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劍 作品

第6章 木府遭難

    

弟子,藍潮生。雲裳看得出來在宗門地位頗高,直接找來藍潮生開啟測靈台。藍潮生非常客氣,也親自安排了此事。隻見測靈台,隻有一丈大小,最多隻能容納五六人,藍潮生往測靈台拋了幾顆靈石,法陣便已經開啟了。藍潮生看著木簡二人,便開口道:“你們一個一個來,還是讓年紀小的先測一下靈根。”木英俊聽到,馬上看著木簡,木簡對他點了點頭,表示無礙。木英俊站上測靈台,陣法運行加快,隻見測靈台底部一道流光穿體而入,木英俊表情...-

同樣這一個月以來,皇宮內院除了大辦喪禮,其他事情也異常忙碌。梁宇做了攝政王,更改了許多馮國律法,也頒佈了一些新規。尤其對親王兵權進行削減,此項改革可謂難度很大,其他親王包括異姓王,都在敷衍了事,並冇有落到實處。這日,梁宇拜會大祭司。大祭司房間內有一巨大丹爐,藥味濃鬱,大祭司盤坐蒲團之上,閉目。“大祭司,此前跟您說過針對木府軍斬首行動,還需細細討論下細節否?”梁宇恭恭敬敬站立,稽首說到。“凡人螻蟻,何須謀劃!凡俗之事,我已經牽涉過深了。幫完你這次我不會再出手,剩下的事情你安排好就行。如果不是你從哪得來這上品法器,我也不會再幫你這次。”“上次幫你殺了梁佑已經過份了,我隻不過來凡間曆練,跟你們梁家皇族有緣便來到此處。目的達到後我自會離開。”大祭司連眼皮都不抬一下,回著梁宇的話。梁宇見大祭司不再言語,便默默退出房間。眼中閃過狠戾,喃喃自語道:“木府,終於到了這天,等著覆滅吧。梁家皇朝以後再也不可能給異姓掌握兵權。”四月清明時節,雨水淅淅瀝瀝落下,汴梁多了幾分憂愁。入夜時分,軍機處,一片燈火通明。首輔大人李瓏雲坐在案台上,眉頭緊鎖。“眾位機要參謀,軍情處上報陳國與華國戰況,還有一月時間陳國必定被覆滅,華國已經放出訊息,下月十五日前必定拿下陳國京都!”李瓏雲看著眾人說。“目前鎮守在陳國邊境還是七王爺的部下,兵力大約還有五萬人,現在問題是派誰過去合適。原來對付陳國尚能應付一下,如果華**隊長驅直入,誰都抵擋不了。談判之事還需丞相大人那邊安排。”軍機處機要首座大人,林羽說到。“我的意思是首推是木府軍接管北部邊防軍,木府軍長年鎮守白馬邊境,談判,戰鬥經驗豐富。目前難點是如何說服我們的攝政王讓他的兵力服從木府軍管理!”李瓏雲繼續說。眾人議論紛紛,冇有結果。李瓏雲提議軍機處提交奏本給七王爺,現在已經兵臨城下了,要摒棄芥蒂,鞏固江山為重。梁宇見到軍機處的奏本,意味深長笑了一下,大筆一揮寫了一個“允”字。次日,攝政王旨意已經到了木府。武宗皇帝攝政王詔曰:聞邊境之患甚矣,乃遣驃騎大元帥木青往鎮守焉。木青當儘忠職守,積極進取,以圖安定國家,護佑百姓。期木青勿負所托,奮勇向前,速解邊患,俾百姓得享安寧之福。欽此!木青接過了聖旨,木府眾人,神情凝重。木府軍幾位中尉,少尉也在議論紛紛。木青吩咐眾戰士,準備一番一日後便班師出征北境。木簡心中有隱憂,卻也無從諫言。畢竟牽涉軍機大事,斷不可妄言。而且三叔木冠被鎖在天牢,事情過去月餘,監察司依然冇有宣判結果。一日後,木青帶領木府眾位將士,還有四兄弟及木婉之出征北境。木簡當然還在府中。七日後,汴梁城上空風雨欲來,烏雲密佈,雷鳴陣陣!木府外圍,已經被禁軍包圍,帶隊之人正是飛鷹團陳相宇。周邊老百姓見狀紛紛躲避,關閉門庭。隻有那算命先生,不緊不慢收拾著攤子。陳相宇徑直入了木府。武宗皇帝攝政王詔曰:木冠禁軍統領,投敵叛國,行刺殺之舉,證據確鑿,現已經被伏法,按馮國律法,牽連九族,滿門押入天牢,聽候發落。欽此!木府聽了陳相宇宣讀聖旨,腦海猶如雷擊。此時木府老佛爺梁雅蕙老夫人,已經被丫鬟攙扶出來。指著陳相宇破口大罵:“好你個攝政王,好你個梁宇。我看看你們誰敢動木府一人!”陳相宇當然知道梁雅蕙是當朝攝政王的姑母,但也毫不客氣,向身後士兵招了招手,示意拿下。陳相宇身後的士兵皆是飛鷹團的人員,動作迅速麻利,武藝高強。木簡在場看著老佛爺被人動手,一下子熱血上湧,抄起家丁的劍,直劈那飛鷹團武士。飛鷹團武士,武藝超凡,單手便把木簡的劍奪了下來,順勢一掌擊飛了木簡。木府的教頭,家丁一看,紛紛拿起武器對抗飛鷹團。木簡,立即跳起,頭腦瞬間冷靜下來,向木府家人擺了擺手,然後轉身看著陳相宇道。“陳統領,此事這突然,你看看是否等我父親回府再定奪,請您高抬貴手!”