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渣釀酒 作品

第2章.幫扶係統

    

而且模樣也愈發焦急。狗男人看來還是把自己當朋友的,關心著自己。見李響有這番態度,蜜蜜心安定了不少。破風箱般呼哧的胸腔竟升騰起一股暖流,自己晦暗的未來的陰雲中照出一束亮光,不知不覺間,兩行熱淚已不受控得溢位了眼眶。這可把李響給驚著了,怎好端端的突然就流淚了?蜜蜜此時麵頰漲紅,嘴唇卻毫無血色,清純動人的臉蛋上滿是憔悴,紅腫的大眼睛閃動著倔強但又惹人憐惜的淚光,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洋溢著滿滿的笑意與幸福。我...-

至於眼前的這一幕,北電走出的拿了不少獎項的前輩青年導演對著來學校不到半年保安彎腰敬酒的荒誕畫麵,她無暇關心。她知道寧昊的這部電影肯定會盈利;她知道為什李響這箇中專肄業,在橫店摸爬滾打一年多的年輕人為什能拍出《李響的枯燥生活》這樣荒誕滑稽,但又到處充斥著辛辣諷刺的短片;她知道李響年紀輕輕為什能把中年油膩老闆演繹得微妙微翹;她知道,李響,腦袋多出了一段有關未來的記憶!去年在拍攝《神鵰俠侶》的時候,自己身上的威亞出了狀況,從兩層樓高的高空掉落,是李響傻不愣登衝了上去,她的屁股砸把李響胳膊砸骨折了。想起當時的情景蜜蜜至今都覺心發寒,劇組賠了他醫藥費,還有五千塊錢把李響打發走了。蜜蜜自己摔下來也跌了個夠嗆,劇組給她放了一星期的假。出於感激她在醫院就陪著李響照顧他。冇過兩天蜜蜜的腦袋居然莫名其妙出現了一個詭異莫名的【幫扶係統】僅僅在那間,係統海量的資訊流直接灌注在自己的意識中,讓蜜蜜徹底瞭解了究竟是怎樣的一份大機緣砸在了自己的身上!救了自己的李響,他的大腦多出了他未來人生二十年的記憶。在歲月長河的沖刷下,大部分記憶都會遺忘,扭曲。而幫扶係統的主要功能就是幫助李響在夢境中清楚回憶起他忘卻的記憶,她可以一同入夢藉此窺伺未來之餘,也能領取到係統釋出的相關任務,完成係統任務則能獲取非凡的獎勵。係統不允許宿主向任何人提及有關係統與李響重生的事,一旦泄露,自己的相關記憶會被全部移除,並且係統也會自動解綁消失。蜜蜜已經決定要把係統的秘密帶到墳墓去了。啟用係統需要待在李響方圓五米範圍內,總時常需超過300小時。因為這條限製,蜜蜜自己纔像一條舔狗似的,十分殷勤得往李響身邊湊。外人的非議雖然影響心情,但與這點不悅相比,還是係統這樣的偉力更為重要。而且李響長得不差,腦袋又有無數的未來機密,他將來註定會飛黃騰達,在他微末蟄伏時成為他的伴侶顯然是一本萬利的投資。可是她實在是小瞧了一位重生者的‘傲氣’了,李響這傢夥明明白白跟她表明過,他選擇進入娛樂圈發展就是為了享受各種不同的花花草草,要玩玩可以,但別指望他能當一名合格的伴侶。他甚至不願意偽裝,欺騙一下自己的感情!蜜蜜氣得都快變身大蜜蜜了,她現在隻是高中剛畢業冇多久的18歲少女,還不是在油鍋滾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內娛老油條’,這死渣男渣得那坦坦蕩蕩,自己再主動貼上去那可真是要多賤有多賤啊!於是乎蜜蜜暫時放棄了攻略死渣男的念頭,轉而和他交起了朋友,李響這傢夥閱曆廣博,談吐幽默,與他做朋友倒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為了讓李響呆在自己身邊,蜜蜜建議李響跟她一起報考北電,05年報名日期早過了,是為了06年的報考。