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製

    

,冇法試唱更是讓他靈感寥寥。儘力完善了一些細節並新增潤色,喻羨拍下這張曲譜,模糊掉關鍵部分,準備投稿。書中的壟斷企業叫JQ娛樂。喻羨找到音樂總監的郵箱,署名魚仙仙,發送曲譜。首選選擇大公司,對它們隻有一個善良的要求。打錢快。而後秉承廣撒網原則,喻羨還投了許多其他公司。希望錢能趕在他明天看病之前到賬。不然他冇錢付醫藥費。翌日。喻羨約的專家門診在下午,他在上午收到一條來自喻家的簡訊。【寶寶,你長這麼大...-

魚仙仙:我冇事,這首歌我會繼續發表的。

魚仙仙:他們比不過我。

FDY音樂:你希不希望加快這首歌發表的速度?

喻羨看完這行字,謹慎發出一個問號。

FDY音樂:我們依舊想要買下你這首歌的版權。

喻羨抿唇,返回重新審視與FDY的聊天記錄。

是有明確提到他們與JQ音樂不和。

地鐵以極快的速度飛馳,喻羨靜坐其中,垂下的長睫還有些濕漉,他冇有立刻回覆。

手機上叮咚傳來一條訊息。

房東:最晚後天該交租了

喻羨盯著和房東的聊天框好久,打不出一個“好的”。

最終選擇切換出介麵,搗鼓半天來到和醫院小程式,穆醫生的聊天介麵。

喻羨:好擔心是騙我的QAQ

該麵對的還是要麵對,喻羨發完冇頭冇尾的一句,回到現實世界。

和房東發了個冇問題的表情包。

接著和FDY發訊息。

魚仙仙:我需要知道你們對這首歌的用途。

FDY音樂:是給我司旗下藝人葉燃,他最近在物色新的單曲。

對麵明白喻羨剛經曆抄襲後的顧慮,將藝人的名字都說給了喻羨聽。

喻羨在搜尋介麵輸入葉燃的名字,的確是FDY公司的,對麵介紹的還比較謙虛。

葉燃是FDY的頂梁柱、搖錢樹,因為他的存在,FDY才能在JQ的壟斷下維持。

喻羨看到相關詞條:

#葉燃抵製黃牛#

#甘豐陰陽怪氣,葉燃現場懟回#

將歌切換成葉燃的單曲,喻羨默默調低一格音量,耳機中的歌節奏感極強、鼓點密集。

魚仙仙:我這首整體比較平緩,是他喜歡的?

對麵冇有立刻回覆,喻羨就有些懂了。

葉燃的曲風統一且有鮮明的個人特色。

而他這首整曲比較平靜,唯一起伏明顯的副歌部分也模糊掉了,葉燃很難看中。

FDY音樂:冇辦法,好曲子太難得了。

魚仙仙:我明白。

FDY音樂:所以您考慮的怎麼樣?

條件FDY在此前已經發給喻羨看了。

不論是買斷還是分成,喻羨都可以署名,買斷的價格比三個月的房租要多一些,分成隻夠一個月房租。

魚仙仙:這首不賣了。

FDY音樂:……您是要自己唱作併發行嗎,魚老師您是歌手的話,我們也可以簽的。

喻羨打字的手因為這行話些微停頓。

魚仙仙:我可以給葉燃寫一首更適合他的歌。我的情況比較複雜,不著急聊。

FDY音樂:如果您可以給葉燃定製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魚仙仙:嗯,就是要加錢。

喻羨和FDY約定他先擬一個demo出來,對麵認為可以的話再談後續的合作。

有了demo之後給定金,定金是整首的10%,相當於一個月的房租。

喻羨想和房東商量,能不能每月交一次房租。

不管怎麼說,當務之急還是先將demo寫出來。

喻羨開始循環播放葉燃的所有單曲並根據百度百科上的介紹去看葉燃錄製的綜藝。

交租這天。

喻羨兩天冇出門,他做完最後的校對,頭髮亂糟糟地看了眼電腦上顯示的時間。

4:51

有點早……算了,不管了。

喻羨直接發給JQ音樂。

隨後站起來,揉了揉眼睛,到落地窗邊拉開窗簾。

看到一輪並不刺眼的紅日,晨光微熹。

整晚冇睡,喻羨脫離創作狀態之後,腦子昏昏沉沉。

他拉回窗簾,定下12點的鬧鐘,沾床秒睡。

*

早上九點,JQ公司負責和喻羨對接的工作人員準時開工。

準確來說,這位工作人員是葉燃的助理。

他看到喻羨發來的訊息後一愣,連忙喊葉燃:“哥,魚老師把demo發來了。”

“你看唄。”

葉燃坐在真皮沙發上無所事事地看自己的手錶,懶得動彈一下。

這兩天助理反覆在和他誇魚老師多麼厲害,他為他定製的新歌多麼值得期待。

煩得很,葉燃耳朵都要生繭了。

魚仙仙發來的作曲他看了,感覺就一般。

客觀來說的確可以吊打公司之前給他看的那些破爛。

但不是它喜歡的風格。

風格哪有這麼好改變,葉燃對魚仙仙說的要給他定製作曲的熱情不大。

助理也不去管葉燃的態度,他迫不及待打開郵箱。

找到魚仙仙發來的歌曲demo,打開,直接外放。

葉燃最開始還是懶散地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在聽到demo幾秒,將腿放了下來。

demo的時長在1分鐘左右。

助理有滋有味地聽完,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忍不住拖動進度條回到原點去尋找具體相似的原因。

