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劍 作品

第7章 修仙者激戰

    

,木冠帶路往皇帝帳營趕去。到了帳營跟前,梁宇見到大祭司,馬上下馬,抱拳道:“大祭司受驚了!”大祭司隻是擺了擺手,不再言語。跟著梁宇後麵正是飛鷹團的團長,陳相宇。此人傳聞武功為馮國第一高手。梁宇看了一眼帳營內的情況,斥道:“木冠,這事你怎解釋!”木冠一五一十將看到的情況說了出來。在場除了木青,其他人一臉狐疑。陳相宇上手揭開了黑衣人的麵罩,頓時大吃一驚。“王爺,此人乃禁軍司職右都尉李龍飛。”陳相宇說。...-

來人正是那木府門口擺攤三十年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來的很唐突,冇有人發現他是怎進入到飛鷹團的包圍圈的。加之這雨水未停,視線可能模糊。但是飛鷹團幾人照了一眼,都覺得此人不尋常,紛紛拿起了武器,氣氛一下緊張了起來。算命先生,走到木簡麵前,給二人塞了一顆藥丸。木簡頓時覺得緊張、胸悶的感覺快速消散,體力也恢複了不少。木英俊的臉色也恢複了正常,眼睛已經有光了。“多謝道長賜藥。道長還是速速離開,此地不宜久留。”“嘿嘿,我也是路過而已,往日神采奕奕的木府公子,今日怎淪落到如此境地啊?”“哎,說來話長,等我有命出去那天,再跟你喝酒暢聊。”木簡苦笑一陣。“臭道士,你不想死就滾開,在這礙手礙腳!”飛鷹團一人說道。“,不知天高地厚!”算命先生抬手一揚,袖袍一股無形的風打向剛纔說話的飛鷹團武士。隨即被打中之人,人仰馬翻,飛離幾丈之遠。飛鷹團其餘武士,頓時一愣,低聲說道:“氣功宗師?”“大家一起上,這臭道士不簡單。”說完飛鷹團六人飛身向算命先生撲去,隻見刀劍齊至麵門,場麵極其驚險。木簡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就算老道是氣功大師,這多武器襲來,也難抵擋,何況飛鷹團個個武功高強,年輕力壯,這老道哪是對手。“眾位好漢,手下留情。。。。。。”還冇等木簡說完這句話,算命道士,一笑。近身的兵器全部被算命先生,無形護罩彈飛。此時,老道手中多了一把竹竿,竹竿子五尺來長,突然在空中舞動,轉了一圈,已經把六人打的吐血重傷。飛鷹團此時有人大喊:“媽呀,遇到仙人了,快撤!”飛鷹團眾人落荒而逃。此時的木簡跟木英俊瞪大了眼睛看著算命先生。“,你們就別看了,等下還有士兵來追殺你們,我先行帶你們離開?”算命先生說道。“在下有眼無珠,之前失禮的地方,望仙師海涵。眼下我木府遭逢劫難,怎能擅自離開,望仙師救我木府。”木簡說完,雙膝跪地懇求,木英俊同樣如此。“哼,你以為我拿了你幾十斤好酒,我就要搭救你全家?”今日我到此,是你命不該絕,上天好生之德,我搭救你二人隻是機緣到了而已。你再妄想救下你木府,那是勉為其難了,走不走隨你。今日涉及凡俗之事已經夠多,違揹我等修真之人初衷,不可插手。三息時間,你考慮下吧。”木簡見老道這一說,有點犯難,既然二人拚命衝出了木府,目的肯定是往木府軍營靠攏,待援軍來救人。想到此處,木簡跟算命老道商量一番,帶二人往馮國南疆而去。算命老道,二話不說,揮手一晃,在麵前出現一架小型飛舟,堪堪落座四五人大小。算命先生,叫二人上了飛舟,便開始騰雲駕霧。飛舟毫不費力,穿過雲層來到了高空,太陽光芒萬丈,一掃汴梁城下方的陰鬱。木簡、木英俊二人心情頓時好了不少,不過事情緊急,也容不得二人欣賞風景。木簡還想催促算命先生,加快速度,可人家是仙人,如何敢開口。二人也隻能老老實實坐在飛舟上。還是木英俊忍不住開口道:“仙師,不知這修煉仙法,是否容易。”算命先生也有興趣回話說道:“容易談不上,想修煉還得看有冇有靈根才行,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機緣,完全看天意。你們若有興趣,可以跟我回宗門測靈台試試。”木英俊還是說話,木簡使了個眼神叫木英俊閉嘴,現在都什情況了,還想著修仙。約莫飛了兩個時辰,算麵先生突然麵色一沉,喃喃道:“咦,同道中人!”原來飛鷹團幾人匆匆返回木府,將他們在追捕木簡的事情稟報了陳相宇。陳相宇也知道仙人的厲害,急忙回宮把此事向七王爺匯報了。七王爺一聽有仙人插手,那還得了,馬上去見了大祭司。大祭司一聽眼睛放光,叫七王爺詳細再說了一遍關於這道士的情況。七王爺還想要聽聽大祭司有啥吩咐,隨即大祭司祭起法器,沖天而去。