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波微茫 作品

第1章 我在哪?

    

規則或天地規則”淺茹終於懂了,可笑,她還抱有一線機會以為是父親看錯了,父親又怎麼可能會搞錯呢,為什麼我的女兒就不能有一個能平凡的生活麼,現在家裡完全可以讓她此生無憂的啊,就因為是神裔麼!上官無涯好像能讀懂她在想什麼似得,安慰道“放心,不是誰都喜歡平凡的生活的,既然是命中註定,那就由他去吧,我們給她的保護已經儘力了”淺茹咬著嘴唇,畢竟那是自己的親閨女啊,想想她會有那麼多的磨難還是很難受啊,忍不住在上...-

一石二鳥

21世紀。

大一的上官凝歪著頭,看著時間。

5點了

放學後

上官凝按約定到沈家文化藝術品交易中心頂層的私人花園。

剛下電梯便被一個黑衣人粗魯的攔住,不客氣的說“老闆等你很久了!”

瞥了他一眼,徑自走過。

男人心想:嗬嗬,還是那麼目中無人啊,過了今晚,你就完了!哼!

“這次任務很特殊?”進門後隨意的坐在男人麵前的椅子上。

男人黑色的太陽鏡擋住了眼底隱藏的不耐煩和殺氣“嗯,這次你要和零合作!本市博物館裡有剛從A市出土的兩個寶物,有人發任務‘買’它們!”

“嗬嗬,什麼樣的寶物值得千萬金來同時請我和他?!”兀自的倒水,心裡卻另有思量:零,居然會同意合作出任務,還真是難得!到底是什麼寶貝呢?

“你拿到手就行了,任務中一切聽從零的安排,今晚務必完成任務!”男人聲音忽然嚴肅起來“記住,夜裡12點之前要得手!”

“行,既然聽他的,那麼一旦任務失敗,也就和我冇有任何關係吧!”小凝的言語也犀利了

“嗬,那當然”男人難以抑製的上揚了嘴角。

聽完老闆的回答,上官凝起身離開。

不用費腦筋想計劃嘍!

待確定上官凝走後

“安排的怎麼樣了?”男人看著博物館的方向

“老闆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這次一石二鳥的計劃必定成功!”黑西裝的男子一臉誌在必得。

“很好!記住,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一定不能越界,否則下場都和她一樣!”男人笑的有些滲人

“是!屬下就是屬下,冇有老闆我們就是一盤散沙!能成什麼事啊!”

老闆心裡:難得一個人才,可惜。可惜你不願真正的為我所用,那就——消失吧!

夏天總是黑的很慢,而等待天黑的過程也是格外的無聊。

夜裡10點

h市最大的博物館樓頂,上官凝一身黑色衝鋒衣下穿著緊身的夜行衣,黑色狐狸型的麵具下是畫著濃妝的臉,原本清明的雙眸也帶上了綠色的美瞳,長髮被一根銀色髮簪固定在腦後,靜立著,眼神冰冷,整個人的存在感極低。

或許這就是在組織裡訓練的成果吧,每次出任務的時候就會變成機器一樣,眼裡隻有目標。

獵人必備的素質,這點她無疑是最優秀的。

現在就算最親近的人站在上官凝麵前也絕對認不出來她就是那個成績優異性格開朗平易近人的大學生,有的隻剩恐懼!

風吹動,有人來了!一個身穿警察長官製服的男子悠然的走到樓頂的中間,夜太黑即便有月光也看清男子的臉,突然男子看向上官凝,嘴角上揚,,上官心裡一驚:難道這個警長髮現我了?可夜色那麼黑,我又是特製的衝鋒衣——

“幽靈‘寐’。”男人突然說話了,十分肯定的語氣,嘴角的弧度一直存在。

良久冇人迴應,司千星無奈“我是零!”腦海裡很無語,小丫頭片子還挺警惕,要不是之前意外發現,你就是阿凝,還真認不出來你是誰呢!

“你是‘零’?”變聲器裡,傳來質疑聲,他應該是真的吧,畢竟隻有雙方的老闆和本人才知道這次任務,其他冇人知道。

司千星勾起嘴角,阿凝的聲音久違了啊“是!“聲音還是冷冷的,不過心裡卻還在好笑:這丫頭還真是心思縝密呢,是在殺戮中養成的習慣嘛?哎,苦了她了!

確定來人是合作者冇錯,上官凝從黑暗中走出,一個響指就都消失在風裡。

出發

重重機關都悄無聲息的闖過了,順利的有些詭異,背後的黑客高手早就處理了全方位的攝像頭。

即便是在偌大的博物館裡兵分兩路的上官凝和零也隻不過用了一個小時就解決了所有阻礙還安排好了逃離的路線,在博物館的地宮會合。

兩個人都感覺到了不正常的順利。

零皺了皺眉頭,打了個手勢(動手!)然後就靈巧的穿過密集的紅外線鐳射到達特級鋼化玻璃罩保護的東西麵前。

司千星緊跟著,不是他慢哈,他隻是晚出發一步了,凝利落的處理完保護罩然後拿起兩樣寶貝“這是八卦盤?玉的?古董嘛?那個是——綠色的蓮花畫?”上官凝不解:這兩個什麼時期的古董?怎麼曆史上冇聽說過?

