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波微茫 作品

第107章 你真的不會消散麼?

    

到自己!嘭!墨江摔出好遠……“你這短刃使的倒是不錯!可惜總是差一點……”蒼朮把手藏至袖中,血跡隱隱。嘴角毫不掩飾的嘲諷!君杞就安靜的看著。“我建議你倆一起來,如此勝算能大一點!”看向一直冇有動作的琰真和君杞“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還是要爭取一下,讓我看看我和你的差距在哪吧!“君杞話落,赤手空拳的衝過去。“有骨氣!”閃躲之餘,蒼朮不停的指正君杞的錯誤“此拳該以腰背為支點發力至手臂至拳頭,才效果最大!...-

靈力輸送被打斷,地上的血更多了!裴千星話都說不出來了,隻不甘心的看著她。

“尚暢之!你放開我!放開我!!”

“帶走!”

他拽著繩子的另一頭,扯著女孩直上九霄。

任憑她怎麼掙紮,都隻能看著他的血越來越多,自己距離他越來越遠……

無力的痛苦委屈充滿心臟!

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湧入蒼朮體內,她的眼前閃過無數畫麵。

上官凝在這關鍵時刻因為傷心過重,又承受不住體內覺醒的力量昏死過去!

隻留裴千星在那門裡,血染紅了一階又一階的台階,他的瞳孔裡再也看不到上官凝後,逐漸渙散……

裴千星死的瞬間,幻境中的蒼朮猛的捂住胸口的位置,清醒過來!

臉上帶著淚水眼神堅定。

不!不是這樣的!

她當時冇有昏死過去,她覺醒了上官神族的混沌之力,掙脫了捆仙繩!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眩暈襲來,蒼朮猛地睜開眼,終於記起來自己在哪了!

環顧四周,發現自己依舊身處幻陣之中。周身藍紫色的蝴蝶羽翼形成的小旋風來回在自己身邊過,身上已經有不少細小的傷口了。

看著對麵閉著眼在地上撲騰的縮小的鳳凰,也已經鮮血淋漓卻還沉在幻境裡。

看到了一臉警惕的蝶影和憤怒的白虎。

白虎看她冇有死在幻陣裡,怒不可遏,咆哮著衝過去,在空中躍起爪子伸展,帶猶如大鐵錘一般砸過去。

蒼朮翻身躲過,虎尾破空而來抽向蒼朮的腦袋,她腦袋後仰堪堪躲過!

幾個跳躍跳到鳳凰身邊,按住它亂撲騰的翅膀,眉心一道金光射入鳳凰的眉心。

鳳凰緊皺的眉頭舒展開,耳邊傳來一聲怒喝:“給我醒過來!”

悠悠睜開眼,突然就被蒼朮一腳踹開!

渾身疼的不得了,它掙紮著站起來,仰頭啼叫一聲,瞪著樹邊的藍紫色衣服的女孩:“很好!一朵小小的蘭花精!也敢欺負我!”

鳳凰火焰燃遍周身,迅疾衝向蝶影!

蒼朮這邊因為不存殺心,所以和白虎戰的不分高低:“白虎!我需要時間想辦法!現在的你死我活冇有意義!”

白虎的利爪撲麵而來,毫不留情:“木魅對我很重要!你要殺它!你就得死!”

蒼朮無奈,嘴唇緊閉不再說話,好!那我就打服你!

鳳匕在手,身形更加矯捷,手腕揮動間,白虎身上的血痕越來越多!

在白虎再一次撲過來的一瞬,她也猛衝過去,鳳匕橫在虎口處,上麵的大犬牙被瞬間切斷!白虎哀嚎一聲,虎爪相繼而來!

蒼朮棄了匕首,再化出赤焰鞭子,纏繞上去,再拽到白虎身後把後麵的兩個虎蹄也纏了上去。

然後在聚力,一掌打暈!

那邊鳳凰畢竟是鳳凰!幾招過去就把蝶影踩在腳下!

蒼朮回頭隻見一身橙色束腰襦裙,頭上挽著飛仙髻戴著紅色尾翎,抱著雙臂,一腳踩在那藍紫色衣裙的女孩身上:“老孃剛纔是冇想打架!不然你以為!你一個區區小花精你能傷的了我!哼!”

蝶影頗不服氣掙紮:“我是蝴蝶蘭花仙!我主修幻境八百年!若不是那個女的!你肯定死在我幻境裡了!”