大祭司的法器是金剛伏魔杵,禦器便朝木簡方向的追去。追了一個時辰,便已經發現了同道的氣息。算命先生的飛舟本來不慢,但是大祭司禦器飛行,則快了很多。二人已經到了碰麵的距離。“道友攔在前方,所為何事?”算命先生停下了飛舟,對方氣息築基後期跟自己修為一樣,這下麻煩大了。“道友,插手了凡間的事情,此事有點說不通,道友留下你身邊兩個凡人,我自會讓道友離開。”大祭司看著算命先生說。“仙師,你別聽他胡扯,此人是當朝大祭司,早已經破了不乾涉凡人的事情了,皇帝就是此人所殺!”木簡突然插話。大祭司蔑視了木簡一眼說:“黃口小兒,等下要你的命,等著吧。”“道友何必跟這兩位凡人小孩過不去,道友還是說說吧,攔下我的目的何在?”算命先生看著大祭司問。“道友心眼通明,本來這些事不用我出手,既然你插了隻腳進來,就另當別論了。最近缺點靈石跟丹藥,就跟道友借點好了。”大祭司嘿嘿一笑說道。算命先生,眉頭一皺,看來要拚命了。算命先生,竹竿突然飛出手中,變化丈許大小,朝著大祭司擊去。大祭司腳下金剛伏魔杵,也變大了,兩件法器同時空中激戰。大祭司手中忙碌不停,突然飛出幾張符籙,幻化數百飛劍,朝木簡他們飛來。算命先生,手中的卦幡一揚,變化幾丈大小,護住了三人。但是飛劍攻擊勢大力沉,這卦幡好像支撐不了多久。同時這金剛伏魔杵法器等階好像要比算命先生的竹竿子高,打不了幾下便要氣息大降。算命先生眼見不敵大祭司,取回來了卦幡及竹竿子,手中飛出幾十枚銅錢擊向大祭司。迅速調轉飛舟的方向,向另一邊激射而走。大祭司哪肯放過幾人,緊追不捨。算命先生,此時手中握住兩顆發著紅光的寶石,源源不斷有氣流入體,木簡肉眼可見。飛舟速度頓時加快許多,木簡、木英俊二人也是抓緊了飛舟的邊緣,生怕不小心掉落空中。這大祭司雖然跟算命先生是同階修士,好像法力更加深厚一些,腳下的金剛伏魔杵遁速極快。隻見兩者距離越來越近,大祭司手中多了一樣法器,類似長鞭,一揮手便打中了飛舟。飛舟在空中搖搖晃晃,算命先生,拚全力穩住飛舟,急忙向地麵飛去。此時已經到了一片未知山穀之中。剛剛落地,大祭司的長鞭已至,算命先生卦幡一起,還想擋住一下這長鞭,誰知刺啦一聲,卦幡就碎了一地。算命先生,馬上祭出竹竿化為三丈大小,照著大祭司麵門擊去。大祭司長鞭一繞就把竹竿打飛。“臭道士看你還有什招,這點伎倆還想做活菩薩!”大祭司睥睨看著算命先生說。算命先生,拚命控製著竹竿,可是長鞭死死纏著,不能脫身。算命先生,手中出了幾枚符籙,手中法印不停,抬手一揚符籙照著大祭司飛去。符籙瞬間化作五六條火蛇,射向大祭司。大祭司,動作極快,腳下金剛伏魔杵,瞬間變大,照著幾條火蛇打去。同時大祭司微不可察一個小動作,二指一並,一把發著寶光的小匕首射向了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大驚,喊道:“法寶!”臉色一沉,身前已經多了一個青色盾牌,想擋住這柄法寶匕首。鐺一聲,悶響,匕首已經穿過算命先生胸膛而過。算命先生眼睛發紅,嘴角鮮血噴出一口,法訣一念,腰間飛出一龜殼。龜殼同樣寶光閃閃,瞬間化作十丈大小,朝著大祭司方向撲去。大祭司的匕首迅速返回,朝著龜殼擊去。鐺鐺幾聲,完全對龜殼造成不了傷害。龜殼符文大起,一下把大祭司籠罩在內。大祭司一下心慌了起來,金剛伏魔杵,法寶匕首不停朝著龜殼攻擊。龜殼紋絲不動,依然牢牢困住大祭司。“走!”算命先生,提起木簡二人快速上了飛舟,朝遠方奔去。真可謂奪命而逃,也不知這龜殼能困住大祭司多久?木簡隻見算命先生,胸口不斷有鮮血湧出,見他不停地往嘴塞丹藥。也不知飛了多遠,天色已經昏暗,月光掛上了空中。算命先生,麵色如死灰,飛舟冇有法力操控,一下子掉落地麵,幾人都飛出幾丈遠。還好木簡也會功夫,護住了木英俊,二人迅速起身扶起算命先生。三人找了一處山坳落腳,木簡扶著算命先生躺好。此時的算命先生,已經氣若遊絲,即將油儘燈枯。

-還有禁軍不可一日不無統領,相宇你暫且兼任這禁軍統領先,過了這場風波再命軍機處,行政院擇人。”梁宇對陳相宇說。梁宇轉過頭看著木青說到:“木王爺,你們木府是馮國功臣世家,世襲王位及兵權,我們馮國還是要仰仗你們木府軍的,木冠的事情你也聽到了,應該問題不大。隻是有人利用了禁軍,等結案後必定會放出木冠。”木青點了點頭,也隻能默認此事。他也相信梁宇不會把木冠怎樣。馮國昭文頒佈天下,七王爺梁宇為攝政王,梁齊聲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