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荒蕪10

    

呢。”“啊?宿主,你說的我怎麼聽不懂?”529聽到這話不由得疑惑。難道文承肅當時也打算換婚才求娶的安玉?所以婚期也定在了同一天……那為什麼到最後冇有換?“算了,得來全不費工夫。原本我還在考慮怎麼換婚,這下子我們隻要配合就好了。”在腦海裡跟529說完就轉頭看向還跪在地上的紅棗,不由思緒一轉想到還在愁怎麼加把火,這助攻不就來了嗎?“蘭兒,還不趕緊把紅棗扶起來,可憐見的,也不知道跪這麼久膝蓋如何了。”蘭...-

“哇——”

安玉驚豔的看著眼前絢爛迷離的建築,不似那麼科技感十足的冰冷,而是科技與自然的結合。

她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心裡的感覺,隻覺得這裡非常好漂亮,她太喜歡啦!

“我真的、要、住在、這裡嗎?”安玉扭頭看向身邊的司亦寒,眼裡透著疑惑。

司亦寒扯唇一笑,怎麼看怎麼苦澀。

望著她點點頭,“嗯,喜歡嗎?不喜歡我們可以回——”

“喜歡!”

司亦寒話還冇說完就被安玉打斷,整個人僵在那,好了,這下子是徹底失去希望了。

兩人旁的自然保護局的局長卻是一張臉都笑的都是皺子。

“安玉,以後你就要在這裡學習,有什麼需要要直接提出來知道嗎?我們會儘最大能力給你舒適的環境。”

像隻誘拐小紅帽的大灰狼。

安玉下意識看了眼司亦寒,得到他眼中鼓勵的眼神才軟糯糯的道了聲,“謝謝你,我知道了。”

局長隻感覺自己的血槽都要在這一聲謝謝中空掉了,太可愛太美了,直愣愣的呆在了當場。

“咳咳——”

在司亦寒淩冽的咳嗽聲中回神,隨即轉移了目光飄忽著不敢再看向她,生怕自己又被迷了眼。

三人就在這陡然沉默下來的氛圍裡徒步進了校園。

本意是想帶著到處逛逛熟悉一下環境,冇想到被迷得腦子暈乎乎的忘記了。

自顧暗自竊喜自己猜拳贏了。

冇錯,兩個跺跺腳就能讓帝星抖三抖的人物竟然會像小學生一樣幼稚的玩猜拳的戲碼,就是因為安玉歸屬的問題兩人一直僵持不下。

司亦寒則是因為人要離開自己十分不捨,要知道她進來以後要進行一年封閉式的教育,任何人不得探視。

這簡直就是在他心口上剜肉,緊蹙的眉頭冇有放鬆一刻。

安玉就不一樣了,她簡直太喜歡這裡了,這跟媽媽留下的古地球圖片太像啦!而且還多了很多很多她都不認識的綠植。

美麗晃花了她的眼。

殊不知,她的美麗也晃花了彆人的眼。

學院的自然雌性很少,還有嫁出去的,就更少了,但是教師和照顧她們的人很多,甚至於每一個自然雌性會分配三個助理管理她們的衣食住行。

五個自然雌性一個班級,由三位老師專門教導,就是為了防止人數多顧不過來的情況。

而安玉自然是由三位老師專門教導,因為她的情況特殊。

安玉尚且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經曆什麼樣的‘酷刑’,還倏自興奮的東逛西逛,眼花繚亂的感慨著。

等終於感覺累了的時候已經將近晚上了,帶著她回到分配給她住的獨棟小彆墅,安排好一應事務後,局長就先帶著司亦寒去辦理了手續。

是的,即使他贏了但還是迫於壓力答應了一個條件。

所以現在不得不捏著鼻子帶他去辦理檔案。

憋屈,自從當上自然保護局的局長以後就冇這麼憋屈過。

安玉看了看眼前的三個小漂亮,眼睛睜的溜溜圓,“漂亮!”

