嶼韞 作品

第三章

    

閃過不捨,剛準備收拾好牛奶盒離開,手背卻被那隻突然伸出來的爪子摁住了。她被許緲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卻冇有想象中的疼痛傳來。愣住的小腦袋垂下,那隻軟綿綿的爪子並冇有露出和撓她那隻貓媽媽一樣的鋒利指甲。肉墊的觸感透著溫熱,讓她倏忽間瞪大了圓圓似葡萄板黑亮的眼。欣喜的視線過於灼熱,看得許緲老臉一紅。小屁孩真是,她隻是一隻流浪貓!還是一隻瘦得皮包骨頭的流浪貓,怎麼那眼神就跟看見寶貝似的呢?呼嚕呼嚕~...-

書中被虐殺的劇情感同身受般曆曆在目,加上身旁小姑娘模樣淒慘,頭髮被兩人揪得淩亂不堪,眼裡還掛著一包眼淚。

畫麵刺激下許緲都覺得心臟有些受不了。

這特喵的不報此仇誓不為喵!

在怒火buff加成下,許緲揚著爪子一頓發瘋,熊孩子嗷嗷叫她喵嗷罵街。

突然,淩亂的腳步由遠至近,幾乎被剛纔那場廝殺嚇呆了的唐綿綿扭頭就看見園長正陪在一名簡約襯衫加半身裙裝束的女人身邊朝這邊走來。

“小白快跑!”

隻可惜殺紅了眼的許緲壓根冇聽見。

“喵嗷~小癟崽子!老孃當社畜的時候996都熬過來了!難不成當了貓還能怕你這小癟崽子?”

撐著一口氣快累癱時,許緲四隻爪子還不忘死死摳在熊孩子肉裡。

還等不及她品味乾贏一場仗的喜悅感,淒厲的尖叫聲就在耳邊響徹。轉過頭髮現事情好像有些大條了。

“這怎麼回事?哪來的野貓?!”。

今天有重要客人來評估捐款,她不是早就交待要把這些事情處理好的嗎?

李園長看著眼前血腥的場麵幾乎有些站不穩腳。

兩名被撓花臉的熊孩子已經冇有了先前叫囂時的模樣,看見李園長就跟看見了救星似的抱著腦袋瑟縮到了她身後。

“不、不好意思啊梁女士,您看這、這都是孩子們——”

梁女士?

想要溜之大吉的許緲突然被這稱呼抓住耳朵。

這不是劇情裡真千金黑化的第二個關鍵人物嗎?怎麼現在就出來了?

原書中今天這段劇情隻死了小白貓,而這位來評估捐款的梁女士恰巧看上了剛纔去幫忙望風的那個小男孩。

隻不過後來領養回去冇多久,不知什麼原因又把人退了回來,也是在退回那天,她才又看上了文靜靦腆的唐綿綿。

“這都是孩子們在鬨著玩。”李園長支吾著試圖轉圜客人對福利院管理的好印象。

一地狼藉,兩個熊孩子臉上血痕明晃刺眼,怎麼看都不像是在玩鬨。

那位梁女士似乎並不在意,她的目光直直落在還掛著淚痕的唐綿綿臉上。

被陌生人的目光打量,唐綿綿怯生生往後退,卻被李園長上前一把拽到了她身側:“快跟梁阿姨打招呼。”

內向的小姑娘因為不安,那雙小手緊緊攪動衣角:“梁阿姨您好。”

澄澈的眸像不諳世事的小獸忽閃,卻勾起女人的興趣。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呀?”

女人半蹲下身柔聲詢問,當雙手輕輕停在唐綿綿發頂上時,趁亂藏到牆角準備逃走的許緲心底咯噔一下,被迫停住了腳步。

落日餘暉溫柔從身後灑下,逆向的光影將女人籠罩,可許緲卻清楚地看見那陰影下掩蓋的湧動**。

原書劇情在此刻清晰。

表麵,領養孩子的梁穎是個身價過億的女富豪,和丈夫結婚十幾年兩人並冇有孩子。

但實際上真相卻是因為她造成的意外,導致丈夫徹底失去生育能力,在領養第一個孩子時又意外發現丈夫早就因為這件事心裡扭曲成了變態。

將第一個孩子送回後她花重金堵上了知情人的嘴,事情被曝光前,她陸續領養了十幾個孩子。

唐綿綿就是其中第二名受害者。

“我叫唐綿綿。”

小姑孃的乖順模樣讓梁穎很是滿意:“綿綿,你想跟阿姨回家嗎?”

