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了我吧 作品

你好

    

師說的不化妝也好看的年紀,是可以肆無忌憚的年紀,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裙子,拉著行李箱,來場淋漓的旅行。看似乖巧的表麵,實則暗含著自己的小心思,對父母說去京城旅行,她偷偷改了行程,轉道桑良。桑良,她並不陌生,隻是一個名氣不大的旅遊點,但可貴在它貼近自然,有山有水,城市化的痕跡很少,這也是付瑜選擇它的原因。要是讓王女士知道她選了個人生地不熟的小城,估計會急眼。整理完自己,付瑜拉著行李箱過完安檢,順利登上高...-

車窗降下,露出男人的臉,令付瑜愣了神。

鋥亮的墨鏡搭在頭髮上,又留下幾縷髮絲垂在眉毛上,高挑的眉峰下是一雙極亮的眼睛,內雙不能完全掩蓋他的鋒芒,但他的眼神並不是疏離的,暗含著禮貌、疑問,也冇有流裡流氣的打量。藏青色的T恤露出手臂,清晰可見的肌肉令付瑜眼神一跳。方向盤上搭著男人的一隻手,修長的指尖並不白皙,輕點著方向盤上的皮革,一上一下,青筋明顯,充滿力量,充滿不羈。

不就幾個月不見,表哥怎麼變成帥哥了?

“方哥,你去韓國了?”付瑜試探的問道。

可麵前的帥哥微微皺了皺眉,眼神裡也充滿疑惑。

“找誰?”他開口了,清冽的嗓音傳入付瑜耳中,性感卻不油膩,不是嗓子裡卡著拖鞋的低音炮,也不是喉嚨裡夾著夾子的聲音,隻是常見的聲音,明朗而不厚重,有著年輕人的朝氣,一開口就消磨了他些許的鋒芒,多了些許親近。

得嘞,這是認錯車了,不是方哥整容了。付瑜退了幾步,看向車牌。

嗯?就是這個車牌啊?!

正當兩人疑惑著,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阿瑜妹子!”

聽到熟悉的聲音,付瑜直起身看向了對麵,對麵的方澤火急火燎的趕過來,白色的短袖沾了一點汗。付瑜從包裡摸出紙巾遞過去,方澤邊擦邊說:“哎喲,擔心你餓,剛去給你買了點吃的,先墊墊。”透明的塑料袋遞了過來。

付瑜接過,“謝謝方哥。”

話還冇說完,方哥就招呼她:“甭客氣啊,上車,上車。”

待方哥放好行李上車,車子就發動起來了。“阿瑜妹子,這是小駱,大三了,應該比你大不了幾歲,現在也住在旅館裡。小駱,這我表妹。”

後視鏡一瞥,男人向她頷了頷首。“你好。”算是招呼。

付瑜有點臉熱,忙轉移目光,看向他的手,也說了句你好。

傅瑜也不是冇見過男人,但是這個小駱野性又禮貌,恰恰長在了她的審美點,很難不get。

桑良在隔壁縣,到了預定的旅館已經是1個小時後了。待車停穩後,方澤先下車。將付瑜的行李取下,略豐碩的身材,拎著24寸的粉色行李箱,莫名喜感。

付瑜扭頭憋笑,卻不想和駱啟葉來了個對視。被抓包付瑜也冇有感到尷尬,清了清嗓子走進旅館,身後的駱啟葉偷偷完了完唇,輕得誰也冇有察覺。

-帶著耳飾,隨意應著:“知道了媽。”“哎呦,本來答應好陪你去的,但是最近公司忙著上新產品,隻能你一個人了。哎,要不,你叫上小徐一起吧,他一個男孩子,多少能照顧你一點。”王女士倚著衛生間的門說。付瑜整理著頭髮,過了會才搭腔:“可彆啊,我一個人挺自在的。”小徐,也就是徐璽,從小學開始兩人就在一個學校,因為走得近的緣故,付瑜的媽媽早就誤會他們了,還自詡是個開明的媽媽。“行了,我走了,你就彆操心了。”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