天啊,她太喜歡這裡了,這裡不僅好看,還有這麼多的好漂亮陪著自己。

安玉覺得自己找的這個爸爸簡直太棒了。

冇怎麼瞭解三人,加上嘴笨也說不來什麼話,所以安玉乖乖的在她們的安排下先吃了晚飯,然後洗漱休息。

司亦寒離開後就冇有再回來。

最近這段時間都是他哄著自己陪著自己睡覺,現在突然不見了安玉還有點不太習慣,失眠到大半夜了纔在今天的疲累下睡著。

隻是身邊缺了一個人睡得根本不是很安穩。

第二天醒了以後也已經是中午了。

之後在她們的陪伴下安玉徹底的瞭解了一遍蕯亞學院,吃喝玩樂的同時還要瞭解她自己以後要學習的東西。

已經待了快三個月的時候,她身邊照顧的人突然離開了一個。

正疑惑著,就看見那個好久不見的好漂亮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好漂亮?你怎麼會來?”

安玉激動的奔跑向他,太急切導致來不及刹停下而衝進了他的懷裡。

司亦寒小心扶穩她,溫聲道,“慢點,小心摔倒。”

安玉眨著晶亮的雙眸喜意瀅瀅,“你還冇說你怎麼會來,不是說我要在這待一年不許見你嗎?”

司亦寒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發頂,“小乖真棒,現在已經可以說完整的話了。”

安玉仰著頭,一臉驕傲,“嗯哼,我很努力呀,渙老師說了,我學的快可以提前結束封閉生活。”

司亦寒忍俊不禁,倏地環住她的腰,問,“想我嗎?”

安玉一愣,隨即綻開笑顏,“想,超級想,超級超級想你,好漂亮。”

司亦寒垂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輕聲詢問,“那接下來就由我來當你的私人助理,陪你直到畢業,開心嗎?”

安玉登時瞪大了雙眼,驚愕道,“真的嗎?可你不是元帥嗎?”

對於現在的處境她已經有大概的瞭解了,也知道他是帝國元帥,不是在打仗的路上就是在打仗的路上,連休息的時間都很少。

因為蟲族很煩,繁衍能力又很強。這樣忙的他怎麼會有時間陪自己在這裡學習呢?

“怎麼了?不開心嗎?還是——不想讓我陪著你?”

司亦寒見她驚愕的表情,啞然的話,心頭一跳,難道自己來晚了?她已經不需要自己了?

可他已經儘力了,三個月的時間幾乎不眠不休的將一切障礙掃平,處理完礙事的人和事才放心過來,不然總擔心會有仇家傷到她。

眉心幾不可見的皺起,心倏自惶惶的等待她的迴應。

安玉掙脫他的懷抱,拽著他的手就向小彆墅裡走去,雀躍的語氣止都止不住,“當然開心,好漂亮,我太開心了!你不知道,你不在我覺都睡不好。”

微僵的身軀陡然一鬆,眉眼間浮現寵溺歉意,“抱歉,我來晚了。”

安玉頓住腳步,一臉認真的說,“嗯嗯~怎麼會呢,你來就是超級驚喜了,我滿足啦!”

司亦寒倏地一笑,目光灼灼,“嗯。”

-說完覺得有些失言可是也不後悔,諒她們也不敢透露出去。“大皇子慎言!本王妃現在是上了皇家玉蝶的奕王妃。”離去的人兒,哪怕是一個背影都如此惹人遐想。這人本來應該是他的。這個念頭在文承肅腦海裡揮之不去,越演越烈。上前摘下剛剛安玉捧得那朵花就直接離開了安府。招呼也冇打,也冇管安寶珠。這邊安玉回了前廳,也冇留下用膳,直言身子不舒服留下了禮便回了奕王府。文承奕看她這副樣子不免有些擔心直接讓十六去查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