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了我吧 作品

旅遊

    

,付瑜拉著行李箱過完安檢,順利登上高鐵。窗外的風景劃過,有草地,有田野,地麵上鑲嵌著幾座小土屋,土黃土黃,又莫名和諧。風吹過草地,招呼路邊的花,晴朗的陽光普照,像是為這幅畫打光。又行了不久,幾座居民樓漸漸顯露,穿插著幾棵樹,漸漸的,高樓多了起來,綠樹也變得豐富,像雕塑一樣被綠化工人完美的修建成了千篇一律的樣子。付瑜收回目光,又閉上了眼睛,坐在座位上靜靜地等待著到達終點站。終於,高鐵到站,付瑜順著人...-

“囡囡啊,你去京城要小心點,你一個女孩子更要注意安全。”王女士嘮叨個不停,付瑜在衛生間裡帶著耳飾,隨意應著:“知道了媽。”

“哎呦,本來答應好陪你去的,但是最近公司忙著上新產品,隻能你一個人了。哎,要不,你叫上小徐一起吧,他一個男孩子,多少能照顧你一點。”王女士倚著衛生間的門說。

付瑜整理著頭髮,過了會才搭腔:“可彆啊,我一個人挺自在的。”

小徐,也就是徐璽,從小學開始兩人就在一個學校,因為走得近的緣故,付瑜的媽媽早就誤會他們了,還自詡是個開明的媽媽。

“行了,我走了,你就彆操心了。”

行李箱劃過地板,緊接著的關門聲蓋住了王女士的話:“嘿,這孩子。”

打車去了高鐵站,等待的時候,付瑜去了趟洗手間。暖白的燈光打在女孩潔淨的臉上,冇有化妝,唯一有色彩的是塗了唇釉的嘴巴。是老師說的不化妝也好看的年紀,是可以肆無忌憚的年紀,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裙子,拉著行李箱,來場淋漓的旅行。看似乖巧的表麵,實則暗含著自己的小心思,對父母說去京城旅行,她偷偷改了行程,轉道桑良。

桑良,她並不陌生,隻是一個名氣不大的旅遊點,但可貴在它貼近自然,有山有水,城市化的痕跡很少,這也是付瑜選擇它的原因。要是讓王女士知道她選了個人生地不熟的小城,估計會急眼。

整理完自己,付瑜拉著行李箱過完安檢,順利登上高鐵。窗外的風景劃過,有草地,有田野,地麵上鑲嵌著幾座小土屋,土黃土黃,又莫名和諧。風吹過草地,招呼路邊的花,晴朗的陽光普照,像是為這幅畫打光。又行了不久,幾座居民樓漸漸顯露,穿插著幾棵樹,漸漸的,高樓多了起來,綠樹也變得豐富,像雕塑一樣被綠化工人完美的修建成了千篇一律的樣子。

付瑜收回目光,又閉上了眼睛,坐在座位上靜靜地等待著到達終點站。

終於,高鐵到站,付瑜順著人流往外走,在路邊一排排找著表哥的車。其實她來桑良,也是被表哥攛掇,有山有水遠離塵囂,活賽現實桃花源,愣是把付瑜說動了。“嘿,找到了.”付瑜鬆了口氣。彎腰敲了敲車窗。

-小徐一起吧,他一個男孩子,多少能照顧你一點。”王女士倚著衛生間的門說。付瑜整理著頭髮,過了會才搭腔:“可彆啊,我一個人挺自在的。”小徐,也就是徐璽,從小學開始兩人就在一個學校,因為走得近的緣故,付瑜的媽媽早就誤會他們了,還自詡是個開明的媽媽。“行了,我走了,你就彆操心了。”行李箱劃過地板,緊接著的關門聲蓋住了王女士的話:“嘿,這孩子。”打車去了高鐵站,等待的時候,付瑜去了趟洗手間。暖白的燈光打在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