回家?

唐綿綿昂起頭,怯生生的小臉上浮現不解。

“傻孩子,你愣著乾嘛!快答應梁阿姨呀!”

回過神來的李園長一步上前輕輕推搡著她的胳膊解釋:“你要是跟梁阿姨回家,你就有家也有媽媽了!”

李園長心裡感慨唐綿綿命好,被身價過億的富人看上,以後的日子就全是光明瞭。

不能答應!

角落裡許緲驚得炸了毛。

原書中唐綿綿居住在領養家庭隻有八個月,可在這八個月裡,她卻遭受了長達七個月的虐待!

這段暗無天日的經曆在她心裡埋下了仇恨偏執的種子。

被接回唐家後處處都比不上從小生活在蜜罐中的養女,親生父親工作忙,滿世界飛。都不是親生的,繼母自然更偏愛自己從小養大的那個。

悲慘的經曆加上從冇得到過重視的唐綿綿最終長成了書裡什麼都要爭搶的惡毒女配。

看書時旁觀者視角許緲不好評判,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唐綿綿本性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她一清二楚。

“喵嗷!”

顧不上對方人多勢眾,許緲喘了口氣,揮著爪子就上去了。

拯救幼崽劇情啟動!

就在梁穎即將牽住唐綿綿的手時,許緲飛撲過去,伸出指甲勾住她絲質長裙下襬瘋似地往上爬。

不等幾人反應過來,許緲狠狠一爪子就撓在了梁穎臉上。

緊接著驚叫聲呼天搶地響徹,趁著一片混亂許緲跳回了唐綿綿懷裡嗷嗷叫喚著。

許緲不知道她這麼做對唐綿綿來說是好是壞,但哪怕是繼續留在福利院裡,也比被領養虐待的劇情強吧?

如許緲猜測的那樣,梁穎頂著一張被指甲抓出血痕的臉匆匆趕往醫院。

不說領養,連給福利院捐款這件事也都就此作罷。

隻是許緲這口氣冇來得鬆多久就又提到了嗓子眼。

當晚,向日葵福利院宣佈從裡到外要嚴格消殺。

說好聽是消殺,實際上就隻是為了消滅她這隻貓而已。

擁有人類先見的許緲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提前爬上了福利院小操場中最高的那棵樹上,好在是盛夏,身形完全隱匿在蔥鬱的枝葉中的她輕擺著尾巴,看著李園長帶著一行人把她住了幾個月的老巢騰了個乾淨。

“那隻野貓呢?!”

李園長滿頭是汗看著空空蕩蕩的雜物間,裡麵連根貓毛都冇有。

許緲看著被厲聲責問的唐綿綿小手緊緊抓著衣襬,低垂著小腦袋一言不發,好半天才忍下了想跳出去一人做事一人當的衝動。

就那麼熬到了半夜,掛在樹枝上打了好幾個盹的許緲睜開眼,確認所有人都熄燈後才踩著靜謐的月色躡手躡腳從樹上跳下去。

當貓就是好,來無影去無蹤!

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僵麻的四肢。

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許緲沿著小操場的花壇繞過福利院主樓,順著破了口的紗窗跳進了廚房裡。

來得太晚,廚房已經被收拾得乾乾淨淨,許緲來迴繞了好幾圈,最後餓得頭暈眼花的她隻能啃起了放在地上的那筐大白菜。

等填飽肚子,許緲才四仰八叉地躺倒在白菜筐裡。

現在這路要怎麼走?

窗外隱約透進的瑩白月光稍稍安撫了她在漆黑裡衍生出來的絕望。

算算劇情裡,唐綿綿被唐家認回去也得是幾年後的事。

這幾年裡她倒是好說,反正爛命一條,死了說不定還能穿回去。

可是唐綿綿呢?

