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波微茫 作品

第104章 好大的代價

    

珠的哭聲更刺激了清悅,她扔掉手中的戒尺,回到書案上拿起繡花針“出風頭!你還出風頭!若不是本小姐前兩次冇繡好,你那破爛繡品能入的了朱師傅的眼!”說著就按住珠珠的手用針狠狠的紮到手指頭上!珠珠痛撥出聲,不住的哀求放過她……狸花貓看到主人被打,怒火中燒!猛的衝上來把紅衣女孩的臉抓了三道血口子!黃衣女孩見狀,尖叫一聲用戒尺狠狠的打了貓頭。貓咪痛暈過去,珠珠反應過來,忍住疼痛一把將狸花貓護在懷裡,手上的血染...-

最後又狀似無意的瞥了一眼雷莫:“合理利用起來,纔是有腦子的強者!雷將軍,覺得是不是呢?”

雷莫此刻恨不能本體來到人間,把這小殿下給揍一頓!這不是明擺著罵自己冇腦子麼!

魔帝一直是主張和平共處,畏懼天罰!若不能趁魔帝閉關一統人間,恐怕魔界再無自己的立身之地了!

雷莫緊咬著牙,心裡飛快的盤算著對策。

底下的將軍們眼神溝通下,常華站出來有些猶豫的問:“將…將軍,今天…還出兵麼?”

雷莫起身,看著他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司千星微勾嘴角,大聲說:“將軍的意思肯定是暫時不出兵嘍!諸位繼續去修行去吧!我和你們將軍再詳細商量出個結果來。”

諸位將軍紛紛起身,行禮:“是,殿下。”

待會議室人都走以後,司千星原地叉腰:嘖嘖嘖,拖延了很長一段時間呢!希望父帝快點醒!或者怎麼才能修複結界呢?

回房以後,立刻傳訊給蒼朮:繼續休戰,我都給拖住了!

蒼朮幾乎秒回:厲害!加油!

然後馬上通知所有將士修士,休養生息,但還是得戒備著魔族偷襲。

青龍在營帳裡正在神獸空間裡翻找東西,突然覺得渾身不得勁,總覺得身體多了點東西。入定,內視一瞧,幾顆魔種正悄悄的蠕動……

青龍心中一驚,這魔種竟然能躲過自己的堅硬的龍鱗,悄悄潛入體內。它試圖用神力將魔種逼出,卻發現魔種已經深深紮根在自己的經脈之中。

無奈之下,青龍決定先封閉自己的經脈,防止魔氣擴散。但這樣一來,它的實力也受到了影響。

青龍明白,必須儘快找到解決魔種的辦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在他正皺眉不展的時候,

趙靜怡來到了妙運算元的營帳裡。

“前輩,我…我夢到青龍前輩變成…魔龍了!”

妙運算元從椅子上彈起來:“啥!你說啥!魔龍!”

趙靜怡點頭:“這次的夢來的非常奇怪,我就打了個盹兒。”

妙運算元二話不說就拉著趙靜怡就去找青龍,正好遠遠的看到,蒼朮也來到它營帳外:“青龍前輩!我——”

話音剛落,青龍一抓把她拽進營帳裡。

“如何消滅魔種?”

蒼朮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哪裡有魔種?”

青龍皺著眉:“我體內,已經,狠狠紮根在我經脈裡……”

蒼朮猶豫著點頭:“有點,難辦,有點…疼…”

青龍激動:“那就是有辦法!疼無所謂!我不能變成魔龍!”

妙運算元和趙靜怡來到營帳外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就聽到魔龍二字,頓時一驚就衝了進去。

青龍冷眼看過去,蒼朮笑了笑:“二位,不用擔心,我有辦法消滅它體內的魔種。”

妙運算元驚的鬍子都飛起來了:“居然被種下魔種!怪不得!”他和趙靜怡對視一眼,怪不得以後可能變成魔龍,她的預知夢冇錯……

蒼朮擺擺手:“妙運算元前輩去配兩副固本培元的藥包給青龍前輩做藥浴,趙姑娘去準備浴桶和熱水吧,半個時辰後再過來。”

二人出去後,蒼朮讓青龍躺在床上。她操控著靈力帶著青蓮帝火,慢慢進入青龍的體內。她小心翼翼地包裹著魔種,一點一點地將它們從青龍的經脈中分離出來,然後帝火一擁而上,給焚燒乾淨。

這個過程非常艱難,青龍強忍著痛,麵色慘白。蒼朮的額頭也滲出細密的汗珠:“青龍!忍住!”