零笑了,略帶溫柔“你當真是一點記憶都冇恢複啊,阿凝”

上官凝詫異著,居然知道我的真名!不過聽聲音好熟悉啊“你是——?”一臉的不可置信,不會是小星哥吧?他?怎麼可能!

“警報!!非法入侵!!警報!非法入侵!!”突然警報聲充斥著整個地宮,

“零,彆來無恙啊!”是幽火的老闆

上官凝認出了他,老闆?為什麼他笑在這?還笑的那麼……陰險,來者不善?為什麼?“老闆大人,是來接我的嘛!”敢傷我小星哥,定不放過你!

“翡翠虎!你想乾什麼!”零冷冷的聲音響起,直奔主題!小凝兒還在這裡,不能讓他壞事!

雙方忽然殺氣四起。

“冇什麼,隻想要你的命!你們手裡的寶貝雖然很珍貴,但那不是我的!即便他可以在外國拍賣千萬的錢!但我更喜歡權!”,所以,你——零!必須死!“淡淡的語氣,即便是自己辛苦培養的,如今擋了自己的路也要毫不猶豫的乾掉。

話音剛落就毫不猶豫的按下了炸彈的引爆器,他自信隔著數層超級鋼化玻璃障爆炸波及不到他。

確實波及不到他。

上官凝懵了,司千星也懵了!冇想到那麼快,他怎麼說乾就乾啊!她們什麼都做不了,更何況是保護自己身邊的人了,她絕望的看著零,想確定麵具下的人到底是不是莫寒諾,呢喃“千星哥,我......”哪有那麼多恰好的時間給人說完話呢

司千星皺緊眉頭迅速的一隻手捏決指著凝和她手裡的寶貝默唸咒語,二人便在爆炸的前一秒消失在地宮裡,好在咒語起了效果。

八方魔獸印化作黑色的流光進入他的丹田,他人也徹底的暈了過去。

而帝火青蓮圖的綠色火光纏繞著上官凝離開,護著她消失在空間風暴中。

花開六界,帝王輪迴

神裔上官族的嫡係中,大小姐上官雨痕的七世輪迴已經結束,其肉身成聖化為神卻擁有人,神,妖三界的力量,位列仙界上神之中,神力已然深不可測!

九百年過去了,二小姐上官凝迎來最後一界的輪迴,在這一界所有的力量都會解除封印迴歸本體,上官凝的本體在上官家的隱世萬花靈穀。

穀中雖有萬花卻無生氣,所謂有花骨朵,卻無花開無花魂。

此時的萬花穀中,雖晴空萬裡,但雷聲不斷,毫無生氣的花,似活了一般,每一朵花都暈開了絲絲靈氣,像在等待著命運的齒輪帶來註定的靈魂——透明的靈力球包裹著天藍色衣襟的女孩安靜的漂浮在花海中央的水池上方,寂靜被刺耳的雷聲打破,濃鬱的靈力像猛浪拍岸,紫色的閃電交加著雷電之力擊打著靈力球。但女孩的墨發卻不曾飄動分毫,靜靜的吸納天地間的靈力。

此時的上官府裡—沸騰不已。

”族長!二小姐的二魂六魄已經歸入本體了“花海守護者激動地聲音充斥著整個大堂!

聞訊到大堂的族人都激動起來,族長夫人淺茹“小凝真是好運氣,曆劫竟要千年,不知到底是在輪迴路上消磨掉神力,還是涅盤成聖啊”

”二魂六魄?還有一魂一魄呢?元神呢?還有多久能全部迴歸本體?“上官無涯有些擔心,

”當初雨痕小姐曾算過,二小姐的元神會比那一魂一魄先歸位,算算還有半個時辰,但剩下的那一魂一魄要等她在最後一世記憶恢複時纔會歸位,那時,她身上的封印也如數解開了”花海守護者有些擔憂的陳述百年前雨痕上神的預言。“族長,隻要元神歸位就不影響二小姐所主宰的界花的開放,所以冇什麼大問題吧”

“三魂七魄不歸位完全,小凝現在就要進入輪迴?”淺茹失望了,本來以為可以和女兒聚聚說說話的,哎~

“如此,那就看完花開幾界之後,送她直接去輪迴吧,但願這最後一世她不再為情所困”

”嗯,無涯,這次由我送她去吧?”

“好”應下了淺茹的要求,環顧四周“各位都散了吧,接下來的天機不知為好!”遣散了眾人,還未來得及佈下結界,有一人徐步走來,正是老族長上官韞,步伐沉穩,慈眉善目,看起來有些枯槁的臉頰,其雙目卻炯炯有神,他自己都不記得有多久冇和人打過架了,但修煉卻從未停止,其實力難以想象。

“父親……提前出關,冇事吧?”上官無涯有些擔憂

“無礙,隻是小凝甦醒的動靜太大了,天地都為之變色,老頭子怎麼能安心閉關呐”打趣一般,話落之間揮揮手就布上了強大的結界,在這世間能打破這結界的人恐怕寥寥無幾,再結印向空中一點,花海的景象便出現在大家麵前。

此時的花海已不再全是花骨朵兒,花香已成流動的靈力,花海中央的能量最強已經開始有些晃動靈球,蘊含著無限生機的能量自靈力球向四周暈開。

球中的人遲遲不醒,萬花穀的花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競相綻放,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

俗世的花,全開了。

接著是界花......

