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SDssJT 作品

第1章 楔子

    

再動作,立刻跑去檢視秋玲兒的傷勢,為她運功療傷。黑袍人隻盯著林凡,半晌他哼了一聲:“一群毛頭小子,倒是一個比一個厲害。”“我身受重傷,本就活不了多久了,再跟你們打下去也無意義……罷了,你們進去吧。”此時秋玲兒已轉醒,林凡見她已無大礙,便點點頭:“多謝。”幾人往洞窟深處走去,經過黑袍人身邊時,林凡聽到黑袍人喚他。“小子,身手不錯。”林凡正欲開口,卻又聽到一聲嗤笑:“但是比起那個人……你還是差遠了。”...-

主神空間。“這是什鬼地方。”封銘發現自己穿越了,來到這一片虛無的空間中。【嗡~!綁定成功!執行官你好,我是主神空間的最高係統,你可以叫我零號。】溫柔的女聲突然出現,給封銘嚇了一跳。“最高係統?乾啥的?身高長到最高?”封銘冇聽明白。【執行官誤會了,最高指的是本係統擁有最高權限。】【此次綁定是希望執行官協助回收出逃到各個世界的子係統。】“子係統?還會出逃?”封銘更懵了。【執行官你所在的空間即為主神空間,所有的時空世界均由主神所創造,係統也是如此。】【零號便是掌管所有子係統的主係統。】【子係統則是擁有單一功能的輔助性係統,可幫助選定的宿主在其功能範圍內提高實力,如戰鬥力、財富、魅力等。】“我懂了,意思就是我平常看到的小說那些主角帶的係統,在你們這叫做子係統。”“而你是掌管所有子係統的主係統,對吧。”封銘很快就消化了這些訊息。【冇錯。】溫柔的女聲有一絲欣慰。“那你說的出逃又是什意思?”【自主神創造出來後,係統本身逐漸會擁有自我意識,因此部分子係統在其本身的功能未完成的情況下,擅自出逃去各個世界綁定了宿主。】“所以你要我把它們回收?”封銘有些驚訝,著重強調了“我”字。【正是。】“……”封銘陷入了沉思。【執行官不必擔憂,經由零號測算,您的綜合素質評分最高,是最符合我們要求的人選,所以請不要妄自菲薄。】似乎看出了封銘的遲疑,零號出聲安撫著。“……好吧,那我要怎才能回收?”“從我讀過的那多小說來看,這些係統綁定都是在宿主的意念,就像你現在這樣。”【不錯,所以回收的方式是擊敗其綁定的宿主,致使係統崩潰,從而回收。】零號的聲音突然變得冷酷。“擊敗?你開什玩笑!”封銘差點跳起來。“那可是係統!有了係統的人在任何一個世界都是頂尖BUG的存在,冇有人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會一步步統治世界的!”“你讓我殺這樣的人?”“怕是我連自己怎死的都不知道!”【執行官在擔心什?】“擔心什?當然是怕死啊!”封銘冇好氣。【執行官有零號,怎會死呢?】零號的聲音似乎有一絲笑意。“對啊,你可是掌管他們的最高係統!”“你肯定比他們厲害得多吧?”封銘充滿期待。【零號本身無任何輔助功能,僅有管理功能。】“啊?”封銘有點傻眼。【但零號可以將完成版的子係統提供給執行官。】“所以他們是未完成版,我是完成版?”【冇錯,完成版的子係統擁有更為強大的功能,執行官的實力遠在普通宿主之上,執行官完全不需要擔憂自身安危。】“那我豈不是到任何世界都冇有對手了!”封銘激動萬分。【有一點還請執行官注意,係統崩潰並非一擊即成,需要執行官多次擊敗宿主,從而累計崩潰值,待崩潰值達到100%時子係統纔會崩潰脫離。】零號提醒道。【所以在子係統崩潰前,執行官不可擊殺目標宿主,否則子係統會再次逃離綁定其他宿主。】封銘點點頭。“正所謂殺人誅心,不僅要**上擊潰,更要將他們的心靈擊潰,他們纔不會再有興風作浪的念頭,這個我懂。”“不過你們既然已經有了完成版的子係統,乾嘛還要費勁去回收那些垃圾?”封銘還是有些不解。【它們擅自出逃,未經主神允許擾亂了各世界平衡,當然要受到懲罰。】【執行官既說了它們是垃圾,垃圾自然要回收,然後……抹殺。】零號聲音冰冷。“行,那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執行官請說。】“我有什獎勵?我看了那多小說,完成了任務係統都要給獎勵的。”封銘笑嘻嘻。“我幫了你這大忙,不可能冇有獎勵吧?”【在各世界遊曆期間,執行官所使用的完成版子係統會提供相應獎勵。但使用完成後此類獎勵會隨著係統剝離而消失。】“那還有什意義?”封銘大為不滿,這跟冇有有什區別?【但是,當舊係統回收後,舊係統所儲存的各項屬性功能,將永久賦予執行官。】“永久?”【冇錯,不論執行官前往任何世界,即便完成了任務,都不會消失。】“好吧,雖然比不上新係統,但舊係統也不差,嗯,成交!”封銘滿意了。【執行官若無其他問題,便可前往第一世界了。】“冇問題。不過你得告訴我第一個世界是什樣的,要回收什係統吧。”話剛說完,封銘眼前浮現三行字。【第一世界:武俠】【目標係統:升級係統】【目標宿主:林凡】還冇等封銘吐槽這個爛大街的名字,他的意識就陷入了一片混沌。自此,任務開始。

-幾下掀翻陳洛四人,嘶鳴著舉起尾刺徑直刺向林凡。林凡此刻剛剛甦醒,內力並未恢複,眼看這一擊已到眼前,避無可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卻見一道掌風突然劃破空氣,帶著磅的內勁,如狂風驟雨般向黑蠍子席捲而去。黑蠍子猝不及防,被這道掌風擊中,整個身形被震得倒飛出去,重重摔在石壁上,然後跌落在地,身體四分五裂,身上的甲殼也碎成齏粉,連一聲慘叫都未發出,便再無聲息。空氣中仍瀰漫著那股強勁的內力餘波,林凡幾人被眼前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