手下動作不停,她不敢有絲毫鬆懈,因為一旦失敗,魔種可能會徹底爆發。

終於,經過一番努力,蒼朮成功地將魔種全部焚燬。

她鬆了口氣,疲憊地坐下來。

這時,妙運算元和趙靜怡帶人抬著藥浴進來了。蒼朮扶著虛弱的青龍跨入浴桶中,好好浸泡一段時間,以排出體內殘留的魔氣。

青龍感激地看了一眼蒼朮,然後放心的閉上眼睛,妙運算元和趙靜怡在一旁護法,確保一切順利。

蒼朮點了一炷白茅香:“等香燒完,務必讓它出來!然後把水倒進土地裡。我去休息一會兒”

……

剛躺在床上,司千星突然出現!蒼朮,騰的一下坐起來:“誰!”

司千星溫柔的開口:“是我”

蒼朮軟軟的癱倒在床上“嗐~,你那邊不忙啦?”

司千星溫柔的笑著,真可愛啊!像一隻軟軟的小貓,真想狠狠的擼一把她的腦袋。想歸想,不能乾,倒了杯水坐在床邊:“怎麼累成這樣?喝點水。”

蒼朮張著嘴:“啊~”

司千星,順手就倒了進去:“如今我修為隱隱高於雷莫,他不得不聽取我的建議!目前雙方明麵上是無限期休戰中,不過還是要小心敵襲。”

“據說神獸傳承下來的記憶裡會有修補界壁的方法,可以讓你這邊的鳳凰和青龍去找找……”

一直冇有迴應,再回過頭,蒼朮已經睡著了。

司千星拉過被子給蓋上,隨手又給布了個聚靈陣,有濃鬱的靈氣滋養身體,她睡醒後應該會很舒服……

……

青龍好了以後就在自己的傳承裡找到了修補界壁的方法,它當時就給捂住了,口中呢喃自語:“這……上哪找……她!不行!她得帶我回上界!”

鳳凰此時也在神獸傳承中找到了辦法:“神的軀體…神的…軀體。

獻祭一個神,才能補全界壁,永安兩界……

好大的代價!”

“得問問青龍他那裡有冇有彆的辦法!”

約青龍在現場附近百裡處的樹林相見……

青龍剛現身,鳳凰化成的姑娘就急吼吼的跑過來:“蒼宇!你那還有冇有彆的辦法?”

青龍(的名字叫蒼宇)眉頭一挑:“你已經知道了?”

鳳凰瞪大眼睛:“你什麼意思?”

蒼宇歎了口氣:“我這邊也隻有那一個辦法!”

鳳凰(名字叫爾禧)咬著唇:“那你不許說出去!咱們再找找!肯定還有彆的辦法!”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五彩泥也行!”

兩位神獸猛然同步回頭,一身玄衣的墨玄款步而來:“可是五彩泥,需要五彩石來煉,五彩石就是所謂的五靈珠啦!你們有麼?”

-回來就好!”蒼朮似笑非笑的看著一旁的唐歐,語氣溫柔,說出的話卻冰冷“如果你們在說謊,那你們可要體會下什麼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嘍!對了!三天後大理寺的人會重新徹查此案!你們記得準備好那些假證據哦!不然可要倒黴了嘍!”唐歐跪在地上,剛想爬起來,就被蒼朮又拍在地上,屈辱的聽完她的話,額頭冷汗直冒。得快去城主府,商量商量纔好!城主聽聞唐家被劍仙宗帶走的人回來了,也派人來打聽訊息。城主唐安毓滿不在乎:“才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