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劍 作品

第4章 皇帝遇刺

    

3歲那年偷看婢女洗澡,東窗事發,還是家老佛爺掩蓋過去。此事就連木青這位當爹都不知道。14歲那年木簡就帶著小家奴逛萬花樓了,萬花樓礙於木府家世,從未要過木簡一分錢。木簡自幼天賦驚人,舞文弄墨確實是好手,12歲半便參加國考,一舉奪魁。隻是家世已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所以這登科高中,也隻是一場熱鬨,木簡並不放在心上。朝廷頒佈嘉獎,木府也不當回事。木府是將軍世家,光家中練武教頭就有十幾人,木簡幾兄弟姐妹,...-

“比起五公子的才情,在下自愧不如。二位世子,最近聽說汴梁左右,關東、關西四個衛戍軍營兵馬密集,不知你們是否知道?”木簡看著梁保安說道。梁寶平馬上介麵:“你從哪得知此訊息?”梁保安馬上擺手使了個眼色給梁寶平。“世子,所說之事我們並不知曉,這衛戍軍營的事情不是你們木府軍更加清楚一點嗎?”梁保安說。“哈哈,這些都是小道訊息,我隨口一問。畢竟身為木府家人,多瞭解些軍情而已。此事不提,一會狩獵開始還仰望二位世子幫襯一下。”木簡笑著說。梁寶平則說了一句客氣,車廂內恢複安靜。梁保安還是笑意不斷,跟皇孫探討起了詩文,城府極深。時值午時。一眾人馬安營下來。皇帝從輦架下來,車廂內竟然還有一老者。老者白髮童顏,鬍鬚銀光,一身紅黑衣袍。傳聞此人正是當朝大祭司,早年間從白馬國流落馮國。一直深居簡出,朝廷大臣極少見過其真容。木簡忍不住望了大祭司一眼。大祭司瞬間跟木簡對視,微微一笑。木簡心中一震,有種說不出的深邃,馬上回過拱手一笑。皇帝梁佑,狩獵前祭祀了一番天地,大祭司也向天禱告長文一番。禮畢。狩獵開始,皇家禁軍大隊人馬,分散各處,馬蹄飛奔,不見了人影。眾位皇子、皇孫及世子,也紛紛騎馬提鞭,場麵一時聲勢浩大。皇帝一身戎裝,威風凜凜。木青、木冠等人騎馬跟隨皇帝身後。木簡則跟著家四位哥哥、木婉之一起狩獵。足足騎了幾遠,還冇發現大型動物。都是些兔子、花鹿,木府幾人都懶得開弓搭箭。在不遠一處竹林中,木婉之大叫有玄貘。木府幾兄弟一聽,馬上飛奔過去,馬上看見一隻體型丈高的雄性玄貘。玄貘看似溫順,但是牙齒極為犀利,木材在口中摧枯拉朽,貘爪鋒利,一碰即血肉橫飛。木府幾人十分默契,此獸非常凶猛,看著木婉之便朝她奔去。馬匹受驚一下,差點控製不住。木婉之兩腿控製馬匹,雙手已經搭弓,離弦之箭極速飛向玄貘。玄貘大掌一拍,弓箭被橫掃而開。木英大喝一聲:“妹妹閃開,讓我來。”隻見木英,後背長槍一抖,淩空飛起,用力一甩,長槍便已經到了玄貘麵門。此玄貘或許開智了,見長槍飛到,馬上地上一滾,避開了。玄貘反應過來,便朝眾人撲去。木府幾人,馬上駕馬避開。木簡這次帶的兵器是一把機弩,足足三尺寬,而且弩箭有小臂粗細。木簡覺得狩獵還得這機弩,省時省力,準度又高。隻是這玄貘身法靈活,一下瞄不準而已。木簡隨即高聲大喊:“二哥、三哥把網打開,這畜生不好對付,我這弩箭剛好克它。”木勇、木善二人點頭,左右拉網,騎著馬朝玄貘包圍過去。二人身法矯健,速度極快,玄貘一下被人二人拉網兜住。玄貘力量十分巨大,掙紮不停。木勇、木善二人在馬背上拉住大網十分吃力。木英、木戰二人也加入拉網,才堪堪穩住。木婉之大喝:“木簡你等什!”木簡也有點緊張,瞄準玄貘,立即開弓。弩箭破風之音一起,已經射中了玄貘胸口。玄貘還在不停掙紮,鮮血直流,場麵十分血腥。木婉之手上不停,連發三箭射中玄貘頭顱。玄貘這纔不再抖動,死的不能再死。眾人大喜,將玄貘托在馬匹後麵,兩匹馬才能拉動。向著營地走去,拖起一地煙塵。路上也還有遇到其他動物,不過跟著玄貘比起來,木府幾人都冇有心思打獵。傍晚時分,營地已經升起篝火,炊煙嫋嫋,禦廚們已經準備飯食了。皇帝與眾人早已經回到營地,一處草坪之處,也擺滿各種獵物,其中一頭大花貓豹子最引人注目,其他都是花鹿,兔子,大竹鼠較多。當木府幾人,拖著玄貘回到營地,眾人都誇讚不已。皇帝還當眾獎賞木府幾兄妹。木青王爺也是十分喜悅。眾皇子、皇孫、公主紛紛前來道賀。紅日西墜,篝火點起。營地擺起長台,皇帝入坐首位,能入座的過三十多人而已。都是諸如木青王爺、禁軍統帥,異姓王之類。王子、公主、世子、郡主則是另起一台,熱鬨非凡,暢所欲言。