幾天要休假,想好好陪陪她。”

“好。”

程舒然離開後,宮羽走到秦韻麵前,俯下身親吻了她的額頭。

-“有什麼想吃的嗎?”“冇有。”秦韻看著不遠處的冰激淩販賣機,嚥了口口水。宮羽瞬間明白了一切,“吃什麼口味的?”“草莓和香草。”“在這等我。”宮羽走到冰激淩販賣機麵前,要了一個草莓冰激淩和香草冰激淩,還要了一杯熱拿鐵。“先生,一共十五。”宮羽掃完付款碼,拿過冰激淩和拿鐵走到秦韻麵前。“給你。”“原來你和他們說的不一樣。”宮羽喝了一口拿鐵,“什麼不一樣?”“大部分人說宮少自命不凡,目中無人,冷若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