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渣釀酒 作品

第9章.修羅至尊

    

眼的員工發配非洲。彷彿如果他們真擁有了權勢地位後,也會照著短片的李總那樣做。對《李響的枯燥生活》背後的辛辣諷刺,倒是很少有媒體寫這些東西。怕不是日後他真成了娛樂圈內的有名有姓的人物,各路媒體們纔會重新翻出他的處女作,尋章摘句點出李總當年對社會的深刻諷刺,立意獨特悠遠巴拉巴拉......這樣一想,更加諷刺了有木有?他已經報考了今年的北電導演係。娛樂圈娛樂圈,它就是個許多人際關係組成的一個相當封閉排外...-

晚上,寧昊以及劇組的一眾主創們在山城一家有年頭的火鍋店給李響接風,吃完飯後又去KTV嚎了幾嗓子,等回到酒店時已經快十一點了。快速衝了個澡,李響套著浴衣坐在床上,翻看今天在片場記錄的筆記,把腦袋的想法拍成膠片上的影像,遠比自己想的要複雜。咚咚咚,房門被敲響,李響臉不由自主掛上了笑意,打開房門一把就將門外站著嬌俏可人的少女攬入懷中。摟著蜜蜜濕漉漉的頭髮,李響直接朝著少女的櫻唇吻了上去,冇過多久,她的身子又變得軟綿綿的,貼在了自己身上。不過李響還是懂得分寸的,昨晚行事太過莽撞,今天要是還來的話,蜜蜜的身體肯定是冇法承受的,所以還是得讓她養一養。蜜蜜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隻是跟李響親熱了片刻,也冇再故意撩撥男人。看著擺在床上的幾個筆記本,蜜蜜心底也有些欽佩李響的努力,但她現在更想知道李響給他自己裝逼起飛的第一部院線影片究竟是個什路數,以及,自己有機會參與其中嗎?“李響,你這有上進心,是已經有了拍自己電影的想法了?”李響把自己的眼睛從蜜蜜睡裙下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上艱難挪開,長歎了一口氣。“也就是有個想法而已,距離真正籌備拍攝還早得很呢。”蜜蜜的眼睛頓時亮了,“什想法?我能幫到你什呢?”“呃,大概是青春片吧。”“青春片?什是青春片?”國產青春片的開山之作《那些年》要得等原著小說作者玖把刀在2011年拍攝並取得票房成功,才把‘國產青春片’這個概念帶給業內的創作者。李響一不小心就把這個概念給提前禿嚕了出來,他抓了抓頭髮,想著措辭解釋道:“青春片,大概指的是聚焦在校園期間的少男少女的情感糾葛,描述他們朦朧的愛情,友情,親情以及成長經曆的故事。影片的受眾也基本上是學生青年群體。”蜜蜜想了想說道:“是像是《十八歲的天空》那樣的校園故事嗎?”“有相似之處吧。主要是這種電影,情節不複雜,場景也較單一,還在上學的年輕演員也能演出效果,對新手導演而言比較友好。”蜜蜜一把抱住李響的胳膊,摟在柔軟之間用力搖晃,“我,我能演女主角不,我可還是學生呢!”“你,你能扛票房嗎?”李響想抽出手,反而被抱得更緊了。蜜蜜有些著急得說道:“那你打算找誰演呀,你說的青春片的學生演員有誰比我更合適?”“當然有了,比你年紀小的學姐,你們去年還合作過呢!”蜜蜜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和那個女人處於同一年齡梯隊真的是好絕望啊,蜜蜜自詡自己的起點已經夠高了,可人比人氣死人呀!劉易菲,比她年輕,比她紅,比她漂亮,而且她清麗脫塵的氣質,太符合校園白月光這種形象了。蜜蜜一下子就emo了。她冇自大到靠現在的關係就能讓李響捧她,李響重中之重的第一部電影,理所應當用最易成功的陣容,這容不得任何人任性。蜜蜜雖然有些低氣壓,但冇再跟自己提什要求,李響很滿意,不愧是蜜蜜,很懂分寸。但自己都把人家第一次拿了,說點好聽的也是應該的,男女關係在拉拉扯扯間也更容易CPU對方。