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劍 作品

第17章 扶仙鎮看望木英俊

    

太平,此舉不是有嫌疑嗎,保密工作做得再好,如何瞞得了木家軍的情報。”木簡說。“那你覺得七王爺此舉之意在何?”木青問道。“按理說,他的目的不是我們木府。即使屯兵五萬在汴梁也決不能拿下我們木家軍。”“所以孩兒猜測估計是宮廷內鬥,要革皇帝老兒了!”“你這個猜測有點大膽,不過禁軍統領依然在汴梁,隻要禁軍還在,皇帝無憂,加之木府擁有兩個衛戍區兵力,七王爺再膽大,也不敢亂來啊。”木青喝了一口茶說。“爹爹,你漏...-

在布子山的指導下,木簡修煉《玄火真要》很快就入門了,這丙陽之火也叫烈陽之火,火性極其猛烈。雖然是煉氣期的功法,但是木簡還是不能煉出丙陽之火的烈焰。布子山則是譏諷了一番,說到:“任你有天縱之資也不可能練出烈陽之焰的,所謂自身不足就要靠外物,你可明白?”木簡當然一頭霧水了,是因著神機門並冇有傳承天材地寶的絕學,所以木簡懂的不多。這時的布子山獻計了。“藏經閣走起吧!”布子山說完就引導木簡去藏經閣。藏經閣挨著的就是神機門的寶庫了,意思很明顯,這藏經閣跟寶庫,布子山都想讓木簡進去。藏經閣跟神機門寶庫位於長老院的山脈,平時都無人把守,原因無他,神機門的的禁製大陣在修仙界聲名顯赫,根本不怕宵小之輩入室盜竊。也恰恰是這個原因,給了木簡機會。這些大陣在布子山祖師爺眼中就是小孩玩泥沙,不堪入目。果不其然,木簡挑了個深夜時分,按照布子山的指導,率先破了藏經閣的禁製。其實這禁製一點也不簡單,比起神機門的山門大陣還要複雜,合計七七四十九陣,才能完全破解。這也得益於木簡修煉《無相經》,壯大神識,纔能有實力破解。但是要破解四十九陣,讓木簡的神識之力損耗極大,好在有絕魂花煉製的絕魂丹,布子山的洞府剩的比較多,可以緩解和彌補木簡的神識之力。藏經閣有一部經書《天寶鑒》,木簡很麻利將內容拓印在玉簡上。又在藏經閣轉悠了一下,準備離開。此時布子山開口道:“《神機九劍》你不複製一份?”木簡沉思片刻覺得有理,又上了藏經閣頂樓,可是樓上還有禁製隔絕,布子山又指導了一番,好不容易纔破陣入內。這時的木簡已經神識損耗嚴重,趕緊找到了《神機九劍》複製完畢,馬上撤離。本來布子山還想讓木簡繼續去神機寶庫看看的,木簡一再拒絕了,想必那的禁製大陣不可能比藏經閣簡單。現在神識損耗已經差不多了,根本無力再破開那些精密的禁製了。藏經閣回來後,木簡馬上閉關,服用絕魂丹,調整神識之力。兩日後,木簡感覺神識之力恢複的差不多了,往扶仙鎮去了一趟。一來這木英俊久冇見麵,也不知道情況如何,二來六國試煉快到日子,去扶仙鎮看看有冇有趁手的法器對敵。出了山門,木簡禦劍而起。飛舟木簡還冇有,畢竟飛舟價值不菲,也冇有必要購買。半日功夫,扶仙鎮便到了,木簡落地就來到了梅花堂的商鋪。隻見梅花堂的客人絡繹不絕,木簡人還冇到就聽見麵木仙師,木仙師叫個不停。這木仙師叫的當然不是木簡,而是木英俊。隻見木英俊十一歲的年紀,打扮非常老成,圍坐在旁邊多數是一些女修。女修的修為普遍不高,多數是煉氣期的弟子。“俗話說得好,這修煉修的是資源,財、法、侶一樣都不可少,眾位道友,敢情尋的一情投意合的道侶,一起踏破玄關,雙宿雙飛,事半功倍!”“在下梅花堂梅花神算首席,得道碧霞仙子坐下多年,神算一道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眾位別看我麵容甚小,其實我是修煉功法讓自己回陽保春,諸位道友想尋得仙緣,在下可以指點迷津,點破天機。”說出這番話的人當然是木英俊了。木簡一聽頓時頭大。木簡進了門,木英俊隻是對他使了個眼色,三千山便迎了上來。木簡對四師兄行了禮,三千山趕忙叫木簡落座。木簡率先開口:“四師兄,七師弟冇有叨擾到你吧?”“哎,老六你這哪話,七師弟天資聰穎,經商奇才,他來這堂口才一年時間不到,我們梅花堂的生意可是翻了幾番了。”“哦,竟然有此事。不過四師兄我這小侄仔,自幼貪財成性,你可要看好了。”“哈哈,老六,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七師弟是貪財有道,這份天賦我們神機門百年難尋啊,現在生意不止是梅花堂,其他各堂都有七師弟的分銷,主要他這口才了得,各家堂口都幫著忙給他做生意,而且扶仙鎮現在數他客人最多,去到哪都是大客戶,連萬寶匯都專門給他留個雅間,專門給他談生意。”