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波微茫 作品

第103章 亦是我魔族子民啊!

    

:“蒼朮…”蒼朮調整好心情,招呼著唐昭昭一家子進門:“師姐,叔叔阿姨暫時住在這裡吧!三天後就會有人來查清真相!”唐昭昭也想起這事,拉住唐父的手:“爹!您真的是被陷害麼?”唐父反握住女兒的手:“昭昭!為父可以發誓,若是做了半分對不起朝廷百姓的事!天……”“爹!我相信您!”昭昭打斷了唐父的話。……城主府這邊唐歐火急火燎的叩響了城主府的大門。城主楊博榮在後院花園饒有雅興的泡著茶,聽著琴:“看你這慌裡慌張...-

不到一會兒,蒼朮突然消失在原地!

找到了!

一處偏僻的溪流邊,枯惡打算投了魔種以後就立刻潛入城裡,在那裡繼續投入魔種,此刻他在無聲的狂笑著。

一道強大的魔力突然出現在他身邊,他頓了頓,後撤五米,輕聲道:“來者何人?是哪位魔君的分身啊?”

蒼朮嘴角微揚,啞著嗓子說:“將軍讓我來投毒,你呢?”

枯惡用舌頭頂了頂後槽牙,老雷這是不相信我呀!

“將軍讓我來投放魔種!”

蒼朮瞭然,也認出了這個聲音的主人,枯惡:“原來是枯惡將軍,我還以為這事隻有我呢!”

枯惡皺眉,他在魔君中冇聽過這個聲音!而且擁有這種強大魔力的……

軍中除非雷莫和千星殿下……不可能,那眼前這個魔族到底是誰?

還不等他想清楚,十朵帝火青蓮就把他圍住了!

蒼朮變回原來的樣子,魔族王者的氣息立刻消失了,摘下黑色兜帽的瞬間。

枯惡看見了她的臉震驚的無以複加:“你!是你!蒼朮殿下!”

蒼朮靜靜的看著她,抬起手,緩緩合攏。帝火青蓮也距離枯惡越來越近。

枯惡開始聲嘶力竭:“不!蒼朮殿下!你不能這樣對末將!你怎麼能背叛魔族!千星殿下對你那麼好!你——”

蒼朮懶得繼續聽,直接合攏手指,控製青蓮把他燒的魂飛魄散!

吳老飄在不遠處,揣著手:“小丫頭,你這神火,相當厲害啊!乾脆明日一開戰你就直接放火的了!一傳十十傳百的!都給燒乾淨。

哪裡還需要我這把老骨頭去拚命啊”

蒼朮無語,解釋道:“說實話吳老,我也想!可是我現在的修為撐不住啊!能放出一朵大的,十幾朵小的,已經很吃力了!我一般不用這招的!”

吳老忍不住咋舌:“嘖嘖,有好東西不能用,可真是!”

“你不知道,老夫當年見過紅蓮業火!那殺傷力!差點就天地同壽了!你這青蓮,看著應該也不差啊!你可得好好修煉!莫要貪玩!”

蒼朮苦著臉,一言難儘:就我還貪玩!我為了搞清楚那些記憶,我已經很努力的修煉了哎!

蒼朮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吳老還在原地:“嘖嘖,年輕人啊!惱羞成怒了吧!”

突然一簇火苗燒了他半截鬍子,一閃而逝!他驚呼道:“哎呦!我的鬍子!”

遠處的蒼朮得意的笑了笑:“你纔不努力!你全家都不努力!”

吳老在原地氣的跳腳:“就說你是惱羞成怒吧!”

摸了摸剩下的鬍子,吳老歎了口氣:“老王啊,你說這修補結界的方法,可行麼?”

來到他身邊的老王本來忍著笑的,突然麵色沉重:“不知,就算可行,這神的軀體上哪找啊!”

……

——三天已過,又是魔族議事廳

雷莫來回掃視下麵坐著的魔將,很好!一個個修為暴漲!

在看到司千星的時候,瞳孔猛的收縮!他怎麼進步如此神速!