木簡卑微向著陳相宇躬身。“木府紈之子,早有耳聞,想不到也是個慫包蛋,你跪下來求我或者有迴旋餘地。”陳相宇鄙視看著木簡說。木簡有點精神恍惚,腦海在想著對策,今天木府有大難,不得不低頭了。木簡身軀一軟,跪了下來。梁雅蕙老夫人,老淚縱橫,大喝一聲。“木簡,你給我起來!我木府的人隻跪天地父母,隻跪君王,如此小人不值得。今天木府遭逢大難,老身拚了這條命也要為木府正名。”“梁宇你們不得好死,我木府軍三十萬戰士定要將你拉下馬。”梁雅蕙老夫人鐵骨錚錚,氣勢不凡。這邊陳相宇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突然放聲大笑,猶如瘋癲。“你們木府眾人還不知道吧,昨日夜,木青帶領的驃騎已經摺戟在陳國邊境了,真是時命不濟啊,生死難料啊!**你們木府啊!”陳相宇繼續放聲大笑。木府眾人,此時猶如雷擊。烏雲密佈的天空,天雷滾滾,下起了瓢潑大雨。木簡瞬間起身,護住老佛爺。朝著木府眾人喊道:“今日木府遭逢劫難,如果能共生死就留下,如果不能就往白馬邊境走,遇到我們木府軍告知一聲。”“陳相宇,今天我們木府跟你不共戴天,要你死,要我死,我們絕對不會束手就擒。”木府剩餘眾將士及家丁,死命護著老佛爺跟木簡公子。而老佛爺心中還念想著木英的兒子,木英俊。木簡回過神來,急急忙忙跑回去後院尋找木英俊。陳相宇,盯著木簡不放,急忙持劍追著木簡而來。此時木簡的小跟班阿呆,急忙上來保護。阿呆雖然也從小習武,可是哪是陳相宇的對手,三招便砍斷了阿呆一臂,鮮血直流。可阿呆,死死盯著陳相宇,阿呆自認爛命一條糾纏陳相宇,拖延時間足矣,給公子時間了。木簡心中發苦,卻也無可奈何,木英俊的命要緊。木簡心在滴血,也無暇顧及阿呆的性命了,遠遠回頭已經看見阿呆倒在血泊之中。木簡心中發誓,日後定要陳相宇償還血債!此時的木府殺聲震天,血流成河,天降暴雨,雷鳴大起,慘烈兩字都形容不了。想不到不可一世的木府,也輪到滿門被滅的境地。木簡穿過了幾個迴廊,來到了書堂,終於將躲在一角的木英俊扯了出來,抱著木英俊急急離開木府。其他事情現在也無法顧及,隻想著把木英俊帶離木府。二人通過木府密道,來到了後院的小門。開門一看,周圍已經有大批禁軍駐守。木簡一看也無計可施,隻能硬衝出去。禁軍大多是木冠部下,隻是有些將領已經換人了。此時有人一把拉扯木簡說道:“木府公子,跟我過來。”禁軍一名將士將木簡、木英俊二人用蓑衣一套就帶著他們離開。木簡一愣,當即反應過來,叫木英俊不要說話。禁軍將士帶領二人,遠離了禁軍守衛,突然說道:“祖上受過木府恩惠,今日給你們準備馬匹,快快離開!”木簡抱拳回禮,帶著木英俊上馬飛奔。當馬匹飛奔不出一息功夫,後方就聽聞大喝一聲。“吃了豹子膽!”隨後劍聲而至,剛纔搭救木簡的禁軍士兵被飛鷹團武士一劍割喉。然後黑衣飛鷹團的武士,大聲喝到:“給我追!”後麪人員追了一盞茶功夫,距離木簡已經越來越近了。飛鷹團武士,這時已經準備搭弓放箭,精準無比,箭已經射中馬匹,馬失前蹄,木簡二人摔倒在地,滑行了丈遠。木簡也不顧傷痛,急忙抱起木英俊。木英俊此時臉色發白,顯然是驚嚇過度。飛鷹團武士,第二箭已經準備好,木簡此時心如死灰。飛鷹團跟來的人員,已經將木簡重重包圍,再也無路可退。木簡還是提起精神,強作鎮定開口道:“眾位好漢,能否放我們一條生路,金銀財帛都好商量。”“哼,你當我們飛鷹團是什人!木府公子你的命很值錢,但是要拿回去做籌碼,畢竟木府軍還冇分崩離析,何況木青等人生死不明。”木簡心中發苦,死是死不了啦,不過自己跟木英俊二人被拿回去要挾木府軍,比死還難受。可是看著木英俊發青的臉龐,木簡也心痛不已。木簡心中一萬個草泥馬飛奔而過,但也無計可施。就在此時,一名道士打扮的中年人,闖入了大家的視野。

-才控製住丙陽之火的火候。一天時間的下來,木簡靈力耗費巨大,丙陽之火也逐漸式微。導致不得不停下來,恢複靈力。木簡又拿起三顆補元丹吞服,好好彌補一下這靈氣的缺失。布子山有點看不下去,馬上指出:“你們這煉不是辦法啊,煉丹堂有幾處火脈,可以加快恢複你的火靈力。”木簡心想,這也對,不過其他堂口也不是說給你修煉就是修煉的。此事還得找韓靖找點關係才行。隨後木簡出了閉關之所,來找韓靖。韓靖此人,平日並無大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