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劍 作品

第16章 探訪布子山洞府

    

望三叔指點一下。”木簡說完,朝小侄兒木英俊使了個眼色。木英俊頓時明白,手中紅纓槍直接拋向木簡。木簡一接紅纓槍,迴旋身影連帶一套動作,顯得極其瀟灑。木冠說了一句,繡花功夫,華而不實。劍鞘一脫,劍影寒光直射木簡而來。木簡躍出一丈之遠,槍頭直衝劍影而來。木冠身為禁軍統領,武功自然是木府數一數二的,加上在位已久,不怒自威。劍法及劍力是非常霸道的,木青都不敢接這位三叔幾劍。眾人看著木簡接了木冠十幾劍,心中不...-

次日,木簡就按照布子山指示前往隱蔽洞府。這洞府是布子山當初金丹時期遺留下來的,按照他所說洞府麵,仍然有些他用不著的東西被留了下來。自從布子山凝結元嬰之後,就再也冇有來過此地。按照布子山的說法,凝結元嬰後,在外行走的時間居多。以前自己元嬰起居的地方在長老院,不過那時候身居院長之位,出了宗門儲物袋都是隨身攜帶的。原來這地方隱蔽洞府,修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也是木簡套話才問出來的。話說當年布子山有一名愛慕的女修,經常二人在此洞府相會,在宗門過於顯眼,所以不得不尋了一處好地方。後來布子山成為元嬰大修,礙於俗世的臉麵,女子也不得不離開布子卿,再後來布子山雲遊四方,也再冇有回過宗門。按照他的判斷,此洞府在三清山也就那名女修知道。假如那女修將洞府毀了,或者清理了,麵應該冇有東西了。木簡一聽,這老道原來還有這紅塵往事,怪不得說起這洞府的事情有點不好意思開口。這下確定木簡心中的猜測,布子山應該冇有詭計,前去看一看也無妨。布子山的隱秘洞府,位於三清山東南角,離宗門不算遠,按照飛舟速度有一天時間便可以到達。洞府由奇門遁甲陣法覆蓋,名為奇門九星陣,是布子山親自佈置。到了洞府附近,木簡愣是看不出端倪,雖然無相瞳已經進階第一層功法,但是看不出任何陣法痕跡。布子山指著木簡:“你小子肯定看不出的,好歹我當年佈置陣法的時候也是金丹後期修為,你一煉氣期弟子看出了陣法還得了。”木簡按照布子山的指認,落到其中一座山峰山腰之處,一片高大的林木遮天蔽日,但是此地靈氣頗為濃鬱,這倒是比較奇怪的。布子山指引下,木簡按照方法,把遮蔽氣機的奇門九星陣給破了,但是過程並不輕鬆,破陣之後,木簡深感靈力幾乎用儘了。木簡趕緊取出一顆補氣丹,穩了心神。洞府大門中開,雖然洞府不算高大,但麵佈置非常雅緻,感覺像結婚新房一樣。經曆千年之久,洞府中無數夜光石,依然熠熠生輝。布子山看到此情此景,也不免觸景生情。洞府中央,有一處大廳,廳之中有一花梨案台,甚是名貴,雖然是俗物,木簡很快就辨認出了。案台上有留言玉簡一枚。上麵寫著:“子山兄啟”,落款珞秋書。木簡對著唸了一下,布子卿非常激動。“小子,趕緊看看玉簡寫了什?讀給我聽聽。”布子卿急促催道。“子山兄,若見此信,亦是我離開之時。昔年有緣,兩心相悅三清山,知君元嬰大成,我自知攀附不起,雖有不捨,我曾時時回望此地,盼君複來。後知,汝與師侄道不同,雲遊四方,吾亦心緒難平,想追君而去,思慮再三,若與君長廂守,必不能落君之後,大道無情,吾亦要歸宗進修,它日證道元嬰,珞秋必來複卿!”布子山聽完,感覺眼含淚光。感慨萬千道:“珞秋我對不起你,是我負了你!”木簡唸完,也覺得這珞秋女子重情重義,心中覺得這布子山難道英俊無比,若不是這樣如何引得此女子牽掛終生。木簡一直未有將神識探入乾坤山河圖,生怕被布子山奪舍,所以也未曾見過布子山魂魄的模樣。木簡對布子卿開口:“前輩,這位珞秋前輩是位重情重義的人,這多年過去,她一定不會辜負你。想必已經元嬰大成,說不定也是哪個宗門的老祖了。”“但願如此吧!如果真凝結元嬰,她應該會來此處的,你看這跟我走的時候差不多,證明她離開後就再也冇有回來過。千年過去了,珞秋如果不是元嬰定是離開人世了。”說到此處,布子山語氣更加低落,抽泣不止。木簡此時才能理解當初布子山為何一直想著回來這洞府,原來是想看看珞秋有什留言或者物品。木簡心隻覺好笑,也是一千多歲的老人家了,竟然還為這男女之事,哭哭啼啼,說出去真不怕人家笑話。木簡也不理布子山悲傷春秋了,徑直入了洞府更深處,此處牆上有各種壁盒,都放著東西,有些還是儲物袋放著。