善的純潔與惡的黑暗兩種力量不斷交織著,想要衝破束縛果然它成功了,代表魔界的兩生花,一莖兩花,白的有些刺目,純粹但更多的感覺是魔性十足

粉嫩的色彩配上溫暖略顯華麗的感覺,桃花果然嬌豔,蟠桃樹千年一開花,花開千年而不敗,千年一結果,卻隻存果於樹十年,今天它打破了規律或是說它修改了花途,要從這一刻重新計算。

人間正值冬季,所有花冇了溫度與季節的約束,儘態極妍,綻放了足足一天才悄然敗落。

死亡與新生的沉重,血色與潔白遙相輝映,冥界的彼岸花深沉的噴開花瓣。

虛界的鐵樹竟然也開了花。

六界中已然有五界花依次綻放,佛界的金蓮半開著,似乎在猶豫又像是在等待,萬紫千紅,能量恐怖。

上官韞,上官無涯,淺茹,麵對水鏡看到的一切,即便冇有身在花海也能感受得到那生生不息的力量,都忍不住憂喜交加。

喜的是自家女兒(孫女)能擁有這驚人的天賦靈力很好,上官家族又可以出現一位上位者,家族的興隆更上一層;

但更多的是惶恐是憂慮,六界花,幾乎全開,這代表的可是六界主宰的力量啊,天定的王者,必定少不了生死磨難,怪不得前幾世都那般艱苦,這最後一世的輪迴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恐怕更是劫難重重啊。

三位長輩的臉上都隻剩下了沉重的表情。

“父親,凝兒的命格是......帝王兆”上官無涯似乎很艱難地說出了這句話。

“花開六界啊~,”上官韞意味深長說出四個字。

突然淺茹想起了什麼激動地說”不對!父親,這應該隻是花開五界吧,那金蓮還冇有完全開放啊“

“罷了,無涯你給小茹解釋吧,凝兒的事,都是天意,不要妄想改變什麼了,仙帝還是魔帝亦或是六界主宰都看她自己了”說完便離開了,也撤去了結界,化開了水鏡。

淺茹一臉茫然加失落“六界花,還有一界冇開為何就一定是帝王兆了呢?“

上官無涯將妻子擁在懷裡“小茹,你可見過如佛祖一般仁慈的君王麼?曆代帝王無論人,神,魔,冥,虛無,誰不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踏著敵人的屍體走上巔峰的?所以,帝王兆最重要的不是六界花全開,而是佛界的金蓮半開。

真正的六界花全開的那是六界的,契約規則和天地規則守護者,即天書,他隻有力量,這種人出生曆練成功就直接傳承替代契約規則或天地規則”

淺茹終於懂了,可笑,她還抱有一線機會以為是父親看錯了,父親又怎麼可能會搞錯呢,為什麼我的女兒就不能有一個能平凡的生活麼,現在家裡完全可以讓她此生無憂的啊,就因為是神裔麼!

上官無涯好像能讀懂她在想什麼似得,安慰道“放心,不是誰都喜歡平凡的生活的,既然是命中註定,那就由他去吧,我們給她的保護已經儘力了”

淺茹咬著嘴唇,畢竟那是自己的親閨女啊,想想她會有那麼多的磨難還是很難受啊,忍不住在上官無涯的懷裡抽泣。上官無涯隻能輕拍她的背表示安慰。

良久,花海守者傳來資訊“靈力的躁動已經結束,請儘快送二小姐進入輪迴,這次輪迴的地方是凡界?”

淺茹控製住情緒“無涯,我來送凝兒去輪迴吧,兩生花還是先開的,這次還送她去魔界麼?”

“不!這次送她去凡間,魔界去過了,況且司千星是魔族少主,說不定他最後一次會留在魔界,所以這次希望可以降低他們倆見麵的機率“

“好,讓他們倆見麵越晚越好”。淺茹讚同了自家相公的想法。“我這就把她送到凡世平凡的人家好了”

“嗯”便鬆開了淺茹。聽到答應的聲音也立刻利用空間魔法去了花海。

-自己的靈力怎麼了,自十年前醒來以後就弄不出來火了,隻好用火摺子點柴火。圍觀的雜役憋著“你看,蒼師姐想用柴火煉丹,噗~哈哈”聲音雖小,一傳十......一時間底下都是鬨笑柴火燃起,蒼朮邊一個勁的添柴邊料理自己要用的藥材。半柱香過去了鐵爐四壁全被烤的泛紅。一銅爐在內,蒼朮把需要的藥材全部放進去。扇著扇子,需要降溫的時候,使用自己的冰雪之力給銅爐降溫,升溫時就撤掉。“隻有不到半柱香,你看蒼朮一定煉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