李響對自己的未來明顯是有明確規劃的,但蜜蜜怎都冇想到這傢夥會選擇成為一名北電的保安,好在他的決定在無形中完美符合自己的計劃。之後李響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表演了一把洞穿未來的重生者是如何裝逼起飛的。一部拍攝粗糙的短片就讓李響的名字響徹互聯網,更誇張的是現實還真的有一名‘很枯燥’的晉省煤老闆老潘來跟李響交朋友,李響的仿品勞力士變成了真貨,拍攝的場地也被老潘安排到了他自己的公司。李響的逆天表現,說明瞭他未來肯定不是一名慵慵懶懶的普通人,否則就算是多出了二十年的人生,他也冇法在那樣短的時間內,跟老潘成為好朋友,還忽悠老潘跟他一起拍枯燥生活。看他們倆在短片誇張但又令人信服的表演,蜜蜜斷定李響原本的未來也是一位‘很枯燥’的人,而且對錶演與編導也有一定的造詣。羨慕嫉妒令蜜蜜內心扭曲得不要不要的,火熱的眼神簡直能把李響點著了。老天,這樣的人有什要幫扶的,為什不是我多出未來二十年的記憶呢,我冇錢冇背景在娛樂圈廝混真是要多艱難有多艱難啊!無奈的是自己在係統來之前就已經接了《王昭君》,她是女一號,她現在的地位根本容不得她有任何作妖的想法。係統啟用前她對自己的未來一無所知,完全不敢把未來都堵在一個來曆不明的係統上。隻能是一邊在劇組內心如火燎般‘思念’著李響一邊儘可能努力得拍戲。偶有放假她也會不辭辛勞來巴結討好自己的幫扶對象,連自己家都顧不上回。自己的老爹老媽都打電話或勸或罵過她好多回了。可憐的蜜蜜隻想哭訴一聲:家人們,誰懂啊!!!終於,終於在《王昭君》殺青,自己回到了心心念唸的李響身邊,昨天係統終於啟用了,她蜜蜜的開掛人生也要起飛了!夜晚,走路有些發飄的李響半靠在蜜蜜的身上,深一步淺一步得往保安宿舍樓挪騰。隔著厚厚的羽絨服,依舊能感受得到少女身軀的柔軟。“慢點走,小心摔了。”那因長期鼻炎導致的又奶又夾的聲音不停撩撥著他的耳朵。即便去掉前世對蜜蜜的明顯濾鏡,這聲音依舊讓李響心癢癢的。雖然喝了不少,不過他的腦袋還是很清醒的。十八歲的蜜蜜,真是嫩得能掐出水來,蜜蜜粘著他半年多了,他豈能不知這小姑娘對自己的意思。真想不到以聰明著稱的大蜜蜜年輕的時候會有這一顆戀愛腦,簡直顛覆他對大蜜蜜的印象了。那些胡謅的娛樂媒體果然不能信啊!觸手可及的這一頓極品大餐,可李響已經饞了很久了。小姑娘這迷戀自己,從自己重生開始就噓寒問暖,定然是自己之前在《神鵰》片場救了她導致的。吊橋效應讓她對自己產生了初步的好感,自己在北電內的一番操作又讓她認識到自己竟然可以這般的優秀,對自己產生愛慕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但他根本不打算談什戀愛,上輩子冇談,這輩子也冇這個打算。

-,李響平日說的一些新詞新梗,有意思的段子,蜜蜜都會留心注意的。麵對李響這樣的重生者,一般的吹捧是冇太大作用的,因為他會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所以得吹捧得更有新意才能打動他。“要是石頭票房成功了,這一段肯定能成為媒體們津津樂道的花絮。而且你以後每一次取得成功,都會把這事拿出來,反覆論證你的才華。”蜜蜜嘴巴這甜,小奶音這動聽,饒是李響前前後後活了五六十年了,他的嘴角還是變得跟AK一樣難壓。“小嘴這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