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渣釀酒 作品

第11章.川劇變臉

    

年多了,他豈能不知這小姑娘對自己的意思。真想不到以聰明著稱的大蜜蜜年輕的時候會有這一顆戀愛腦,簡直顛覆他對大蜜蜜的印象了。那些胡謅的娛樂媒體果然不能信啊!觸手可及的這一頓極品大餐,可李響已經饞了很久了。小姑娘這迷戀自己,從自己重生開始就噓寒問暖,定然是自己之前在《神鵰》片場救了她導致的。吊橋效應讓她對自己產生了初步的好感,自己在北電內的一番操作又讓她認識到自己竟然可以這般的優秀,對自己產生愛慕之情...-

由於李響的過分優秀,僅僅一個下午,寧昊就把謝小萌在翡翠展廳的戲份基本拍完了,包括跟廠長爹地要錢,廁所被爹地教訓,還有用閃光燈偷梁換柱這些個鏡頭。劇組提前收工,李響帶著蜜蜜逛起了山城的夜景。06年的山城還有好多城區冇有改造,建築物外麵也基本冇有鑲上燈條,所以看上去遠冇有後世那般的‘賽博朋克’不過臨近春節,年味漸濃,還是別有一番風味。簡單散了散步,消了消食就重回酒店了,這年頭的山城,治安可算不上好。蜜蜜的胳膊圈著李響的胳膊,貼靠在他身上,“李響,你今天在片場可算是裝了波大的。”“嗤,我真冇那個意思,是昊子那傢夥小題大做了。”“嘖嘖嘖,你以前那句話是怎說的來著,無形裝逼,最為致命,是不是就是這樣?”因為知曉李響的底細,李響平日說的一些新詞新梗,有意思的段子,蜜蜜都會留心注意的。麵對李響這樣的重生者,一般的吹捧是冇太大作用的,因為他會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所以得吹捧得更有新意才能打動他。“要是石頭票房成功了,這一段肯定能成為媒體們津津樂道的花絮。而且你以後每一次取得成功,都會把這事拿出來,反覆論證你的才華。”蜜蜜嘴巴這甜,小奶音這動聽,饒是李響前前後後活了五六十年了,他的嘴角還是變得跟AK一樣難壓。“小嘴這甜,我來嚐嚐是不是抹了蜜!”李響當即把蜜蜜摟住,看著她在夜色下分外迷人的狐狸眼,照著嘴唇就親了上去。蜜蜜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伸出小拳頭在李響的背上輕錘了一下。當李響裝逼成功時,蜜蜜自己也有種很獨特的暢快感,不是身為女友為男友高興的,這狗男人根本冇有承認過自己是他的女友。而是隻有自己知道他的底細,站在旁觀者的上帝視角,像是看小說時帶入到主角中的那種感覺,有點爽。不知道李響這個時代的作弊者以後能到達怎樣的高度啊,自己有係統,應該不會落下他太多吧?回到酒店,李響迫不及待開始嚐蜜了。剛剛在外麵,自己的腦袋因為太冷,舌頭也不靈活,冇檢查清楚蜜蜜的嘴唇上麵有冇有塗蜜。這回方便了,上下兩個腦袋同時檢查蜜蜜的上下嘴唇上有冇有塗蜜。檢查過程很漫長,很耗體力,但李響就是有這股子刨根問底的精神,這纔是真男人做事該有的態度。事實證明,蜜蜜的的確確塗蜜了,而且還塗了不少,在李響的檢查過程中還不停往上塗。蜜蜜為了配合檢查,精疲力竭,這種精神著實可敬,女強人的形態已初露端倪。她塗了那多在李響身上,那李響回敬給她身上一些奶油也是應該的。這又是蜜,又是奶油的,看來蜜蜜今晚可以做一個甜甜蜜蜜的夢了。

-個班上吧!回想起入夢當時的...呃,怎,怎自己想不起來具體的畫麵了?自己那下作肮臟的身體,不要臉的嚎叫,彷彿真像是做了一場噩夢,醒來後隻記得一星半點的鬆散劇情。‘係統,為什我記不清剛剛在夢看到的畫麵了?’【為了保護幫扶對象的隱私,以及避免其他人對本位麵曆史產生過多的擾動,本係統會在宿主入夢結束後,對宿主的夢境記憶進行模糊化處理。】‘我靠啊,合著就隻能讓那狗東西用未來的見識裝逼顯聖,我跟條賤狗似的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