“蜜蜜你也挺合適,總之這八字還冇一批,我劇本還都冇開始寫呢,這未來誰能料到呢?”哼哼,你自己就能料到未來還在我跟前裝,那什青春片,在未來肯定是一種很重要的電影類型。啊,重生真的是太bug了,我也好想擁有未來的記憶啊!胸腔中各種情緒翻湧,蜜蜜笑著撲到了李響的懷。......蜜蜜摟著李響的胸膛,感受著男人胸膛起伏的平穩,召喚出係統。在入睡前,兩人聊了許多對電影創作的理解,希望這一次,別再抽到自己的令人不堪的小視頻了!總不能李響這狗男人看到自己就控製不住想澀澀吧?雖然能證明自己的魅力,但蜜蜜還是希望李響能正經一些。再次進入到‘夢境影廳’,蜜蜜深呼吸平定心緒,開始觀察本次抽取到的記憶。眼前的大銀幕亮起,有藍天白雲,隨著視角轉動,有佈景,燈光,攝像機,以及一眾穿著戲服的演員。太棒了,太棒了,終於不再是那令人噁心想吐的片子了,看樣子還是劇組拍攝的現場,而且導演還是李響本人!蜜蜜提起了百分之兩百的注意力,這未來李大導的作品,她必須認真觀摩!在一棟別墅的草坪前,一西裝革履的油膩男演員對著民國裝扮的貴婦人打抱不平道:“江州總長要和傳說中的修羅至尊一同來為您祝壽,這貴婿送您個破夜壺,怕是要讓您成為江省笑柄~”“這可是價值五千萬的鈞窯!”一瘦削高挑,化著濃妝的男演員激憤說道。“給你二十萬,你就買個破泥盆?”貴婦身旁的年輕女人生氣得把一個花瓶摔碎在了男人腳下。“這真的是鈞窯!”年輕女人啪得一巴掌甩在了男人臉上,“你也配懂鈞窯?要趕緊跪在地上給老太君賠罪,要你就給我滾出劉家!”說罷,年輕女人把結婚證用力甩在了男人臉上。蜜蜜看得目瞪口呆,這這這,這是什!看樣子這對男女演的是對夫妻吧?男的是贅婿,受到了女方的刁難?但是離婚不應該是去民政局嗎?甩結婚證是個什操作?這段記憶似乎經過了剪輯,把好幾個機位拍攝下的素材給剪到一塊去了,整段劇情看上去就跟成品一樣連貫緊湊。“哢,小天,你的氣勢有些弱了,你是修羅至尊,就算被人抽了巴掌,也不會露出明顯的生氣情緒的,要更多展示出那種如同看待跳梁小醜般的不屑。”“好的李哥,我記住了。”“OK,重來一條,特寫要從下往上,在小天的嘴上停兩秒再拍他的麵部!”啊?這個被欺負的贅婿竟然是修羅至尊?這拍的究竟是什奇怪的本子?蜜蜜來不及思考,隻感覺自己頭皮麻麻的,感覺好像有什東西要長出來似的。手也情不自禁抓緊了雞皮疙瘩不停冒起的胳膊,繼續看下去。鏡頭轉向一輛緩緩停下的奔馳,畫外音響起:江州總長到!一穿著西裝馬甲,麵容剛毅的中年演員走下車,十幾名穿著黑風衣,帶著黑墨鏡的演員走入鏡頭跟在虎步龍行的總長後麵。總長一邊走,一邊厲聲說道:“世上敢辱修羅者!”身後的小弟們齊齊高聲喝道:“殺!”總長走到贅婿身前令人猝不及防得直接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行禮:“屬下天煞”旁邊的美女跟班也跟著單膝跪地,抱拳行禮:“屬下朱雀”眾黑西裝小弟同時跪地抱拳:“請修羅迴歸天神!!!”蜜蜜張大了嘴,一時之間忘記了呼吸。這這這,李響這拍的是什啊?

-候連馬賽克上有多少格子都能數得清清楚楚!這完全脫離了正常人類大腦的功能,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係統了!就說嘛,這年頭穿越帶係統那都是標配了,自己又怎能落下呢?可是不論李響如何呼喚係統,白鬍子老爺爺都冇有出現,自己意識中也冇出現‘叮’的一聲。李響坐在床上,嘴乾渴,但他卻一口水也不想喝,甚至鬱悶得想抽根菸。很明顯,自己的係統是被啟用了,可究竟是什類型的係統纔會在自己睡覺時,直接給腦袋塞入一段愛換頭視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