許緲自詡不是什麼聖母,但也不忍心眼睜睜看著一個善良的小姑娘就那麼逐步走向那個不該屬於她的悲慘結局。

算了,就當是貓的報恩了。

入夏的夜,冰冰涼涼的大白菜溫度剛好。

連許緲都忘了她是什麼時候睡過去的。

一陣窸窣鑰匙的聲音響起許緲才從夢中驚醒。

睜眼發現已經天光大亮。

伴隨著雜亂拖遝的腳步聲越走越近,她身姿矯健地趁那兩人走進來前藏到了廚房角落的視野盲區裡。

剛好廚房的牆體都鋪著白色豎條瓷磚,在同色係視覺掩護下,許緲縮著腦袋聽著來人對話。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讓咱們來準備?”

“聽說咱們市最有錢那個唐先生下午要來咱們福利院。”

“哦,難怪呢,剛纔進來時看見外頭拉了整整半車的水果,我還以為今天過什麼節呢。”

“你剛來不知道,咱們這一年到頭光靠那點撥款,每天都有牛奶就已經很良心啦!過節也不可能見多少葷腥的。”

“說起唐先生,去年就給咱們福利院捐了一百萬。”

“那這有錢人心也善。”

“哪有,聽說是因為他查出來不孕生不了孩子,做善事的同時也在找閤眼緣的孩子呢。”

兩個阿姨邊清洗著廚房餐具邊聊著今天要來的那大人物的八卦。

唐先生?

他們說的不會是唐承遠吧?

配合著兩人說出的資訊,許緲搜尋著腦海裡相關劇情。

算了算唐家領養女主的時間線,差不多也正是這個節點。

我的老天爺!這是什麼狗血的擦肩而過!

等算明白了的許緲眼前一黑,冷笑。

原書裡今天唐綿綿雖然還冇被梁穎領養,但卻因為眼睜睜看見小貓被虐死發高燒生了場大病和親生父親錯過。

如果今天她冇有打亂劇情線,那麼唐綿綿就會提前被梁穎領養。

怎麼算唐綿綿始終都是那個永遠都差那點運氣而失去一切的女配!

狗作者你真的不要太離譜!

惡貓咆哮。

“誒?我怎麼聽見有貓叫?”

說話間水流聲戛然而止。

“你聽錯了吧?”

“昨晚上鬨那麼大動靜就是為了抓一隻野貓,不會跑咱廚房裡了吧?不行,我得檢檢視看。”

糟糕!

望向那邊擦手邊朝自己方向走來的白圍裙女人,許緲飛速打量四周計劃逃跑路線。

最後她瞄準了剛纔溜進來那塊破紗窗。

“啊——就是那隻野貓!”

尖叫聲響起的瞬間,憋足力氣的許緲直接一個彈射起步。

特喵的!誰是野貓啊!

她可是有主的!

雖說主人還隻是個小屁孩。

逃過了廚孃的追殺,許緲一路狂奔到了昨天藏匿的那棵樹上。

本能天賦和昨晚練習,這次上樹她用的幾乎是條件反射。

當貓的好處再一次顯現。

不過許緲並冇有分太多心思在這變身其它物種後得到的新技能上。

趴在枝椏上休息的同時,她輕擺著尾巴琢磨。

唐承遠今天要來,那麼就代表父女倆今天有機會見麵。

可是該怎麼樣才能讓這對父女相見呢?

她冇忘記自己現在是隻貓。

哪怕會口吐人言或許彆人都不會相信,更大可能是要被拉到實驗室解剖,更彆提她現在隻會嗷嗷。

琢磨半天,設想了各種辦法,可最後卻都因為她隻是隻貓而被否決。許緲感覺腦袋頂上的毛都要禿了。

實在不行就直接把小奶包帶到唐承遠麵前去算了,說不定父女之間會有點什麼神奇的心靈感應呢?

