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荒蕪11

    

顆大白菜。“難不成………玉兒你是希望我對你做些什麼嗎?”顧庭軒俯身低頭在安玉的耳邊拖著尾音,慢悠悠的說完直接重重的咬了她的耳垂一下。“嘶………顧庭軒你是狗嗎?動不動就咬人。”安玉吃痛頓時睜開了泛淚的雙眸瞪著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想了想,又把另一隻耳朵也捂上了,看著他一臉防備。顧庭軒愣怔了一瞬,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盯著安玉的目光逐漸灼熱,點點碎碎的**此時迅速凝聚。轉而意味深長的說:“我倒是真的希望...-

臥室內昏暗一片,隻有未拉好的窗簾透進一絲月光,忽明忽暗,遮掩住正在作怪的兩人。

司亦寒目光幽幽泛著炙熱的**,屋內黑影沉沉掩去他的麵容。

安玉眼尾泛紅,死死拽著司亦寒的睡袍領口,斷斷續續的嬌音綿綿聲不絕於耳。

“好漂亮——唔——”

半晌,哆嗦了一下身子後緩了會整個人鑽進他懷裡,抓著他的雙手死死握住,低低的喘息著。

頭頂傳來他暗啞的悶笑聲,讓她更加麵紅耳赤。

“怎麼了,乖乖!手握的這麼緊我都動不了。”

安玉聞言倏地鬆開他的雙手,“冇,冇有………”整個人更為嬌羞的鑽進他懷中,緊緊貼近,無一絲縫隙。

見她這樣嬌羞的模樣,闔上眼,將眼中的**收斂,薄唇輕啟,“乖乖,彆貼我這麼近。”

安玉忽而抬頭眨了眨眼,泛著櫻粉的臉頰嫩嫩的,疑惑,“為什麼?以前不是都這樣睡覺的嗎?”

司亦寒睜開眼定定的看著她,冷冽的嗓音充滿剋製,離了她一些距離纔開口回答道,“我快要忍不住了。”

安玉更疑惑了,抓住他在自己腰間摩挲的手,濕潤的眼中滿是疑惑,“癢——”遂又往他懷裡縮了縮,問,“忍不住什麼?”

司亦寒啞著嗓音勾唇一笑,“乖乖剛剛在看什麼?”

“看愛情片——”下意識回答的安玉倏地住了嘴,眼裡透出羞意,整個人泛著粉。

司亦寒抽出手,調侃道,“嗯,看‘愛情片’。”將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意味不明道,“那又讓我做什麼?”

“就是……就是……”

安玉垂下頭往他懷裡窩了窩,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口。

好一會兒都冇動靜,安玉心虛的瞄了他一眼,發現他還在調侃的看著自己。

頓時坐起身體,動作太大。吊帶睡裙的一邊都順著肩膀脫落,羞惱道,“你自己不穿衣服勾引我,還怪我了,不守男德!”

司亦寒一愣,“不守男德?乖乖在哪學的這個?”

安玉傲嬌的哼了聲,雙手環胸,仰著頭道,“哼,老師教的,不守男德的男人不能要。我配百八十個都不帶轉彎的,不能委屈自己。”

司亦寒屈膝起身,一手搭著曲著的腿,伸手將她的吊帶拉好,攏了攏她的髮絲滑到身後。

寵溺,“嗯,是這樣冇錯。可是乖乖,我隻有你啊。”

安玉撲向他,對著他的臉頰“吧唧”就是一下,“我知道呀,老師說啦,你冇人要,隻有我要,我委屈點好啦~”

纔怪,老師不是這麼說的,老師說的是他誰都看不上,隻知道殺蟲族,連帝星都不怎麼回來。

不過她纔不會實話實說,老師教了,有時候不可以說實話,她可是都記住了。

而且她也明白,她想讓他當自己爸爸什麼的也不太可能了叭………

畢竟按照老師教的來說,他看自己的眼神實在不算什麼清白呢~

不過,他長得真好看啊,除了司容,她就冇見過比他還好看的人了。

她要選最好看的。

“好漂亮,司容呢?”

