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鹹魚 作品

您的飛昇進度已清零

    

逗留三日的!”似是怕自家家主聽不見,趕來的族人特意用上了靈力,可肖遙家主隻是身形一頓,然後加快了步伐,嘴中唸唸有詞,很是不忿。“艸艸艸,這天梯怎麼這麼長還不能飛,要死”話音未落,肖遙家主便看見了此生最令她痛恨的東西。空中飄落的花瓣在她的麵前緩緩組成了一行字【渡幽死了】,而她的手已經搭上了天梯的儘頭,天門,隻差一步,隻差一步!無形之中,逍遙景行彷彿看見一條進度條,上麵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進度條,啪一...-

“哈哈哈哈哈,我他媽成了,什麼狗屁女主,給老子滾一邊去!仙界我來啦!!!!”

天地間風雲變色,雷雲堆積,劫起縱橫三千裡。

一人一劍,傲然立於群山之巔。

其人麵色癲狂,目中滿是誌在必得,其劍劍意滔天,周遭靈力被銳利的劍氣撕裂,隱隱發出嗡鳴之聲,應和主人的雄心壯誌。

一陣罡風吹過,電閃雷鳴,雷劫降至,渡劫之人飛身而上,手中利劍直指蒼穹,誓要破開雷雲。

先前落腳的山頭周遭數樹木儘數攔腰折斷,地麵地皮被雷劫劈的焦黑。

這劫來的凶猛,聲勢浩大,已是近千年來都未曾見的陣仗,其他觀摩的修仙之人在雷劫的邊緣都已感到壓力,無不心中捏了一把汗。

為他們自己飛昇時是否會引得如此規模的雷劫而憂慮,又為這渡劫的逍遙家主是否能挺過這一遭順利飛昇而擔憂。

畢竟若是逍遙家住能飛昇成功,逍遙家便又能昌盛千年。

無數人都關注著雷劫的中心,那一道渺小卻與天相爭的身影。

而備受關注的逍遙家主,此刻一劍劈開劫雲,意氣風發,臉上滿是得意之色,隻是身上已經冇一塊好皮,全身焦黑,頭髮豎立,隻叫風一吹就全部隨風而去。

瞬息間天地霞光大盛,以肖遙家主劈開的劫雲為中心,劫氣如潮水般散去,蘊含著靈力的細雨落下,修複滋養著被雷劫破壞的草木。

天梯從天邊緩緩落下,百鳥銜花,仙音嫋嫋,霞光落到逍遙家主身上,枯槁的身體登時恢複如初,隻留下焦黑的汙垢,早年間的暗傷也一併修複。

仙骨已成,天地同賀,步步生蓮。

“赫赫赫,成仙不過如此,去死吧,老子他媽的從此天高任鳥飛!!!”

黑色的汙垢下,依稀能窺見三分絕色容貌的臉此刻是扭曲癲狂的笑容.

肖遙家主步伐輕快,像是身後有洪水猛獸在追趕,不顧駕雲趕來滿臉淚痕的逍遙族人,直直的衝上天梯。

“家主大人!祝賀您得道飛昇!”

“天佑我逍遙家!家主大人!”

“家主大人?”

“家主大人?穿件衣服啊!您不用那麼著急,成功渡劫可以在人界逗留三日的!”

似是怕自家家主聽不見,趕來的族人特意用上了靈力,可肖遙家主隻是身形一頓,然後加快了步伐,嘴中唸唸有詞,很是不忿。

“艸艸艸,這天梯怎麼這麼長還不能飛,要死”

話音未落,肖遙家主便看見了此生最令她痛恨的東西。

空中飄落的花瓣在她的麵前緩緩組成了一行字【渡幽死了】,而她的手已經搭上了天梯的儘頭,天門,隻差一步,隻差一步!無形之中,逍遙景行彷彿看見一條進度條,上麵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進度條,啪一下,冇了。

-就要成為肖遙家的家主了,但是現在,他逍遙仲蘭還冇下崗呢!蘇晉微笑著點頭。提到自己飼養的珍奇鳥獸,逍遙仲蘭的話總是格外的多,蘇晉權當自己冇看見自家家主這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隻是望著一路雞飛狗跳的逍遙家,那迴盪在空氣中囂張的笑聲,蘇晉感覺小姐離開的方向似乎有一絲絲的不對勁。“家主大人,景行小姐去的方向是不是靈泉?”逍遙家是修仙世家,吃穿用度,衣食住行無一不是最好的。是以家族建在一處天然靈泉眼處。有天然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