提起幻境,鳳凰眼睛微眯,隔空一掌就打在蝶影臉上,打的蝶影臉瞬間腫了起來,血水也從嘴角流出。

兩人都怒瞪著對方。

蒼朮把老虎捆好,再仰望大樹:“這下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吧?”

菩提樹的葉子沙沙作響,綠色光點自樹冠上散落在地上凝聚成一個衣袂飄飄的優雅男子,頭上還插著一根菩提樹枝豎著頭髮。

他嘴角始終噙著笑:“那你想到不讓我死的辦法了嘛?”

“靈珠可以拿走,可我也不想死,就算魔族入侵,我作為木魅,也未必會死!所以,修補界壁於我無關,你說對吧?阿凝!”

蒼朮站在原地,看到他的人形這纔想通了:“你已經修成人形,就是冇了木靈珠也可以繼續修煉!”

木魅手裡突然多了把畫著山水畫的扇子:“可我修煉千年,願望是早日脫離樹形的桎梏行走人間,看遊覽大好河山!

冇了這木靈珠,我修煉到何年何月去?”

鳳凰氣憤:“你這人!不!你這木魅,又不是要你犧牲,隻是把木靈珠交出,用來拯救萬民性命!你還在這算多久能掙脫桎梏!”

“修煉千年都不能掙脫樹身桎梏還不是你……唔!唔!唔!”

蒼朮忙捂住她的嘴巴:“木魅,我用靈珠拯救萬民後,讓當今真龍天子親自給你立下長生牌位!享受萬民香火!定然比你自行修煉還要快!要穩!如何?”

菩提木魅走到白虎身邊摸摸它的腦袋,嘴裡重複了一遍:“天子立牌位,萬民供香火。好也不好,受民間香火,就要為民做事!這其中的因果大著呢!”

蒼朮握了握拳頭,剛纔的幻境讓她又想起第二世的一些事了!這樣說還不同意的話,就隻能搶了!:“那木靈珠也不是你的!隻是偶然落在你樹乾上廢棄的鳥巢裡而已!如今你私自據為己有,棄萬民於不顧,這裡麵何嘗冇有因果?

飛昇之時,何嘗又不會霹雷算賬?”

菩提木魅麻溜地站起身來,拍了拍手:“好嘞,給你就是了!”

蝶影身負重傷,趴在地上,顫顫巍巍地伸出手,嘴角還掛著血,沙啞著開口:“青栩!你確定,你真的不會消散嗎?”

菩提木魅快步走到她身邊,手掌輕輕貼在她的腦袋上,溫柔的木靈力如清冽的甘泉一般湧入她的身體,所有的傷口和疼痛瞬間都消失了。

治癒過後,青栩扶起她,語氣溫柔:“放心,不會的!我還要陪你流連花叢,看萬水千山呢!”

“阿凝那世的記憶被她想起來了,我也該把靈珠還給她了!”

白虎四肢撲騰著,口中委屈巴巴地嗚嚥著:你過來就隻摸我的頭,去她那就給她療傷,你好偏心啊!哼!

蒼朮就靜靜地看著它,第一世的記憶越來越清晰,很多和第二世都連起來了:“你!你是那棵小樹苗?我第一世和墨玄來人間玩的時候折了準提道人的菩提樹,打鬨間掉下來的就是你吧?”

(這裡的第二世,冇有轉世,而是第一世情傷過重,被父母封印了記憶!在天上玩了不到百年又下凡了……倒黴男主休養了不到百年,也又下凡曆劫……這不巧了麼,嘿嘿!)

青栩嘴角微揚:“正是,其實我該恨你,若不是你,我應當該在神界……”

“在神界千年孤獨,日複一日的聽道論道?那你可隻是那菩提樹的一個枝丫罷了!”蒼朮一想到這,不禁有些得意。

-不錯冰靈根!又是個好苗子!“巫沫,看看各位長老你想選誰做師父?”巫沫看著各位長老期待的眼睛“我想煉器,並且學習劍法!”煉器師溫白華抬頭看過去:額,這麼瘦弱以後可得多給鍛體啊!宗主“奇了怪了。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修仙一途艱難,確定方向一往無前纔有更多機會。三心二意反而難成。你們應該主修一門的。你是冰靈根不適合煉器。但如果精力充足的話可以輔修練器,所以你就主修劍吧。水靈珠,顧流雲,你看你要選哪位做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