木簡圍著篝火,舉著酒杯與眾皇族子孫,侃侃而談。皇家禁軍,也加緊了營地的巡防。篝火散去,眾人也紛紛回了帳篷入睡。木簡幾兄弟在一個大帳篷。皇家狩獵一般為期兩天,過了明天上午就會回去汴梁。入夜,萬籟俱寂,繁星點點。木簡酒意未散,眼光光看著帳篷頂。忽聞,營地窸窸窣窣之聲不斷入耳。木簡瞬間起身,幾位哥哥反應也是非常迅速,提著武器衝出了帳篷。三息時間一過,不知誰喊了一聲:“有刺客。”瞬間,駐紮的營地,燈火通明,禁軍如臨大敵。皇帝的大營,馬上外三層包圍著禁軍。木冠身為禁軍統領,提刀馬上衝進帳營。眼前一幕令木冠大為震驚。皇帝梁佑,伏案在桌,不省人事。一股鮮血,沿著皇帝脖頸處流下。帳營中還有兩人,一人正是當朝大祭司,麵無表情站立一旁。另一人,黑衣黑服,遮頭蓋臉,倒在帳營地上。手持半尺利刃匕首,上麵血跡淋淋。“大祭司,你怎會在這?這黑衣人是誰!”木冠怒目看著大祭司問。大祭司對木冠毫無理睬,徑直走出帳營,便大聲開口道:“皇帝遇刺駕崩,刺客已經被老夫解決,禁軍救駕來遲!爾等處理善後吧。”大祭司說的話,雖然聲音不大,卻是整個大營的人聽的清清楚楚。滇西草場大營所有人都往皇帝帳營趕去。就在此時,一隊重兵裝甲的人馬正快速向著滇西草場皇家營地而來。不多時重兵裝甲的隊伍已經到了營地,禁軍如臨大敵不敢上前。“報!晉王北防軍救駕,禁軍讓開!“隻見隊伍扯著一麵大旗,正是“晉”字,也就是七王爺!營地之中雖然慌亂,畢竟木青王爺,禁軍統領木冠還在,剛剛穩住了人心。二人一聽七王爺到,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了,對視一眼,還是急急忙忙去迎接七王爺。七王爺的北防軍都是重兵裝甲,足足有五千餘人,準備充足,不像臨時集結。七王爺梁宇還在騎在身穿鎧甲的馬上,俯視木青,木冠二人。“還是先去皇帝營帳看看再說。”梁宇道。說著,木冠帶路往皇帝帳營趕去。到了帳營跟前,梁宇見到大祭司,馬上下馬,抱拳道:“大祭司受驚了!”大祭司隻是擺了擺手,不再言語。跟著梁宇後麵正是飛鷹團的團長,陳相宇。此人傳聞武功為馮國第一高手。梁宇看了一眼帳營內的情況,斥道:“木冠,這事你怎解釋!”木冠一五一十將看到的情況說了出來。在場除了木青,其他人一臉狐疑。陳相宇上手揭開了黑衣人的麵罩,頓時大吃一驚。“王爺,此人乃禁軍司職右都尉李龍飛。”陳相宇說。梁宇看著木冠,審視度。木冠無耐點了點頭,確認了李龍飛此人。梁宇轉頭看著木青說:“木王爺,出了這個大事,木冠這禁軍統領需要革職查辦了。要不是念著是你們木府之人,我馬上就地處死。”木冠馬上大喊道:“王爺,李飛龍李家一直是朝廷武官世家,定然不能做出這等君行為。還需認真查辦,雖然下屬過失之大無法彌補,還望王爺給我機會查辦此事。”梁宇馬上介麵:“放肆,查也輪不到你來查!內廷監察司跟飛鷹團自會查辦。”木青拍了拍木冠肩膀,示意不要在說話。梁宇說:“陳相宇,你下令下去,此地參與圍獵的人,都有重大嫌疑,尤其禁軍。連夜拔營回汴梁,所有人等羈押在府,冇有查明此事不得外出,除了木府一家,其他人就按這個辦。”“是!”陳相宇應聲出來營帳,吩咐北防軍安排起來。眾多禁軍被收繳武器,禁軍戰士試圖反抗,可是看著木冠示意,紛紛繳械。木府之人看到此情此景,基本也明白怎回事了。木青眉頭凝重緊鎖,此時身處滇西草場也無計可施。大隊人馬正緩慢返回汴梁。到達汴梁皇城內,隻有木府的人是自由回府,其他人都是北防軍押解回府或者回宮。木簡一家剛回到木府,便又收到了一個天大的訊息,太子梁隆穗昨夜已薨,傳聞是食物中毒。木青回府馬上召集木府在內的所有將領,召集緊急會議。木府議事大廳坐滿了木府將領及木簡幾兄妹。眾人臉上愁雲密佈,氣氛凝重。

-有情,妾無意。十公主天人之姿,我等凡夫俗子,豈能覬覦。”木簡淡淡回道。“哦,原來如是。世子,才情無雙,十公主慧眼不識,是她的淺薄。”李桂韻看著木簡說。“桂韻姑娘說話甚得我歡心。話說回來,首輔大人,經常有華國來回交往人士?”木簡問道。“世子不懂,經常走訪華國的人,實乃隸屬軍機處的密探。這些人都比較神秘。”李桂韻湊近木簡說。“原來如此。桂韻姑娘,我們還是不要浪費這好春光,多飲幾杯龍萃,欣賞一下這那龍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