正環住她想偷香的人聞言一愣,眼裡閃過一縷訝異,“怎麼突然提他?”

安玉不以為意,“冇怎麼啊,就是看到你的臉就突然想到他了。”

司亦寒眉微不可見的蹙了一下,深邃的眼底劃過一絲暗芒,看似隨意道,“他看我有你嫉妒我,所以前段時間說要去尋找什麼真愛,短時間內不會回來。”

“唔,是嘛,他也想撿一個像我這樣的嗎?”

安玉歪了歪頭,“像我這樣的很好撿到嗎?”

司亦寒哼笑一聲,無奈道,“想的是不是有點多了,怎麼可能隨便就能撿到。”

“而且乖乖,你不是我撿的,是我接回來的瑰寶。”

語氣纏綿,繾綣愛意毫不收斂。

安玉眼裡閃過光芒,迫不及待表達自己的想法,“你也是我為我自己選的好漂亮。”

司亦寒眼底儘是無儘的柔情,“嗯,我是你的。”

“我也是你的。”

愛意的產生是莫名其妙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人無法捉摸的。

兩人相視一笑,一夜無夢

情,日久而生,漸濃,無法抽離。

漸漸入秋,窗外的樹葉被風吹得簌簌作響。

安玉收回視線,光腦這時響起。

安玉打開檢視資訊,嘴角勾起笑意。

整個人周身閃著雀躍,好漂亮終於要回來了。

雖然好漂亮說要陪著自己讀書,但是蟲族那邊著實煩人,小打小鬨有人去,但是前段時間突然爆發了幾場大規模戰役,不得已,司亦寒隻能親自前去。

如今隻剩下最後一場戰役了,他就快回來了。

收拾好東西交給在教室外等著自己的助理,腳步輕快的離開。

快了,她也快要結業了。

到時候——

越想越開心,雀躍著轉了幾個圈圈,倏地一陣風吹來,楓葉也隨之落下一大片,彷彿是在為她伴舞。

不遠處一所高台上——

等人的身影徹底遠離了,司容才收起手中的望遠鏡,踱步到沙發前坐下,整個人靠在沙發裡,拿著鑷子將光腦晶片放進基因血液的容器裡,手中把玩著鑷子。

自然保護局的局長見此,倒了杯茶放到他麵前,“不準備說嗎?”

司容一臉沉重,目光犀利的掃向他,語氣帶著絲絲邪佞,“說什麼你最好彆多嘴,要是事情傳出去了——我可冇我哥那麼好說話。”

局長臉色一沉,帶著勸誡,“瞞不住的,她遲早會知道,你真以為能以假亂真?你們並不是一模一樣!”

司容無所謂的聳聳肩,“那就等她發現再說咯,我又不是不說,隻是她冇問而已。”

局長起身,“可是我並冇有義務幫你瞞著,司容,你這樣就不怕被髮現以後不能收場嗎?”

司容也起身,嘴角勾起一絲邪佞,優雅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就算被髮現了又能怎麼樣?總比冷眼看著好。”

“再說了,我可什麼都冇做,這是機會自己跑到我眼前的。”

“要及時行樂啊。”

-開浴室門後發現安玉正在洗澡,腳步一頓,褪下身上的累贅徑直走向她。安玉的頭髮還冇完全濕透就打上了洗髮膏,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後努力搓泡沫的手一頓,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搓泡沫。可是心卻緊張的惶惶亂跳著,同時也跟被一隻大手死死攥緊一樣,怎麼都壓不住那股因為惶恐而引起的反應,讓她覺得呼吸都困難起來了。直到身後覆上一具熾熱的身軀,安玉這才裝作嚇到的樣子,驚呼一聲扭頭看向他,努力平息心中的惶惶亂意,不斷安慰自己要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