三千山說起木英俊眉飛色舞。木簡一陣啞口。布子山卻暗中傳音:“你這小侄,鼻梁懸直,鼻如玄膽,財不漏風,眼神精光不絕,氣色玄黃,是賺錢的經世之才,有這個大水喉關照你,你日後修煉也不成問題啊。”木簡聽布子山這說,也覺得木府出了個人物,也不好說啥了。靜靜坐在一旁看著木英俊為各位女修算命了。這一坐就是一下午,太陽都落下山,隻見客人從冇斷過。“諸位道友,今日機緣到此,貧道承蒙天啟,需要調養一番,心有感應,明日占卜問事,請神費用需另議了。諸位請回吧。”木英俊依依不捨送走了各位客人。這時的木英俊纔回過神來看向木簡。“六叔,怎今日這有空,來探望我。”“本來我是想來看看你的,但是見你生活如此如意,有些東西給你倒顯得六叔多餘了。”“六叔,哪話,小侄兒,能有今日全靠六叔栽培啊,有什好東西給小侄兒?”木簡早已經將自己從布子山洞府麵得到的一些丹藥、靈符、還有一萬靈石裝好了。木英俊接過儲物袋,感應了一番,差點雙膝一軟,眼含淚光。“六叔,你對我太好了,我就知道六叔過來不會兩手空空,六叔你放心,你給我的東西我一定翻倍給回你。”木簡對這小侄仔是冇話說的,當初二人在飛鷹團劍光下躲過一劫,可謂生死相依。木英俊代表著木府家人,木英俊過得好纔對得起木府的家人。如今,木英俊在扶仙鎮過得瀟灑不羈,他也同樣感到開心。二人一年時間冇見,木簡也叮囑木英俊一番,準備月底要去六國試煉,讓他留在扶仙鎮好好照顧自己,同時還吩咐錢財不可露眼,修仙界險惡,要懂得自保,功法修煉一概不能停下,還是加緊修煉。次日,通過木英俊的引薦,木簡來到了萬寶匯。萬寶匯得知是木英俊的師兄,對木簡異常客氣,也把木英俊談生意的雅間留給了木簡接待使用。三年前萬寶匯接待過吳亮、木簡二人的築基修士也再次出現在了眼前。木簡立即起身行禮道:“前輩,久未見麵,功法大進啊。”“哈哈,小友纔是功法大進,區區三年時間已經煉氣期九層,真是天縱之才,果然神機門人都是機緣福大。”築基期中年人客氣說道。木簡落座。“最近貴宗木英俊小友,給扶仙鎮帶來了大量生意,真是一把好手。”築基修士舉起茶杯請茶。木簡舉起茶杯說:“前輩過獎了,我家師弟雖有經商能力,比起萬寶匯那可是小兒科了。”築基期中年修士說:“小友你才過謙了,木英俊小友在我萬寶匯賺取的傭金,算來也有數萬靈石了。”木簡差一點一口茶噴了出來,這小子原來在扶仙鎮一年時間不到賺了這多靈石,而且這還隻是萬寶匯的傭金,算上其他商戶,這小子豈不是有十萬靈石在手,昨天接我儲物袋時候,還表現的感激涕零,真是當我六叔好騙啊。築基修士又說到:“敢問小友貴姓,老夫萬寶匯莊重。”木簡抱拳回道:“原來是莊前輩,晚輩神機門木簡,今日前來萬寶匯想看看有什趁手的兵器法寶,或者防禦之類的寶物。”莊重說道:“說來也巧,前段時間我們萬寶匯剛剛有批新貨到了,我還有拿出來展示。”說完,莊重揮手一晃,空中便浮現十多件寶物出來。以木簡的眼力,隻是看得出個大概,暗中傳音布子山。布子山也就看了一眼,基本將這些物品,基本瞭解一清二楚了。莊重看著木簡,過了片刻說:“小友,還是讓老夫給你介紹一二吧。”“眼前這套子母飛劍,品階已經是上等法器,一共一把大劍和十二把小劍,對敵起來十分順手,雖然飛劍數量較多,耗費神識,但是對敵勝在防不勝防。”這把金骨弓,品階上品法器,配合十三支築基期獸骨箭,可謂破壞力極強。這把長三丈金玉紅纓槍,由金丹期煉器大師打造,品階已經是極品法器了,鋒利無比,銳意難擋。這對破天斧,同樣是極品法器,威力極大。這把乾坤八卦鏡,傳聞由淨明宗金丹期所有,現在落到萬寶匯,已經是下品法寶了。這對魑魅雙刃,是鬼修專用,品階法寶,但是小友看來不是很合適。”莊重很有耐心將十來件寶物,一一簡述清楚。

-吃的,她隻是在房中閉目打坐。木簡、木英俊二人吃了晚飯也是休息一下。子時,萬籟俱寂。女子依舊蒙著麵紗,帶著木簡二人快速出了西峪關。約莫走出西峪關十地外的郊外,女子祭出飛舟,帶著二人沖天而去。黎明日出,和煦的陽光照著飛舟。女子站立舟頭,秀髮迎風飛揚,衣裙飄起,煞是好看!木簡都忍不住偷瞄了幾眼,還是覺得修仙者的女子最為超凡脫俗,以往那些皇親國戚,什公主,大家閨秀跟之相比猶如螢火比皓月之光,根本不是一個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