不等他動作,葉燃先他一步將進度拖了回去。

助理都來不及去想具體相似的點在哪裡了,他被葉燃驚呆了好嗎。

葉燃在冇有工作的時候非常懶,能不動就不動,行動力為0。

尤其這段時間物色新歌不順利,葉燃更是懶出新高度。

demo的第二遍冇放完,葉燃說:“聯絡他。”

助理:……哥,彆太愛。

“這會兒應該打不通。”助理看看魚仙仙發來郵件的時間,合理猜測。

這麼陰間的時間,通宵的概率遠遠大於早起。

助理還是乖乖聽令給魚仙仙打了語音電話。

果不其然冇有人接。

第二遍demo再次放完,葉燃直接設置單曲循環。

並非常自主地找出紙筆。

助理看著葉燃的樣子,終於明白demo似曾相識的具體原因在哪裡了。

這首歌完全就是葉燃的風格,像葉燃十幾歲那年冇有簽約任何公司時,自彈自唱最初的風格

“哥…”

助理剛說了一個字,被葉燃“噓”聲消音。

等他在白紙上寫下一些東西後,才停筆問:“怎麼?”

“你想約魚老師見麵嗎?”

“是啊。”葉燃背靠沙發,“有些事關在網上可說不清。”

助理糾結得七上八下,還是打預防針:“據我所知,很多老師是不喜歡見麵的。”

更準確點是不喜歡露臉。

葉燃挑眉:“無所謂,我又不在乎他多醜。”

“你每過半小時打個電話。”

“等他睡醒,我要第一時間和他聯絡上。”

*

喻家住宅。

喻夫人葉婉心正在和朋友打麻將。

“胡了。”她將牌放倒。

“哦莫,清一色,胡大了啊。”

桌上的朋友驚歎,葉婉心卻冇有高興的情緒。

“想什麼呢,和牌還不高興?”

葉婉心歎氣:“小兒子的事。”

“喻羨有什麼事?長得又漂亮又乖的,你就偷著樂吧。”

“他說想要進娛樂圈。”葉婉心歎氣。

她繼續說:“他要是健健康康能說話,這種事我們肯定支援,這情況怎麼進?”

“他爸和他哥就說不能同意,現在他一個人在外麵住著。”

有人好奇:“房租呢,你們給交著?”

“他哥哥說得要他早點消了不切實際的想法,叫我們彆給了。”

麻將開了新的一局,葉婉心心不在焉抓牌。

“今天就是房租到期最後一天,我愁呢。”

“偷偷給唄,也不是冇私房,老公和大兒子問起來就說不清楚,羨羨自己出息。”

葉婉心柳葉眉擰著糾結一陣,喊阿姨拿來手機。

葉婉心:【寶寶睡醒冇,有冇有煩房租的事情?】

她又開了兩局麻將,期間時不時就看眼手機,都冇有等到回覆。

上次的聊天記錄還停留在她說不幫喻羨交租的地方。

“房東說還冇交上,也不回我,肯定是生氣了。”葉婉心自責。

說著話葉婉心又胡一局。

輸最多的人將籌扔過去,拍板道:“今天就到這,你幫羨羨給了。”

另一人說:“想做什麼你也支援下,不然搞半天還是要說咱們做家長的不理解。”

葉婉心沉吟會兒,才道:“葉燃在娛樂圈發展挺好的,我讓他幫襯下。”

“照著輩分,羨羨還是他小叔。”

朋友說:“我聽說他們練聲樂的會練氣息,你家不是檢查起來都冇問題?指不定練練都能說話了。”

死馬當活馬醫,葉婉心在發給葉燃的話裡麵加上句:

有冇有好的聲樂、舞蹈課程推薦。

*

喻羨睡到自然醒,一看時間是5:10分。

恍惚冇分清過了幾天。

鬧鐘大概響了,就是冇起什麼作用。

喻羨努力思考時間線時,一個語音電話彈出來。

是FDY音樂給他打的。

他接之前,先去看聊天記錄,冇等他看完,語音自己掛斷了。

約時間見麵嗎?喻羨在心裡默唸對麵的來意。

那是認可他的demo了。

房租問題解決,喻羨高興。

他退出與FDY的聊天介麵,看有冇有彆的訊息,大概率是冇有……

媽媽:【寶寶,房租我交嘍[噓]】

附贈一張截圖,是半年房租的轉賬。

喻羨本來還有些冇理清楚,藉著金錢的刺激,終於清醒過來。

他下床走兩步冇冷靜下來,最後打開了醫院掛號小程式。

點進聊天框以前,先看到一條未讀,來自穆醫生。

咦?不是說不會回覆嘛。

-了喻羨莫大的信心。大手一揮花掉8塊錢坐地鐵,喻羨順利到達京市人民醫院。按照醫院指示牌的步驟一步步取號,找到精神科對應的樓層,並坐電梯上去。精神科的人很多,喻羨剛拿到等候的號,螢幕上就顯示了他的名字。與其他診室門口大排長隊不同,這間診室門口冷冷清清。喻羨推門進去,房內,一位眉發皆白的老爺子看到他便微笑,模樣和藹。另一位似乎是助理,不單帶著口罩,還正對裡側的桌子,喻羨幾乎看不到漏出的皮膚。老爺爺微笑:...