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寒夜暖 作品

賭坊驚變

    

最後還是你的?咱可以來個先斬後奏”。附身到李承嗣耳邊笑眯眯的咕咕了幾句,李承嗣似乎明白了什,猛然站起來笑道:“還是你麻老闆主意多,就這辦”。夜冇有月亮,伸手不見五指。李承嗣躡手躡腳拿著火摺子走到院門外的柴火堆前把提前準備好的易燃物灑在了上麵,火摺子一點火光瞬間照亮了夜空,隨後跑回院大喊:“走水了,走水了!”寂靜的夜晚瞬間人聲嘈雜起來,李承嗣直接跑到老爹的房門前大喊:“爹啊,快起來,著火了!”老李頭...-

麻六接到李承嗣兩人急匆匆趕到興隆賭坊天已大亮,而此時賭坊內外也早已經圍滿了各路看客和吃瓜群眾。進入賭坊跑堂小二恭敬的作揖道:“李少爺,顧老闆已在二樓最大的包間永利閣等候您了”,所謂錢是英雄膽,李承嗣挺了挺腰桿說到:“前麵帶路,再給各位來捧場的鄉鄰沏茶上點心,銀子算我的”,圍觀者一聽立馬開心的大喊:“李少爺逢賭必贏,今天肯定雙喜臨門啊”!浪蕩兒樂滋滋的向眾人作揖後跟著小二上了樓。踏入包間顧老闆正在看著報紙,旁邊的女兒顧海棠今天換了一身打扮,秀髮盤頭兩耳珍珠耳環閃閃發光,頸戴翡翠項鏈,身著旗袍,胸部成熟的隆起,旗袍開叉很高,露出了又白又長的美腿,看的李承嗣口水直流。後麵的麻六用手戳了一下李承嗣他這才反應過來,作揖道:“嶽父大人,可以開始了嗎?”顧老闆頭也冇抬繼續看報紙冷言道:“別著急,知府大人還冇到,再等等,你銀兩可湊齊了?”李承嗣從懷掏出昨晚從老李頭那偷出來的東西往賭桌上一攤,自豪的笑著說到:“嶽父大人過目,我李家的身家都在這了,隻多不少”。此時知府趙坤泰踏入包間,看到賭桌上的地契房契等眼中閃過一瞬的貪婪。隨後讓身後的師爺去驗一下真假和估值,師爺躬身來到賭桌上拿起來檢驗了一番,隨後回稟到:“大人,房契地契貨款單以及銀票六千兩都是真的,估值差不多八萬兩”。顧老闆這才笑眯眯的放下報紙走到李承嗣身旁用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到:“老弟,那就在賭約上畫押吧”,李承嗣二話冇說就在顧老闆提前準備好的文書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並按上手印,而此刻顧老闆和趙知府卻相視一笑。趙知府讓師爺傳令,賭坊內外嚴密值守,包間十米內不許陌生人靠近,隨後宣佈賭局開始。顧老闆對李承嗣說到:“你是客人,賭什你挑,一局定勝負”,李承嗣五歲就混跡青樓賭場,練就了聽音辨骰心手互應的本事,所以鎮定的說:“簡單點,搖骰子,點子大的贏,我還著急抱海棠小姐回家呢”,顧老闆點頭同意。一旁的顧海棠看著這個浪蕩子一臉的嫌棄,冷哼了一聲。按照規定,李承嗣是客先搖,他也冇客氣,拿到篩盅把三顆骰子向空中扔去再用篩盅猛然接上後呼隆隆的一頓操作,啪的一聲往賭桌上一按,篩盅拿起的同時眾人一陣驚呼,三個六,豹子!即使同樣的點子也是顧老闆輸,李承嗣得意的對顧老闆伸手請到:“嶽父大人,該您了!”顧老闆歎了口氣說了一句:“後生可畏啊!”然後拿起篩盅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將骰子收入篩盅,又是呼隆隆的響聲後拍在賭桌上。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顧老闆緩緩的將篩盅拿起,隻見兩個骰子疊摞在一起,而另一個骰子碎成兩半,一麵是六一麵是一,疊起來的兩個骰子居然都是六點。此刻李承嗣不敢相信的跑上前去檢視,嘴嘟囔著:“不可能不可能的!”然後汗流浹背,呆如木雞的癱倒在地,顧老闆卻和知府趙坤泰大聲的笑了起來。就在此時,突然包間靠街的一旁窗戶爆裂,隻見一個蒙麵俠客手持長劍闖了進來,不由分說持劍就刺向顧老闆,冇想到顧老闆也是深藏不露,一個鷂子翻身躲了過去,隨後一個黑虎掏心直撲蒙麪人。蒙麪人突然從懷掏出暗器射了過去,顧老闆一個三百六十度轉身暗器全打在了身後柱子上,包間的所有人被嚇的全部往外逃竄,隻有李承嗣跟個死人樣癱在那動也不動。顧老闆大笑道:“這多年了,唐門還是不肯放過我,可惜來了多少我就殺了多少,今天你又來送死!”蒙麪人冷哼了一聲:“你為了榮華富貴,甘願做朝廷的鷹犬,殘殺同門,我今天就要清理門戶!”說罷長劍蕭蕭飛轉,一股強大的氣流附著,呼的一下一道白光衝向顧老闆,這次顧老闆卻冇有躲,而是在原地雙手握拳雙腿紮馬步站立運氣後一股赤紅真氣圍繞全身,兩股氣流相撞的瞬間包間的賭注桌椅全部劈啪啦碎裂,蒙麪人和顧老闆都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此時蒙麪人又拿出了一樣東西對準了顧老闆,顧老闆麵色大變:“暴雨梨花針,哈哈哈哈”,蒙麪人也冇有猶豫直接按下暴雨梨花針,說時遲那時快,顧老闆一把拉過近在咫尺的李承嗣擋在了身前,可憐的浪蕩兒成了刺蝟直接昏死過去了。這時衙門的親兵到了,嘈雜的眾人揮舞著大刀衝上二樓,蒙麪人也冇停留對著顧老闆罵了一句:“卑鄙小人,我還會來找你!”隨後跳窗消失了。知府趙坤泰進到包間看到李承嗣已經奄奄一息,讓親兵將其送回李家,並通知老李頭限期交付房子土地和綢緞莊,否則就依律法辦!

-可惜來了多少我就殺了多少,今天你又來送死!”蒙麪人冷哼了一聲:“你為了榮華富貴,甘願做朝廷的鷹犬,殘殺同門,我今天就要清理門戶!”說罷長劍蕭蕭飛轉,一股強大的氣流附著,呼的一下一道白光衝向顧老闆,這次顧老闆卻冇有躲,而是在原地雙手握拳雙腿紮馬步站立運氣後一股赤紅真氣圍繞全身,兩股氣流相撞的瞬間包間的賭注桌椅全部劈啪啦碎裂,蒙麪人和顧老闆都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此時蒙麪人又拿出了一樣東西對準了顧老闆,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