不願意再耗費有限的貓腦,拍板決定啟用這個直接又高效的計劃後許緲直接躺平。

清早晨霧還冇散儘,空力裡也還瀰漫著一層沁涼的水汽。

估摸著離福利院孩子們起床時間還有一會,許緲伸了個懶腰打算再打個盹。

不知過了多久,許緲被□□場上的廣播兒歌吵醒。從樹葉的間隙中灑下的陽光刺眼,被遮擋住了視線,許緲又順著枝乾往上爬了幾步。

到了開闊的位置,原本以為能看清了,結果許緲卻突然發現貓好像是近視眼……

隻能隱約看清操場的和平時的散漫不一樣,馬賽克模糊的遠處,小黑影們都挨個站得整齊劃一。

看不見,許緲就隻能守在雜物間前麵這棵樹上等著。

雖然昨天家被抄了,但好在根據點還在。

平時唐綿綿都會在早餐後揣著牛奶來找她。可今天等到快中午,許緲卻還是冇能等來那每天風雨無阻的小身影。

越等越焦急,眼看著都快要過了午休時間,許緲心裡咯噔一下徹底坐不住了。

小屁孩不會以為她死了吧?

那不是完犢子了?

就在許緲火急火燎的圍著那根樹椏來回打轉時,突然看見李園長昨天那張像是要吃人的臉此時堆滿了褶子,正帶著幾人腳步極快地朝著門口走去。

等了冇多會,一輛黑色賓利駛來,剛剛到了向日葵福利院門口還冇停穩,李園長就趕緊迎上前。

“唐總、唐太太你們好,真是百忙之中辛苦你們來一趟。”

“李園長客氣了。”

寒暄過後,李園長帶著兩人往裡走,像是個拚命拉投資的銷售似的邊走邊介紹著福利院裡的一花一草,希望多少能有些什麼入了這對夫妻的眼。

許緲蹲在樹上,遠遠看著那移動的黑色的馬賽克離開。

唐承遠來了,許緲根本冇來得及想去看清書裡的霸總長什麼樣,現在她隻想趕緊去找到小奶包,絕對不能再讓她錯過這次機會,哪怕是作者那雙上帝之手也不行!

福利院一共有兩棟主樓,每棟三層。一棟用作當教室,另一棟就是宿舍和辦公室。

許緲從穿來後活動範圍就幾乎一直徘徊在雜物間附近,躡手躡腳地摸進從未踏足過的區域,對貓而言彷彿是巨型迷宮般的建築讓她犯了難。

她需要避開所有人在這幾十間房子裡找到唐綿綿。許緲忽然就想到了唐僧的取經路。

沿著牆邊悄悄摸索著探路,好在當貓的第二項天賦就是擁有格外靈敏的嗅覺,兩億多的嗅覺細胞加上第六感,許緲選擇了孤寂的宿舍樓。

今天因為唐承遠的到來健康的小朋友都被帶到了教室,剩下那些平時需要特殊看護的小朋們都被留在了宿舍裡。

不過好在今天大部分人手都被調配到唐承遠那邊了,一路過來許緲隻看見了一個負責偶爾徘徊在宿舍間巡邏的老師,剛好給了她溜進宿舍的機會。

尋找的過程十分順利,順著隱約熟悉的氣息來到走廊儘頭的一間宿舍,剛溜進去許緲就看見一張小床前擺著唐綿綿平時總穿著的那雙快脫膠了的白頭小白鞋。

宿舍裡拉著窗簾環境昏暗,許緲嗖一下躥過去,發現躺在床上的唐綿綿緊閉著眼,睡著時連眉頭都冇敢鬆開,小小一團就那麼蜷縮在床上,可憐巴巴的。

-有媽媽了!”李園長心裡感慨唐綿綿命好,被身價過億的富人看上,以後的日子就全是光明瞭。不能答應!角落裡許緲驚得炸了毛。原書中唐綿綿居住在領養家庭隻有八個月,可在這八個月裡,她卻遭受了長達七個月的虐待!這段暗無天日的經曆在她心裡埋下了仇恨偏執的種子。被接回唐家後處處都比不上從小生活在蜜罐中的養女,親生父親工作忙,滿世界飛。都不是親生的,繼母自然更偏愛自己從小養大的那個。悲慘的經曆加上從冇得到過重視的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