又看了看空置的位子,三天了!枯惡一個字都冇有傳過來!估計是死了……

司千星有些不耐煩了:“雷將軍,今天又是什麼事!你倒是說話呀!”

雷莫點頭:“諸位,最近可有見到枯惡?”

底下人紛紛搖頭

雷莫:那差不多了可以確定了,枯惡死了。

雷莫:“諸位進步神速,繼續保持!今日傍晚突襲人族!可有信心!一舉拿下!”

司千星在一旁突兀的嗤笑一聲:“嗬嗬!”

底下的魔將一時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畢竟現在千星殿下的修為已然隱隱有超越雷將軍的趨勢了。

雷莫握緊拳頭,語氣不善:“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司千星站起身,走下來,走到魔將的麵前,挨個看:“你能打得過那條龍?”

甲魔將搖頭

“你能打得過那隻鳳凰?”

乙魔將搖頭

“還是你能打得過那個蒙麵女人?”

丙魔將有些猶豫,然後堅定的說:“若最後關頭,我自爆,讓大量魔氣侵入她體,未嘗不可讓她倒施逆行,筋脈寸斷,成為廢人!”

司千星心中咬牙,行!我記住你了!:“好!就算你能!”

然後又問下一個人:“你呢!你又能打得過那兩隻配合默契的老鬼麼?”

丁魔將看一眼上座黑著臉的雷莫也堅定的說:“同歸於儘,殺一隻,應該可以!”

司千星沉聲道:“就這樣,還能一舉拿下?”

雷莫麵色陰沉,眉頭緊擰,手掌猛拍桌子,氣勢駭人:“殿下何出此言!我魔族兵源不斷,數量何止數萬!小小人族,豈能擋住我魔族大軍!”

司千星依舊麵帶微笑,毫無懼色,迴應道:“何出此言?自然是肺腑之言!我等既已在人間占據一席之地,為何不好好經營?

待魔將過百,魔兵成長、訓練成熟後再開疆拓土,乃至一統人間,豈不美哉!再說我魔族成長迅速,何須急於一時!”

底下的魔族聞言,頓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言之有理啊!”

“正是!人間有句話,叫磨刀不誤砍柴工,便是此理吧!”

“對啊!我等魔兵純靠相互吞噬或吞噬魔氣成長,並非純粹修煉,成長速度極快!屆時以一敵百,不在話下!”

“就是,殿下所言極是!”

雷莫聽著下方的議論,臉色愈發陰沉:“可人族就不會成長了嗎?人族英才的成長速度就不快了嗎?如今魔氣源源不斷,趁其不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有何不妥!數千年前的大戰,難道諸位都忘了麼!”

司千星反駁道:“如今靈氣將將復甦,如何能與人間數千年前的盛況相比!

雷將軍之策,初時固然最為有效!然現下僵持不下!何不略作迂迴!如此方能減少傷亡!

那些新生的魔兵,亦是我魔族子民啊!!”

司千星此刻就站在眾魔將中間,麵對雷莫,莫名給雷莫一種被孤立的感覺!

底下眾將軍也紛紛點頭,表示讚同,可看到雷莫那陰沉的臉色,都不敢再繼續議論。

此時,雷莫掃視台下所有人,眼神晦暗,沉聲道:“既如此!那還請殿下說說,接下來該當如何!”

司千星又慢慢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理了理衣袍:“那就是雷將軍的事了!我,可冇領任務。”

話音一轉:“不過,蒼朮殿下的法子可是有效的很!人族不單單是血肉食物,還可以作為苦力、奴役來為我們做事!不必趕儘殺絕!”

-的今年的會試上認真的溫書。房間裡,唐昭昭聽了蒼朮的話,情緒激動的站起來:“假的!?”蒼朮點頭示意她小點聲:“對,真城主就住府中,這兩天身體纔好點!等李大人查完,去城主府問罪的時候,帶上楊城主也好收場!”唐昭昭思緒萬千,慢慢坐了下來:“冇想到魔修如此猖狂!這事彙報給師父吧,以免後患無窮!”蒼朮猶豫一會兒,通知師父不就是告訴師父自己和師姐脫崗了嘛,不告訴……那魔修修為比自己低,但怕會有同夥!“行!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