木簡隨手一扯,牆上飛來幾塊玉簡到了手中。木簡默唸:“《玄火真要》《青辰木龍經》《天罡癸水訣》。”“冇錯,這三部功法當年是我金丹期的時候,在外麵收集回來的。”“尤其這《玄火真要》,我的無相瞳火主要參考了這部功法。”布子山開口說道。木簡看了看,便收入了自己的儲物袋。又轉而看向了幾個藥瓶。這藥瓶數量有很多,約有百來瓶,五顏六色。“小子,紫色瓶那些是毒藥,你小點心。”布子山提醒道。木簡先不管紫色的瓶子,打開了幾個翠綠的瓷瓶,一看頓時眼睛發亮。麵是築基丹,木簡倒了出來有十幾枚,不過可惜的,時間太長已經失去藥性,看看能用的好像隻有兩枚築基丹。木簡一陣心痛。布子山此時又開口:“你小子,別盯著那築基丹不放,紅色瓶子那些纔是好東西。麵是大元丹,是進階金丹的丹藥。”木簡聽這一說,瞬間來了興趣。馬上將紅色瓶子倒出,麵竟然有四枚尚好的大元丹,這是極大的收穫。布子山又逐一介紹了這些丹藥的作用,其中有幾瓶是金丹初期使用,恢複靈氣的藥,還有一些毒藥,足可以毒死築基後期的丹藥。木簡心中認真聆聽,此次的確收穫極大。這時一個牆上的木盒吸引了木簡的注意,木簡打開木盒麵的符籙一遝一遝的,非常之多。其中符寶還有三枚是全新的,二階符籙多不勝數。木簡心中不得不感歎,這布子山真是自己的再生父母。此時對布子山的敬意提高了不少。進入了洞府麵,竟然還有一大堆下品靈石堆放在一角,靈光射的眼睛都睜不開了。木簡此時心情極佳,由不得大笑了兩聲。布子山卻不以為然,原來這堆數萬下品靈石,隻是用來充盈洞府的靈氣,一來有些寶物必須要要靈氣滋養,二來還有一些靈藥也要在靈氣下的環境生長。木簡可顧不了那多,一股腦全部想將這靈石收取。布子山不禁對木簡冷哼一聲。誰知木簡原來的儲物袋,容積實在太小。這時一個金色的儲物袋映入了木簡眼簾,木簡神識一探,發現這個儲物袋容積有自己原來百倍之大,空空蕩蕩。但麵有一劍盒,麵隻有一把劍坯,烏黑髮亮。木簡將劍坯取了出來,問到:“前輩這劍坯是何物?”“哦,差點忘記還有這東西。”“這是降龍木,品階屬於極品靈材,當年我在外拍賣回來所得。本來想給我師侄做禮物,因為此木乃是五木之精,有辟邪之氣,煉製神機九劍中的誅邪劍最合適不過。此劍最好還是要找東勝劍宗的人煉製,神機門冇有煉器大師,怕給練壞了。”現在這降龍木劍坯倒是便宜了你這小子。”木簡點了點頭,收起劍坯,又將那金黃色的儲物袋為自己所用。這趟洞府探寶,收穫非常巨大。三部功法,數萬靈石,一堆符籙,符寶,築基丹,大元丹,誅邪劍坯等等。木簡飛離布子卿的隱蔽洞府,回到了住處,又開始逐一研究起這些丹藥來。有些丹藥是能幫修士增長修為的丹藥,但大多數是築基期,金丹期的丹藥,布子山還是建議木簡不要胡亂吃藥,因為現在煉氣期,經脈吸收有限一來浪費,二來怕撐爆了經脈。叮囑木簡還是修煉《無相經》《黃庭道經》《玄火真要》為先,加之木簡有火係靈根練習《玄火真要》會比較容易上手。六國試煉的日期已經定下就在仲夏七月。距今隻有一月的時間準備了。木簡雖已是煉氣期九層,但是鬥法經曆還是非常少,無疑修煉《玄火真要》、《甲辰木龍經》這兩本功法對於鬥法有大用。恰好這兩部功法都是攻擊的功法,對敵作戰尤為好用。《玄火真要》分為一層入門階段修煉丙陽之火,對應修為是煉氣期。第二層巳神之火,築基期。第三層丁燭之火,金丹期。第四層午極之火,元嬰期。布子山的《無相經》是參悟《玄火真要》才誕生出無相瞳火,按照布子卿的說法,無相瞳火隻有在元嬰階段才能誕生黑炎。有布子山指導,木簡的修煉當然比布子山當時快很多,主要有一些困難的地方布子山都可以一一提示化解。無相瞳火是可以從煉氣期一開始就可以修煉,不像當初布子山要元嬰期才參悟出來,當然修為的問題也是限製無相瞳火的修煉。

-了。想不到不可一世的木府,也輪到滿門被滅的境地。木簡穿過了幾個迴廊,來到了書堂,終於將躲在一角的木英俊扯了出來,抱著木英俊急急離開木府。其他事情現在也無法顧及,隻想著把木英俊帶離木府。二人通過木府密道,來到了後院的小門。開門一看,周圍已經有大批禁軍駐守。木簡一看也無計可施,隻能硬衝出去。禁軍大多是木冠部下,隻是有些將領已經換人了。此時有人一把拉扯木簡說道:“木府公子,跟我過來。”禁軍一名將士將木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